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研究中心张睿壮:中国到了韬光养晦的时候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10月18日下午,2016年凤凰国际论坛如火如荼进行。南开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张睿壮受邀出席“十字路口的中国大战略”论坛,与多位专家学者、知名人士一道展开探讨。

在论坛上,张睿壮教授谈到,中国的国力在最近这些年增长得非常快,已经引起世界各国的注意,尤其是美国的警觉,所以这个时候,尤其不能锋芒毕露。

南开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张睿壮发言

以下为对话实录:

主持人邱震海:张教授,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久闻您大名。上次在罗援将军跟吴建民大使的辩论结束之后,有一个学者还专门把您在2011年有关和平与发展的一个观点发给了我,好像当时您就对主流学界,对时代的认定提出过质疑,想听听您的观点。

张睿壮:既然你提到这段历史我就说一下,我以前把很多人称为强硬派,因为以前写过几篇文章,其中一篇是2001年的一篇一万多字的长文,批判了“和平与发展是当代世界主题”这个命题。我认为这个命题,首先在逻辑上是错误的,因为时代主题本来就是一个列宁主义范畴,列宁提出我们的时代是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它有非常严密的逻辑论证,而且是非常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的。当然,后来国际形势发生了非常大的改变,资本主义也发生了局部的质变,这个理论不再适用。提出这个命题就把帝国主义战争与无产阶级革命时代这个论断否定了。但是又把它的筐子拿出来,塞进了“和平与发展”,但是没有任何论证。

我反对这个论断,也批评过。当时对军队有一个说法,整个国防建设服务于、服从于经济发展,这个我认为也是不对的,国家利益是至上的。哪个发展是重点,要看具体情况,不能说在任何时候都牺牲国防的利益,来服从经济发展。我当时也批判了韬光养晦的做法。

但我今天发言的主题,就是“韬光养晦此其时也”,我认为我们现在应该讲韬光养晦。为什么那个时候反对,但这个时候主张韬光养晦?因为国力发生了巨大的变化。20年前我们不应该讲韬光养晦,因为国家既穷又弱。若要想在国际上站住脚,不被别人欺负该怎么办?民间用一句话,凶的怕狠的,狠的怕不要命的。例子很多,我只讲一个。银河号事件对于一个国家而言,算是被欺负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了,但是我们当时没有什么反应。这个就不说了。

现在讲韬光养晦,因为国力在最近这些年增长得非常快,已经引起世界各国的注意,尤其是美国的警觉。所以这个时候,尤其不能锋芒毕露,如果在这个时候再锋芒毕露的话,国强必霸的主张就很多了,容易成为众矢之的。

国际关系理论上有一条,是讲崛起大国和守成大国的关系。崛起大国因为自己的实力迅速增强,要求根据新的国际体系、新的实力分布,来重新分配国际利益,这个很正常,这个规律是没有办法逃脱的。大家看一下,历史上凡是崛起大国和守成大国之间的战争,往往都是崛起大国的要求来得快了、太多了,而守成大国愿意做重新调整、对利益做重新分配的接受程度来的太慢、太少。我们现在提出跟美国构建一个新兴大国关系,这是很明智的战略,避免陷入这个陷阱。

至于怎么做,中美应该取得一个共识。即中美之间要一快一慢,美国更快适应这个新的实力分布,而中国则不要操之过急,不要急于把美国赶出西太平洋,挤出东亚。等到国力真的到那一步,这种新的利益调整是无法阻挡的。美国在二战的时候,它接掌世界霸权或者说自由世界的霸权,一点阻力都没有,丘吉尔非常讨厌美国人,不甘心大英帝国的衰落,但是他没有办法。当罗斯福把一个战后规划强加于给世界,包括英国的时候,他就告诉丘吉尔,丘吉尔说,好像美国不是用战舰说话似的。美国一直批评英国是老牌帝国主义,是炮舰政策。到了实力真正很强大的时候,利益重新分配,瓜熟地落水到渠成,这样就可以避免战争。

[责任编辑:熊志 PN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