战略家|能源专家巅峰对话,共同预判2018国际油价上扬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编者按:

在12月8日举办的2017北京能源工作晚会上,北京国际能源专家俱乐部总裁陈新华博士主持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对话,邀请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先生和美国知名咨询公司IHS Markit公司副董事长、剑桥能源研究会创始人丹尼尔.耶金(Daniel Yergin)博士以”国际能源新格局和中国能源新挑战”为主题,就国内外能源界共同关心的问题展开了对话。

张国宝先生是曾经主持全球最大能源生产与消费国(中国)能源工作12年之久的资深专家,耶金博士是全球最知名的权威能源学者,是《石油风云》、《制高点》、《能源重塑世界》等全球能源畅销书的作者,他们对中国与世界的能源局势非常了解。

对话的话题涉及国际能源新格局、中国能源发展新挑战、中美能源贸易与投资合作、美国减税对页岩油气投资的影响、中国北方部分地区出现气荒的原因、还有国际油价走势如何?

就2018国际油价走势,张国宝先生表示,油价预测很难,因为影响因素太多,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他判断,在排除一些极端事件的前提下,明年的国际油价应该在60-70美元左右,比今年的50-60美元区间将有所上升,反映的是全球经济回暖和石油市场的再平衡。耶金博士基本同意国宝主任关于油价回升的看法,但更加保守一些,认为在排除极端事件的前天下,明年的国际油价会在55-65美元之间。本期《战略家》栏目,凤凰国际智库精编顶级能源专家对话,与智库读者分享。

陈新华:我非常荣幸,能够坐在你们面前,给您俩提一些问题。今天晚会的主题是“新时代、新机遇、新挑战”。因此,我们设定这次对话的题目是“国际能源新格局和中国能源新挑战”。我想先问一个问题给你们两位,请你们从各自角度说说,您所理解的国际能源新格局是什么?

有请Daniel Yergin博士先讲一讲。

Daniel Yergin:这是一个非常宽泛的问题,但我们可以在不同的方面对它进行定义,其中一个方面是十年前发生的页岩气革命改变了我们整个能源行业。十年前,我们不会想到中国会从美国进口天然气,中美之间的能源关系也因此从竞争的角色变成了合作的角色。第二个方面是,太阳能光伏发电成本的大幅度下降,这是很重要的发展;第三个方面是,我们看到了OPEC组织第一次牵手非欧佩克国家如俄罗斯,一起为世界能源市场的稳定做出努力。这是我们看到的三个因素。

陈新华:第一个是美国页岩气革命,第二是快速下降的太阳能成本,第三是石油输出国组织和非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联手稳定市场,这是目前的新格局。国宝主任,您是不是也可以讲讲您心中的国际能源新格局?

张国宝:由于近年来技术的进步、经济结构调整和金融危机等因素的影响,世界能源需求增长疲软,处于供应宽松的状态,大宗能源价格一直低迷。第二,发展可再生能源和清洁能源、降低碳排放已经成为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共识,各国以空前的热情来发展新能源。第三,就全球范围而言,化石能源各品种的生产都处于供应充足的状态,这是这几年我自己对国际能源总体概貌的认识。

陈新华:一是需求低迷而供应充足导致的油价下降,二是碳排放作为全球气候变暖的主要问题,节能减排和开发可再生能源在全球达成了共识。你们二位讲的内容是互补的,由此我们梳理出了5个全球能源新格局的主要特征。接下来请问,中国在这个新格局下面临哪些新的挑战?

能源工作的重心从满足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开始转向结构调整、清洁发展、技术进步等目标

张国宝: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努力,中国基本上已经解决了我们前40年面临的最大困境,就是能源不足,无法满足经济发展的需要。在前30多年中,我们国家在能源领域的主要矛盾是增加能源供给,这是我们一直努力做的事情。从2014年开始,这个状态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中国现在的能源供应也正在做结构调整,从供需关系来看,现在处于比较宽松的时期,特别是在电力方面非常明显,煤炭产能也过剩。应该说,我们已经到了历史的转折点,能源工作的重心从满足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开始转向结构调整、清洁发展、技术进步等目标,进入了这样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在前40年建设当中,我们建立起了庞大的能源基础设施和生产能力。但在能源结构中,煤炭的比重仍然较高。以今年上半年为例,煤炭发电在全国总发电量中的比例高达75%,在一次能源当中,煤炭也高达63%。我们的煤炭产量占了全世界的47%。能源结构调整是很大的任务,尤其是现在电力处于供大于求的状态下。然而,因为有庞大的燃煤机组存在,结构调整将会是一个非常艰苦的过程,这是我认为比较大的挑战。

其实中国有很大的潜力发展新能源,也有很大的积极性,但现在面对的问题是如何处理好各种能源之间的关系。这是我们能源界包括管理能源的政府部门下一阶段面临的一个重大挑战。

陈新华:非常好,您讲了三个方面的挑战,一是能源发展重点从满足供应到结构调整,清洁发展,技术进步;二是这么多年来积累的传统能源基础设施怎么进行优化,怎么进行利益的补偿;三是新能源发展与传统能源发展,各种能源发展之间怎么处理好关系。

耶金先生,您也听到张国宝先生提到的三个挑战,从您的角度看,中国能源发展面临哪些新挑战?

