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改革 滨海实践】之二:滨海经济转型应向何处发力?“三大经济”瞄准高质量发展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作者:唐羊,凤凰网国际智库研究员

编者按

近期中美两国间的“博弈之举”可谓是硝烟四起。

迄今为止经济史上规模最大的贸易战始于美东时间2018年7月6日凌晨0:01分——美国正式开始对34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25%的关税。“中国不会在威胁和讹诈面前低头,也不会动摇捍卫全球自由贸易和多边体制的决心”,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于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贸易战兴起的背后,是特朗普心心念念的就业与公平,还是大国兴衰起伏的“晴雨表”?今年3月,中美双方因摩擦而生的“科技战争”提前打响,正式意味着和中美贸易战冲突领域开始走向高新技术领域。美国对中国高新技术投资的关注度,对中国顶尖技术能力跃进的焦虑感足以窥见。

在全球化、信息化、智能化时代,大国经济如何发展转型才能更为从容地应世界的汹涌骇浪?聚焦发展之道,中国亟须破解的经济困局又有哪些?“唯GDP论”时代巨浪退去时,地方经济的数字背后是否意味着产业的新一轮布局升级?

从追求经济速度到注重经济质量,城市资源配置和经济发展方向发生了怎样的转变?相比深圳、上海浦东借助经济区辐射、外资、和政策等优势条件进行发展,天津滨海新区有哪些独特发展优势?凤凰网国际智库观察认为,作为国家级新区,天津滨海新区的经济发展已步入高质量发展时期。以集聚经济、开放经济、智能经济为基,滨海新区稳抓实体经济、积极促进一二三产业间的深化融合,市场活力愈发增强,且不断地释放出改革红利。面向未来,金融创新、人才培养、生态保护等领域正陆续成为推动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关键要素。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滨海新区给自己的定位是成为改革开放的先行者、高质量发展的引领者。

发展集聚经济,确定新时期经济支点

任何一个国家都在被“倒逼”的经济转型之路上不断摸索。中国的经济转型又聚焦在哪些领域?

“产业结构转型、发展质量转型、由高新技术而驱动的转型”是中国经济转型的三大主要方面,南开大学滨海开发研究院王金杰博士接受凤凰网国际智库采访时表示。“产业结构转型意味着推进一二三产业的相互融合,从粗放转向集约;发展质量转型强调由开发吸收技术转为自行研发创新,由靠外部市场驱动发展转向引领创造市场;由高新技术驱动的力量转型聚焦科技的研发,利用好移动互联网技术让中国经济发展更有质量”。

“经济转型”在中国历史进程上的首次烙印是在1995年通过的《关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九五”计划和2010年远景目标建议》中。二十余年过去,三大产业间失衡错位的发展,产业中的不合理结构、以耗费自然资源来换取经济利益等不合理方式依旧续存至今。

在转变过程中,新旧时代的城市发展已存在天壤之别。“我们要坚决去掉那些,‘污染的GDP’,‘透支GDP’和‘泡沫GDP’。我们要有新的、有质量、有效益、可持续的GDP,也就是绿色高效的GDP”,滨海新区鲜明地提出自己的“GDP观”。凤凰网国际智库观察得出,过往的经济发展严重依赖投资和资源消耗,各地政府均已在全方位地调整产业政策,人才培养、知识产权、金融创新、人工智能等领域正陆续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革新思路或许一致,但城市的转型实践之路都是无法复刻的个案。“每一个国家级新区的设立的特点和目标都不尽相同。在进行横向比较时,如果只以GDP或者人均GDP等指标衡量,可能会有失偏颇。如天津滨海新区正在积极探索传统经济结构转型,而浦东新区作为以发展现代金融服务业为主的地区,在经济转型上就不适合常规比较”,滨海综合发展研究院副院长蒋宁向凤凰网国际智库表示。将因地制宜视为城市治理的思路,天津滨海新区的下一经济落点在何处?

“打造集聚经济、开放经济、智能经济,推动经济向高质量发展”,滨海新区在2017年12月28日的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发布会上明晰了三大发展方向。而这三剂经济发展的良方能否“对症下药”,突破“自身产业结构偏重偏旧、计划经济观念根深蒂固、新动能增长点青黄不接、资源环境难以为继”的四大发展瓶颈呢?

