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家| 不能让合规问题再成为中企海外投资“死穴”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编者按:

近日,在加拿大小镇召开的G7峰会与本次在青岛举办的上海合作组织经贸与安全合作论坛形成了鲜明的反差。经历了17年发展历程的上合组织,在复杂的地区与国际环境中迅速成长。未来,上合组织将走向何方?6月11日,凤凰网邀请有关学者以及相关媒体对上合峰会取得的成果及未来的发展展开研讨。

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治国

伊朗是中国企业投资的新洼地

此次上合峰会,伊朗作为观察员国出席,由于工作原因,我对于伊朗还是有一些接触。我个人是十分看好伊朗作为中国未来投资重要的目的国,特别是能源和资源投资的目的国。伊朗国家内部是“宗教的政府,自由的社会”,社会治理较为有效,为企业投资创造了较为稳定的环境。

并且,我本人十分看好伊朗未来的经济发展,如果伊朗面临的制裁全部被撤除,以其国内的资源禀赋、文化背景、人口素质,非常有潜力在未来20-30年内成为比肩中国的新兴经济体。无论是伊朗的地理位置,还是作为“一带一路”的节点国家,伊朗在地缘上的重要性得以凸显。此外,伊朗本身的资源,尤其是油气、矿产资源及其下游行业,都是值得中国企业去开发的。

随着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伊朗的“向东看”趋势比较明显。从2016年伊朗与西方国家关系缓和以来,伊朗的主要经济合作对象基本都是欧洲等西方企业,中国企业能参与的部分很少。但是此次美国退出了伊朗核协议,正是给了中国企业相应的机会。但是我认为这个窗口期不会太长,大概到今年年底。因为那个时候伊朗就会很明确他自己能够得到什么,不能得到什么,从哪儿得到,哪种方式可以得到,什么代价可以得到。

但是目前的问题在于,我们去伊朗投资的中国企业,需要面临美国“长臂管辖”的制裁问题。美国对全球经济的渗入是比任何国家都强,尤其是对于金融系统的影响极大,在金融方面的管辖和制裁是我们企业不得不面临的风险。但是即使面临这样的风险,我还是主张中国企业瞄准伊朗市场,即使有制裁的风险,我们也可以通过相应的方式来规避。从法律层面的角度来讲,只要在美国没有很重的资产,在法律的合规问题上做的精细一些,我们可以尝试在伊朗投资。但是我们的企业一定要在合规方面下功夫,即使合规有相应的成本,不能等风险出现之后在追悔莫及,那时的代价就太大了。

“一带一路”要将“共建”坚持到底

最近几年,很多专家都在讨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问题,但是我认为“国际化”可能是更好的提法。“走出去”在外国人看来总有一些攻击性。而“国际化”则更为和平,这和西方企业的国际化是一样的。但是在境外的投资过程中,风险永远是相伴随行的,我们要做的是在企业进入、经营和退出的过程当中,都力图发现、规避和缓释风险。从法律的角度审视我国企业对于上合组织其他国家的投资,合规就是一个重要的话题。

合规的角度就是三个层面:一个是国际化的合规,即我国企业对外投资是否符合国际法和国际规范;一个是东道国层面的合规,中国企业在东道国的合规,和外资到中国境内来投资需要符合中国法律是一样的,作为一个企业主体在经营各个方面都要符合当地的法律、标准和政策。最后一个层面则是中国国内法的层面,中国企业资本从中国流出去时,中国相关部门有一些监管,这是中国境外投资监管的核心。

中国企业投资中亚、独联体国家,和投资非洲的主要风险不太一样。投资非洲有什么风险,大家似乎都比较清楚;而独联体国家的风险,大家有时候还是难以预测。大型的国企投资还能够相对较好的规避风险,但是民间资本如何介入?这是中国企业投资这一地区必须解决的问题。我们希望上合组织的经济合作可以有效的解决这一问题。但是,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最大的风险是中国企业本身体制的风险,特别是我们国有企业本身的管理机制、评价机制的风险。西方的石油巨头在中亚地区投资也很多,但是他们后面没有牵制国家的战略利益问题,纯粹从商业角度做商业判断、赚商业利润,这样的风险会相对低一些。

当然在风险之外,中国企业到上合组织国家投资的时候,也面临着资金的瓶颈。社会资本如何进入这些项目,这是个融资问题。我认为,中国企业国际化过程第一步,应该是资本走出去,而不是实体经济的往外走。实体经济当然也可以去境外,但是实体经济走出去带动作用是很有限的。只有资本前期的进入,例如通过种子基金,引导全球的融资,可以降低我们承担的风险。

特别是现在,中国已经开始意识到,“一带一路”的投资不可能都是自己来进行。我始终认为,中国即使再有钱、资金实力再充足,也不可能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靠一己之力都建完。我们应该通过国际机制,推动中国的企业去联合境外其他国家的企业,包括欧美发达国家的企业到第三方国家去投资并提供融资,只有这样才可以把大家的利益捆到一起,大家来“共建”一带一路。

[责任编辑:李伟男 PN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