Daniel Yergin:我认为,从外部角度来说,中国在全球经济中角色,包括中国的需求,对于整个全球市场会有很大的影响,包括煤炭市场、石油市场和天然气市场。我们非常谨慎地看待中国的一些变化,研究中国,分析中国的未来投资趋势,包括汽车行业的发展趋势。

五年前全世界看未来城市汽车发展主要看加州,而现在实际上北京已经成为全世界未来汽车发展最重要的城市了,不管是从中国政府的政策上讲,还是中国居民消费习惯来讲都是这样。

陈新华:谢谢。中国如何应对自身分量的全球市场的影响,还有如何引导全球汽车产业的发展,这是两个新的挑战。

接下来我有一个针对Daniel您的问题。特朗普总统访华期间,签署了2535亿美元的中美贸易协议,其中65%集中在能源领域。您怎么评价中美之间达成的这种协议?

页岩气革命是美国能源独立的工具,现在变成了解决贸易逆差问题的一个工具

Daniel Yergin:特朗普是美国排名第一的LNG推销员,他每次和各国领导人会晤时都希望他们能够从美国买更多的LNG,包括印度总理莫迪和韩国总统文在寅。从他上任开始,他的政府认为LNG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能源,是能够帮助达成国家之间贸易平衡的重要资源。页岩气革命是美国能源独立的工具,现在变成了解决贸易逆差问题的一个工具。我们还有很多LNG出口设施在建。这是贸易协定涉及到的核心问题,就是通过LNG贸易减少贸易逆差。 

陈新华:所以,LNG出口设施建设速度没能赶上各国的需求,您是这个意思吗?

Daniel Yergin:目前有很重要的设施在建,2020-2025年会有许多新的设施投产。十年后,美国和中东将会成为LNG的两个重要生产地区,超过东南亚和澳大利亚。我认为你所说的是美国页岩气革命,将会带来很强的地缘政治影响。

陈新华:您怎么看中国在美国的能源领域,比如对阿拉斯加天然气管道和LNG出口设施,还有对西弗吉尼亚州(West Virginia)页岩气产业链的大规模投资?这与以往投资方向是相反的,以前是美国投资中国,现在是中国投资美国。美国人民欢迎中国投资吗?

Daniel Yergin:中国一直在美国进行投资,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很大型的项目。在经济和政治方面需要经历这样的考验,我们可以看一下之后的发展。你的问题很有意思,对这一问题有不同的看法,有些人认为可以获得更多外国的投资,包括来自中国的投资。另一些人认为对外国投资的审查要更加严格。所以这并不是一个很简单的贸易协定而已。

陈新华:我们注意到美国国会已经通过了减税法案。在美国,大规模的页岩气投资催生了页岩气革命。但页岩气需要持续性地追加投资,有时候投资者很长时间收不到回报,会影响继续投资的积极性。这次减税法案能否促进美国投资者对页岩气进行投资?

Daniel Yergin:肯定有企业税的减少。但我们现在看到的情况是,投资者在改变整个游戏规则。针对这些页岩气公司,他们以前注重现金流,不仅仅专注于这种增长和盈利能力,这些公司也更加注重降低成本,使得在较低的油价环境下,比如40美元/桶,也有利可图。经历了低油价后,他们的投资更加谨慎。

中国对天然气市场快速增长的预期不足值得反思

陈新华:最近一段时间,中国北方出现了供应短缺的现象,LNG价格达到8900元/吨,接近9000元,能否分析一下短缺的原因是什么?LNG价格的飙升是不是供不应求造成的?

张国宝:最近入冬以后,一些地区,特别是京津冀地区天然气供应不足,有些设施也没有跟上,网上的议论比较多。我认为有几方面的原因。首先,从供需方面来讲,政府加大雾霾的力度,今年以来,推进煤改气的力度非常大,造成需求迅速攀升。根据一些报道,天然气需求比以前增加了200亿立方米,因为很多农村地区都要普及天然气。但是这个数字我没算过,只是媒体这样报道,但肯定增量比较大。第二,有些基建基础设施,比如管道,改进的工程进度没有跟上。第三,我们对天然气增速估计不足,需要反省。

在我看来,起码有三点:

第一,去年我参加北京市燃气协会的一个会,会上有人发言说,2014年-2016年三年需求增长确实比较缓慢,包括主要从事天然气业务公司也是这样判断,因此对迅速增加的天然气需求估计不足。这里也涉及到一些工作,比如与俄罗斯西线天然气管道的谈判速度较慢,我们也认为西线不着急,谈判有意放慢了速度,没有跟进。

第二,政府层面也有需要反省的情况,比如天然气价格,从事天然气的企业总是抱怨,认为市场化价格没有理顺,进来的气价贵,政府又管制销售价格,这些抱怨不能公开说,只能私底下说,影响了他们发展天然气的积极性。从政府层面来讲,如何按照市场化规律理顺天然气价格机制,应该很好研究。