发展“集聚经济”,构建产业链条上的集聚,形成集成化、集约化、集群化的发展格局成为城市经济发展的首选。依靠聚集效应,美国硅谷的科技集聚案例最为典型。数家全球IT巨头和数不清的中小型高科技公司在此聚集,让1998年的硅谷成为了世界第二十一大经济体,被誉为“奇迹之地”。受聚集效应的影响,区域内除招商引资形成气候,知识系统的管理者能在一定程度上把控知识的共享和传播,成规模地推动优势产业、资源、企业的良性发展。

依托产业集群发展,滨海新区已初步形较完整的现代制造业体系框架

美国硅谷之所以能打造集聚经济,源于对自身科技优势的明晰定位。由此,若要发展规模型产业园区,优势特色需要放在首位进行考虑。聚焦国内经济腾飞的城市,若横向进行比较,上海的核心商业区外企扎堆、金融优势突显,便于西方企业从上海远眺中国内地、经略亚太。而目前所构建的“粤港澳大湾区”概念也正是深圳与香港更亲密的互动体验。而天津滨海新区需要依托的是什么?

滨海新区应依托京津冀,带动环渤海经济带,与浦东新区及长三角城市圈、深圳及珠三角城市圈相对应”,蒋宁表示。进入21世纪,聚拢国家级重大企业,做园区、建产业是滨海经济的核心竞争力。滨海新区遵循着发展规律,培育符合本地资源禀赋优势、具有区域特色的产业集群,在产业转型、升级之路上形成“多业并举、多点支撑、多元发展”的格局风貌。既坚持树立标杆又突出特色,从本地实际情况出发,合理规划布局。

按照滨海新区规划,城区是以“轴带”为产业布局脉络,以组团为产业整合载体,形成以“中服务、西高新、北生态、南重化”为特征的“一核心、两轴带、三组团”的产业链空间布局。“壮大产业的经济规模也是增强竞争力的有效途径,引进建设大项目,特别是龙头项目,必须要实现一定规模,充分体现集聚经济的要求,形成较高的产业集中度,以此成为新区产业参与市场竞争的标志和骨干”。

“高大上”是滨海产业的又一贴切描述:工业总量的扩大、龙头骨干企业的引领,滨海新区形成了电子通信、石油开采、汽车与装备制造等千亿级等龙头产业,培育和发展了多个航空航天、生物医药、新能源、新材料等高新技术产业聚集。通过深化与央企的合作共建,天津滨海新区已形成了项目集聚的新格局,累计承接央企项目657个,协议投资额超过1100亿元。

高新技术产业发展迅猛。天津作为典型的工业城市,历史上比较依赖工业投资驱动经济发展。鉴于此,滨海新区大幅度地优化服务结构,第三产业比重呈现出“追赶势头”:2017年,三次产业在经济总量中的比重为0.2∶51.2∶48.6,与2011年比,第三产业比重提高17.6个百分点,第二产业比重下降了17.66个百分点。

经凤凰网国际智库观察,滨海新区现已形成了具有相当规模的八大类优势产业,为进一步壮大优势产业,新区应不断对第二产业内部进行升级改造,主要在传统产业内进行优化提升,在大力发展高端装备业、培育新兴产业的同时,不断延展产业链、价值链、甚至是创造链,打造制造业和信息技术的深度融合。

与此同时,滨海新区的第三产业虽发展迅猛,但所占经济比重仍未达到理想情况。鉴于此,新区创建现代服务业体系,推动服务业优质高效发展的需求迫在眉睫。新区应充分结合自身优势,以强大的制造业为基础不断拓宽现代服务业的投资空间,兼顾生产型服务业和生活型服务业,加速金融要素集聚,并且逐步完善的配套制度,以此推动二三产业的深入融合和发展。

聚焦开放经济,依托港口优势打造“国际范儿”

背靠天津港的滨海新区在形成对外开放的格局中,享有我国北方对方开放门户之宜,且成为最早一批“吃螃蟹的人”。

“滨海新区在产业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一个重要的推手仍然是开放”,天津滨海综合发展研究院发展战略与规划研究所所长武晓庆进一步阐释,“比如早期滨海新区引进外资的代表摩托罗拉,产值最高时占到了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的50%、滨海新区的40%。近年来,滨海新区重点发展航空产业的同时,引进外资同样起到了关键的推动作用,比如空客A320组装线古、古德里奇等”。打造开放经济,是将“引进来”与“走出去”有机结合,坚持对内开放与对外开放并重。

“对内开放的京津冀最具向心力,对外开放的京津冀最具竞争力”,有媒体曾如此评述三地的开放潜力。怎样定位天津滨海新区,才能开辟一条可期之路?

