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把控日本国家的经济命脉?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文章来源:静说日本

作者:徐静波

我的老家是在浙江省舟山市,那是一个群岛城市,鱼很多。以前总有人问我,你们打篮球会不会掉到海里去?我说我们舟山可大了,舟山本岛从东头开汽车到西边,也得一个多小时。所以,舟山人总喜欢说自己是“大舟山”,因为我们小时候,难得看到大陆。

舟山以前交通不方便,去上海、宁波都得坐船。现在从宁波到舟山,建起了海上大桥,50多公里长,舟山也就变成了半岛。大陆人民可以开汽车直接到沈家门渔港,然后在夜排档吃完一顿美美的海鲜,再去普陀山烧香旅游。当然你现在还可以坐飞机到舟山机场。舟山如今已经是中国的新区,也是浙江自贸区的所在地,最近正在开建从宁波到舟山的海上高铁,将来这一条海上高铁还将连接上海的浦东。

现在舟山在建两大项目,一是美国波音公司工厂,这是波音在海外的第一家工厂。二是在建世界最大规模的绿色石化基地。为此,浙江省政府主办的世界油商大会最近在舟山市举行,大会组委会希望我邀请一些日本的石油化工企业参加这一次大会,于是我把日本几大综合国际商社的中国区总裁和能源部长都请到了舟山,结果有人不理解:徐老师,我们希望你邀请一些石油化工企业,你怎么邀请一些国际商社的人来了呢?


我突然感悟到,我们有许多人对于日本综合国际商社不是很了解,因为中国还没有这类的企业集团,许多人单单地把它理解成是国际贸易公司。

那么,日本的综合国际商社,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企业呢?

在解读日本综合国际商社之前,我先来说一组数据:日本有6大综合国际商社,它们的贸易额占了日本对外出口总额的43%,进口总额的62%。它们的经济规模占到了日本整个国家GDP的31%。这一组数据还是2006年时的数据,现在一定会有些变化,但是应该是变得越来越大。

我们看韩国经济,总是会认为,没有现代集团、没有三星、没有乐天,韩国经济就会垮掉。那么,我们也可以认为,日本如果没有这几家综合国际商社,日本经济也会垮掉。

日本的这6家综合国际商社,为什么在日本国家经济中占有如此举足轻重的地位,它们到底是何方神仙?

首先我们来介绍一下“三菱集团”。

三菱集团,可以说是日本综合商社的代表。它起始于明治时代初期,创始人是岩崎弥太郎,最早从事的是海运事业。经过140多年的发展,三菱集团业务范围扩展到汽车、成套设备、军事装备研发制造、电子、石油化学、飞机、造船、核能等产业,并致力于城市住宅开发和新材料开发等,控制着日本的军工产业和宇宙工业。其核心企业有:东京三菱银行、三菱商事、三菱重工、三菱汽车、三菱电机、本田技研、麒麟啤酒、旭玻璃等。在中国最为出名的,可能还是“三菱电梯”,那是三菱集团的孙公司。


第二家是“三井集团”。

三井集团的历史在日本各大商社中的悠久程度排名第二,至今已经有300多年的历史。它最初创业于1673年,一名叫“三井高利”的商人在东京日本桥创办了服装店“越后屋”(也就是现在的“三越百货公司”)。1683年,他又创办了一家“两替店”(类似是中国的钱庄),开始发展金融业务。三井集团后来与三菱集团、住友集团发展成日本的三大财阀,在日本近代产业的兴起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目前三井集团在金融、化工、重型机械、综合电机、汽车制造、房地产、核发电、半导体、医疗及办公电子设备等行业拥有很大的优势。其中三井住友银行、三井物产、三井不动产公司是财团的三大支柱企业。其核心企业有新王子制纸、东芝、索尼、松下电器、NEC、丰田汽车、三越百货、东丽产等。


第三家是“住友集团”。

住友集团创建于17世纪,距今已经有400多年的历史。大约在公元1610年前后,一位叫“住友政友”的商人在京都创办了出售“书物和药”的商店,叫“富士屋”。不久,住友政友的姐夫苏我理右卫门在京都创办的铜产品的加工店——“泉屋”。后来两家公司合并,“泉屋”的标志,在1885年开始成为住友集团的注册商标,至今仍被住友集团和其核心企业作为公司标志。

住友集团的“三驾马车”是三井住友银行(系“住友银行”与“三井银行”的合并)、住友金属工业和住友化学工业,涉及的业务包括航空产业、石油化工、钢铁、金属矿山开发、房地产开发、综合电机等。

第四家是“丸红集团”。

丸红集团创立于1858年,以纺织业起家,至今已有160多年的历史。其核心企业有瑞穗银行、日产汽车、日本钢管、札幌啤酒、日立、丸红、佳能、以及日本生产轴承最大企业"日本精工" 及农业机械最大厂家"久保田"等。


第五家是“伊藤忠商事”。

伊藤忠商事与丸红是同一年创业,第一代社长伊藤忠兵卫在1858年通过销售麻布的创业,持续发展历经一个半世纪,目前的业务范围涵盖纺织、机械、信息、通讯相关业务、金属矿产、石油天然气等能源相关业务,以及生活材料用品、化工品、粮食、食品等各种商品的进出口及国外贸易、金融业务、房地产买卖、仓储物流等业务。

