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期选举成绩单,特朗普“及格”了吗?


来源:上观新闻

文章来源:上观新闻;作者:安峥

两党重新形成牵制,应该会对总统的极端行为形成制约,对国家的平衡和稳定会有一定的积极作用。

美国中期选举的“飓风”终于没有“跑偏”。正如选前大多数分析机构所料,共和党如愿守住参议院的多数席位;民主党人时隔8年再次夺回众议院控制权。“这是一个分裂的决定,”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评价道。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指出,民主党打破了共和党对权力的垄断,迎来更年轻、更女性化、更具种族多样性的政治一代;但是,共和党也在参议院显示出自己的潜力。

“局部否定”?

  “这个结果很正常,符合民意回摆的长期规律,”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指出,执政党在上台后的首次中期选举中通常都会遭遇政治损失。

2016年大选后,白宫、众院和参院都由共和党把控,总统特朗普气势汹汹。选前美国舆论热议,民主党能否掀起一股强劲的“蓝色浪潮”。特朗普的顾问们则自信满满:他们不可能遭遇前总统奥巴马在首次中期选举中的那种“羞辱”——2010年民主党失去了63个众议院席位。如今看来,他们只“猜”对了一半。

CNN认为,在特朗普令人震惊地击败希拉里两年后,民主党人再次可以有梦想。他们在郊区地区表现强劲,赢得了众议院的控制权,也将改变华盛顿的政治面貌。政治评论员范·琼斯指出,“我们开始迎来一个新的民主党,更年轻、皮肤更棕色、更冷静、更多女性、更多退伍军人。这可能不是蓝色浪潮,而是彩虹波浪。”

“民主党如愿以偿,”吴心伯指出,中期选举本来就是地方议题(医保、税收、移民等)的比拼,民主党的选举动员开展得不错,候选人更多元化,投票率估计会创出历史新高。事实上,两年前大选失利具有一定的偶然性,这次夺回众议院也说明民主党的政治基本盘还在,对其备战2020年大选会有积极作用。

反观共和党,清华大学教授楚树龙指出,特朗普和共和党遭受一大损失”。他们失去了单独执掌两院的有利政治基础,这次选举等于是对总统的“局部否定”。民主党掀起的“浪潮”不是针对美国的形势或者特朗普政府的业绩(美国目前经济运行良好,就业增长仍在继续,工资明显上涨),而是主要针对特朗普个人,选民们意识到需要站出来投票,表达不满和反感。“如果唐纳德·特朗普不是总统,我可能不会投票给民主党人,”佐治亚州一名54岁的律师说,“坦率地说,共和党人必须被压制一下。”

吴心伯则认为,从选举结果看,特朗普近两年的表现“及格了”——共和党如愿守住参院,还扩大了此前51比49席的微弱优势(至少新增3席)。不过,“他本人在推特上说的‘巨大成功’,带有吹牛成分”。

CNN指出,共和党人虽然丢掉众议院,但在深红州表现强劲,足以证明,尽管特朗普支持率低迷,但他在保守派中仍是一股强大的政治力量。在几乎每个有关键参议员或州长角逐的州,总统的支持率都超过50%。共和党人在北达科他州、印第安纳州和田纳西州新当选的三名参议员,都是总统坚定不移的支持者,都以相当大的优势赢得了这些主要由农村组成的州。

“围剿”总统?

  有评论指出,保住参议院,对总统来说意义重大,他将有机会继续推进“遗产打造计划”——向联邦司法系统输送保守派。而更普遍的观点是,失去众议院,特朗普可能会在2019年面临严峻挑战。

首先,一些著名的反特朗普民主党人将接管众院关键委员会(金融服务委员会、情报委员会等)。其次,特朗普将面临大量调查,包括他的纳税申报单、他向成人电影明星丹尼尔斯支付的款项以及他与俄罗斯的关系。有评论称,特朗普将迎来总统任期内第一次“制度性检查”(institutional check)——这是共和党人应该扮演、却迫于特朗普的政治主导地位而没有扮演的角色。再次,有迹象表明,民主党人可能会发起弹劾总统的行动。楚树龙认为,民主党领导下的众院很可能会将弹劾付诸实施,弹劾法案最终不可能在共和党控制的参院过关,但它本身就是一大打击。吴心伯认为,民主党少不了对特朗普“穷追猛打”。

