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友好为何在美国“理直气不壮”?


来源:观察者网

文章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魏迪英

稳定并改善中美关系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也有利于巩固美国的全球领导权。这一点基本上是美国建制派,以及对外政策专家的一致共识。

在20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美国推行与中国对抗的政策,结果陷入了越南战争的泥潭,不仅美国付出了惨重代价,引发了美国国内的政治和社会危机,美国的全球领导权当时也出现动摇;1972年尼克松访华后,中美实现了两国关系正常化,并在多个领域加强了合作。通过中美合作,美国不仅摆脱了20世纪60到70年代的内外困境,最终迎来了冷战的胜利,还在后冷战时代的全球化浪潮中进一步巩固了美国的全球领导权。

尽管20世纪以来正反两方面的经验都能证明,稳定的中美关系能促进美国的国际利益和全球领导权,不稳定的中美关系则反之,但是,在坚持稳定和改善中美关系的对华政策上,美国的建制派往往处于一种“理直而气不壮”的困境中。

如果说基于上述历史经验的分析构成美国对华政策的“理”,那么美国媒体关于中国的媒体舆论则构成对华政策的“气”,就“理”的层面而言,美国建制派基本能坚持稳定和改善中美关系的政策共识,但是在“气”的层面,美国建制派的对华政策立场经常遭到美国媒体舆论的攻击,往往不敢公开地支持稳定和改善中美关系的政策主张。

尽管冷战已经结束,但美国媒体舆论在对中国问题上仍然沿用了冷战时期的报道模式,继续夸大中国和美国在意识形态和政治社会制度上的差异,忽视中国改革的历史性成就。久而久之,至少在媒体舆论中,中国就被定位成美国在意识形态和政治社会制度上的竞争者,甚至是对手。

美国建制派对于这种对华不友好媒体舆论,并没有去纠正,有时还纵容,甚至还予以迎合。结果,这种对华不友好媒体舆论影响被放大,不能不对美国国内政治造成冲击,不仅影响到美国对华政策,也反过来动摇了美国建制派的政治地位。

美国的建制派出于维护美国的国家利益和全球领导权考虑,不能不坚持稳定和改善中美关系的立场,不可能无限制地迎合攻击中国的媒体舆论;相比之下,非建制派只注重短期的影响,不需要考虑美国的长远和整体利益,可以无限制地攻击中国。既然美国媒体舆论已经将中国描述成意识形态和政治社会制度上的竞争者甚至对手,那么建制派主张稳定和改善中美关系,在媒体舆论上就面临巨大的压力,而非建制派对建制派对华政策的攻击,不仅没有压力,还很容易获得媒体舆论的应和。

此消彼长之下,美国建制派就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而非建制派的立场更容易获得美国民众的支持。建制派被认为更表里不一,口是心非;非建制派就更能坚持原则,维护美国的价值观和利益。在美国媒体舆论的推波助澜下,非建制派很容易向建制派施加巨大压力,将美国外交政策引向失控的方向。

比如,2010年爆发的“阿拉伯之春”中,以埃及为首的阿拉伯国家世俗政权面临危机。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埃及一直是美国的盟友,在中东问题上两国有几十年的密切合作。时任国务卿希拉里代表的美国建制派,与埃及领导人穆巴拉克有良好的关系。因此,希拉里并不希望埃及穆巴拉克政权被颠覆,也不愿意和不可知的埃及新政府打交道。但是,由于多年来美国媒体舆论长期支持“颜色革命”,而美国建制派也迎合这种舆论,导致支持“颜色革命”成为美国舆论主流。希拉里曾顶住美国媒体舆论的压力,坚持支持穆巴拉克政权。但是,随着埃及局势的恶化,以及媒体、反对党、非建制派联手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希拉里最终被迫放弃穆巴拉克政权,支持埃及的政权过渡。这一决策证明是美国中东政策的灾难,不仅导致埃及付出了巨大经济社会代价,还使美国失去了作为重要盟友的埃及,美国不得不直接介入中东局势,至今未能摆脱出来。

在“阿拉伯之春”的巨大失败后,美国建制派试图调整美国舆论的导向,逆转美国舆论中对“颜色革命”的支持。2013年3月,代表美国建制派的《外交政策》即发表文章,称“颜色革命”不能建立法治,只能以失败告终。文章不仅否定了“阿拉伯之春”,也否定了20世纪初以来在前苏联各加盟共和国发生的“颜色革命”。

在对华政策上,以希拉里为代表的建制派也经常遭到媒体舆论和非建制派的巨大压力。这集中体现在2016年的美国大选中。在对华政策上,尽管希拉里在国务卿任上推动了“亚太再平衡”政策,但到2016年年底大选电视辩论时,估计将大概率当选的希拉里既要坚持建制派在对华政策上的基本立场,也不愿意在进入白宫后面临中美关系的僵局,因此拒绝在辩论时过度攻击中国;而特朗普则无此顾虑,在辩论中大肆炒作,将美国面临的种种问题,包括失业、经济衰退都归咎于中国,指责希拉里坐视中国损害美国的利益。结果,尽管希拉里具有丰富的政治经验特别是外交经验,而特朗普的政治经验几乎是空白,在外交问题上屡屡暴露缺乏常识,但在这次大选中,希拉里在外交政策上的经验不仅未能为其加分,反而成为其大选中的短板,成为其争夺总统之位失败的重要原因。

从冷战结束以来,中美关系已经获得了巨大的发展,在互惠互利基础上发展成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目前的中美关系既有很大的挑战,更有巨大的潜力。但是,美国媒体舆论仍然沿用了冷战时期对中国的陈旧报道模式,既落后于中国改革的现实,也落后于中美关系的发展。这种陈旧的舆论,导致美国建制派稳定和改善中美关系的主张,经常处于“理直气不壮”的困境中,也导致非建制派能利用炒作美国对华政策打击建制派,并拖累中美关系的发展。对美国建制派来说,逐步改变美国媒体对中国的报道模式,重新塑造中国在美国舆论中的良好形象,不仅有利于中美关系,也有利于美国建制派的利益,以避免对华政策成为非建制派打击建制派的借口。

(注:本人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责任编辑:李帅宇 PN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