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下一个投资热土?


来源:上观新闻

文章来源:上观;作者:廖勤

随着美朝元首开启历史性会晤,美国媒体迫切问道:朝鲜未来会否是一个蕴含无限商机的大市场,成为美国企业的投资热土?

有优势也有风险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上月给美国企业主送上一颗糖果,他允诺,如果“金特会”能促使朝鲜放弃核武器,那么,美国企业将来可以去朝鲜投资。

然而,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分析人士认为,即便会谈取得突破,美国公司依然会对投资朝鲜非常谨慎。

从理论上来说,朝鲜确实具有一些独特的吸引力。比如它位于亚洲主要供应链的中间节点,在这条供应链上,中国、韩国和日本都是重要环节。与此同时,朝鲜经济也有很大的提振空间。“朝鲜有很多潜在的、令人兴奋的赚钱和投资机会。”首尔国立大学研究朝鲜问题的研究员彼得·沃德说。

据一些研究朝鲜的专家的说法,朝鲜民众虽然贫穷,但受过良好的教育,劳动力成本也远低于邻国。一些分析师表示,这些有利条件可以使朝鲜未来成为电子产业和纺织制造业的中心。

但对外国投资者来说,这些优势也被一些巨大的障碍抵消,比如朝鲜对外资的态度。位于首尔的智库峨山政策研究所研究员高明铉(Go Myong-hyun,音译)说,朝鲜对国际市场深怀疑虑,不太可能允许大规模外资进入。

历史表明,在朝鲜投资常与风险相伴。

比如,在2000年末,埃及电信公司奥斯康(Orascom)与朝鲜成立合资企业高丽电信,这是朝鲜首个电信运营商。Orascom拥有高丽电信75%的股份,余下25%的股份归朝鲜政府所有。

但在之后数年时间里,Orascom在朝鲜的业务却陷入困境。由于朝鲜对外汇严格管制,Orascom无法将赚到的钱汇回埃及,从而收不回投资收益。与此同时,朝鲜还另开一家国有运营商与Orascom竞争。在2015年的财报中,Orascom自认对高丽电信已失去控制。

韩国企业在朝鲜的经历也很坎坷。1998年,现代集团在朝鲜开发金刚山旅游景点,此后10年内吸引了200万韩国游客。然而,2008年发生了朝鲜哨兵射杀一名韩国游客事件,金刚山旅游被叫停,该项目也被平壤没收。“现代集团失去了一切,”高明铉说,这家企业无法再进入朝鲜。

朝韩合作“样板”开城工业园区也受半岛局势变化的影响。2016年,南北关系趋紧,开城工业园区被迫关闭。

在分析朝鲜对外资的态度时,一些分析者表示,朝鲜既担心市场资本主义的蔓延会破坏朝鲜体制,削弱政府对国家的控制;也担心企业最终会成为政府内部派系斗争的牺牲品。另一些人则认为,朝鲜封闭的经济环境导致官员们不知如何与商业伙伴打交道。“他们自认为(朝鲜)只是国际市场上的一个战利品。”沃德说,但他们似乎不明白,没收和清算投资者的资产其实得不偿失。

不过,虽然几经波折,但韩国企业并未放弃希望。现代集团已成立一个特别工作组,为未来重返朝鲜做好准备。韩国另一家企业巨头三星集团旗下的三星证券也表示,正在成立一个研究团队,分析未来在朝鲜的投资前景。

朝鲜更迷中国模式?

在CNN看来,与美国相比,作为朝鲜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对投资朝鲜可能会更积极,并发挥带头作用。而且,相对美国企业的谨小慎微,中国企业可能会更快采取行动,抢占优势。

沃德认为,朝鲜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天然参与者。朝鲜大部分地区的基础设施都破旧不堪,亟待修建。而“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改造升级沿线国家的公路、港口、铁路等基础设施。

路透社援引一些经济学家和学者们的观点也认为,中国才是朝鲜经济转型的引擎,而不是美国。

“考虑到地理位置、经济体制、市场规模、经济发展阶段,中朝经济合作具有不可替代、难以复制的优势。”北京东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岸元说。

英国利兹大学中朝关系专家亚当·凯斯卡特认为,中国力图重振东北地区停滞的经济增长,这也激发了外界对中国与朝鲜加强经济关系的联想。

至于朝鲜未来会选择何种发展模式,研究人士推测,朝鲜会更青睐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而不是美国式的资本主义。

张岸元表示,中国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的模式对平壤颇具吸引力,因为中国在取得经济成就的同时也确保了政治、经济和社会的稳定。

首尔国立大学经济学教授金秉仁(Kim Byung-yeon,音译)预计,即便以后解除制裁,朝鲜仍可能寻求国家调控管理下的经济增长,因为放松管制可能会破坏政权的稳定。

惠誉国际旗下研究机构BMI研究称,朝鲜未来的任何开放,最初都可能仅限于设立经济特区。比如,朝鲜东部沿海的元山旅游特区、朝韩边境的开城工业园区,这些都是朝鲜认可的发展范例,便于维持国家对经济的控制。而在建设经济特区过程中,平壤试图将其劳动力成本优势与中国的金融实力和技术优势结合起来。

韩国社会融合研究所经济学家Jeon Kyong-man将其形容为“蚊帐式”改革,即在国家的严格管控下,有限吸收外国投资和推行市场自由化。“中国深圳被确定为经济特区后,一个曾经死气沉沉的渔村如今变成世界制造业中心。这是金正恩所渴望的。” 

在凯斯卡特看来,朝鲜的经济自由化进程未来可能会放缓,因为朝鲜担心,一旦放松对货币和移民的限制,可能会带来政治风险,故平壤对此态度谨慎。不过,与中国一样,朝鲜或许也会把目光投向其他经济体,比如越南、韩国,甚至对韩国的财阀也不排斥,这可能会让一些类似资本控制的东西在朝鲜出现。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责任编辑:李伟男 PN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