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替:来自意大利的危机


来源:IWEEKLY

文章来源:iweekly;作者:安替

欧盟甚至全球都可以对意大利议会选举的结果感到担忧。贝卢斯科尼领导的中右联盟取得最多选票,支持民粹主义、反欧盟、反移民的政党“五星运动”在本次选举中则异军突起,位列第二。一旦五星运动和中右联盟成功组阁,将是一个可能撼动欧盟稳定的新的右翼组合。这次选举也许表明,全球化势力还在进一步被民粹主义阻击。 

▲当地时间5月5日,意大利政党五星运动的领导人路易吉·迪马奥在选举结果揭晓后举行记者会。

3月上旬全球不缺乏惊奇,欧洲政客最担心的是发生在核心南方的那一个。3月4日,意大利议会选举,前总理贝卢斯科尼领导的中右联盟获得胜利,但更让人吃惊的是,更加民粹的反欧盟、反移民的“五星运动”崛起迅速,现任总理的中左民主党则位列第三。

具体席位如下,众院:联盟265席,五星运动227席,民主党122席;参院:联盟137席,五星运动112席,民主党60席。和当下议会相比,这是选民对民主党中左政府的完全否定,把它从第一大党拉回到第三小党。后续等待的是在总统的斡旋下,确定由谁召开组阁谈判。

那些讨厌被称为“意大利特朗普”、曾经入狱的贝卢斯科尼重新回到总理宝座的人,也许应该更加关注五星联盟崛起的意义。

▲贝卢斯科尼。

虽然因为反对欧盟被认为是中右民粹,但该联盟却同时支持环保主义、网络民主,这基本上等于说,强调环保绿党和关心网络议题的海盗党选民,在意大利披上了反欧盟民粹的政治外套。对比绿党的崛起和近年的衰落,新政治议程(环保、网络民主),显然在机会主义地和主流政治结合,把当下最流行的意识形态政党话语,包装进新一代政治诉求中,在欧洲是环保和网络民主,在美国也许就是身份政治。

这样就对传统欧洲政治提出两个关键的问题:第一,为什么在左右上纯粹是机会主义站边的“五星运动”被纳入了中右?从什么时候开始,支持环保的、明显有未来眼光,又尊重网络民主的新一代,开始反欧盟?这似乎很难想象,一般会认为对环保和网络民主这样有外部效应的议题,欧盟应当是欧洲公民最好的联盟。

可能的解释是,作为亲欧盟的民主党,不但恢复经济不力,也没有能量贯彻环保和改善民主政治等领域的承诺,更多地在执行欧盟中央的财政政策,而这样的政策其实被德国的紧缩政策牵引,并不利于意大利经济发展,就更别说眼前利益之外的环保和网络民主了。也就是说,选民在某种程度上,需要一个真正在乎意大利本身利益的政党来执政。

对比选出特朗普的美国,如果把美国民粹因为产业转移造成的失业归罪于美国民主党过于悬空的执政,以及中国等国全球化的竞争,那么意大利民粹,就是把意大利经济的衰败,归罪于意大利民主党其实是欧盟的傀儡。

但五星运动的崛起,带来的并不是一个尊重民主或者尊重环保的政客,反而让强人心态的贝卢斯科尼获得上台机会。这和美国民粹选出了一个实际上在挑战美国全球金融和贸易领导秩序的特朗普上台,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美国民粹反对的“全球化”对象,毕竟是其他国家,而意大利五星运动选民反对的,却是欧盟中央政府。美国退出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全球打贸易战,各国最多是减少全球化程度,但国家体系还在维持;作为欧盟第三经济体的意大利如果反欧盟,那直接影响的是欧盟体制的稳定性。只有新的意大利政府引入平衡的力量,才能进一步维持欧盟整体的稳定。

于是下面的组阁谈判就变得极为重要:目前,中右联盟宣称他们有组阁权,但单一最大党派五星运动认为根据党席位数,应当是他们来组阁,这是意大利现任总统马塔雷拉(Sergio Mattarella)要协调的部分。无论是谁组阁,都必须和中左、亲欧盟的民主党一起合作才能组成多数政府。

但最令人担心的是,如果民主党不愿意或者无法妥协加入任何一个其他派,最终会由联盟和五星运动组阁,这个新右翼组合,绝对是欧盟和全球市场的噩梦。

所以,确保两大获胜政党的其中一个,和民主党形成左右联合政府,是马塔雷拉总统身上重要的使命。默克尔花了5个月才组阁成功,其间经过无数次秘密和公开谈判。意大利的这个过程也不会很短,预测会拖到今年5月左右。

意大利大选结果,让那些认为2018年民粹运动不再有高潮的人们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实际上,随着美国特朗普反自由贸易的政策逐步出台,代表全球化的势力,包括欧盟在内,都可能会被民粹运动进一步阻击。我们似乎还在继续往最坏的时代滑行。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责任编辑:李伟男 PN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