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国际智库思想市场领导者
 

阮宗泽:中国开始给美国出题 美国人一时难以接受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美国人最关心的是实际实惠,虚头巴脑的东西不行,就业机会就是实际的好处。今天中国对美投资热情高涨,中国越来越成一个投资大国,前景还是很可观的。

阮宗泽:习近平为啥主动去美国

9月22日-9月28日期间,习近平对美国进行首次国事访问。此举之下有何深意,中国为何主动塑造中美关系;披露详细行程释放哪些信号,如何规避实质性冲突;在中国一带一路大格局下,中美关系对中国国家建设的意义是什么。凤凰评论《高见》栏目专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阮宗泽,深度解读习近平访美。

访谈嘉宾:阮宗泽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凤凰评论《高见》栏目访谈员:刘昱含

一.中国主动塑造新中美关系:攻守有度、软着陆

凤凰评论《高见》:针对这次习近平访美,有人猜测习奥会会有颇多惊喜,有人警告中美关系到了临界点。曾经中美经济实力差距悬殊,而今却同为世界上唯二的十万亿俱乐部大国,您怎么看这种背景下中美关系走向?在您看来,中国、美国会针对各自现实处境,在双边关系上有哪些新意向?

阮宗泽:这是习近平第一次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我觉得两个方面要特别关注,一是实际上今天的中美关系和几年前中美关系已经很不一样,中美关系越来越朝着均衡方向发展,而以前中美关系是很不对称的。美国在看待中美关系时,实际上不是看待今天的中美关系,而是中国经济增长三五年之后的中美关系。今天中国发展行情对美国有很大冲击,中国的实力、地位都在朝接近美国的方向增强。

另一方面是中国在塑造中美关系上变得越来越主动,这也是习主席提出来的“建立中美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倡议,恐怕这种提法在以前的中美关系当中是比较罕见的。过去是美国人在出题,他们设立中美关系的条件、要求,我们就像做考试题一样。但现在我们也开始出题,所以这对美国而言,一或许时难以接受,“中国怎么也积极参与建构话语权了?”。

凤凰评论《高见》:所以对美国而言,一方面要强调实力绝对超越所有国家,不允许有一个相近或平等的对手出现,另一方面在话语权上也想绝对占据优越地位,中国现在提出“建构”“参与”,美国不适应也是情理之中。您怎么看待美方对于中国主动参与话语权建构的态度?接受、肯定、怀疑、抵抗,这些呼声在美方各界好像都有。

阮宗泽:中方提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不是说这个话一出来就让美国热烈欢迎、全盘接受,这个过程实际也需要双方建构。美国可能会因为中国的积极主动感觉削弱自己在中美关系、国际体系当中的主导地位。

其实今天美国国内对中美关系看法是多元的,决策层、媒体、智库、五角大楼等等,看法都不太一样。从政府层面来讲,他们特别希望习主席的访问是“一次成功的、里程碑式的访问”,在这一点上跟中方完全契合。

凤凰评论《高见》:新兴大国和守成大国之间关系确实很微妙。一方想建构自己话语体系同时不希望引发争端,另一方力守阵地但又希望对方承担责任,其实关键还在双方处理的“度”上。您认为中美双方如何在互为攻守的过程中维持这种相对平衡?您认为中方如何能准确表达自己意图?

阮宗泽:美国话语权在世界影响力还是非常大,没有国家能平分秋色,中国也做不到,但是这不等于说中国无所作为,有所作为恰恰是一个崛起大国自身所应承担的历史责任。换句话讲,美国实际也在鼓励中国承担更大责任,也要求过中国不能再“搭便车”。但中国一发力,他又不适应。

把握这个平衡尺度,个人觉得两国高层沟通非常重要,特别是领导人沟通,习主席到美国访问,跟奥巴马、美国各界人士接触,我觉得有利于把中国日益增大的影响力软着陆。我们既要成功提出自己意向,也要让对方放心。这需要中方有意识的引导。

二.不挑战话语权,我们要发言权

凤凰评论《高见》:主动引导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不是任由冲突猜忌满天飞,而是主动告诉对方我们到底想要什么。此次出访时带商界精英团队随行,人员配置上的特点和事前披露行程的用意,您觉得释放了哪些中方想主动表达的意向?