经凤凰网国际智库调研观察,滨海新区首先要明晰自身的发展定位。新区的发展由依托天津起步,转为依靠京津冀发展,本身就应拥有一份更为宏大的视野,即滨海新区应当成为京津冀的新区,全国的新区;其次,在现代化经济体系中,滨海新区可以承担现代产业研发或转化基地的功能,这是首都并不具备的优势;最后,新区最为核心的优势在于大力发展的金融业、航运物流等,这些都已具备典型性,或将形成气候。近些年,滨海新区为此都做了哪些努力?

积极发挥对外开放窗口和基地辐射功能,发力打造特色产业集群是滨海新区的主力优势。蔚蓝宽阔的海域联通世界,营造“国际范儿”是滨海新区在提升口岸功能的关切点。2006年5月,被高层官员称之为“含金量最大的政策”正式颁布:国务院下发《关于推进天津滨海新区开发开放有关问题的意见》,明确鼓励天津滨海新区进行金融改革和创新,赋予其在金融企业、金融业务、金融市场和金融开放等方面先行先试的权力。

依托中国北方最大港口,肩负着新区涉外经济体制改革的使命,滨海新区不断提升自身金融服务功能、做大国际金融租赁产业,以及提高融资租赁产业聚集程度。2011年,滨海新区的东疆保税港区被国务院赋予国家“租赁业试点”政策。“截至到2018年4月底,东疆保税港区共注册租赁公司2754家,其中外商投资租赁公司1034家,累计注册资本金达到4685亿元人民币”,国际航运与金融发展促进中心副主任吴彬向凤凰网国际智库表示,“东疆保税港区开展的金融租赁产业板块已从最初的航空器为主,拓展到船舶、海洋工程结构物、轨道交通、工程机械、医疗器械、基础设施和新能源设备等领域。经过十年发展,天津融资租赁业已成为中国内地“领头羊”,业务总量占全国四分之一。据悉,东疆租赁资产总规模已近万亿。其中,飞机、国际船舶、海工等跨境租赁在全国占比达到80%以上,是全国租赁资产最集中的区域,其在租赁业务模式上也不断创新,现已创新出30多种模式。

机遇垂青天津港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提供高端航运服务、提升核心航运资源整合能力也是新区对外开放的突破口。设立天津航运交易所,建立船舶交易信息平台,提出“无水港”概念,发展高端航运业务,滨海新区不断向世界各大航运联盟抛出“橄榄枝”。天津港的开放大格局已逐渐形成:向东构建联通日韩的密集航线航班,向南开放构建联通珠三角、长三角等国内沿海港口的海上大通道,“123条集装箱班轮航线基本覆盖全球各主要国家和地区的港口,在腹地5个区域营销中心和25个内陆‘无水港’打通了10余条海铁联运通道”。

天津港全力打造国际一流的现代化强港

港口优势在于,如何进一步挖掘平台潜力?凤凰网国际智库认为,港口国际化的需进一步拓展规划发展视野,甚至是跳出行政界线、区域界限和具体领域产业的边界,即在更大范围内考虑统筹资源配置的问题。天津滨海新区应在承接国际产业的转移和对外开放方面有更为广阔的国际视野,充分把握本地优势、又抓住机遇。在扩大开放的思维上勇于创新尝试。

“抱团取暖”可视为创新思路。“滨海新区的港口应该去收购周围港口,像秦皇岛、营口、大连、黄淮等,应该去成立公司,持股开发,打造成港口带群”,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副院长赵可金提出一个较为大胆的设想。“要充分动用资本的力量,打破行政化的藩篱,建成港口群,甚至吸引日本韩国的加入,打造‘东北亚港口联盟’。秘书处可以设在天津,来整合各方面资源,推动经济开放区、高新区、综合保税区发展,打造创新平台”。

