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投资在委内瑞拉停摆:“以石油换贷款”,真的双赢吗?


来源:澎湃新闻网

来源:澎湃新闻网

 

当地时间2016321日,委内瑞拉萨拉萨工地上,没有施工作业在进行。 东方IC

我在委内瑞拉工作生活了13年,去年才回到国内。我还清楚地记得2015年初,中铁最后一批人员撤离回国,中国在委投资兴建的高铁项目全面停工,施工现场被当地居民洗劫一空。昔日人声鼎沸的工地,现在野草丛生,只剩下带有中文标语的大门孤零零地伫立在荒野之中。

此外,还有一些中方投资兴建的项目,自开工剪彩仪式后一直没有实质进展,成为“剪彩”的面子工程。事实上,中国10年来在委内瑞拉投资总额高达550亿美元,而投资的力度越强,潜在的风险就越大。本文将对我国在委投资现状及风险做一分析,并试图提出可应对风险的策略。

五年240亿美元的投资

200711月,“中国-委内瑞拉联合融资基金”(简称“中委基金”)协议文件在第六次中国-委内瑞拉高级混合委员会上(简称“中委高委会”)正式签署,双方在基金成立之初共同出资60亿美元,并在随后若干年内滚动注入资金,使基金规模一直保持在50亿美元。据官方数据,截至20129月,基金滚动累计达239.97亿美元。

20108月,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与委方签署《中委长期融资合作框架协议》 ,签约额为100亿美元和700亿人民币,贷款期限10年。2015年,委内瑞拉从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国家进出口银行获得了100亿美元贷款,用于能源项目。

截至2016年底,中方通过中委基金和中委长期融资合作框架协议向委发放贷款总额超过500亿美元,委石油公司以对中国的石油出口作为还贷的主要资金来源,不断增加向中国的石油出口,出口量从2007年的每日10万桶上升到现在每日50万桶,向中国出口石油的一半收入用于偿还中方贷款。

10年来,依托中委基金和中委长期融资合作框架协议,两国经贸关系迅速发展,大批中资企业进入委市场。中委基金和中委长期融资合作框架协议的运作,支持了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中铁)、中工国际工程有限公司(中工国际)、中信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中信建设)、中国水电集团国际公司(中水电)等中资企业在委近40个项目的投资,从下列项目中我们可以看到中方投资的主要方向:

200511月,中信建设与委政府住房部签订了两万套社会福利住房项目合同;20068月在北京签署10.98亿美元的融资贷款协议。

20097月,中铁公司签署承建委内瑞拉北部平原铁路项目的合同,该项目合同总额为75亿美元。

201012月,中工国际与委农业部下属的委内瑞拉农业公司和国家农村发展署签署农副产品加工设备制造工业园、委奥里诺科三角洲农业综合发展项目、委第斯那托斯农业综合发展项目二期、委皮力度-贝塞拉综合农业项目等5个项目合同,合同金额为71.45亿元人民币。

201012月,中国水电集团国际公司与委内瑞拉农业土地部下属的委内瑞拉农业公司和国家农村发展署签署巴里纳斯州灌溉,工业园,农业生态园等商务合同,合同额为21亿元人民币。

20114月,中国医药健康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与委内瑞拉卫生部签订提供医疗卫生产品的合作协议,合同总金额61.16亿元人民币。协议项下合同分阶段签署并实施。

20119月,中信建设与委内瑞拉住房部签署《委内瑞拉Ciudad Tiuna地块社会住房项目EPC总承包合同》,即委内瑞拉加拉加斯蒂乌纳军营社会住房交钥匙工程项目,总金额15.68亿美元。

中方投资主要集中在能源、交通、制造业、农业及房屋建设等设计委内瑞拉的基础设施以及与民生相关的大中型项目,最大项目投资额高达75亿美元,占中委基金和中委长期融资合作框架协议向委发放贷款总额相当大的比例。

“以石油换贷款”,双赢了吗?

委方通过双方协议,从中方获得了经济发展急需的资金,从能源战略层面而言,中国开辟了比较稳定的石油供应渠道;从商业角度而言,中委之间的这种合作模式如果能够顺利进行,会达到双赢的效果。中国正是在国际石油市场价格走高的时候开始向委大举放债,并以此带动中资企业进入委市场。而中方这样战略式投资,应该是基于对委有足够能力“以石油换贷款”预判的结果。