阮宗泽:商贸往来是中美关系转型的突破所在。这次十五位商界大佬和美方欢迎团对垒,我觉得有两个鲜明特点,一是互联网行业和金融行业比重突出,这是中美未来合作的重要方面,中国正在做互联网+,我们经济需要新的增长点,互联网和金融行业都是下一阶段中美维护世界金融秩序的稳定的重要方面。二是中方商界团队里相当一部分公司在美国都有非常好的业务,有很多投资,比如联想、中远、万向等等,这些投资都给当地带来很多就业机会。

美国人最关心的是实际实惠,虚头巴脑的东西不行,就业机会就是实际的好处。今天中国对美投资热情高涨,中国越来越成一个投资大国,这个前景还是很可观的。

凤凰评论《高见》:但是在之前我们也注意到,虽然我们界定的关系是“不冲突、不对抗、互相尊重、互利共赢”,而当时美方没有正面回应相互尊重这一原则,对于合作共赢,美方也强调要求中方解决美方具体关注的问题,要求双方深化军事对话,改变出口型经济发展模式,强调中国网络商业窃密的问题,朝核安协议等。让各自以自己利益为优先的国家在国际交往中让步、理解,只引导、呼吁,作用或许不会太乐观,您怎么看这个事情?

阮宗泽:中方提出新型大国关系,虽然中国是主动的,但这并不是说要强加给对方,因为中美关系这个探戈是需要两个人来跳,一个人就是独舞。对方的回应态度、接受程度、认知程度都很重要。

中美在处理国家事务层面思维是不同的,中国希望有大的原则框架,大目标要清楚了;美国要具体方案,要务实合作。两国优势可以在合作中结合,我们也不能光要原则,美国也不能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凤凰评论《高见》:国家关系和人与人关系某种层面有相似,有亲密关系的人需要互相关心,关心不够不行,关心太多会害怕,实质利益冲突时争执难以避免。对于中国而言,美方对南海问题、人权问题的态度都是绕不开的争执点,如何在新型大国关系基础上,在现在“还不错”的中美关系里,让双方有方法在实质性问题上达成可履行的共识?

阮宗泽:美国有个非常现实的问题,经常会用“以盟友划线”的做法,不管问题的是非曲折,只要是我的盟友就行。比如在南海问题上的菲律宾,钓鱼岛问题上的日本,美国不以是非论,只以阵营论,其实这是伤害美国信誉的,做领导的应该有保持基本公正的胸襟。不能对自己的伙伴盟友就随便包庇纵容,在世界各国面前不好看。

出现问题时,如果美方祛除以盟友画线的做法,谁是问题的始作蛹者,谁挑起来的争端,争端缘由和导向是什么,清清楚楚以事实说话,通过磋商好好沟通,很多问题不是解决不了的。

凤凰评论《高见》:所以在争执之外,解决问题、互利共赢才是长久之路。既然无论如何都绕不开,重点谈合作、谈可行性或许才是让关系维持稳定的办法。建交以来中美双方关系不断变化,您怎么看其中主导因素的发展?

阮宗泽:中美交好而不是交恶对双方都是巨大好处。比如随着中国发展,可以有更多资源跟美国一起做更多事情,过去心有余而力不足。现在让中美走到一起的是利益,是互利过程。

中美关系现在来说更多是“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状态,不再是开始建交时那么热烈兴奋,日子久了也会有磕磕绊绊,但是过了很多年之后因为这段关系很重要,多种原因导致没法舍弃,既然无论如何都要交往下去,倒不如重点谈互利合作好了。

三.智库交流成大国往来新形式:做缓冲,可前瞻

凤凰评论《高见》:智库现在是全球兴起的热潮,中国各类智库的建设也非常迅猛,您怎么看待智库在国家发展中所能发挥的作用?

阮宗泽:总的而言,智库作用在迅速上升,而且非常独特,是一个承上启下的作用,承上对待的是决策者,承下面对的是公众。智库两边可以“左右逢源”如鱼得水,既跟决策者有接触,有了解,同时又更多知道公众需求和倾向,有相当参考意义。

今年中国智库确实出现井喷式的发展。中办发文件鼓励智库建言献策,产生这种势头很自然,但它有大浪淘沙的过程。大家都关注智库本身也是好事,思想市场需要培育,如果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商店,市场不会繁荣。通过竞争,造成羊群效应,让市场里各主体利益均沾。

另一方面,智库也不能太自恋,觉得“我是唯一”,应踏踏实实的让一批人做专业研究,做出专业参考意见。

凤凰评论《高见》:如果说智库在国内发展中可以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怎么看待智库在国际交往中所能发挥的功效?

