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东顾西盼”去向何方?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来源:微信公号“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李亚男

11月20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通过媒体放话称,欧盟不是土耳其的唯一选择,土完全不必“不惜代价”争取加入欧盟;同时表示将考虑“转身向东”,加入中国、俄罗斯和中亚多国组建的上海合作组织,以获得“更多的回旋余地和行动自由”。

虽然上合组织的宗旨在于促进地区安全与经贸合作,但美欧一直以来也十分重视其地缘政治意义。土耳其身兼西方传统盟友、北约成员国、欧盟候选国等多重身份,眼下它声称自己有意向上合组织进一步靠近,立即引起了美欧等西方国家的警惕与不安。就像“报以颜色”一样,11月24日,欧洲议会投票通过了“建议暂停土耳其加入欧盟的相关谈判”的决议。虽然该决议没有强制约束力,但欧盟方面借此向土耳其释放了强烈的不满信号,意在警告埃尔多安在内外政策上有所“收敛”。

土欲借东向姿态对欧施压

埃尔多安的“东向”姿态与近期土欧关系恶化有关。土耳其历届政府长期以来都以“加入欧盟”为既定战略目标,早在1987年就正式提出申请,2005年启动“入盟”谈判,并依照欧盟标准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经济、司法和政治改革,以促进自由市场、民主化和社会多元化趋势。但十多年来,由于谈判进展缓慢,土政府及民众加入欧盟的热情逐渐冷却。

2016年3月,入盟谈判一度出现转机。为应对愈演愈烈的难民危机,欧盟与土耳其达成合作协议,承诺加速推进土入盟谈判并尽快实现土公民入欧免签,以此为条件换取土管控难民入欧渠道、安置非法难民,以减轻欧洲各国负担。但是,土欧双方各有算计,履行承诺的诚意极为有限。

7月15日土耳其发生未遂政变后,土欧关系更是急转直下。欧洲各国指责埃尔多安在政变平息后借调查名义进行政治清洗,将打击范围无限扩大,趁机清除异见分子,漠视“人权与法治原则”,并威胁一旦土政府对政变嫌疑人恢复使用死刑,将即刻中止入盟谈判。埃尔多安则反唇相讥,谴责欧盟在民主问题上持双重标准,要求欧在年底前履行承诺,给予土公民入欧免签待遇并加速谈判进程,否则将放开边界、向欧输出难民。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敏感时刻,埃尔多安强调加入上合组织的可能性,直接目的是向欧洲施压、争取更多博弈筹码。

外交回调并非“背离”西方

从长期看,土耳其近期外交政策,是由正发党政府外交政策“东向回调”的趋势决定的。自2002年上台执政以来,正发党以“战略纵深主义”作为外交政策的基石,强调土耳其位于欧亚大陆核心的独特位置、厚重广阔的帝国历史以及文化、宗教身份,认为土有能力且有责任成为国际政治中的“中心国家”和“积极贡献者”,应突破此前全面倒向西方的外交政策,强化与地区国家间的联系,发展与俄、中、印度及中亚诸国等“东方国家”的关系,以构建东西平衡的外交局面。

其中,土耳其一度极为重视发展对俄关系,2013年就曾向俄总统普京提出加入上合组织的愿望,并在俄支持下成为上合组织对话伙伴国。虽然土俄关系因2015年底俄战机被击落事件而一度恶化,但自2016年7月起逐渐恢复正常。在此背景下,埃尔多安提出加入上合组织,其意图既是要扩大土俄共同战略利益,又欲借该多边平台进一步拉近与中亚国家、中国、印度等国的关系,恰恰满足其外交政策“东向回调”的要求。

对土耳其而言,上合组织成员国或准成员国身份还蕴含潜在的经济利益。传统上,欧洲是土耳其的主要贸易伙伴,但最近一轮全球性经济危机快速蔓延、特别是欧元区爆发债务危机后,新兴市场国家在引领全球经济增长方面的地位逐渐凸显。上合组织成员国或准成员国是土重点发展贸易与投资关系的目标之一。2010年至2012年,土与上合组织成员国的贸易额从490亿美元增加到630亿美元,同期欧盟国家在土对外贸易中的份额则有所下降。土政府高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明确表示:“世界经济的轴线从西方转向东方”,必须“尽快建立新的经济伙伴关系”。此外,中亚地区也是土耳其近年来扩大基础建设投资和能源合作的主要市场,土政府给予中亚部分国家大量经济援助和优惠贷款,以期建立以其为中心的经济圈,扩大在该地区的政治和经济影响力。目前中亚五国中的四国都是上合组织成员,这更加大了该组织对土的吸引力。

不过,应特别强调的是,即便埃尔多安表露出对上合组织的浓厚兴趣,也并不意味着土耳其将在战略层面上“背离”西方、转投东方。在未来较长时期内,土耳其仍将是西方国家在中东地区的重要盟友,土与美国、欧盟和北约组织的关系也仍将是其外交关系的根本立足点。从政策层面看,土外交“东向回调”的核心目的是实现“东西平衡”,均衡发展多维度的对外关系,以契合土多重身份、满足其多样性需求。在这种目标下,土方首先要避免的就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从利益层面看,在正发党执政之前的数十年间,全面倒向西方的外交政策造成土在经济和安全方面与欧洲、美国密不可分,欧盟是土最大贸易伙伴,在技术、资金、市场方面的地位无可替代。未来,随着全球经济逐渐复苏,欧盟仍将在土经济发展中扮演重要角色,是提振土经济的关键因素。在安全领域,美国及其主导下的北约则承担着土大量安全防卫职能,是土在剧烈的地区动荡中得以自保、免受攻击的强大后盾。

正式加入上合组织尚需时日

土耳其虽然已是上合组织的对话伙伴国,但距正式加入该组织尚有漫长的距离。虽然埃尔多安宣称已就此事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相关国家领导人进行过沟通,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也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高度重视”土方希望进一步深化同上合组织合作的愿望,愿意与其他成员国一起根据该组织法律文件规定、“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予以认真研究,但土耳其成为上合组织正式成员国目前还只是一种“可能性”。

除去规定的程序、严格的标准以及必不可少的审核时间外,土加入上合组织还存在诸多需要克服的障碍。

其一,现有成员国与土耳其之间需要更多的战略互信。土俄关系近期虽持续向好发展,但仍未回升到坠机事件之前的水平,俄高层对土战略意图仍有戒备。同时,中亚各国警惕土政府的某些倾向,不愿看到一个由土主导的“圈子”变成现实。

其二,在反恐等领域,土耳其仍需与更多国家形成更广泛的共同价值观。上合组织致力于进行反恐合作,打击分离主义、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但土现政府对极端主义的定义与俄罗斯等国有偏差,在涉及相关国家内部分离主义与恐怖主义等问题时也有“双重标准”的做法,难与现有成员国达成共识。除此之外,叙利亚危机更是土与上合组织成员国之间的棘手问题,土耳其坚定支持叙反对派武装组织,而俄罗斯等国则明确反对干涉叙内政、反对外部势力驱逐巴沙尔政权。这些矛盾在短期内恐怕还难以解决。

虽然土耳其与西方国家之间分歧增大是不争事实,但目前就断言埃尔多安确定“东向”政策还为时尚早。土正处于内外局势动荡、政策调整的变化期,站在欧亚大陆的连接处“东顾西盼”,既想平衡发展对东方和对西方的关系,又试图借力打力、游走在东西方的边缘,为自己攫取更多博弈筹码。从这一角度看,埃尔多安提出加入上合组织只是手段,而非目的。(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所助理研究员)

[责任编辑:王勇 PN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