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震海:十字路口的中国将面对方向和速度的双重选择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10月18日下午,2016年凤凰国际论坛继续进行。在主题为“十字路口的中国大战略”的分论坛上,凤凰卫视主持人、评论员邱震海进行了一个简短的开场,并介绍了与会嘉宾。

主持人邱震海

邱震海表示,处于十字路口的中国大战略无非有几种可能,像交通十字路口一样,向左走,向右走,向前走,向后走,但还有第五种可能,即原地不动,这是中国未来将面对的方向选择。现在到未来五年是“十三五”,如果经济需要转型,外交同样也面临着方向和速度转型的问题,也就是度的把握的问题。所有的这些都是我们老百姓和媒体人士,大家天天关心的问题。也是战略精英,无论是智囊还是决策者,每天都在担心和考虑的问题。这是我们所讨论的问题的背景,这个问题不光是对2016年,对“十三五”也有重大的影响。毫不夸张地说,对于未来30年中国战略方向和战略速度的选择,也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以下为实录:

主持人邱震海:女士们、先生们,非常欢迎大家下午来到我们今天的讨论现场。首先进行自我介绍,我是凤凰卫视主持人、评论员邱震海。我们大概有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希望这会是一场思想的盛宴,同时也是学术的讨论。我们将讨论一个命题,这对于当今和未来几十年的中国来说,都是一个重大的命题,就是我们大屏幕上面显示出来的这几个大字——十字路口的中国大战略。

我们的讨论大概有几个方面,首先我们讲的中国大战略是指外交,并不包含内政,第二,这个主题里面可能包含两个元素,从语义上可以看出,中国是有大战略,这是肯定的,中国并不是没有大战略。

而这个大战略现在正处于十字路口。这是在这个主题当中我们可以看出来的。为什么这样说?处于十字路口的中国大战略无非有几种可能,像交通十字路口一样,向左走,向右走,向前走,向后走,但还有第五种可能,即原地不动,这是中国未来将面对的方向选择,这里面的背景不言而喻,中国30年前,20年前,10年前甚至5年前我们都不会有这样的问题,因为那时候条件不成熟,所谓条件不成熟就是中国的国力没有发展到能让我们来讨论这个问题的程度。30年前的中国刚刚开始改革开放,国家实力弱,但那时也是我们与西方世界最为和谐的时候,而现在我们国家实力强,恰恰与西方国家关系最为复杂,甚至每个人都在讨论会不会必有一战,表面看这是一个逻辑的悖论,但这其实是必然的问题。

当你弱的时候别人不想,也不会把你视为对手,甚至会无私援助你。国强的时候你不想成为别人的对手,别人也会把你视为对手,这就是经济上常提到的新常态和旧常态问题。我想在中国的对外战略上也是有一个新旧常态之分,

我们身处在2015和2016年的分界岭。

就像1979年,我们要讨论实践是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重大命题一样。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背景,25年之前那是冷战的时代。当时美苏是世界上头号对手,当时基本上处于美国这一方就是美国的一个朋友,或者说是一个准朋友,准盟友的关系,什么事有美苏冷战撑着。就像邓小平所说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我们只要埋头发展经济就可以了。而现在当年的苏联没有了。但是或多或少有当年美苏冷战或者准冷战的影子在里面,所有的内在逻辑似乎有一点异曲同工之妙。

面对这样一个时刻,这么一个非常关键的十字路口,向左向右向前向后走,还是原地不动。政府选择不只是方向选择,还是速度的选择,如果说我们向前走的话,我们以多大的速度向前走,我们到一个什么样的度?现在到未来五年是“十三五“”,如果经济需要转型,外交同样也面临着方向和速度转型的问题,也就是度的把握的问题。所有的这些都是我们老百姓和媒体人士,大家天天关心的问题。也是战略精英,无论是智囊还是决策者,每天都在担心和考虑的问题。这是我们所讨论的问题的背景,这个问题不光是对2016年,对“十三五”也有重大的影响。毫不夸张地说,对于未来30年中国战略方向和战略速度的选择,也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对于老百姓来说,今年举国上下大家都在关心两个问题——即南海打不打,房价跌不跌?这两个都是伪命题。南海打不打这个伪命题折射了中国外部环境的冲突激烈,房价跌不跌背后折射了中国经济的变化,包括中国房价内在系统性的金融风险,

当然,大家还在关注三个星期以后美国到底是谁,希拉里还是克林顿,做总统。

这是我作为主持人的一个简短的开场白,我把问题的历史背景给大家先勾画一下。五位重量级的嘉宾来自军界以及国际问题研究界,他们的立场我不知道,我希望在场上的五位嘉宾可以畅所欲言发表他们的观点,会议分两个部分,第一是主旨发言,每个人各有几分钟的时间,在这个讲坛上单独阐述他们的立场,不受主持人的干扰把他们观点阐述清楚,第二个是讨论,然后一起讨论。

今天我先把几位嘉宾介绍一下,分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退役少将罗援将军。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党委书记苏格教授。

南开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张睿壮教授。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唐世平。

复旦大学国家国际关系的冯玉军。

罗援将军有十分钟,苏格教授也有十分钟,另外几位教授也有大概5-10分钟的时间。做为主持人有时候很难,主持人往往是做恶人,有时候我们还要执行严格的会场纪律。这里每一位都是大家,谈五分钟也可以讲五个小时,我们为了会场纪律,当大家发现中间有一位美丽的小姐上来倒茶,即为提醒嘉宾还有两分钟,还有一分钟。这样大家可以掌握一下时间,保证后面讨论阶段能够更加畅所欲言,有足够的时间进行。

[责任编辑:苏醒 PN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