“吃瘪”的恐怕不只是总统一人。专家认为,在国内事务上,民主党无疑将在医保、移民、税改等重大立法上对共和党政府形成牵制,后者很可能“一事无成”。

“美国即将进入其242年历史上最危险的时期,”美国专栏作家理查德·科恩忧心忡忡。他认为,众议院将被报复心重的民主党抓住,这个党试图在任何时候都阻挠特朗普。总统将进行反击,对他来说,自己的政治生存与国家生存之间没有任何区别。CNN也认为,对民主党来说,一个潜在的陷阱是让特朗普承担责任,而不是“做过头”。毕竟,包括克林顿、奥巴马在内的一些总统都在中期选举中遭遇艰难考验,但却利用国会山反对者的攻击,赢得连任。特朗普最喜欢“结识新的敌人”。

也有评论称,民主党固然会在国会牵制共和党,但民主党也无法独立推动立法进程。两位专家认为,总体来看,两党回归“府院之争”、特朗普成为“跛脚总统”可能会引发政治混乱、降低行政效率;但是,它不仅符合美国权力制衡的政治设计理念,也将对总统和单一政党的极端行为形成制约,这对国家平衡稳定地发展或许会有一定的积极作用。

市场利好?

  分析人士普遍认为,民主党控制众议院、共和党掌控参议院,是中期选举潜在结果中最“平和”的一种,市场影响基本已被提前消化。与此同时,美国国会陷入“分裂”,可能会使得美元近两年来的最大涨势中断,新经济刺激措施过关的几率降低。高盛首席美国政治经济学家埃里克·菲利普(Alec Phillips)认为,美国国债收益率和美元会有略微下降的风险。对于新兴市场来说,美元走软可能是一则利好消息。

另一大舆论焦点是,特朗普在中期选举后有可能改变外交立场吗?“我认为,选举结果对于美国外交会有影响,但不是直线的,”楚树龙指出,从美国法律的角度看,内政事务国会说了算,外交还是由总统定夺。因此,尽管特朗普在国内政治方面会被削弱,但在外交上,他还是会按照自己的理念推进日程。也有可能在重压之下,做出一些过激行为。

吴心伯认为,尽管直接影响不大,但特朗普的个人地位受到削弱,其外交强势作风也会受到影响,这可能会对中美处理经贸摩擦等问题有利:如果贸易争端走向长期化,明年美国经济还可能维持3%的增长,但后年将会明显放缓,将给特朗普2020年竞选连任敲响警钟。

无所适从?

  随着选举尘埃渐落,美国媒体开始判断长远趋势。CNN认为,对众议院和参议院控制权的争夺,是两场截然不同的较量,也反映出美国的双重政治人格:红色的农村与蓝色的城市/郊区。

具体而言,众院选举向民主党倾斜,关键战场分散在各个城市和美国郊区,数百万女性选民、大学毕业生、拉美裔和其他少数族裔都是特朗普反对者的先锋。相比之下,共和党的政治地图集中在农村地区,大部分是白人,年龄较大,大多极为保守。

有观点称,这是“政党极化”的表现。一段时间来,它已成为美国政治的核心标签。“在特朗普时代,美国政治极化现象的确在加剧,”吴心伯认为,一大原因是特朗普发挥的推动作用。他本人在种族问题和价值观方面都比较极端,很多立场(如反移民和白人优越论等)甚至不能得到共和党主流派的认同,无形中加剧了美国社会的分裂和党派斗争。“这次选举结果再次证明了这点,即特朗普或者说共和党无法捏合美国社会,只能依靠剑走偏锋来赢得支持。”

但也有美媒发问:在社会分裂的背景下,美国选民真的坚定吗?他们为啥总是立场游移?这次民主党接管众议院,标志着美国国会连续第四次在中期选举中易手,这是自二战后以来最剧烈的动荡,也是选民对两党都怀有矛盾情绪、无所适从的一个迹象。有评论称,选举,或许只是一场政治游戏;投票,不是为了支持谁,而只是为了反对谁。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责任编辑:于新陆 PN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