众所周知,委内瑞拉是一个经济结构单一,制造业、轻工业和农业发展相当滞后的国家。依靠丰富的石油资源,在国际石油价格走高的时期,委在国际上大量举债,用以支撑国内生活日用品、药品进口的巨额外汇支出。以2012年为例,当时委石油出口价格约为100美元/桶,但委国内的公共支出力度却犹如油价在190美元/桶以上。委内瑞拉人过着寅吃卯粮的日子,人们已经习惯高福利、高保障的生活方式。后由于委石油产量连年下降,又逢20146月以来国际石油价格大跌,委国民经济受到重创,金融体系到了崩溃的边缘。突如其来的危机使委内瑞拉人如梦初醒,发现除了石油似乎已一无所有,除了卖石油又一无所靠。

委以石油出口的收入作为偿还中方贷款的主要来源。但由于资金不足,设施老化等原因,委石油产量连年下降。据国际能源署出版的最新《原油市场报告》的数据,至20166月委原油日产量跌至每天218万桶,为近13年以来的最低值,同时又面临世界石油市场价格暴跌。为保证增加向中国石油出口的配额,委本应提高石油产量,但委政府为了提升石油价格,积极游说OPEC降低石油产量,而OPEC就其成员国减产配额一事于201612月达成了协议。

随着委经济每况愈下,委方支付贷款能力出现严重危机,所有中资企业在委投资项目的进度大大延缓,几乎所有项目都处于停摆状态,中委以“石油换贷款”的合作模式就面临很大的风险。不仅中铁项目全面停工,大部分的中资企业项目也受到影响,由于委方资金不到位,我原来所任职的中信建设负责实施的社会住房项目于2016年年初也被迫停工,等待委国内形势好转。

更为严重的是,委面临的经济及金融危机动摇了执政党的执政基础,引发了政治危机;反对派已经占据议会大多数席位,针对执政党的抗议风潮不断,并在议会中提出对现任总统马杜罗的不信任案(委内瑞拉议会在201719日召开特殊会议,通过认定总统马杜罗“放弃职务”的提案),社会动乱甚至危及我驻委企业及华人华侨的安全。

事实证明,由于中国在向委大额放贷、大规模投资时,忽略了借贷方的投资环境以及潜在的还贷风险,使我国的投资利益处在不安全的环境中,甚至面临委方还贷无望,中方被迫放弃投资项目的风险。对委未来的走向,现在还很难做出准确预判,中国与委“石油换贷款”的合作模式及我国在委投资项目似乎已经陷入泥潭难以自拔。

值得庆幸的是,委方在内忧外困的时期,仍勉力坚持每天向中国出口50万桶原油,显示了委对偿还中国贷款的诚意。我们认为,无论委内瑞拉现执政党还是有可能上台的反对党,都会权衡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能力,除非在万不得已情况下,不会轻易得罪中国这个最大的投资国。在目前形势下,中国还不必过分担心出现委方违约,拒付偿付贷款。毕竟委是世界上已探明石油储量最多的国家,有石油资源作担保,委方尚具备向中国偿还贷款的能力。但是,委方会提出对“石油换贷款”的条件做出较大修改。我们认为,只要委方考虑到中方能够接受的底线,并且保持不间断地向中国出口石油,中方借出去的钱不会血本无归。实际上,面对这种被动局面,无论出于政治考量还是商业利益,中方似乎都没有更多选择。

 

 

当地时间2016321日,委内瑞拉萨拉萨工地上,没有施工作业在进行。 东方IC

投资不是慈善,避免“面子工程”

尽管当前中国在委投资存在很大的风险,但两国政界及商界都有维护两国长期交往与互惠的愿望。中国需要石油贸易伙伴的多样化,而委有巨大的石油储备,委也亟需中国这样坚强的合作伙伴,以尽快从经济低谷中复苏,走上一条良性发展的道路。

面对中国在委内瑞拉投资所出现的后果,我们应该意识到向一个政策不具有连续性的国家放贷所带来的风险。中国应当吸取教训,要确保资金投到那些有偿还能力的国家和项目上。归根到底,投资不是慈善事业,投资应该追求双赢。对于委内瑞拉这样的高借贷风险的国家,必须做好预案,严格管理中方投资;对投资使用情况严密跟踪,避免资金挪作它用,甚至出现失控的可能性。

面对委内瑞拉局势,我们建议:应制定切实可行的还贷方案,调整贷款条件,完善已有的中委合作模式,同时积极寻求新的贷款模式。严格管控中方在委的投资规模,同时敦促并监督委方用好、用足中方提供的贷款。

 

无论是对委内瑞拉、还是对拉丁美洲其他国家的投资,应尽可能运用商业操作模式,对投资项目的可行性进行充分的论证,避免出现“面子工程”;对投资国的相关法律、海关、税收制度、行业规范进行详细研究;对因政治、经济局势变化对投资项目可能产生的后果有充分的预案;要处理好与项目施工所在地政府,特别是当地工会组织的关系;应对投资国可能出现的动荡局势,以全力保证中方人员的人身安全。

 

[责任编辑:郑怡雯 PN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