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艳:“大制造时代”的独特之处在于技术创新的跨界与融合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随着科技日新月异的发展,生产生活方式的日益提高,全球对能源的需求也在与日俱增。当世界面临着增加能源供给与环境保护的双重挑战,我们该如何从容应对?能源技术的创新能否促进能源转型?未来能源格局又将如何转变?

11月11日,在凤凰网“2018与世界对话”论坛以能源、科技为议题的高峰对话环节,,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石油科技研究所副所长杨艳女士围绕大制造时代下的技术创新、 能源技术创新的特点及能源转型与新能源革命的发展方向,进行了深入探讨。杨艳认为,技术创新的跨界与融合是大制造时代技术创新的独特之处,人类解决资源问题的核心是技术创新。只要人类科技创新的能力不枯竭,人类所需求的能源就不会枯竭。未来世界能源消费结构将从高碳向低碳转型,能源供应将从相对稀缺向相对充裕转型。

以下为杨艳女士在本次论坛演讲内容精编:

上传失败

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石油科技研究所副所长杨艳女士

“互联网思维”已成为大制造时代的风向标

感谢会议主办方给我们创造这样一个互相学习交流的机会。我第一眼看到这个题目,大制造时代,科技能否引爆一场新能源革命,觉得这的确是大家现在非常关心的一个问题。我想谈三方面的思考。一是大制造时代下的技术创新,二是能源技术创新的特点(页岩气、深水),最后是能源转型与新能源革命展望。

第一,大制造时代下的技术创新。首先谈谈我对大制造时代的理解。一是制造业更加受重视,重新成为全球经济竞争的制高点。这背后的逻辑是很清楚的。制造业有着比服务业更大的乘数效应,制造业特别是先进制造领域对就业的拉动是非常强劲的。

二是制造业正在面临着新一轮升级机遇,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将促进工业体系的基础设施、生产要素、商业模式、产业组织方式出现颠覆性的变化,改变制造业的体系结构。工业物联网、云计算、工业大数据、工业机器人、3D打印、知识工作自动化、工业网络安全、虚拟现实和人工智能等技术进步正在悄然发生。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使得传统工业体系最基本的要素,标准化大批量生产、泾渭分明的分工、严格的分层控制以及森严的专业化壁垒都先后受到冲击。

在大制造时代,体现非常明显的一点是互联网思维,包括为客户创造价值、互利共赢、共享资源、创新-在夹缝中求生存、国际合作—构建命运共同体等等在传统制造业的渗透。

在大制造时代,技术创新呈现有什么特点呢?科研工具日益数字化、智能化;创新模式向异地化、协同化方向发展;用户参与创新过程更容易,众创模式逐步普及;技术更新周期缩短,创新速度加快。

还有非常有意思的一点就是:技术创新的跨界与融合。在座的各位能够想象吗?一位石油行业的专家讲课,会有150位来自医疗健康行业的心血管专家来听。这是因为,这两个行业在核磁成像以及超声成像方面都有很多的共同点。我们的地球物理工程师就是在给地球做B超。还有,医疗方面使用的抗血管堵塞的药剂,我们也有这种需求,要改善油的流动性,使它的黏度降低,更便于开采。这种跨界的交流与合作在很多公司成为了一种常态机制。当然,也正是因为跨界,现在的人们很焦虑,担心“异族入侵”、“颠覆式创新”。

第二,能源技术创新的特点。能源是人类社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人类解决能源问题的核心是技术创新,只要人类科学技术创新的能力不枯竭,人类所需求的能源就不会枯竭。迄今为止,从人类能源使用的历史足迹来看,从草木到煤炭,到石油天然气,到核能和可再生能源,再到我们寄以厚望的可控核聚变能源,是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给人类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能源。石油替代了煤炭进入了石油时代,并不是由于煤炭的稀缺,而是科学技术的进步给我们带来了更好的新能源。人类进入天然气时代,并非没有了石油,而是科学技术的进步能够保障天然气的供给更丰富,使用更高效和洁净。

 未来世界的能源供应将从相对稀缺向长期充裕转型

无数实例说明,石油工业是技术密集型行业,技术在支持和引领业务发展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水平井分段压裂等技术的突破推动北美页岩气革命成功,对全球能源格局产生了深刻影响。浮式液化天然气船(FLNG)创新了海上气田开发方式,大大加速了海上资源的开发。借助现代信息技术,油藏表征技术向多学科协同、精细化、动态表征方向发展,向真正“照亮”油藏进军。作为“深入地球内部的望远镜”, 超深钻井为拓展深层油气资源提供利器。近海平台技术的巨大进步使得北极地区的勘探成为可能。所以说石油工业的发展史就是一部技术进步史,需要深厚的积累,也在持续不断的创新。前几年,大家耳熟能详的美国页岩气革命,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实施东部页岩气工程,直到本世纪才取得突破。随着Easy oil越来越少,油气行业正在从“资源为王” 向“技术为王” 转变,科技进步是油气增储上产的关键。

总的来说,能源技术创新具有长期性。一般来说,从示范规模到1%全球能源市场份额需25-30年。 能源技术创新过程充满了不确定性。从研究开发、示范推广到商业化,面临着拓展科学前沿、解决“基础设施悖论”、跨越“死亡谷”与“达尔文之海”等多重挑战。

第三,能源转型与新能源革命展望。纵观历史,以往的主流能源替代是因为替代者比被替代者更好用(资源可获得,经济可承受),不需要政府介入,依靠市场的力量自发进行。当前可再生能源发展主要受到环保因素驱动(环境可持续),需要政府和业界的领导力和创新力。 

在过去10年间,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持续下降。2010~2017年,陆上风电成本下降73%,光伏发电成本下降23%,已开始形成与传统火电激烈竞争的局面。推动可再生能源成本下降的主要因素是政策支持、技术进步和生产规模的扩大。在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可再生能源已开始在发电结构中对化石能源形成存量替代。

未来世界能源消费结构将从高碳向低碳转型,能源供应将从相对稀缺向长期充裕转型。随着非常规油气、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发展,未来将呈现多种能源相互竞争、互为补充、共同发展的多元化格局。 太阳能电池向着高效率、低成本、长寿命的方向发展,将引领可再生能源发展。风力发电将持续提高风能利用效率,降低成本。技术创新将推动深层高温地热资源的高效开发利用。储能技术发展对推动能源转型具有重要意义。氢能作为一种制取方式多样,储运更为灵活的二次能源,将与电互补,解决各种能源的加工、转化与储运问题。氢能规模化应用可与燃气网络联合布局、增加电网弹性、提高整体能效。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责任编辑:于新陆 PN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