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137
No.137

凤凰大参考独家系列策划

南沙岛礁建设报告:
让中国成为千里眼

作者:祁昊天 时间:2016年4月14日
国南海诸岛,距离大后方遥远,并处于背水侧敌境地。但正是这样遥远的所在,其对中国军事战略的重要性却日益上升。

毋庸置疑,美国及其南海追随者,如此在意中国的南沙岛礁建设,其中必有奥秘。

虽然机场跑道与港口的建设由于曝光度较高、工程量较大,最为吸引眼球,但实际上,情报侦察监视能力的提高,才将是南海岛礁改扩建带来的重要力量倍增器,无论战时还是平时,均将扮演重要的作用。凤凰大参考“南沙岛礁建设报告”第四章,将针对岛礁建设让中国获得何种能力进行阐述。

改扩建赋予能力:成为全空域海域的“千里眼、顺风耳”

中国在南海诸岛礁进行扩建和改造,能够扩大海防与国土防御的战略纵深,有助于强化对岛礁的实际控制。在平时,能够对有关国家和地区产生威慑效应,由于战场环境改造本身是极大的战略投入,根据“捆缚双手”和“沉没成本”的逻辑,加大军事投入后的中国在南海的战略信号可信度将更为清晰。在战时,改造岛礁都够在不同方面以不同程度加强军事能力。在满足水深、通航、避风、场地、后勤等条件的前提下,南海扩建的岛礁网络可在战时起到多种节点作用,包括兵力火力、后勤补给、情报侦察监视(ISR)、力量投送等。

赤瓜的雷达设施,2016.1(出处AMTI)。

例如,在扩建岛礁部署防空与反舰导弹可增强区域拒止能力,加大周边国家与域外大国的军事行动成本与风险,提高抵消性威慑能力。而依托岛礁设施的兵力与火力投送能力强化,如作为远程轰炸机的中继机场,能够加强报复性威慑能力。相对于平时战略层面上的军事效果,岛礁军事化改造的战时作用,相对受制约因素更多一些。岛礁扩建的军事设施具有一些根本劣势,如机动性差、缺乏纵深、环境对装备保障和人员健康的挑战等等。中国在南海改扩建岛礁的驻军常态化、工事永久化和阵地网络纵深化,还远未完成。

在岛礁和小型岛屿背景下的攻防作战,其重心往往不在岛屿本身。岛屿本身的攻防战由于缺乏纵深,往往是速战速决的小规模冲突,而岛屿之外的作战重点,在于连接岛礁网络及岛礁与大后方基地的海空交通线。也就是说,岛礁的改扩建主要作用是,协助提高传统的制空权和制海权,以及在现代战争条件下的制信息权。

南沙岛礁建设中,机场跑道与港口曝光度较高、一直被外界追逐,但是情报监控能力的提高,才是南海岛礁改扩建带来的重要意义。

目前,中国在南海的预警探测网尚不完备,需要构建多手段、多制式、多层次的远程预警保障能力和战场感知能力。这一能力将由陆基警戒机、岸基远程雷达和前出侦察兵力构成。以扩建岛礁为新的ISR节点,不仅预警探测范围可以延伸数百至上千公里,全空域海域的持续监控能力也将得到加强。

目前扩建岛礁的几条主要跑道(如西沙永兴、南沙永暑、渚碧、美济等)均可以起降包括侦察预警巡逻机的大型飞机,大大加强中国对南海周边国家以及外部势力的ISR能力。

东南亚国家如菲律宾、越南的海空力量和信息战能力,从总体上来说不足以与中国进行正面对抗。但是南海诸岛距离大后方遥远,又处于背水侧敌的境地,考虑到南海的冲突将多以突变、速战的方式展开,迅速驰援十分重要。岛礁的改扩建在这一点上使得中国的战场应变能力得到提高,且相应提高战略主动性。

一旦战事扩大,为了夺取战区制海、制空和制信息权,有可能存在将打击范围延伸至对方本土的必要。政治因素暂且不讨论,至少在军事上对于中国来说这一任务将是具有挑战的。目前中国海上固定翼机群数量十分有限,作战能力正在生成期,而在南海个别方向如南沙三岛的正面与北部湾一带,中国对本地区国家(越南)并不具备绝对的空中优势,更不用说美军的介入。在这种情况下,陆基巡航导弹和空军远程打击力量便成为选项。西沙与南沙岛礁的预设阵地建设,如果能够允许二炮与空军战略兵力进驻,将大幅延伸火力打击范围,并使打击方式和组合更加灵活。

改扩建目标:西沙、南沙与后方后勤基地须形成一张网

根据不同兵棋推演与模拟,当中国在南海面对可能的中美军事冲突时,反潜与防空力量是潜在的短板,美国的优势在于空中点对面打击与水下作战能力。当中国面对其他地区国家时,综合海空优势是明显的,由于这一优势,如菲越等国对中国岛礁本身的威胁是相对较小的,以难易程度排序,为登陆、封锁、远程打击、特战骚扰。前三种威胁均依赖菲越有限的力量投送能力,从纸面上来说,越南在空中能够对中国构成一定麻烦,但是打掉菲越两国的常规运载器,都不是太大的挑战。

