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退出人权理事会引来一片批评 俄罗斯“趁虚”申请加入


来源:界面-科技

文章来源:界面;作者:崔璞玉

继退出《巴黎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以及伊朗核协议后,美国政府周二宣布将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莉称其为“名不副实的机构”。

就在美国宣布“退群”的同一天,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就表示,俄已申请成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2021-2023届成员国。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团第一秘书Fedor Strzhizhovskiy表示,俄罗斯想要继续在人权理事会开展有效工作,在人权领域保持平等对话与合作。

在2016年的人权理事会成员改选中,俄罗斯只获得了112票,以2票之差败于克罗地亚,未能连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

据美联社援引黑莉的话说,理事会不但“长期歧视以色列”,而且其成员国中还包括像古巴、委内瑞拉和刚果民主共和国等侵犯人权的国家。她说,美国给了人权理事会“一次又一次的机会”进行改革,“遗憾的是,显然并没有人听取我们要求改革的建议。”

黑莉所说的改革措施包括,要使将人权记录糟糕的国家踢出人权理事会变得更加容易。目前,要暂停成员国身份,需赢得联合国大会193个成员国中三分之二的大多数支持。

黑莉说,“之所以退出,是因为我们的承诺不允许我们继续成为这样组织中的一部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已经成为一个虚伪、自私的组织,其本身就是对人权的嘲弄。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似乎也在国务院表示,人权理事会曾经拥有崇高的理想,“但现在我们必须承认,这个理事会已经成了人权的糟糕护卫者。”

在特朗普总统“美国优先”的宗旨下,美国政府已经连续退出多个国际协议和论坛,并公开在耶路撒冷归属、自由贸易等国际和地区问题上与大多数国家“唱反调”,尽管很多官员不断重复说“美国优先并不意味着美国孤立”。

而就在美国宣布退出决定的一天前,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主席侯赛因(Zeid Ra’ad al-Hussein)谴责了特朗普政府在美墨边境将移民儿童与其父母分开的行为,并敦促华盛顿停止这一“昧良心”的政策。

黑莉在宣布决定时并未提及上述批评,只称美国一直抗议理事会针对以色列的歧视。而且自去年开始,她就屡次威胁,如果不依据美国的提议实施改革,他们就要退出。

但黑莉仍表示,美国退出的决定并非永久性的,如果理事会进行改革,“我们将很乐意重新加入它”。她还说,尽管退出了人权理事会,但美国将依然致力于维护人权。

美国此举引来了其国内以及国际舆论的一片反对声浪。

人权组织谴责称,特朗普政府没有将人权放在其外交政策的优先位置。批评人士则指出,此举传递了一种信息,即美国政府对世界某些地方的人权侵犯行为故意视而不见。

12个权利和援助机构警告,美国的退出将“使全球各地推进人权活动、帮助遭人权侵犯的对象”变得更加困难。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总裁达克沃(Jamil Dakwar)说,特朗普“孤立的错误政策只会损害美国人的利益”。

欧盟也表示,华盛顿的决定或“降低美国在世界舞台上作为民主拥护者和支持者的地位”。英国外交大臣约翰逊也对特朗普政府的退出感到遗憾,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是“国际社会解决违反人权却免受惩罚问题的最好工具”。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一年召开三次会议,检查全球范围的人权违反情况。该机构还派遣独立调查员至叙利亚、缅甸和南苏丹等国察看具体情势。该理事会的决议不具有法律约束效应,但是拥有道德权威。

该理事会成立于2006年,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没有在当时加入。直到2009年奥巴马执政时期,美国才加入并获得最长的两届连任。2016年,美国第三次当选为理事会成员国,任期为2017年-2019年。

联合国官员称,美国将成为第一个主动退出该理事会的成员国。理事会主席侯赛因在推特上写道:“考虑到今天世界的人权状况,美国应该更进一步,而不是退缩。”

总部设在纽约的非政府组织人权观察(Rights Watch)执行总裁罗斯(Kenneth Roth)也指出,联合国的人权理事会在叙利亚、缅甸、苏丹等多家都扮演了重要角色,但美国似乎却只关心维护以色列。

美国一直充当以色列在联合国的保护伞。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办公室当天赞扬美国的决定,称其“非常勇敢”。

以色列是唯一一个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拥有专门项目的国家。关于“以色列和被占领巴勒斯坦领土”的议程项目,几乎是理事会自成立起日常工作的一部分。该议程项目专门讨论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侵犯人权的问题。

特朗普政府称该机构歧视以色列的言行,或将进一步激起加剧巴勒斯坦人的愤怒。

此前,特朗普政府一改美国持续几十年的政策,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驻以色列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巴勒斯坦强烈反对,并称华盛顿无法充当巴以问题的中间调解人。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责任编辑:李伟男 PN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