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欧集体向右转?世界正在“特朗普化”


来源:澎湃新闻网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作者:张硕松

随着2016年11月特朗普黑天鹅式地当选美国总统,我们才惊讶地发现,不知不觉中,我们所处的世界已经发生了变化。

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导致发达世界一些国家经济陷入困境,民众工资减少,失业率上升,那里的很多人因为全球化的繁荣许诺落空,开始将不满的矛头指向外来移民。传统的建制派政权在这一轮对现实不满的民意中纷纷下台,取而代之的是一群不走寻常路、张狂极端、打破政治正确的束缚、带来暴风骤雨式变革的政治强人们。

特朗普的出现并不是一个偶发现象。我们观察到,现在很多长期以来被尊为民主典范的国家都纷纷沦陷,强人政治崛起,恐惧和怨恨政治正在滋长。整个全球世界其实正在向右转,正在特朗普化。

特朗普主义对世界的影响比特朗普本人的影响更加广大而长久。经济民粹主义是特朗普主义的一大特征。世界各地崛起的特朗普们得势的原因都是类似的。选民们厌恶贪腐的体制精英,很少有人想要继续支持停滞不前、老态龙钟的主流政党。再加上很多国家经济上毫无起色,失业率高涨,尤其是年轻人失业率居高不下,新千年后出生的“千禧一代”年轻选民开始首次拥有投票权,年轻一代的新保守世代显然更青睐面目新颖、承诺变革的新式政党,因此经济民粹主义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依然会是世界主旋律之一。

人类正处于一个关键十字路口。两种截然不同的未来道路愿景,正在争夺世界各地民众的心灵与思想:开放还是封闭,包容还是排外,和解还是对立。

接下来,让我们一个国家一个国家地审视这个特朗普化的世界。

一、西欧篇

欧洲各国崛起的民族主义政党。自右上起,顺时针方向依次为:芬兰人党(芬兰)、德国新选择党(德国)、自由与直接民主党(捷克共和国)、自由党(奥地利)、我们的斯洛伐克-人民党(斯洛伐克)、联合爱国者联盟(保加利亚)、为了更美好的匈牙利运动(匈牙利)、全国人民阵线(塞浦路斯)、金色黎明党(希腊)、联盟党(意大利)、瑞士人民党(瑞士)、国民阵线(法国)、自由党(荷兰)、丹麦人民党(丹麦)、瑞典民主党(瑞典)。政党名称后的百分比为该党在最近一次全国大选中的得票率。图片取自BBC News,资料更新至2018年9月。

整个欧洲大陆的旧政治体系在土崩瓦解中。

过去二十年来,欧洲传统的中左或中右政党逐渐失势,再也无法强力支持欧盟和欧元政策,在从财政预算到移民之类问题上,欧盟各个国家必须听命于德国主导的欧盟的统一指挥。各国民众对自己国家丧失相关政策的自主决定权早已不满。此外,欧债危机之下,为渡过难关,部分国家不得不施行撙节政策以换取欧盟援助,民众生活水平难免受到波及,这更加剧了他们对欧盟体系的不满情绪,造就了民粹/民主主义崛起的温床。

尤其是在这一轮难民潮侵袭之下,欧洲民众把怒火发泄到了外来移民/难民的身上,让主张包容移民/难民政策的欧洲各国中左翼社会民主党势力遭受严重打击。欧洲民族主义的复兴之火一直虎视眈眈,随时准备逆袭。长年位居边缘的一些极右翼政党借助左翼势力被重创的机会一飞冲天。

在这种背景下,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的马克龙在2017年5月的法国总统选举中压下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现已改名为“国民联盟”)挑战,德国总理默克尔则面对德国新选择党(AfD)的崛起,英国正和欧盟进行艰苦的脱欧谈判,东欧国家以匈牙利为首也开始挑战欧盟权威。民族/民粹主义在欧洲烽火遍地,再次为欧洲敲响警钟。

(一)英国

英国2015年大选党派分布。自上而下的图示分别为保守党、工党、苏格兰民族党、自由民主党、英国独立党、其他。图片取自CNN

作为最古老的民主典范、议会政治创始国家,现在的执政党保守党也是日渐激进化。起源于18世纪托利党派系,正式创建于1912年的英国保守党,百年来一直代表着自由市场经济、支持欧盟合作的国际主义价值观。但是在2014年,英国独立党(UKIP)带着脱欧民意横扫欧洲议会选举,感到威胁的执政党保守党首相卡梅伦决定就脱欧举行全民公投。和2016美国大选一样,几乎所有的预测观察都觉得英国不会脱欧,所以卡梅伦才敢赌上政治生涯,希望借此打压脱欧派。结果却是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卡梅伦玩脱了,不仅丢了首相大位,更深刻改写了欧洲历史进程。

现任首相特蕾莎•梅的日子也并不好过。今年7月,内阁成员在首相位于白金汉郡艾尔斯伯里镇(Ellesborough)的乡村官邸契克斯庄园(Chequers Court)会商后制定了一份“软脱欧”方案,或称“契克斯计划”。该方案在党内遭到强有力阻击,多位内阁成员辞职以示抗议。9月20日,欧盟强硬否决了契克斯方案。虽然11月25日欧盟最终通过了英国脱欧方案,但该方案必须通过英国国会12月的表决方可生效,否则英国还是将“无协议脱欧”。不仅工党已表态会投票反对该协议,保守党内部的分裂趋势也越来越明显,梅姨首相位置依然风雨飘摇。

主张“硬脱欧”的代表、前伦敦市长和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就是英国版的特朗普,无时无刻不在觊觎首相大位。两人对决,其实就是梅代表的逐渐式微的渐进式改革派和温和派,对阵约翰逊代表的日渐崛起的反建制派和草根激进派。

英国《金融时报》警告,保守党正在变成高举“英国民族主义”(English Nationalism)的政党,而非过去自豪于“政治家典范”(Statemanship)的政党。在英国版特朗普的煽动下,保守党正在迎合极右翼极端分子的喜好,主打反移民、反穆斯林旗号。约翰逊正在试图复制特朗普的策略:如果美国共和党能让特朗普入主白宫,为什么英国保守党不能让约翰逊掌舵唐宁街10号?