第三,我们这种紧张主要出现在冬季,特别是京津冀地区,李雅兰董事长跟我交流说,北京的夏天和冬天有90%的差距,北京90%的天然气是冬天用掉的,夏天只用10%,峰谷差距很大。夏天的天然气可以储存起来,到冬季再用,然而储气设施不够,他们也在努力,开发地下储气库,但总是跟不上实际天然气储存的需要。因此,怎么样调剂夏季和冬季的峰谷差就成了问题,造成了冬季天然气供应的紧张。政府对储气设施建设没有出台相应的鼓励政策,企业缺少建设储气库的积极性。

还有一些其他的因素,比如在去年,由于中亚天然气管道的故障,使得天然气进口在一段时间内受到影响。今年恐怕也有这样的问题。中亚地区本地的天然气需求也在增加,向中国供应天然气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这也是一个因素。

陈新华:一是需求上涨,二是基础设施管道没有及时到位,三是价格还没有理顺,四是储气能力不足,五是中亚方面输出到中国的量有可能减少。

张国宝:更重要的,我们自己对天然气需求迅速增长估计不足,认为增速不会那么快,实际上天然气增长速度非常之快。

陈新华:还有一个针对耶金先生的问题,现在中国天然气价格很高,您认为这种升高有没有推高亚太地区LNG的价格的趋势?

中国北方供应短缺是短暂现象,不能代表全球天然气市场发生的变化

Daniel Yergin:亚太地区LNG价格在9月中期开始在上升。我认为张国宝先生所说的是暂时的情况,LNG市场接下来几年还是供过于求,现在的情况是对市场行情的反应。现在的市场令人非常惊讶,因为以前的LNG价格都比较低,目前的高价格将会刺激更多的产能投资。

张国宝:我很赞成Daniel Yergin先生的分析。因为我们讨论的问题是,现在中国的冬季天然气供应紧张,但从全球来看供需并没有失衡,甚至于供还是大于求,这种情况也是短暂的,不能代表全球天然气市场发生的变化。

国际油价在2018年将继续小幅上涨

陈新华:刚才工作人员提醒我时间到了,但我还要再提一个问题,就是国际油价的问题。国宝主任和我在微信上沟通过,他曾经多次准确地预测了油价的走势,Daniel Yergin先生也是这方面最权威的专家。你们认为目前60美元的价格是不是回到了正常的水平,还有没有上升的空间?怎么看明年的油价走势?

张国宝:年初的时候我做过预测,上半年原油在50美元/桶左右徘徊,全年超过60美元的可能性不大。为了证明我确实说过这句话,我特地把网上的截图传给了陈新华先生。今年4月26日,我在中石油研究院做过一个报告,也讲到这个问题,后来北京国际能源专家俱乐部网站上也发表了我这个观点。

我认为,上半年我的预测是正确的,确实就在50美元左右徘徊。现在的油价刚好骑在60美元两边,WTI的油价今天是56美元,布伦特油价今天是62美元,迪拜阿拉伯油价今天刚刚跌下来一点,跌到60美元以下,大概59美元。现在离年底差不多20天,我估计我的预测还是准确的,如果就布伦特来讲它已经超过60美元,但就两个平均来讲也就差不多60美元。这里有一个很大的影响因素,就是沙特政局,它一下子抬高了油价,如果没有沙特的因素,全年油价应该在60美元以下。

对明年油价的预测实际是非常难的,谁也不会知道朝鲜战争是否会发生,谁也无法预测沙特会发生什么事情。最近美国能源信息署公布了一份报告,预测2040年油价最低可能50美金,最高可以达到200多美金,油价可能重返100美金,我觉得这份报告没有什么意义,划定的幅度那么大,还给各种突发状况留有余地,这不等于没说吗?

我预计明年的油价大体在60-70美元,这个价位是供需双方都比较能够接受的价位。

陈新华:还是比今年高10美元左右?Daniel Yergin先生,您认为现在的油价水平是合适的吗?您对2018年的油价有什么样的预测?

Daniel Yergin:刚才张国宝先生说到了油价的不确定性,我们不知道委内瑞拉的情况怎么样,全球经济增长势头怎么样,还有韩国和朝鲜的情况怎样,总之有很多影响因素。现在价格处于这样一个水平,受到了OPEC和非OPEC国家的影响,国际货币基金IMF多年来第一次提高了对全球经济的预期,明年的石油需求会进一步增长,一些大宗商品价格还会变动变动。我对明年油价的预测是在55-65美元之间。

陈新华:我们用了短短的20分钟时间,与国宝主任和Daniel Yergin先生讨论了国际能源新格局新在哪里?中国能源发展面临哪些新挑战?我们还就中美能源投资与贸易,美国页岩油气发展前景,中国北方部分地区出现的气荒,还有国际油价走势等话题请教了他们。

让我们以热烈掌声,非常感谢国宝主任和Daniel Yergin先生的精彩回答,谢谢!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国际智库立场)

欢迎关注凤凰网国际智库官方微博:http://weibo.com/ifengpit

[责任编辑:李帅宇 PN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