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北约峰会在即,北约将如何应对特朗普?


来源:上观新闻

文章来源:上观新闻;作者:张全

跨大西洋关系确实在政治、经贸、军事乃至价值观方面都同步出现裂缝,这种情形以往不多见,但无法撼动从历史中走来的、以安全架构为底线的北约同盟关系。

一边是喊着“普京好,北约糟”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一边是被催讨“份子钱”、忧心自身安全被华盛顿出卖的欧洲盟友。11日,双方将齐聚比利时布鲁塞尔,召开为期2天的北约峰会。在特朗普和欧洲盟友因军费、经贸、伊核等问题隔阂日增的背景下,今年这场跨大西洋联盟的聚会将如何收场?

谈钱伤感情

“美国处理盟友关系的老方法似乎寿终正寝。不要期望北约峰会的‘全家福’是张幸福的集体照。”这是峰会前夕《华盛顿邮报》给出的忠告。

白宫宣布,特朗普将在峰会上重申,美国不想当“世界的存钱罐”,军费分摊负担势必成为峰会上的焦点议题。美联社评述,北约峰会是继上月在加拿大举行“暴躁”的七国集团峰会之后首次重要聚会。然而,因关税、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和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等形成的分歧恐破坏跨大西洋联盟团结,甚至再现G7峰会上“G6+1”的窘境。

就在上月,特朗普向德国、比利时、挪威和加拿大等国领导人致信,警告这些军费未达标的盟友,他会在北约峰会上揪住军费问题不放。其中,德国被美国视为军费投入不足的“反面典型”。去年该国国防支出占GDP的1.24%。尽管默克尔上月底表示德国希望到2024年将上述比例升至1.5%,但仍被美国媒体讥讽为:“德国士兵将不得不使用扫帚训练,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枪。”

相比之下,法国倒是被美方“点赞”。美国防长马蒂斯近日写信给英国国防大臣威廉姆森说,如果英国再不增加军费投入,那么作为美国最亲密军事盟友的地位就可能动摇,而被法国取而代之。有意思的是,受到恭维的法国并不买账。法国总统马克龙明确表示,特朗普对盟友咄咄逼人的态度令他感到失望。

正所谓“谈钱伤感情”。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欧洲问题专家朱莉·史密斯认为,特朗普在峰会前向盟友发出“讨债”信号,为这场重要的会议设定了错误基调。在北约峰会这个重要场合不应过于纠缠于军费问题,加强安全防务才是北约的根本目标。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上海欧洲学会副会长叶江对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表示,峰会是在北约成员国关系出现困难的情况下召开的。军费标准问题早在奥巴马时期就存在,欧洲成员国近几年也在逐步提高份额,但特朗普选择了更“简单粗暴”的方式,施压盟国短期内到位,并且以大规模撤军北约相恫吓。

叶江认为,出于对美国的防务依赖,欧盟可能向美方做出有限让步,例如达成一项声明,承诺在未来一个阶段逐步提高军费比例。原因有三:第一,美欧防务安全合作机制是大西洋联盟的重要基础。第二,欧洲靠自己发展防务一体化并非易事,仍有较长的路要走。今年3月,欧洲理事会通过了由持相同看法盟国推动的“永久结构性合作”日程表。去年夏季,支持在欧盟地区内进行有效军事投资的“欧洲防务基金”得以创立。然而,欧盟安全保障的前景尚不清楚。第三,美国的“撤军”威胁容易在新欧洲国家中引发恐慌,促使老欧洲成员考虑“维稳”。

至于美欧在气候变化、伊核问题上出现的裂痕,叶江认为双方矛盾并未到激化的地步:“没有看到特朗普强迫欧盟按照美国标准对伊制裁。欧盟不指望说服美国留在伊核协议中,但会继续要求在新的框架下美方不要损害自己同伊朗交易的利益。而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美国许多州仍在履行巴黎协定,欧洲希望通过与美国地方政府合作,最终影响到未来美国政府对气候变化问题的决策。”

“亲俄”的忧思

在美国与欧洲盟友关系不顺的大背景下,美俄首脑的互动安排令此次峰会更显尴尬。按计划,北约峰会结束后,特朗普将于16日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芬兰赫尔辛基会面。

此前,特朗普的“金句”已令北约伙伴惴惴不安——他说,北约和北美自贸协定“一样遭”;但当说到北约“假想敌”俄罗斯时,他却表示“普京是好的。”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詹姆斯·高尔德盖尔表示:“人们对特朗普的欧洲之行心怀忧虑,因为他同北约各国首脑打交道都很困难。最担心的莫过于,在花大量时间谴责北约盟友军费投入不够后,他与普京展开一场‘爱的盛宴’。”

《华盛顿邮报》认为,特朗普在外交政策上有打破常规的本能,“疏欧亲俄”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特朗普会不会像“金特会”后中断美韩军演一样,叫停美国在东欧的军事演习,或者如G7峰会那样,在克里米亚问题上发表“惊人之语”迎合普京,还真不好说。北约伙伴担心,特朗普的“亲俄”可能引发崩盘,令北约凝聚力和互信水平岌岌可危。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认为,北约成员国对“特普会”影响组织合作的担忧实属过分焦虑。且不说美国国内对特朗普的牵制,单就“特普会”可能取得的成果而言,充其量是“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或中东问题上的进展。这两项都不会对北约构成压力。

刁大明认为,跨大西洋伙伴关系确实在政治、经贸、军事乃至价值观方面都同步出现裂缝,这种情形以往不多见,但无法撼动从历史中走来的、以安全架构为底线的北约同盟关系。叶江同样指出,北约虽然浮现种种矛盾,但不足以动摇盟国体系。“戴高乐时期法国曾退出北约军事一体化机构和军事委员会,但在萨科齐时代又走回头路——欧洲对美国防务的深度依赖决定了盟友关系不会在短期内终结。”叶江说。

《大西洋月刊》认为,此次北约峰会,至少在名义上,特朗普肯定会谴责俄罗斯在乌克兰的行为,支持集体防御,并签署一系列新计划,扩大美国在欧洲的军事活动,而非减少它。事实上,特朗普政府对北约的支持力度远超奥巴马政府,并增加了对欧洲防务的投入。美国2019财年联邦政府预算报告显示,美军计划在欧洲大幅增加军事存在和提高军备水平。另一方面,盟友们也在同美国相向而行——四年内增加了870亿美元用于国防开支,今年8个国家有望实现军费占GDP 2%的目标。北约盟国可望在核心任务上团结一心,减少美欧矛盾对北约的负面影响。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责任编辑:于新陆 PN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