阮宗泽:在国际交往中,智库一定程度上可以为国家交流起到补充黏合作用。如果只是官方交流,谈话要点说完就完结了,而智库可以在此基础上,由相关领域资深的专家、学者、官员等等进行解读,根据自己擅长有所发挥和侧重,很多精彩内容也会在这里碰撞出来。

现在越来越多国外到中国访问的高层官员已经不满足于官方活动,要找智库发声,需要这样一个平台,他们也想更多的表达自己看法。互联网下的世界已经扁平化,每个人都是发声器、自媒体,在这种环境下,智库作用也会更大。

凤凰评论《高见》:怎么看待智库作为国际交往新形式,与已有交流方式的异同?

阮宗泽:智库是多种交往的主体之一,现在中美交流途径非常多,如果做的不好别人不会选你。在挑战和机遇同时存在的情况下,智库所具备的后发天然优势是在的:政府交流有的时候说不到位,智库可以解读;民间商贸往来主要在经济领域互相竞争学习,对于基本道理说不透,智库在其中可以起到缓冲作用。

智库可以更进一步做一些未来的探讨和假设,官方是不愿做假设的,“万一这个事情出来了怎么办”这种想法会逼迫你去思考更深层的问题,有前瞻性功能。

四.从一带一路把握中美关系里的中方立场

凤凰评论《高见》:其实从中美关系中跳出来看,中美问题虽然对于中国、美国都很重要,但其实只是各自大国战略的一个部分,是为自己国家整体外交战略服务的。比如中国现在致力于一带一路建设,如何服务一国整体发展角度看大国交往?

阮宗泽:这点很有意思,中美关系对于双方来说确实都很重要,但如果放到区域,放到全球层面来看,又会有很大不同。

中美关系涉及到从双边关系到多边关系,应该是从双赢到三赢、多赢的发展。你说的一带一路,他是中国自己要和周边国家达到资源共享的倡议,这其中也涉及到美国参与的机会,比如海上丝绸之路涉及到东南亚,对美国海上运输影响也很大。中国在和自己邻国打交道的时候美国因素实际是一直存在,这个躲避不开。就像美国在放眼全世界时,碰到拉美、非洲等国,也是一睁眼就有中国的影子。从这个角度看,中美也不能太僵。

我觉得中国有必要在自己大战略的背景下,制造机会,把国家间的合作引导过来。

凤凰评论《高见》:双边关系放到多边关系里,可能中美双方对中美关系都会有更全面理解。

阮宗泽:我觉得会增加一个新视角,中美更有理由、有必要建立合作共赢的关系,如果在对方国家周边挖墙脚,地区鸡犬不宁,实际上也对中美关系有伤害。亚太地区其实是一个中美可以尝试多种合作形式,让双方、三方、多方共赢的一个最好的地方。

凤凰评论《高见》:国家利益说到底落地时是在每个人身上的,其实可以很具体的考察。对于个体而言,大环境让他生活安全安逸,就是很真实的国家利益了。

阮宗泽:实打实的福祉是最重要的,老百姓需要买到价廉物美的东西,通胀也不能太高,还要有工作做,其实这也是中美双方合作所应该带来的最接地气的好处。美国产品在中国受欢迎度还是很高的,中国现在也是美国增长最快的出口市场。

凤凰评论《高见》:前段时间中国股市的变化在世界范围内影响巨大,美联储反馈也很让人玩味。现在中国和美国各自举动对国际而言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中美的双边关系也不再局限于两国范围,这种情况下对于两国之间摩擦解决的探讨上也更有了全球性。

阮宗泽:今天世界上问题很多,需要中美合作应对尽管中美合作,也不可能都解决掉这些问题,但是如果我们不合作,就更没有希望解决。我觉得这是比较现实的考虑,现在国际问题一有风吹草动,世界眼光都投向中美,无论是中国股市波动,美联储加息,还是今年巴黎气候变化会议等等。世界需要中美合力,很多有全球性、有巨大进步意义的协议条款,如果没有中美推进,很可能没戏。中美应求同存异,为所在地区和世界带来公共产品。

两国不可能没摩擦,但这种摩擦一定要把它限制在一定范围,不能让它失控或随意放大,而努力做更多切实有效的合作。当两国努力做务实合作时候,民众是可以看到的,也会乐于接受有利于自己的选择的。

凤凰国际智库,思想市场领导者 扫描二维码 一秒关注 

 

[责任编辑:吴晶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