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合与G7:两场峰会、两种组织、两种世界秩序的思考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作者:庞中英

上合组织第18次峰会将于2018年6月9-10日在中国北方海港城市青岛举行。而今年的G7峰会则比上合峰会早一天,在加拿大度假胜地夏洛瓦举行。两场极其重要的峰会的同时进行,给我们提供了观察世界大局的一个机会。本文试图比较青岛峰会和夏洛瓦峰会。

新时代上合峰会背后的理念

一般而言,国际重大峰会都有一个清晰而具体的主题,但青岛峰会的主题并不是这样,而似乎是综合性的、宏大却又充满灵活性。

从去年12月9日,外交部长王毅在北京宣布中国轮值上合组织主席国并将举行青岛峰会开始,王毅在多个场合,包括今年3月的“两会”记者会上,就上合青岛峰会做了进一步的说明。但是,人们还是不易把握青岛峰会的主题。最近,随着青岛峰会的临近,似乎其主题也趋于清晰: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5月28日在北京举行的中外媒体吹风会上表示,“期待上海合作组织从这里再次启航,走进新时代,实现新发展。” 

上合组织的第18次峰会,是上合组织2017年前所未有的扩大、接纳印度和巴基斯坦后的首次峰会。传统上,上合组织成员国覆盖的地区(上合地区)包括俄罗斯、原苏联中亚四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中国。中俄及中亚四国构成亚欧大陆的重心和主体。印度与巴基斯坦加入上合,上合地区扩大到南亚。而伊朗、阿富汗、土耳其等以观察员国或者联系伙伴国等形式加入上合组织,更是使上合地区包括了“大中东”地区的几个关键国家。

在“新时代”,中国的外交政策中心话语是“新型国际关系”、“人类命运共同体”等。作为主席国,中国希望将“新型国际关系”、“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理念融入上合组织。这些日子,在青岛主要公共场所,人们到处看到“推动上合组织发展,建设新型国际关系”、“促进团结合作,构建命运共同体”等标语。

值得注意的是,具有全球行动力的美国、欧盟等不在上合组织中。这是世界上一个新兴的“没有美国”(without the US membership)的国际组织。亚洲的重要国家日本和韩国也没有在上合组织中。朝鲜还不是上合组织的观察员或者联系伙伴。在目前朝鲜与韩国、朝鲜与中国、朝鲜与美国正在紧锣密鼓接触之际,中国是否会利用轮值上合主席的机会邀请朝鲜方面前来青岛?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5月28日表示,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将参加青岛峰会。这一消息十分引人注目。因为美国特朗普政府与伊朗的关系正在高度紧张中。特朗普政府刚退出了包括中国和俄罗斯在内的联合国安理会五常加德国(代表欧盟)与伊朗签署的核协议,从而引发了美国与欧盟、俄罗斯和中国之间的分歧。伊朗领导人参加青岛峰会,为中俄在上合背景下与伊朗协调这一重大协议的未来提供了机会。预计上合组织于6月10日发表的《青岛声明》中将就伊核协议的前途表态。

G7的议题能否减少纷争?

七国集团(G7)第44次峰会将于2018年6月8-9日在加拿大魁北克省度假胜地夏洛瓦(Charlevoix) 地区的黎塞留庄园(the Fairmont Le Manoir Richelieu)举行。

加拿大向来重视诸如G7这样的多边论坛。多伦多大学等加拿大智库关于G7的研究在世界上独树一帜,是杰出的学术中心。去年,当加拿大接下G7主席,就宣布了要追求一个“进步主义”的日程,即让夏洛瓦峰会聚焦如何促进性别平等、如何赋权妇女,如何负责地确保儿童和下一代的未来等。这个中心议题,让人耳目一新。不过,这样的主题,对于那些仍然高度聚焦传统地缘政治或者地缘战略的多边论坛或者地区组织来说,难以理解。包括美国总统、法国总统、德国总理、英国首相、日本首相、欧盟委员会主席等在内的G7领导人,聚在一起,居然只讨论性别平等之类的传统“低级政治”话题。有人可能为此费解。

当然,加拿大东道主说了,其他议题,不管“高低”,例如清洁能源、世界经济、对和平的威胁等问题,都会得到讨论。

加拿大这样“设定议题”,显然是为了让G7更团结,而不是更分裂。特朗普政府去年第一次参加G7峰会,与德国和欧盟不欢而散。如今,跨大西洋关系因为特朗普的主要政策,如气候变化治理、贸易政策、北约、伊朗等议题而高度紧张。

特朗普政府退出气候变化《巴黎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伊核协议》等,贸易政策上则是与美国一系列贸易伙伴“重谈”贸易关系,已经搞得美国与G7盟国的关系十分紧张。而且,特朗普政府根本不重视包括G7在内的多边体制或者多边论坛。那些G7的多边主义支持者,自然与特朗普水火不容。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认为性别平等、妇女儿童这一议题是大家共同接受的话题。其实,话不投机,即使在这个议题上,特朗普政府和G7那些顶着他们各自国内的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巨大压力而勉强执政的欧盟国家的政府也难以达成一致。

这次夏洛瓦峰会的一个特殊情况是:特朗普在结束夏洛瓦峰会后,就要匆匆赶往新加坡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会谈。所以,在夏洛瓦,特朗普可能最想见的人就是日本首相安倍。为了在朝鲜半岛事务上不被“边缘化”,安倍这大半年来不辞辛苦,多次与特朗普会见协调。新加坡特金会前夕,安倍再次有机会与特朗普交流,日本的立场和态度多少将影响新加坡特金会。

最后,我想提出而不是回答一个问题:尽管内部存在冲突,G7仍然代表着西方心目中的世界秩序。上合组织是否代表着不同于G7的另一种的新的世界秩序?如果是的话,上合与G7两种世界秩序之间的关系趋势如何?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责任编辑:李帅宇 PN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