第六家是“双日集团”。

双日株式会社由原日绵公司和日商岩井公司于2004年合并重组而成。日绵和日商岩井都是属于世界500强中的大型企业。业务范围涵盖燃料、能源、化学品、合成树脂纤维、棉花、木材、粮食、食品、蔬菜等等。

日绵公司成立于1892年,与中国有着密切联系,早在1953年,日绵公司就开始从中国进口粮食。1960年,周恩来总理向日本提出了恢复日中贸易的条件“贸易三原则”,双日集团立即予以接受,并于第二年被中国政府指定为第一家日本“友好商社”。

从以上的介绍中,我们可以知道,日本的综合商社是一个综合产业体,小到鸡蛋、拉面,大到火箭、卫星,除了毒品,可以说是什么都做。它们在世界187个城市设有800多家分支机构,向国外派出1.6万余人。它们的信息搜集、加工处理和传递能力堪称世界第一,远远超过了日本政府本身。

从这6家的日本综合国际商社的经营模式中,我们可以看出其三大功能:贸易、服务、事业投资。

这6家商社,一开始都是从做贸易起家的。因此,贸易是它们的最传统的业务,而且一做就是几百年。但是,这些国际商社的贸易,做的不是单体贸易,而是搭建综合贸易平台。它们作为日本企业与海内外企业之间交易的组织者,不仅从事国内贸易、进出口贸易,还从事多国间的贸易,并在贸易中,构筑起了三大网络体系:交易网络、信息网络和物流网络。可以说,日本经济与产业,如果离开了这些国际商社的支撑,将会出现崩溃。

举一个例子,日本在上世纪60年代开始,进入了经济高速发展期。日本企业开始要进军海外市场,一方面要借助于海外廉价的劳动力建立生产基地,另一方面也要开拓海外销售市场。但是当这些日本企业开始走出国门后,发现既缺乏与外国政府与企业的人脉关系,也不了解外国的法律、行政法规,更缺乏开拓海外市场的人才,因此处处碰壁。这时候,国际商社就发挥了“带路人”与“顾问团”的作用,因为这些商社在国外早已建立了自己的分公司、事务所、代表处,已经在世界各地建成了国际商业网络。譬如在中国,这些国际商社普遍是在70年代初,就在北京、上海等地建立了办事处。而日本企业开始规模性地对华投资,是在90年代。这些国际商社在20年间的中国摸爬滚打,足以成为这些日本企业进军中国的“带路党”。

又譬如,日本各大汽车制造商纷纷投资中国,中国各级政府给予这些公司以最大的支持,理应他们可以独当一面。但是,回过头来看,这些汽车制造商,无论是丰田,还是日产,最终依然需要依靠国际商社的协助,因为无论是在中日之间还是在中国,物流网络的建设,国际商社比一家汽车制造商要健全的多。

所以,这也就很自然地衍生了商社的第二个业务:服务。


事业投资,是日本各大国际商社中获利最肥的一块业务。

日本各大商社的事业投资,不是金融投资,而是实业投资,不是短期性投资,而是长线投资。它与合作伙伴是同舟共济,而不是威逼合作方在短期内产生巨大利益。

那么,日本各大商社的事业投资主要集中在哪些领域?最多的是集中在资源、能源、环境三大领域,还包括一些大型基础设施的项目投资上。也就是说,日本国家所需要的资源,不是花钱去向别人买,而是自己掏钱去海外开发,确保控制资源源头。这不仅是为了国家的能源、资源的安全,也是为了管控价格。

日本是一个缺乏资源的国家,很早开始,他们就把眼光向外放远,要到全世界去寻找资源。特别是上世纪70年代的能源危机出现后,日本更觉得应该从战略上考虑。

中东的石油,澳大利亚的铁矿、煤矿,包括巴西、俄罗斯的天然气和油田,早期这些国家开发能力不足或资金有限,因此允许外国大公司去购买它的权益。权益买下来后,大家到一定的时间就共同开发。有的买了十几年都不动,等到需要了,再来铺管道、建厂,炼油、抽气。

为了能提供充足的货源,商社会自己投资,从事勘探。而这类投资风险很大,数额很高,即使20%的股份也在十几亿、几十亿美元。商社就与当地资本合作,甚至和欧美企业,像壳牌、BP,一起来投资开发,实现多头需要。

日本的这些国际商社认为,能源、资源这些不可再生的东西,价值只会涨不会跌。大型综合商社因为拥有投资实力,早期就已经开始运作。现在它们越来越升值,

日本的石油和天然气,很大一部分是三菱商事和三井物产两家公司做的。从中东买进来,把它做成各种油的产品;而同时,炼油厂、储油罐、储气罐,也多是商社的。商社还在日本各地建加油站,日本几乎每个加油站的背后都有一家商社。所以,从上游到终端,商社是一条链地做起来了。

所以,日本的国际商社,既是产业的组织者,又是产业的扶持者,更是战略投资者。

正因为日本有这些综合国际商社的支撑与运作,日本即使在90年代初遭遇泡沫经济崩溃的打击,但是日本经济依然能够很快地得以自愈,并维持国家经济整体不至于出现崩塌,实现完美的软着落。

所以说,我们常常说,日本失去了20年,但是我们看到,这20年中,日本依然在发展,依然在创新,在许多领域依然引领世界。日本国际商社的这一种独特的经济集团的发展模式与运作的经验,很值得我们中国学习与借鉴。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责任编辑:于新陆 PN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