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变万化特朗普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文章来源:非凡油条;作者:老油条

我是美国公民

2007年,当被仰慕者问及自己喜欢什么电影时,唐纳德·特朗普用少见的简单句回答了对方:“《公民凯恩》。”在电影史上看,这是一部被认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电影,用当时还很少见的剪辑方式为观众呈现了一个相当复杂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凯恩是一位传媒大亨。在同行、知识分子看来,他缺乏教养和操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人;在他的合伙人看来,这是一个坚定、有抱负、有手腕的强人,值得尊敬;在他的妻子看来,此人为了事业放弃了家庭幸福,但其实还是深爱着自己;在管家看来,主人又是一个礼貌的爱国主义者,为人楷模。

而随着故事的讲述,人们最后会发现,这位手段利落的商业巨子心中,居然还隐藏着对母亲的深深依恋,是个浓情的男儿。

在不同人眼中的不同形象构成了同一个凯恩,显然他并不是一个单向度的简单人物

特朗普并不是和这部电影同时代的人。《公民凯恩》于1941年上映,随后获得了如潮的好评,一度成为现象级电影。而特朗普出生于1946年,等他能看懂电影内涵的时候,怎么也已经是电影面世的20年以后了。

选择这部回头再看的电影作为自己的心头好,显然有它的深意在。

有人认为,特朗普作为含着银汤匙出生的富家公子,此后注定要踏上不凡的商业人生。爱上一部讲述商业大亨人生故事的电影并不出奇。

但讲述商业大佬成长的电影有很多,有时候甚至是得到了大佬授意而渲染得极为辉煌的——这正符合特朗普给人的印象。而为什么他偏偏选择了一部讲述商业巨头双面人生的电影呢?

那时候还没有当上总统的特朗普大概就已经预料到了自己也会走上这样的人生轨迹,在凯恩身上找到了一些惺惺相惜的感觉。

全球主义者还是保护主义者

曾经在克林顿政府担任分析顾问,并且和比尔·盖茨私交不错的美国思想家马克·佩恩曾经在书里这样评价特朗普:“在纽约市,唐纳德·特朗普是将这个城市向国外开放的重要推动力之一…他首创了酒店式公寓的概念…大量国外的买房者就一拥而入了。”

这位马克·佩恩可不是等闲之辈,他早在互联网兴起之初就预测,人类社会不会因为互联网而变成一个大熔炉,相反会变成一个个以兴趣爱好为核心组成的现代小部落。比如来看我老油条吹水的你,就是这个兴趣部落里的村民。

特朗普本人也是佩恩的忠实粉丝,对佩恩的评价他作出了恰如其分的回应:“我们在想问题时,很重要的一个考虑角度就是现在世界经济的关联度越来越大,没有人能够再躲进世外桃源了。”

等一下,这句话是不是在什么地方有矛盾?

过去从不介意外国人投资美国的特朗普当上总统之后,对外国人可是介意得不得了。

首先,他强调一定要筑墙围堵墨西哥人进入美国的通道。虽然这个计划最终没有能够落地,但很快他对墨西哥人的恶劣态度就引申到了其他中南美洲的移民身上,把拉丁裔评价为“垃圾。他对垃圾们的制裁手段非常巧妙:把奥巴马时代白宫主页上的西班牙语页面一删了之,令人瑟瑟发抖。

第二,他对“办事效率很高”、“拥有古代先人智慧”的中国人资本拒之门外,拒绝中国企业在美国提供就业机会,完全忘记了自己每次宣传的时候都会把特朗普集团在国外投资项目创造的就业大书特书。当然,于此同时他也没有忘记把房子卖给中国的土豪。

第三,他对欧洲的盟友展现出了越来越寡淡的兴趣。历代美国总统没有人敢怠慢的默克尔,他只会见了一个小时;对待风流潇洒的马克龙,他也用帮对方拂去头皮屑的方法表示了不欢迎;英国首相梅姨想要谈谈关税问题,特朗普也玩了一招选择性失聪。

发动商业制裁和贸易战来毫不手软,一点也看不出来是一个全球主义者。外界能够看到的特朗普的政治理想,正是一个不与外界沟通,自给自足的美式世外桃源。

如果说限制中国的崛起而发动贸易战尚在情理之中,那么对待传统盟友的凶恶态度就让人实在难以理解了。

至于世界经济的关联度?