开拓国际市场,创新东北亚贸易合作模式是滨海新区深化区域合作的主要思路。自贸试验区以及CEPA和ECFA等关税优惠政策,不断加大开拓新兴市场的力度。“以东盟、非洲及美洲为重点市场,以矿产资源、农业种植、境外工程为重点领域,带动企业走出去的步伐”,《天津滨海新区2006-2015发展报告》所述。通往中西部地区的“绿色通道”已锁定天津港,“滨海新区是华北、西北地区通向世界各地最近最好的出海口,加上拥有的保税区在贸易服务领域的特殊优势,也是国外客商进入中西部市场的最佳通道”,相关专家表示。

既有大格局、又有标志性,也应成为打造滨海新区开放格局空间的重要思路。中国区域科学协会会长、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副校长杨开忠向凤凰网国际智库提出“一横四线”的格局思路:“一横”就是指滨海新区的对外开放,这里要成为自由港,成为核心。而“四线”是指什么?首先是“一带两线”,包括从天津到内蒙古,以及从天津到石家庄、银川、以及乌鲁木齐。“海上丝绸之路还有两条线,一个是传统的我们在向东南走的一带,然后是北冰洋一带,这对我们天津进入欧洲、或是与韩国、日本经济带对接都是有优势的”,杨开忠表示。

大力坚持对外开放,向各国敞开交流的怀抱是中国向世界许下的诺言,也是顺应时代潮流的明智之举。自20世纪60年代起,“亚洲四小龙”即香港、新加坡、韩国、中国台湾便用所谓的“东亚模式”引发世界瞩目,在短期内跃居全亚洲最发达富裕的典型地域。四地集体推行出口导向型战略、重点发展劳动密集型加工产业,凭借的是明晰自身发展优势,打开对外开放的思路,敏锐地抓取世界市场,以及吸引大量的外资技术。如今经济全球化的大势已不可逆转,从中国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扩大进口的决心和实际举措来看,我国在联通世界、经济发展的腾飞之路上正续写着新的传奇。而滨海新区作为中国对外开放的“先行军”,势必将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解码智能经济,拥抱“大智能”未来

在一套漂亮的组合拳中,“智能经济”成为滨海新区经济转型的一波猛烈攻势。“智能制造是我国制造业创新发展的主要抓手,是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主要路径,是中国制造2025加快建设制造强国的主攻方向”,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长周济如是说。中国智能经济于2005年起步,2010年进入快车道,不断催化新一代产品、技术,乃至业态和模式,逐步影响着全球经济转型的思路。

2017年7月,在天津召开的首届世界智能大会上,《天津宣言》问世亮相:未来天津将着力打造智能制造与能源、智慧交通与智慧城市、智慧健康医疗、智慧农业、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产业聚集区、智慧金融等六大产业板块。致力于打造中国智港,从“海港城市”向“智港城市”转型,天津早有储备和考量。近年来,滨海新区围绕“全国先进制造研发基地”定位,依托制造业雄厚基础,积极布局和发展智能制造,形成了良好的发展态势。据悉,天津市已与中国工程院合作在大会前成立了中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战略研究院。

由此,天津能否扛起“中国智能”的大旗,占领这块充满未来感的高地?

凤凰网国际智库认为,相较雄安新区而言,“大智能”是天津对未来的核心展望方向。据悉,滨海新区2017年研发投入占GDP比重达到2.7%,有效发明专利数量达到7849项。以创建“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为契机,突出智能制造、新一代信息技术、航空航天等新兴产业发展,着力推进产业转变制造模式、促进智能转型、提升创新能力,新区的发展思路愈渐明晰。凤凰网国际智库认为,无论是基于土地还是港口条件,天津滨海新区应坚持基于“大制造”基础上的“智能制造”发展方向。滨海新区应注重加快自主创新的步伐,立足于长远竞争力的提高,尽快形成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业、产品和名牌,打造国际影响力。

