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中毒事件过去5个月,美国为啥现在才对俄制裁


来源:上观新闻

文章来源:上观;作者:张全

美国国务院8日称,已经确认俄罗斯政府在英国对俄罗斯前情报人员斯克里帕尔及其女儿尤利娅的攻击中使用神经毒剂,将很快对莫斯科实施制裁。人们不禁要问,斯克里帕尔中毒案已经过去5个月,美国为何到现在才祭出制裁杀器“反攻倒算”?

美打“制裁牌”另有目的

按照美方说法,此轮新制裁依据1991年制定的《管制生化武器与消除战争法》,分为两轮。第一轮制裁将在8月22日前后生效,包括禁止美国企业向俄方出口一系列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敏感设备,如燃气涡轮发动机、集成电路和用于航空的电子校准部件等。

第一轮制裁生效后90天内,如果俄方无法保证不再使用生化武器,那么将启动“更严厉”的第二轮制裁。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援引消息人士的说法,第二轮制裁包括降低外交关系级别、禁止俄航执飞美国航线,以及几乎全面停止美国对俄出口等措施。

掐指算来,中毒案已经过去5个月。当时美国呼应了英、德、法等国驱逐俄外交官的行动,对60名俄罗斯外交官下逐客令,还宣布关闭俄驻西雅图总领馆。华盛顿此时翻出旧账,对俄打出制裁牌,究竟是啥套路?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对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表示,美国特朗普政府打这张牌,可能不是针对“中毒”案本身,因为中毒事件很蹊跷,至今并无明确证据证明俄方下了黑手。“迟来的制裁”应该有其他目的,主要有两个。

第一,美俄总统在赫尔辛基举行峰会后,都有意为下次会晤做准备,双方官员很可能已进行接触。就在近日,美国参议员兰德·保罗表示,他已将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一封信交给了普京政府,信中强调了美俄在打击恐怖主义、加强立法对话和恢复文化交流等各个领域进一步接触的重要性。因此,特朗普政府可能想通过新制裁向俄方施压,在未来的俄美峰会中占得先手。

赫尔辛基峰会双方涉及的议题很多,对美方而言,比较关切的是在中东地区的利益,也就是叙利亚问题。随着美国对伊朗的第一轮制裁启动,如今在美国的博弈清单上又多出伊朗。就在最近,俄方回绝了以色列方面关于将伊朗军事力量赶出叙利亚的请求。凭借制裁,美国可以同俄罗斯讨价还价,争取后者在叙利亚、伊朗问题上的让步。

第二,为了减轻特朗普所受“通俄”调查的压力,转移民众视线。自特朗普前竞选团队经理保罗·马纳福特“过堂”以来,“通俄门”持续发酵,几乎每天都占据美国新闻头条:1日,特朗普在社交媒体催促司法部长塞申斯马上终止“通俄”调查,引发轩然大波;5日,特朗普承认他的儿子曾与一名俄罗斯女律师会面,旨在获得对手信息;6日,特朗普竞选团队前副经理里克·盖茨承认与马纳福特合伙犯罪;8日,美国参议员说,中期选举临近,俄罗斯人已经渗透到佛罗里达州选举系统中。与此同时,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爆料,特朗普的律师团队将在“未来数日”就特检官米勒问询特朗普一事做出回应……烦心事一个接一个,令特朗普剪不断理还乱。共和党政府希望通过对俄示强向国内释放信号:总统没有同俄罗斯勾结。

外界还注意到,对于新的制裁,特朗普一反常态保持了沉默,这似乎再次印证了“白宫二分法”:特朗普政府有一套对俄政策,而特朗普本人则持另一种对俄政策。建制派欲以此向总统施压,制约他与普京走近。

外交关系若“降级”将恶化事态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冯玉军对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指出,事实上,新制裁并不能算作美国对俄罗斯“秋后算账”。因为当时美国大规模驱逐俄罗斯外交官,报复已经相当严厉。此次是因为英国声称掌握了比之前更确凿的证据,甚至锁定了嫌疑人并可能随时要求俄罗斯引渡。既然英方提出了进一步指控,美国自然相应加大了对铁杆盟友安全保证的力度。而且,考虑到先前曾发生利特维年科案等多起特工中毒事件,美国也希望通过制裁迫使俄罗斯停止使用非常手段破坏公共安全。

美国媒体指出,特朗普政府对俄罗斯的制裁之剑其实早已高高悬起。在“特普会”前,就有政府人士坚称,无论特朗普对俄公开言论如何,华盛顿都对莫斯科部署了“久经考验”的外交武器。两周前,加州共和党众议员、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罗伊斯还致信特朗普,指责他错过了《管制生化武器与消除战争法》要求在60天内实施制裁的期限。

至于新制裁对俄罗斯产生的影响,存在两种观点。一种认为将令俄罗斯经济伤筋动骨,因为制裁产品占俄企业订单中的70%,影响到40%的员工,数亿美元的出口额会受到波及。制裁消息一出,俄罗斯卢布汇率、债券和股票均出现下滑。俄罗斯经济界人士担心,制裁新的主权债以及阻止俄罗斯大银行的美元交易,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另一种观点认为,第一轮制裁相对温和,而且涉及的出口量相当少,因为之前奥巴马政府已经禁止向俄罗斯出口可能用于军事目的的产品,能够充当“靶子”的对象已经不多。其次,无论前几轮制裁还是新制裁都难以让俄罗斯服软,效果不彰。“制裁是一种非常软弱的强制外交手段,在实际推动对象国的政策变化方面,它的战绩很糟糕,”美国智库卡托研究所的学者约翰·格拉泽说,“美国的制裁仅仅取得过为数不多的几次成果,迫使伊朗2015年签署核协议是其中之一。”

冯玉军认为,第一轮制裁对俄罗斯的影响不会太大。但如果第二轮制裁欲降低美俄外交关系级别,那将成为美俄关系进一步下滑的标志性事件——即使在乌克兰危机最严重之际,美俄仍然保持大使级外交关系。

美国再次挥舞制裁大棒又将引来俄罗斯何种回应?目前,俄驻美大使馆已表示,美国此举是“残暴”的行为。俄罗斯驻联合国第一副常任代表德米特里·波里扬斯基把美国的制裁称为没有证据、没有线索、没有逻辑的“荒诞剧”,嘲讽美利坚合众国已经沦为“美利坚制裁国”。

冯玉军判断,俄方会出台反制措施,对出口美国的商品下达禁令,但可能象征性地点到即止。而如果美国祭出“降低外交关系级别”的旗帜,那么俄方可能出台对应的报复措施。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责任编辑:李伟男 PN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