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政府对燃油加税应对气候变化,结果却引发大规模抗议


来源:好奇心日报

文章来源:好奇心日报;作者:蒋亦凡

11 月18 日在贝尔福地区昂德尔南(Andelnans)的黄背心抗议现场,来自Flickr 用户Thomas Bresson

11 月16 日,在法国从南部地中海之滨到北部的工业地区,爆发了2000 多场以阻断交通为主要手段的抗议活动,抗议政府上调燃油税。据法国内政部的统计,全国各地的抗议者超过28 万,他们聚集在公路收费站、交通环岛和高速公路连接线,阻断交通。

在巴黎,1200 名抗议者聚集在总统府爱丽舍宫门前,要求马克龙下台。至21 日,抗议仍在进行,已造成两人死亡,500 多名抗议者和近百名警察受伤。两名死者都是被试图摆脱交通封锁的车辆撞死。

这场抗议没有正式的组织机构,没有工会或政党的介入,全靠社交媒体发动和协调,甚至没有发言人。由于抗议者都穿着法国交通法规要求司机在车上常备的黄色反光背心,因此它被称作“黄背心抗议”。

抗议的主要对象是柴油税的上涨。今年早先时候,政府宣布将上调燃油税,从明年一月开始,柴油税将上涨6.5 欧分/升(约合人民币0.52 元),而汽油税涨幅较小,为2.9 欧分/升(约合人民币0.23 元)。但事实上,从年初至今,柴油税就已经上涨了7.6 欧分/升,汽油税也涨了3.9 欧分/升。柴油在燃烧中释放高浓度的黑碳,这种物质在造成严重的公共健康危害的同时也有很强的促进温室效应的能力,因此政府希望通过征税缩小柴油与汽油之间的价差,促使人们放弃柴油车。

除了增加燃油直接税,政府还计划提高碳税,而这将进一步提高燃油价格。法国的碳税在2014 年在奥朗德任内引入,在2017 年是40 欧元/吨,今年提高到44.6 欧元/吨,政府计划明年将其提高到55 欧元/吨,并在2022 年达到86.2 欧元/吨。

除此之外,由于国际油价上涨,法国柴油价格在2017 年1 月后的一年内已经上涨了6.2%。而柴油恰恰是法国最普遍使用的燃料。居住在郊区和乡村的中下阶层民众出行高度依赖于汽车。因此,加税直接增加了这些家庭的日常生活成本。

而政府希望通过加税来促使人们转向更清洁的能源与车辆,减少碳排放,同时碳税收入也将被用于资助减排项目,从而应对气候变化。马克龙自竞选期间就一直塑造着自己的环保形象,去年6 月,在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协定》之际,他又号召美国气候科学家去法国做研究,并套用特朗普的“让美国再次伟大”,喊出“让我们的星球再次伟大”的口号。

在加税的同时,政府在今年初也公布了“撒糖”的政策——向处理掉其柴油车的车主提供现金奖励,并为购买高能效新车提供补贴。

但是,这没能赢得抗议者的心。从去年5 月开始,网上就出现了降低燃油税的请愿,今年10 月,又出现了阻断交通抗议的倡议。

在抗议发生前的上周三,政府意识到情况不妙,宣布斥资5 亿欧元补贴受到加税政策影响最严重的人群,当晚,马克龙在法国电视一台发表致歉讲话,承认自己“没能在法国人民与他们的领导人之间实现和解”。但这仍然未能平息人们的怒火。

这也是因为,他们的不满并不仅限于燃油税。《纽约时报》采访的一位社会学家表示:在法国,住在城市以外的人,很难感受到他们交的税的价值,特别是在乡村,医院被关闭、市政预算缩减、失业率保持在近10%。

除此之外,今年7 月,马克龙的一名保镖被拍摄到殴打五一劳动节示威者,就曾激起民众怒火。让他被称作“富人的总统”,与中下阶层,尤其是城市以外的世界完全脱节。目前马克龙的支持率不到30%。他去年竞选时曾得到一场草根运动(En Marche! )的有力支持,而仅仅一年半之后,他正被一场更草根的运动反对。

11 月18 日在贝尔福地区昂德尔南(Andelnans)的一个道路封锁点,来自维基百科

而就在黄背心抗议爆发的同一天,在海峡的另一边,英国多地也爆发了阻断交通的抗议活动。在伦敦,数千名抗议者阻断了市中心五座横跨泰晤士河的桥梁的交通,85 人被捕。这被称作英国数十年来最大规模的公民不服从行动之一。不过,他们抗议的恰恰是政府缺乏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不仅让气候变化愈演愈烈,并造成大量物种灭绝。在英国的抗议活动之后,同样的抗议计划在包括法国在内的11 个国家进行。

事实上,在环境部长尼古拉·于洛(Nicolas Hulot)在8 月因为不满政府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裹足不前而高调辞职后,9 月初,法国多地就曾爆发过大规模抗议,要求政府采取积极措施,近12 万人参加,让马克龙的环保形象大打折扣。10 月中旬,在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发布了1.5°C 特别报告后,数万人加入了全法多地的示威活动,要求政府采取气候行动。法国人并非不关心气候变化。而“黄背心抗议”并非反对采取气候行动,只不过碳税在实施中冲击到了他们所在的劳动阶层的生计。

力主使用碳税应对气候变化的美国经济学家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Nordhaus)在获得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之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碳税在推广过程中应该让纳税人感受到纳税的回馈。他心目中的碳税榜样是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当地在提高电价的同时降低了同等额度的互联网价格,在提高碳货物价格的同时降低了非碳货物的价格,这样才能在获得经济效果的同时不至酿成一场政治灾难。

而也有人提议,碳税更可以设计成政府用它有针对性地用它向低收入家庭提供社会福利补贴,因为他们对能源价格上涨尤其敏感。

截至21 日,抗议已经进入第五天,抗议呈激进化态势,马克龙号召对话,但仍未放弃加税的计划。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责任编辑:于新陆 PN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