呵,不会有的。这辈子不会有的。

充分准备还是一时兴起

如果说排挤全球化是特朗普新政的必要组成部分,那么中美贸易战打打停停,就让外界实在看不懂特朗普在做什么。

英国《金融时报》的记者甚至已经开始用“纸老虎”来形容这位传统盟友的领袖人物,说他未经思考的个人举动已经让美国丧失了威胁的分量,影响在国际事务中的权威性。

确实,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影响力都伴随着特朗普一时兴起的各路豪言壮语、轻声细语乃至不言不语在衰退。土耳其总统宣称“美国已经不适合作为中东的调停者。”;德国政府高级顾问响应“美国已撤回其对欧洲安全与对话监护人的责任”;日本在美国退出的情况下把TPP玩得风生水起……

擅长推特治国的特朗普通过一个又一个段子向外界证明了他的方针总是兴之所至的产物,而没有经过充分的考虑,尤其是没有和自己的智囊团认真商量过。

但就这么简单地去形容特朗普,又未免显得太不负责任了。

在特朗普集团里干活的员工一定会很乐于承认他们的老板是一个做决定深思熟虑、做事情很有条理,而且非常依赖于专家意见的人。

1975年,特朗普那时候才刚刚27岁。那一年,初出茅庐的特朗普想要用一个大地产生意证明自己的实力,他看中了纽约中央车站边的老康莫德饭店。

这个项目他的父亲并不看好,因此特朗普只能在家族集团外寻找可靠的外援。在酒店管理方面,他联系了著名的凯悦集团;在融资方面,他请了一位60岁的老经理人做自己的副手;在地方法规方面,他全程遵从了律师乔治·罗斯的建议,最终建成了凯悦中央车站饭店。

这些专家智囊的建议只要能够服务于项目的完成,他从不拒绝。

在建设棕榈滩高尔夫球场的时候,特朗普对准备工作的重视展现得淋漓尽致。为了给高尔夫球场配上合适的绿植,特朗普亲自督军设计团队做了整整一年的功课,把整个工程分为7段来降低施工难度。设计师法齐奥要多少钱特朗普就给多少,只为了减少施工中可能出现的纰漏。

就这样一个人,说是年纪大了开始刚愎自用,以至于不理睬自己的团队,这合理么?

耐住寂寞还是不假思索

从棕榈滩高尔夫球场的建设中,人们已经能够看到特朗普出色的耐心。他自己总结道:“当面对自己喜欢的事物时,我总能感到很耐心。”

如果这句话属实,那么特朗普显然并不喜欢朝鲜。

美国高层与朝鲜之间的联络断绝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唯有特朗普上台后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进行了一连串的互动。有时称对方为“尊敬的主席先生”,有时候又骂对方是火箭小男孩,充满了老商人倚老卖老的讨厌嘴脸。

但面对朝鲜棘手的核问题,特朗普没有什么耐性。每当朝鲜释放出什么信号时,特朗普总会先于白宫作出个人层面的反应,给全世界又一个令人懵逼的消息。

当特金会第一次被宣布取消,美国甚至还向朝鲜发出了正式拒绝的国书时,外界倒并不觉得惊奇。毕竟最高领导人会面意味着下层官员已经达成了多方面的共识,否则一旦谈崩就只能诉诸武力解决问题,麻烦可就大了。

可是美国和朝鲜之间能达成什么共识呢?在《我们搞改革开放,要有两手》中,我已经谈到了,金正恩发展核武器并不仅仅是给外界(主要是韩国)看的,还有一大部分原因是要在国内获得足够的支持,至少是削减来自军方反对的声音。

在此逻辑下,朝鲜方面的无核化只能是不首先使用远程核武器,而非美国想要的完全无核。

但显然特朗普欣然答应与金正恩见面时,误解了得到的反馈,以为双方在无核问题上已经达成了什么共识。取消会谈也算是合理。

结果28号,特朗普又称朝鲜是“很有潜力”的国家,6月12日的特金会可能照常进行。

太没有耐性了,三天都等不了,导致自己打脸,这并非一个总统应有的做派。可这绝非真正的特朗普

今天纽约曼哈顿的特朗普广场是一片拥有16栋高级公寓楼的住宅区,由于俯瞰哈德逊河的优质景观,获得了很多高净值人士的追捧。上文所述的那位中国土豪,就是买了特朗普旗下的这套公寓。价格嘛,你也看到了。

但这片住宅区的成型,让特朗普整整等待了30年。早在1974年,特朗普还没有房地产行业经验时,这片地就进入了他的视线。不过当时这里还是纽约西区的铁路调车站,为铁路公司所有。

特朗普用了整整十年的时间才搞到了这块地的产权。但此时正好赶上了日本泡沫经济的破灭,美国经济也因此大受打击。

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朝令夕改,商业银行的贷款无从收回,全美国对未来都一片悲观。即使被认为是华尔街神明的格林斯潘出来说:“那些认为美国已经陷入经济衰退的人基本上可以说是错了。”也不管用。

于是特朗普又花了十年时间把自己的想法包装成能够为纽约西区创造价值的项目,并试图底价收购土地。他后来对这段时间的回忆是“在很多事情上我都很能忍,因为我的坚持,我们最终得到了自己所需要的所有审批手续。”

此后的建设工程又花了十年时间。二十郎当岁时想得到的好东西,他等到了五十多岁。这么有耐性大概真的是因为他很喜欢房地产吧。

及时止损还是越陷越深

不过如果要说起特朗普一直以来都具有的某种特质,可能还要数及时止损。他从来不怕投资沉没,只要发现情势不对,就赶快抽身,以免深陷更加巨大的麻烦之中

1980年代末,特朗普从美国东方航空公司处接手了一家分公司,并一如既往地将其命名为“特朗普穿梭航空公司”,经营从纽约拉瓜地亚机场到华盛顿、波士顿等地的区间航班。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事情有点不妙。