滨海新区迅速崛起智能制造产业群

到2020年,天津将培育50家智能制造重点示范企业,突破30至35项智能制造关键共性技术,建设15至20个智能制造关键技术装备示范基地,形成5至10个智能制造产业集聚群”。天津市政府于2018年1月印发《总体行动计划》中规划,并提出“到2025年要达到‘智能制造标准体系基本完善,智能制造生态体系初步形成,智能制造人才队伍基本建立’的总体目标”。 截至目前,新区已聚集5211名创客、2076个创业团队、2440个创业企业,累计帮助创业者获得融资35.62亿元。

成立于2015年,总部位于天津的无人机整体方案供应商一飞智控(天津)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一飞)是企业智能化发展的典型案例。飞控作为无人机的“大脑”,拥有较高的技术壁垒,常人难以企及。一飞创始人齐桐俊在十余年前便开始无人机领域的研究实验,他于2015年回到天津开启创新创业模式,在市政府的政策引导与积极帮扶下,率先申请到了华北首个无人机试飞基地空域,让天津市在国内空中无人驾驶领域抢占了先机。

由于国内通航技术和产业链的成熟度远不及欧美等发达国家,在“从零研发”和“改造”间,一飞创始人齐桐俊选择了对有人机进行无人化的“改造”路线。据悉,一飞2017年产品以B2B模式为主,共出货植保无人机飞控3000余套,预期2018年出货量可再翻一番。与此同时,一飞还专门组建了数据开发团队,从华为、IBM发掘了一批专注于大数据、云计算的中高端人才。据了解,一飞云平台“百思智云”在2017年的农业作业季中已获取1.6亿条有效数据,大数据已覆盖到除西藏和青海之外的所有省份及海外7个国家。

“长期以来新区以传统制造业为支柱,国有企业、外资企业为主导的经济产业格局,决定了在高质量发展方面还面临着科研投入积极性偏低、企业核心竞争力不足、创新生态有待提升等问题”,天津滨海新区副区长夏青林指出。问题当前,将创新驱动作为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源头,抢占智能经济发展先机、聚集全球人才,才是打造新区经济“升级版”重要动因。

此外,经济体系的发展与转变是个漫长而艰巨的过程。智能应用、大数据革命,以及技术驱动,对于环境、资源,乃至基础设施的要求也在不断发生变化,这足以引起政府的高度重视。“传统经济不需要技术,而对于高端制造业聚集,国有企业、央企扎堆的滨海新区而言,技术的兴起势必意味着基础设施的升级、创新创业环境的转变”,王金杰告诉凤凰网国际智库。

智能经济时代的来临,迫使各国转换思路。“模式转换”应该是主动的、有领导性、按计划有序地进行,而非被动的、被时代推着进行。放眼国际,智能经济时代的技术基础是高新科技产业。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美国便拉开了智能经济发展的序幕,且思路是大力发展智能密集型的生产方式,政府主动进行调整,以谋求生产方式结构升级。相关研究认为,美国很早便从一些无利可图的知识密集型生产方式中退出,转向电脑核心芯片、网络产业、软件业、信息数字化产业这类利润丰厚且充满发展前景的行业,它们均能发挥智能经济的“操作平台”效应。为何美国的智能经济时代过渡得如此顺畅?创新精神在美国备受推崇。资本对美国高新科技和教育研究的投入巨大,人才、资金、智能三者间可实现组合或解体,符合密集型智能经济的发展规律。美国在面临动荡的经济转型过程中不断用政策支撑补给、满足社会发展需求,持续地巩固自己的强国领先位置,这是值得他国借鉴的经验。

未来已来,而当前遗留的经济难题又将如何破解?

中国改革开放历经四十年,当经济从粗放走向集约,从基础进化到智能,经济转型的实质也愈发明晰:产业发展需要内涵补给与品质保障。与此同时,城市经济的变迁发展应该“差别化”对待,因地制宜,出台相应的配套政策,方可激发出地方经济的最大潜能。滨海新区应以集聚经济、开放经济、智能经济三大经济为发展基石,稳抓实体经济,进一步促进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激发市场活力,释放改革宏利。此外,滨海新区同时具备陆地和海洋的区位优势,“绿色经济”应成为城市经济布局者的重点考量。良好的生态环境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直观体现,世界不应仅仅惊叹于天津滨海新区的经济飞跃,还应更多的感受到新区独具的城市魅力。

[责任编辑:唐羊 PN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