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非对话使者”黄泓翔:你可能不会改变非洲,但非洲会改变你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非洲真的是荒芜而贫瘠吗?在大多数人的意识里,非洲是落后和贫穷的象征。这种标签让很多人对这片土地望而却步。而其实,非洲远比我们的刻板印象要丰富多彩。

精英就一定要坐在办公室里喝着咖啡,盯着电脑吗?在大多数人的意识里,精英一定能力超群,西装革履。可在这个世界上,仍有无数社会精英,在优渥的生活和工作面前,选择去发展中的地区闯荡,发光发热,改写人生。

在凤凰网11月11日的“2018与世界对话”论坛的青年论坛环节,一位“非典型的精英代表”来到了现场:名校毕业的履历证明了他优秀的个人背景,而深入非洲,担当卧底调查员,保护野生动物的人生经历更体现了他突破传统的人生追求。他就是黄泓翔,连接中非对话桥梁“中南屋”的创始人,更是一位具有世界情怀、全球视野的青年代表。

以下为黄泓翔在本次论坛发言内容精编:

黄泓翔,肯尼亚中南屋创始人,参与非洲象牙保护青年

我看到的世界太小,可世界其实很大

大家下午好,我叫黄泓翔,是中南屋的创始人,非常荣幸有机会受凤凰网的邀请和大家做分享。我们今天论坛的主题是“与世界对话”,在今天我听到有人跟我说,他觉得与世界对话主要是与美国对话,我个人对这个问题有比较不一样的看法,可能对我来说,有一句话是我特别想说的,如果可以,我们不要把与世界对话变成了与美国对话与西方对话,我们更不要把国际视野当成了欧美发达国家的视野。

我给大家解释一下在过去这些年我自己的经历,我是广东人,我自己小时候向往非洲的大草原,南非洲的亚马逊,但是非洲南非洲是非常遥不可及的,我每次和家人说要去这些地方,他们说你有什么毛病,在小时候确实没有想过有一天真的去这样的地方。2001年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本科毕业,到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读硕士,在那一刻我看到世界发生了改变。

我印象非常深,当时到哥大以后,被身边的人所震撼,我身边的同学他们去过很多地方,非洲、南美洲、中东,以至于无论是上课还是下课,他们的对话永远是“我当年在肯尼亚的时候”,“我在海地的时候”……我们中国的学生往往是没有概念,因为我们没有去过。

年轻人若不真正地“走出去”,就无法得到世界的尊重

另一件事更令我震惊。在前往哥大之前,我看到中国的同学毕业以后都去了金融、房地产等有钱不错的行业,我认为这是人生全部的可能性,但是我到哥大以后发现我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比如这个人是加拿大人,30岁,他总是跟我说他的理想是要消除世界上的极端贫穷。我对他和其他人都非常好奇,有一天我问他,哥大的学费不便宜,你不怕做公益以后连贷款都还不起的。然后他说不是这样的,并不是公益志愿者没有钱,无论你做环境保护或者消除世界贫困,在国际组织做国际发展工作,这都是专业工作,你都会有收入,而且你的收入一点都不低。

我逐渐意识到了我自己看到的世界太小了,这一点不但影响到我个人的发展,更影响到我对人一生可能性的探知。我想像我身边的这些人一样,走出去,看到更大的世界。

2001年底,当时有一个同班同学在厄瓜多尔,他跟我讲,“在我们国家有很多你们中国人,他们吃我们的野生动物,破坏我们的环境,我们国家总统快把我们国家卖给你们中国了”。我当时很震惊,我都没有听过这个国家,我们中国人怎么在那里,世界怎么看待我们中国?到2001年底,我到厄瓜多尔做了一个调研,我发现这个国家有非常多的中国人,他们在那里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开饭店,修桥修路,当地也有不少环境与社会的问题也与他们有关。

这次调研让我发现中国人的脚步已经走到全世界,我们虽然走出去了,但我们对当地的文化、信仰、价值观和社会运动方式都没有充分了解。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很难真正地走进去,融入当地的可持续发展,获得世界的尊重。

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中国青年在这个话题里扮演特殊的角色。一方面,作为中国人,青年们了解中国人是怎么想的,中国企业是怎么回事。另一方面,青年人懂英文,会了解什么是NGO。我对这个话题有浓厚的兴趣,接下来经常去那里跑,有时候去秘鲁有时候是巴西,当时是中国走出去,现在叫“一带一路”倡议。

不要待着“拯救者”的心态去非洲,我们都是“学习者”

2003年我哥大毕业,我特别想去非洲,我知道非洲被看作是世界上最后一片蓝海,那一年很巧有一个项目在南非在招募中国人对接野生动物保护,我在2003年年底到了南非,最开始不太了解,后来我走到非洲的市场明白了。我发现他们看到我过来以后两眼放光,他们用中文跟我说,我们有象牙,我们有犀牛角,不贵。从那之后我才了解到今天很多非洲野生动物濒临灭绝,大象濒临灭绝很重要的原因是象牙,而象牙三分之一是长在头里的,要获得象牙要把头切下来,中国是非常大的象牙消费国,在世界上西方的眼里,只要像中国人,看上去就是吃狗肉买象牙的。

后来遇到一个奥地利的纪录片导演,他想把我的经历拍进去,这部影片在2016年在南非上影,制片人是美国知名电影人,入围了奥斯卡奖。有一些国际朋友问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道国际上中国野生动物调查员多么珍贵,我说你们知道吗,我能做的事情在中国有千千万万的年轻人都可以做,很多年轻人都想做公益,做野生动物保护,但是他们不太了解,不知道怎么样参与,一个人是无法改变世界的,但是一群人可以。

2004年我在肯尼亚成立一个社会企业,中南屋,我们就是搭建一个平台,帮助更多青年人走到亚非拉,比如我们带领中国年轻人在非洲做野生动物保护项目,让中国人不购买野生动物,也通过资金给当地带来帮助。也做女性复权项目,把当地手工品卖到中国,我们也做关于中国经济走出去的调研项目。

中国的年轻人走出去,尤其是去到非洲,并不一定是我们想像中的志愿者,我们经常鼓励年轻人,如果你去到非洲,不要带着拯救者的心态,而是学习者的心态。也许你可能不会改变非洲,而非洲会改变你,很多人去到非洲,这样的经历给他带来许多优势,尤其在出国留学申请中有很大的帮助,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学到很多技能,更重要的他们在这个过程中看到更大的世界,也会发现属于自己的更好的人生路。

而我们相信当这样一代具有国际视野的青年人成长起来,他们可以建立起和世界的桥梁,因为他们既懂中国也懂世界,他们可以帮助中国与世界对话。谢谢大家!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责任编辑:唐羊 PN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