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行军| 在华德企的“中年危机”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作者:郑怡雯,凤凰网国际智库记者

2017年年末,一场“寒潮”袭向已携手走过45年的中德关系。

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Michael Clauss)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德两国政府去年6月已达成了建立网络安全磋商机制的协议,但由于中方缺少对话诚意,双方迄今未能举行相关对话。德方曾多次询问,但都没有得到中方的积极回答。

12月27日,中国外交部以“颠倒黑白”四字批德国驻华大使涉华不当言论。

随即,网络世界的舆论瞬间掀起一场风暴。“中国对德国朋友下手!”不止一家德国媒体用这样的标题来形容“德中友谊”出现阴影。在中国,对德方各类“花式抱怨”的不解也见诸报端。

扑面而来的德式

“公开批评”对于柯慕贤来说并不鲜见。

就在11月17日,在中国德国商会的一场活动上,柯慕贤在其公开发言中足足“抱怨”了近30分钟,例如“中国的外商投资环境亟需提高”、“外商在中国不能享受中国企业在欧洲享有的相同待遇”,“环境没有变得更宽松,而是更困难了”。他还抛出强烈指控,称德国在华企业被要求公司修改章程,不仅要成立党支部还要让党支部介入公司管理层。

尽管普鲁士早已归于尘土,可留下了德意志民族“要么拷问世界,要么拷打世界”的坦率耿直个性,但一国外交官的抱怨绝非空穴来风。“史无前例的大量抱怨意见传到了我们的大使馆和总领馆。” 柯慕贤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说

就在11月24日,中国德国商会的官方网站刊登了一篇措辞同样强烈的声明,要求中国方面停止“这些企图干涉外资企业的做法”,否则“如果这一趋势继续在德企蔓延,将考虑全面退出和终止在华业务和对华投资计划。

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

此份声明一经发布,外界哗然。1983年,第一家进入中国的跨国汽车公司结出了硕果,前联邦德国大众汽车公司的桑塔纳汽车组装成功。今天的中国,早已超越美国、德国成为德国车企最大的市场,每3辆大众汽车就有1辆在中国生产,德企怎么会“说退就退”?虽然分析普遍认为这份缺乏依据的指控只是德方的一种口头“示强”,舆论中也不乏冷嘲声:德企如若一退出,日企、韩企、美企立即补位。

“面对中国‘强起来’,德国焦虑感越来越重,更迫切地想要通过批评和施压来获得其所谓的‘对等’。”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教授郑春荣在接受凤凰网国际智库采访时如是分析。

德企遭遇中年危机”?

“德企退出中国市场”的一纸罕见声明瞬间引燃热点。但入华30余载的德企,他们的危机感岂止于“建立党支部”?

中国德国商会历年发布的德国在华企业《商业信心调查》,相较于震天响的“退出声明”,它却鲜少被大众关注。仔细观察这份每年都“常规进行”的调查,或能从措辞的不同表述中折射出在华德企心态的微妙转变。

多年来,许多德国公司都被蓬勃发展的中国市场所吸引,对一些德企来说,中国市场早已成为公司的重要支柱。

中国德国商会华北及东北地区董事会主席赫尔曼(Lothar Herrmann)在接受凤凰网国际智库采访时表示,不论是“工业4.0”、“中国制造2025”还是“一带一路”,都离不开双方企业的参与。在智能制造、数字化、创新、高端消费品等领域的合作潜力巨大,尽管有竞争,中德之间仍然彼此需要,合作仍是主流。

梳理2012年至2017年这6年的商业信心调查,尽管每年中国经济环境的繁荣或艰难程度不尽相同,德企对来年中国的经济发展一直抱持着积极态度,对见证中国改革成效的期待也是“初心未改”。在2016和2017年的调查中,新增关于“工业4.0”、“中国制造2025”、“一带一路”这些倡议及其对自身业务的影响,德企也普遍给出正面评价,并表示已参与到相关项目中或正在进行积极准备。

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在京会见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

“老大难”主要集中在用工问题上。每年都会毫无例外地强调“熟练技工的缺乏、招聘并留住合格的员工以及持续增长的用工成本”这一系列重大挑战。对地方保护主义、法律和监管方面问题频频提及,包括海关、跨境资本流动、产品和服务许可、知识产权保护和市场准入等方面。

自2014年起,过慢的网络速度首次成为了非人力资源领域企业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对于德企来说,向国内总部传输数据,当事企业须公开所有信息,并投入大量资源,成为了他们难以接受的部分。

在2017年的调查报告中,这些问题再次被提及,不同于以往的表述,今年报告中写到:德企对于扩大在华投资“有所保留”。

刻意放大的矛盾源于落差感

事实上,外企在华经营的这一系列问题,并非德国企业独有,问题一直在被不断放大。而其中矛盾激化的根源,来自德国的落差感。

国前驻德国大使梅兆荣分析说,德方的一系列行为主要反应出两大意图:一是施压迫使中国进一步开放“市场准入”,二是阻止中国在高新技术领域成为德国的竞争者。

早期,中国为吸引外资出台了诸多优惠政策。2013年以前,中国的内资公司企业所得税税率为33%,而外资公司只有15%,对于外资公司所得税实行税收减免政策,如企业所得税“两免三减半”、“五免五减半”等等。如今,外企在华经营的优惠条件不再较以往那般丰厚,这股“落差感”就扑面而来。

2016年,中国开启一场大规模的德企收购行为。据统计,其所收购德国企业的资产总价值,比2015年增长了20倍。德国突然对中国企业突如其来的收购浪潮产生担忧。一方面,德国方面认为,中国收购交易实则并未遭到德国政府阻拦,但同样要求中国对在华德企应“对等”开放“市场准入”。另一方面,德国的不断强化的保护心态日益突出:一些德国企业相关人士表示,“德企比从前更为意识到‘抄袭’问题的存在,人们现在考虑的更为周全——我们怎么才能避免、阻止发生这种现象。哪种技术能够交给外人,哪些工作我可以对外承包,哪个部分应该自己完成。随着时间的推移,德国企业保护自己的技术和产品方面变得更有经验。”

共同经历一场压测试

两国往来愈多,龃龉多少都有。现下,如何更好开放本国市场,接纳对方投资,也是中德经济关系中的核心议题,也是考验中德的一场压力测试。可是人们总容易陷入中德“互怼”的呛声漩涡,却往往习惯于忘记两国这45年共同创造出的奇迹。

1972年10月11日,只有一句话的建交公报拉开了中德正常关系的序幕。参与中德建交的梅兆荣曾撰文回忆说,为这一句话,双方在四十多天内进行了八轮谈判,通向中德建交的道路更是曲折复杂。

2017年,中德建交45年。中国已成为德国在欧盟之外最大的贸易伙伴和最大的进口来源国,在经贸方面,中德贸易总额超过中国和英国、法国、意大利三国贸易的总和,占到中欧贸易的30%以上,而德国对华出口相当于其对韩国、日本、印度出口之和的1.6倍。两国领导人的互访记录也颇为惊人,默克尔出任总理12年已10次访华,成为访华次数最多的西方国家领导人。

“一个曾经贫穷落后的中国,如今已发展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大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一个经历了分裂的德国,实现了民族统一,成为综合实力最强的欧洲大国。” 如中国驻德国大使史明德所说,“中德关系历经国际风云变幻,虽然有过起伏和曲折,但总体上保持了持续稳定发展的势头,给两国和两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在中欧关系中发挥着引领和稳定锚的作用,是名副其实、互利双赢的全方位战略伙伴关系。”

(注:本人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责任编辑:李帅宇 PN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