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在中美经贸问题上马云很有远见?


来源:冰川思享库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艾川

最近,老爸老妈关心起了美国牛肉,老是在问我,什么时候能买到美国牛肉。

出生于山东农村的二老,一直认为山东地产的黄牛肉才是世间最好的牛肉,魔都超市售卖的牛肉都是肉食牛,太烂没有嚼头,可以说是,二三等牛肉。但是,他们对美国牛肉的关心和肉的品质或许并没有太大关系。

事情的缘由是,他们的孙女最近看了印度好莱坞的电影《摔跤吧!爸爸》,然后,产生了要做跆拳道冠军的梦想。按照剧情的需要,当冠军肯定是要付出艰苦的训练的,训练背后营养必须要跟上。剧中的吉塔和巴比塔姐妹吃的鸡肉,我们经济条件好一点,就得多吃牛肉。于是,二老最近采购食材的时候,就用牛肉代替了猪肉。

▲美国牛肉将进入中国市场

但现在魔都的牛肉一斤30元左右,对二老来说,仍然觉得有些心痛。幸好他们已经习惯了智能手机,也看到了7月份美国牛肉要进入中国的消息。

这段时间以来,国内有很多媒体都报道了美国牛肉如何如何便宜。在美国超市最便宜的时候只需要10元人民币就能买一斤牛肉,比我们的猪肉还便宜。

中国的父母是对食品价格最敏感的群体。按照老爸老妈的算计,7月份之后,美国牛肉一旦进入中国,一斤牛肉至少应该能便宜10来块钱是没有问题的。

当然,至于到时候牛肉会便宜多少,我们或许现在很难说清楚,但从美国牛肉这个事上,相信我们都已经切身感受到,一场影响未来的中美经贸关系新变局已经开始了。

从买波音大飞机到美国牛肉

这一切都是从今年春天的“习特会”开始。

自从中美邦交正常化以来,中美元首会晤有过很多次,但是,今年春天的“习特会”有很大的不同。既往的中美元首会晤之后,我们往往看到的是,中国又买了多少美国的波音飞机,又和美国其他的大公司签订了什么大单。当然,美国也不是特例,中国也会买欧洲的空客飞机,然后,由一帮央企签下种种大单。

“习特会”区别以往的成果在于开启了一个史无前例的“百日计划”,而这个“百日计划”的突破点正是中美之间的农产品贸易。

▲5月12日,中美发布《中美联合经济合作百日计划早期收获》

“习特会”结束之后不久,5月12日,中美发布了《中美经济合作百日计划早期收获》。《收获》共有10条,排在前三条的都是中美之间的农产品贸易,而且,美国牛肉条款排在第一位。

相比过去中国经贸外交对美国大企业、高新技术企业以及金融服务业的青睐,中美“百日计划”以农产品为突破口,意味深长。在官方文件当中,经贸问题排序的变化,显示出了下一步中美经贸发展的重点所在。

这个重点其实不仅仅在于表面上的农产品,而是关注到了生产这些农产品的美国中小企业的利益。

如果说,中美经贸关系过去侧重于买波音飞机的“大”,那么,今后,也将会把更多的精力和目光去关注中小企业、农产品这样的“小目标”。

中美贸易失衡与美国经济失衡

只要有足够多的“美国牛肉”进入中国市场,既有助于解决中美经贸的结构性失衡,同时,也能够修复美国经济内部的失衡。

特朗普竞选总统之时,就屡屡拿中美贸易赤字问题说事。美国对中国每年3000多亿美元的贸易逆差,也成为美国贸易保护主义人士的口实。

当然,中美贸易逆差的存在,本质上是源于中美贸易的“结构性差异”,也就是产业结构的差异。这和中美两国的经济特点有直接关系。

▲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源于“结构性差异”

资料显示,到目前为止,中国仍然是制造业占比较大,而美国则是服务业占比较大(占比超过70%,接近80%)。在世界经济的分工中,中国主要生产商品,美国主要生产服务,但是在货物贸易中,则是中国有顺差,美国有逆差。

