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家| 徐斌:上合未来的能源合作主要靠中俄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编者按:

近日,在加拿大小镇召开的G7峰会与本次在青岛举办的上海合作组织经贸与安全合作论坛形成了鲜明的反差。经历了17年发展历程的上合组织,在复杂的地区与国际环境中迅速成长。未来,上合组织将走向何方?6月11日,凤凰网邀请有关学者以及相关媒体对上合峰会取得的成果及未来的发展展开研讨。

会上,中国石油大学中国能源战略研究中心的教授徐斌,针对上合组织能源合作中现存的问题展开分析。徐斌认为:“因为有了资金,上合组织建立短期的利益共同体是相对简单的,但拉近成员国间的心理距离、彻底消除顾虑,仍需要长期努力。”

以下内容根据现场速记整理,与凤凰网国际智库读者分享。

中国石油大学中国能源战略研究中心的教授徐斌

成员国之间“距离”问题待解

在上合组织众多成员国中,或是有资源,或是有资本,但由于这些国家间存在的种种“距离”,要达成合作并不那么容易。一方面,成员国之间存在空间距离。由于运输成本的存在,限制了市场竞争。有一些企业家在参与时也会对高昂的运输成本有所顾虑。要解决空间距离和运输成本问题,需要政府的投资。

另一方面,“心理距离”不容忽视。上合组织成员国有如此多的国家,文化、宗教信仰都有所不同,“心理距离”是确实存在的。要拉近成员国间心理上的距离,就需要建立一些法律制度,有法律制度保证,心理就对投资有预期。但是这一切都建立在可信的政治承诺基础之上。两种距离的存在,导致了市场失灵的问题。

上合组织要想建立解决市场失灵的机制,可以考虑以下两个方法:制定第三方法规,增加强制性。目前,上合组织主张建立多边合约机制。这种多边合约机制可以分为两类:一个是俱乐部。上海合作俱乐部是普京提出的,内容是大家相互质押,以提高合作的概率。包括现在有私募基金以及亚投行。

另外一种多边合约机制是社区规范,目标是在国家间形成一种长期的、历史的、文化的、宗教的互相认同。这是讲的社群机制。总的来说,因为有了资金,上合组织建立短期的利益共同体是相对简单的,但就长期而言,拉近成员国间的心理距离、消除顾虑,是需要长期努力的。

上合组织将来要做哪些事?

上海合作组织的投资贸易便利化是第一步。在贸易保护、税收、外汇、货币结算甚至劳工标准方面,都可以制定一些标准,以降低交易成本。但是在通道安全方面,作为基础设施,通道有资产专利性的问题,光靠政府是不够的。如何实现互联互通,如何吸收社会资本的进入,这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如果把这个通道看成一种公共的运输物品,像欧洲TPA无歧视的定价,对所有人都是公正公平的,同时也保证了它的盈利性。另外,如何从理论上完善投融资机制,成为当下亟待解决的问题。上合将来要干什么事情?短期来看,建立多边信息流通的有效渠道,保证民间交流十分迫切。有效的信息流通对保证将来合约的执行是很重要的。长远来讲,各国家内部体制改革也很关键。

上合组织和“一带一路”有很多区别。从历史的数据来看,中国与“一带”国家之间的贸易额远大于与“一路”国家之间的。这一定程度上说明,“一带”国家比“一路”国家的市场化程度更高一些。从投资、经贸的角度来讲,“一带”国家比“一路”国家对中国来说更重要。

处于“一路”上的上合组织,与欧洲主导的体制相比,存在着一些差异。上合组织俱乐部要定位清楚自己是什么性质的组织,如果是以安全为主导的,在经贸方面是不是要对“一带一路”的国家进行区别对待?将来,从国家层面上需要考虑这样的问题,毕竟不同国家的市场化发展程度不一样。

从一些数据来看,上合未来的能源合作主要就看中俄两大国。我们知道大国倾向于建立双边灵活机制,但是小国更愿意参与构建一个多边机制,因为小国和大国之间的谈判地位是不对等的,多边机制对小国来说更有吸引力。不管是中俄双边合作,还是上合组织未来的多边能源合作,都需要建立共同的市场。在合作中,中俄双方的政治意愿也是非常关键的影响因素。

[责任编辑:李伟男 PN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