(二)德国

2014至2017年间,德国共接收了80万中东难民,相当于每一百个德国人里就有一个是难民。

德国各州难民人口比例(2015)。图片取自:www.viewsoftheworld.net

德国人对难民的同情已经急剧转变为对安全的担忧。对难民的恐惧,在德国已经激发出自希特勒以来最大一波纳粹主义浪潮。这使得德国总理默克尔立场越来越为难,越来越捉襟见肘,为此默克尔也不得不收紧了难民政策。最近默克尔领导的中右翼政党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更是创下了70年里最糟糕的选战成绩,随即默克尔宣布不谋求2018年12月的党主席连任。这就意味着这将是默克尔最后一个总理任期,欧洲的默克尔时代即将终结。

难民危机缔造了极右翼的德国新选择党(AfD)崛起的契机。该党成立于2013年4月,仅仅成立四年后就已经成为德国第三大党,在2017年9月举行的德国大选中首次获得国会席位。该党以反欧盟、反移民、反伊斯兰主义起家,到现在日益有着向新纳粹组织方向发展的倾向。他们的反移民口号几乎和八十年前的纳粹一样。

德国目前也面临着东西部民众对移民态度分裂的问题,这一点和美国城乡分裂类似。西部都会区精英为了修补德国原罪,普遍支持收容难民,而且不了解也不愿意去了解东部地区人民的想法,所以极右翼在原东德地区有着更强大的支持。柏林墙倒塌30年后,东西德之间那道看不见的裂痕正在显现。

这个裂痕不是经济问题。因为现在德国经济非常强劲,失业率处于东西德统一以来的最低水平,预算盈余大规模增加,2017年GDP成长2.2%。德国收容的百万难民并没有威胁到德国经济和就业市场。人民的诉求不是经济,而是身份的认同。

(三)法国

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领导人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图片来源:路透社

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中,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领导人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妄图挑战总统大位,结果法国主流人群摒弃政见之分,左右派选民联手将其总统之梦扼杀。

勒庞是法国的女特朗普,拥有非常犀利的反欧盟、反欧元、反移民立场。2010年她曾说过:“在法国街头看见穆斯林在祷告让人感觉回到了二战德国占领时期。”如此口无遮拦,真是像极了特朗普!

(四)意大利

今年3月的意大利大选中,由民粹主义和疑欧派政党胜出。

极右翼、反移民的联盟党(League)和中右的意大利力量党(Forza Italia)组成的右翼联盟获得37%的选票,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Five Star Movement)获得32.6%的选票,而原本执政的中左联盟仅获得22.8%的选票。联盟党和五星运动携手组阁,英国《金融时报》评论称,这可能是自英国脱欧以来,欧洲最大的政治动荡。

难民问题显然又是焦点,并对执政党造成了灾难性后果。五星运动赢得了意大利南部地区的所有选票,成为意大利最强大的单一政党。五星运动面孔清新,迎合了民众对老牌政客厌恶的趋势。五星运动领导人是31岁的Di Maio,他大学辍学,以前从未有过全职工作经验。他要求将意大利境内的难民重新安置到欧洲其他地区,而对欧盟债务,他主张意大利应该更有弹性应对。

欧盟原本寄希望于前总理贝鲁斯科尼领导的意大利力量党组阁,但其最终得票仅有14%。反而是极右翼的联盟党超车得票18%,比2013年大选增长了14个百分点。意大利北部地区大多支持这个极端政党。联盟党党魁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好比意大利版特朗普,他诉诸民族主义和反欧盟立场,主张意大利优先,希望把难民赶回家,阻止意大利成为欧洲的难民营。萨尔维尼对自己民粹主义者的身份十分骄傲,因为这确实是意大利大部分民众的心声。

60多万难民跨越地中海涌入意大利,但是意大利政府和欧盟显然都束手无策,欧盟主义者并未妥善因应处理好问题,因此难民只能成为经济和文化问题的替罪羊,以及民粹主义者的滋长沃土。

而最近欧盟有史以来第一次拒绝了一个会员国的预算案。由五星运动主导的意大利2019预算案,赤字结构性爆表。2019年意大利国债比例将突破GDP的130%,预算赤字达到2.4%,是意大利承诺的三倍,相当于每个意大利人都有3.7万欧元的债务。但是五星运动无视债台高筑,为了兑现竞选承诺,拼命到处撒钱。但意大利的债务在欧元区仅次于希腊,经济成长也垫底,何来资本继续这么大撒币呢?

无视欧盟规则,强行扩大预算支出,初看确实非常吸引人,似乎国家获得了自由,但试图用发行更多债务来抵旧债,最终由于债务过重,只会导致丧失所有自由。“人民的预算”最终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责任编辑:于新陆 PN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