不过,近年来,中国迎来了一波消费升级的大行情。2016年消费对中国经济增长贡献率达64.6%,而今年一季度消费支出对中国GDP增长贡献率达到了77.2%。

这又让中美经贸关系产生了新的想象空间。在美国牛肉之前的故事,是波士顿龙虾的故事。波龙其实并不是真正的龙虾,价格也赶不上澳龙,但是,由于搭上了中国生鲜电商的快车,原来过得苦哈哈的美国虾农这两年已经赚得盆满钵盈。

从波士顿龙虾到美国牛肉的中美贸易,得到实惠的除了中国的吃货,更重要的就是美国的那些中小企业主。这直接影响到了美国普通人的生活。

特朗普之所以当选美国总统,舆论普遍分析认为是,获得了失落的白人中产的支持。然而,这些人群恰恰是全球化的利益受损者。这也直接影响了特朗普政府的政策目标。

而希拉里的票仓之所以是纽约州和加州,主要也是因为,美国的金融业和高新技术企业,是这一轮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

中国与美国的传统经贸看似数额巨大,但是,对于解决美国的就业效率并不高,而且,过去中美经贸关系最大的获益者也是美国大公司、金融服务业,对普通美国人的影响并不大。

不管,我们喜不喜欢特朗普的“美国优先”,但是,一个不能否认的事实就是,新一轮的全球化和全球贸易再平衡,已经不可避免的到来了。

马云建议推动美国中小企业全球化

其实,特朗普经济学并非简单的民粹经济学,而是在某些方面非常符合经济学原理。

只要是市场经济国家,解决就业主要还是依靠中小企业。而美国的主要问题则是,相对于大企业,美国的中小企业在全球化中的获得感并不强。这些负面情绪既成就了特朗普,也决定了特朗普政府政策的侧重点。

所以,能够解决美国中小企业的问题,就能解决美国经济和社会失衡的问题,也就能解决中美乃至全球贸易失衡以及贸易保护主义等问题。

这一点,马云看的也非常清楚。1月9日,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月余就会见了马云。马云当时对特朗普说,中国和美国需要推动中小企业的全球化,帮助全球中小企业在全球做生意,这是两大经济体的责任,也是每个企业家的荣耀和责任。

这几天,马云又亲赴底特律,于美东时间6月20日,出席了以“连接世界”(Gateway 17)为主题的美国中小企业论坛。

马云演讲中再次阐述了帮助小企业的重要性,他认为,大型美国企业已经在中国遍地都是了,但我们需要更多小企业。下一波的机遇是属于小企业的,我们鼓励所有政府要为小企业设定特别的自由贸易区,每个国家都应该将小企业视为进出口的驱动力。

有报道称,超过3000名美国中小企业和合作伙伴参加了这次由阿里巴巴举办的论坛。这是中美两国提出“百日计划”等一系列升温两国经贸措施之后,中国企业首次在美国举行如此规模的论坛,也是美国小企业第一次在家门口参加此类论坛。

美国目前约有2800万家中小企业。这一数量约占美国企业总数的99%,构成了美国经济的支柱。TradeUp Capital Fund 和Nextrade Group于2015年3月发布的一项报告显示,中小企业提供了美国私营企业50%以上的就业机会、65%的新增就业岗位,创造了50%以上的非农GDP贡献,占到美国出口总收入的35%。

显然,相对于民营企业早就成了中国出口的主力,如今的美国中小企业出口占比并不高,也说明,这些中小企业存在全球化的短板。

但解决之道,不是依靠贸易保护主义,不是让这些中小企业变成全球化的阻力,而是让这些中小企业融入全球化,并在全球化中获益。

欢迎关注凤凰国际智库官方微博:https://weibo.com/u/5368195773 

[责任编辑:陈立彬 PN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