海上渗透与特战偷袭相对来说是更为现实的威胁。越南和菲律宾均可能用特种手段(如微型潜艇)运送特战人员或蛙人上岛,这是相对防不胜防的。

左三舞者背后灰白色设施为反蛙人榴弹发射器。

美军在可能的南海冲突中主要涉及的是制海、制空权的争夺,但亦不排除在冲突扩大的情况下,出现美军特战人员登岛进行定点破坏的可能。目前,中国已开始在南海岛礁上布置小型反蛙人榴弹发射器,便是针对这种潜在威胁的考虑。在现有的岛礁被动防御体系中,这种针对性很强的装备,配合水声探测装备与其他火力使用,能够提高杀伤效果。

不过总体来说,这类威胁是小规模的,特种攻击的破坏即便实现也是有限的,无法撼动岛礁的根本。在南海海区,更为关键的还是连接线,既包括西沙、南沙与后方后勤基地的连接,也包括诸岛礁之间的相互支援。

维持连接线,所依赖的是制空制海权、以及制信息权。南海诸岛礁的改扩建也是以这些任务为主要针对目标。

并非所有南海岛礁都适合改扩建,一般而言,需要满足如下几个条件:水深条件,即港区水深能够驻泊大型舰艇;通航条件,即航道畅通保障安全行驶;避风条件,即环礁是否具有封闭性潟湖;设施条件,礁坪面积是否足够建设军营等设施。如果建设空军设施的话,还需满足跑道场地条件,即礁坪具有足够长度的空间,且跑道方向尽量与盛行风向一致(南海盛行风向主要为东北风与西南风);此外,建设机场跑道由于工程量极大,对于后勤条件的要求十分高,从这一意义上,各岛礁建设机场的难度,与至三亚基地的距离是成反比的。

截止2016年3月,中国在西沙、南沙以下岛礁完成或接近完成了军事设施建设与扩建:永兴、琛航-广金、永暑、渚碧、美济、南薰、东门、华阳、赤瓜。其中永兴、永暑、渚碧、美济等岛因为拥有大型跑道,将分别作为西沙与南沙上空巡逻、力量投送、以及远程侦察的节点,深航-广金等岛正在逐渐建成直升机部署所需设施,将有助于提升中国在本区域的反潜作战能力。

中国海洋局发文称,渚碧礁这样的大型人工岛礁建设采用“自然仿真”思路,模仿海洋中暴风浪吹移、搬运珊瑚砂砾等生物碎屑,逐渐进化为海上绿洲的自然过程。

从网络节点的角度考虑,中国所控制和进驻的岛礁,由于水深条件总体较好,且在各大水道附近,岛礁的综合可达性是不错的。由于南沙长距离补给与驰援需要,这一点显得十分重要。

根据相关研究,在南沙诸岛礁中,综合可达性最好的是渚碧礁,未来或可以考虑作为补给或中转基地。其他南沙岛礁的可达性排名为渚碧、永暑、美济、华阳。

2015年秋天,以“井冈山”号为核心的海军编队对美济礁进行了巡航、驻泊。按照目前南海岛礁改扩建的规划和实施情况,基本可以达到能力需求的满足。在南海诸岛礁工程完成后,类似2015年井冈山规模的舰队将能在更多岛屿实现驻泊。而随着主战战机在已建成跑道开展训练以及防空导弹的部署,可以预见不远的未来中国便能够解决高温高湿高盐环境下的装备使用、维护、与部署问题。

南海岛礁建设报告索引

(一)序言:南沙岛礁建设报告:岛礁建设与美国闯阵 http://pit.ifeng.com/dacankao/nanshadaojiao/1.shtml

(二)南沙岛礁建设报告:各国南海军力对比 http://pit.ifeng.com/dacankao/meijunyoushi/1.shtml http://pit.ifeng.com/dacankao/haozhuangbei/1.shtml

(三)南沙岛礁建设报告:岛礁建设的法理正当性 http://pit.ifeng.com/dacankao/kuodaosanli/1.shtml http://pit.ifeng.com/dacankao/hefakaoyan/1.shtml

(四)南沙岛礁建设报告:岛礁扩建后的军事功能评述

(五)南沙岛礁建设报告:美国眼中的南沙岛礁军事价值

凤凰大参考专题文章为本栏目特约,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祁昊天

乔治城大学国际关系专业博士候选人,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并分别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获得军事战略学、国际经济学和政治学方向硕士学位。曾在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实习,曾为麻省理工学院访问学者,目前为位于华盛顿的Aetos Strategy & Advisory INC.研究部主任。研究及发表内容主要包括国际军事危机博弈与管控、战略与技术战术的关联、军工产业与军火贸易。

二维码

凤凰资讯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资讯

凤凰国际智库出品

策划:胡波 赵全敏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南沙岛礁建设报告:再不有效控制就真的晚了

在今日南海地区,中国也在面临和当年英国一样的状况。为维护南海有关岛礁上代表中国国家主权的驻岛人员和设施的安全,在某些国家制造南海紧张局势的情况下,中方正相应地增强军事防御力量。正如中国外长王毅所言,“中国在自己岛礁上建设防御设施,这是国际法赋予的自保权和自卫权”。然而,在争取这种正当权益的同时,却要同时经历三大考验:被扣军事化大帽子、在争端中维护有效控制被施压,以及国际仲裁被借题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