当时美国的国内航空业已经进入了充分竞争的时代。由于是短途航班,乘客一般都不怎么在意乘坐的舒适度,所以美国航空业普遍采用了低服务标准来打出价格优势。这个传统其实一直保留至今,前两年不断曝出的美国航空人员虐待乘客事件就是这个趋势的后遗症。

然而特朗普反其道而行之,在飞机上使用了大量奢侈装潢,试图吸引高端乘客。这个改革并没有得到消费者的响应。

当然这肯定也受到了当时日本泡沫破裂的影响,大家的钱袋子都紧巴巴的,能省钱就尽量省钱的生活态度。而伊拉克与科威特之间的战争,以及此后美国的干预,也让国际油价飙升,大大影响了航空公司的盈利能力。

于是,和很多艰难维持的同行不一样,特朗普及时退出了这个只会带来亏损的行业,甩掉了巨大的包袱。对此他的态度非常轻松:“在这一行里,你根本甭想轻轻松松地赚到钱…我毫不怀念航空业。”

同样没有得到特朗普怀念的还有前任奥巴马的诸多政策。其中一项,就是被认为是奥巴马重要政治遗产的伊朗核制裁协议。

特朗普在野的时候就炮轰这项协议烂透了,对解决问题毫无帮助。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的抱怨是正确的,因为就在特朗普宣布继续制裁伊朗之后不久,伊朗原子能组织发言人就表示:“伊朗能在三天内恢复生产纯度在20%的浓缩铀。”这说明制裁的确完全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

所以单从制裁效果来看,特朗普继续制裁是达到了止损的效果。

可是究竟隐藏的损失还有多少呢?

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激怒了参与协议制定的另外五个国家。

正如《不来电的超时空同居》结尾所言,德国和俄罗斯长达二十年的冷冻状态因为美国的止损行动而终结,两国开始在国际事务上有了共同话题。中国和俄罗斯这两个美国的老对手,则找到了美国背信弃义的把柄,能够在舆论层面施加更大的压力。英法两国则觉得无所适从,动摇了追随美国外交政策的信心。至于沙特和以色列,则又要回到伊朗核威胁的阴云之下……

所以特朗普究竟是不是一个善于及时抽身的智者呢?

美国总统还是地产商人

特朗普关于对中贸易战、朝核问题的反复无常在一些阴谋论里经常被拿来与私人利益挂钩。特朗普场内朝令夕改,儿女们场外买进卖出,为家族攫取无数暴利。这种说法无法被证实,也无法被证伪,姑妄听之即可,无需认真对待。

如果我们假设特朗普仍然是年轻时候的特朗普,他的目的也是把总统这个工作做好,他的这些行为又有什么合理之处呢?

美国在特朗普领导下的自我封闭、扰乱局势背后的原因,从一种关键商品近年来的走势中就能窥见一斑——原油。

2017年下半年以来,全球原油价格快速上涨,这使得卖能源成为了一笔非常诱人的买卖。而这一过程,正式由此前达成限产协议的俄罗斯和沙特推动的。两国此举,本是为了抬高油价,让国内的不可再生资源卖出更好的价钱。其他的低成本主要产油国都参加了这个游戏,助推了油价的提升。

油价,和其所指示的能源价格,成为了令人瞩目的肥肉。

但它们没有想到,产油更本明显更高的美国也盯上了这块肥肉,而且为了独占能源价格的红利,已经和所有非美石油输出国形成了对立关系。美国的能源革命带来的油气资源虽然较贵,但在能源价格高企的情况下仍然可以盈利,关键是如何尽快抢占市场份额

双方竞争的焦点,就是东亚这几个资源贫乏的国家,以中国为首。

2014年,中国超越美国成为了世界第一大能源进口国,这显然是美国对中国消除贸易逆差的好机会。当年,中国就消化了美国20%的出口原油,但这还不足够。

中国同时还是美国煤炭行业的救星,去年是美国煤的第三大进口国。在新一轮的贸易谈判中,中国也有可能继续加码煤炭,以消除逆差。而反复多次的中兴制裁事件,很显然只是谈判桌上的一个筹码,被拿来为贸易谈判积累更多有形无形的优势。

特朗普一贯对自己的谈判技巧非常得意,还专门出过文章进行总结。他告诉读者,要“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对方准备得不充分可以让我很快赢下战役”,要“大智若愚,这能帮你看透有什么是对手不知道的”,还要“假装莫不关心,窥探对方是否要急迫地推进谈判进度”。

很显然,他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抢市场、销库存、赚外汇,治国与经商没有区别;他也把自己搞得大智若愚,连白宫的人都有点受不了这位最高统帅;他更经常表现得漠不关心,把谈判对手和舆论视若无物……

是的,扒开这位奇特的美国总统,你会看见里边住着一个优秀的房地产商人。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责任编辑:李帅宇 PN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