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稻葵:中国改革开放40年,我们到底学到了什么?

2018年12月17日 12:28:23
来源:凤凰网国际智库

2018年的中国迎来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一场宏大而深刻的变革,使得泱泱大国踏上复兴之路,十几亿人的生活品质发生巨变。从积贫积弱的窘境发展为身体强健的“经济巨人”,中国凭借何种决心和举措走出自己的发展道路?当“中国模式”被国际社会愈渐熟知,我们又将如何解读中国与世界的经济联结?

2018年12月9日,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举办了“改革开放40年——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国际研讨会”。会议邀请了数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国际经济学理论知名学者与中方顶级智库及企业家代表参与,就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经济的发展经验以及未来所面临的挑战,展开了全方位、深层次的创新式交流。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重磅发布了《改革开放四十年经济学总结报告》。报告总结认为,中国进行改革开放的过程中,政府发挥了强大的作用及影响力,改革的过程实际上是“政府与经济之间的关系不断调整和修正的过程”,由此政府的行为和激励必须改革和调整到位。李稻葵相继表示,政府与经济学是现代经济学值得进一步完善和充实的重要研究领域。

以下为李稻葵院长演讲内容精编: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花了九个月的时间,精心制作了《改革开放四十年经济学总结报告》。从中国40年的改革开放当中,我们学到了什么呢?我们做了一个汇总表,从世界经济史的角度来讲,中国改革开放40年是非常重要而有趣的一个阶段。我们同时也把历史上相似的,有重要意义的阶段也总结了一下。

改革的过程,实际是政府与经济关系的不断修正

首先是英国的工业革命,英国的GDP在40年里从3.8%到6%。而在内战的40年,美国GDP的比例从7.9%上升到17.3%,上升比例比英国高很多。再者是日本以及德国,接下来是东亚四小龙的40年。最后,中国改革开放是怎样的?

可以看到,中国在这40年当中,从在全球经济的比重从不到5%,上升到了18.2%。从规模和力度来说,它应该是最突出的。

中国经济仍然在崛起之中,而且这个历程非常独特。Madison先生做过一个计算,即中国经济的巅峰有两个,一个是在1600年前后,这个阶段到1820年左右结束了。我们也针对中国经济的发展做了自己的计算:1660年前后,中国正处于明朝,明朝极胜时期,中国占全球GDP比重34.6%。在这之后,尤其是在19世纪中叶,中国经济实力迅速下降。而当时的西方在工业革命后不断崛起。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到2017年,中国GDP占世界比重为18.2%。可以说,在过去五百年当中,中国经济第一次出现了在全球经济比重当中上升的态势。

为什么中国改革开放40年经验研究对我们的经济学发展很重要?为什么它特殊?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发挥了强大的作用及影响力。我们改革的过程,实际上就是政府与经济之间的关系在不断调整和修正的过程。

我们的知识和科学在不断的发展,也在一个又一个偶发事件中不断的发展和丰富。很多时候,一些偶发事件会引发我们的思考。中国经济的发展也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偶发事件

现在已有的关于中国改革开放经济学研究方面的思想是什么?我们做了一些总结。首先,是中国人经常说邓小平的这个理论,是我们要“解放思想,要实事求是”。其次,我们还应从现有的经济学教科书当中汲取智慧,比如对产权的明确和保护;还有充分发挥我们的比较优势等等。

第三个方面,即从制度经济学的角度来看,比如说我们双轨制的改革,我们渐进式的发展,我们M型组织和U型组织之间等等。

我们还需要什么样的研究呢?怎样更好的汲取改革开放40年的经验呢?首先需要发展通用的经济学原理,来补充现有的教科书。另一方面,我们需要能够执行的,可以真正落实的具体政策。

非洲国家的领导人经常到中国来访问,他们每次来都会问:我们可以从中国的发展当中学到些什么呢?我们觉得一个很重要点在于,中国的经验是可以学习的,但我们绝不是说中国的改革开放在各个方面都做的非常完美了。相反,我们要找到问题,要看到我们改革开放当中出现的问题,尝试解决问题,这样才能够确保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不断往前。

在研究方法上我们认为要实事求是实地调研,因此我们组织了多次实地的调研,我们去了江苏省,因为江苏省是全中国人均收入最高的一个省份,但是江苏也不是一刀切,他的南部和北部差别也是非常巨大的。苏北、苏南人民都非常进取,只是做法不太一样,我们试图想在实地调研当中获得第一手的知识。我们去了江阴,也去了靖江,我们还去了中国的底特律,沈阳市,这个城市曾经困难重重,现在也有困难,只不过在缓慢发展之中。

第二点我们进行了广泛深度的访谈,我们和中央的十个部委的在职还有退下来的一些领导进行对话,这些人他们都曾深度参与了改革开放的有关工作。同时第三点,我们做了充分的文献的查阅,我们看了很多的政府的文献,从他们的讲话当中汲取了非常丰富的养分。

 我们找到五个方面宽泛的经济学经验。这五个方面的要素,在日后的经济学的细化研究当中,是值得被写进教科书里的。一是新企业的创立和发展。我们认为新企业的创立和进入市场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在绝大多数的省份里面,尤其是经济发展好的那些省份,经济发展最为主要的动力之一就是新企业。

二是以地方政府为主的这些政府,对于帮助企业的创立和壮大方面做了很多的激励,做了很多方面的事情。一般来讲有两个工作的阶段,第一个是2007年到2012年他们设立经济园区做招商,吸引新的企业入驻。2013年至今他们做一般性的改革,理顺他们的工作机制。

我们也讲到政府提供这种一站式服务,一条龙的服务。你早上去,中午吃完饭,下午五点钟下班之前,就可以拿到营业执照。这是在辽宁省目前开展的实践,去简化企业设立这方面的一些手续和审批。

我们也发现地方政府对世行关于营销环境的指数很有认识。世行有很多研究做排名,研究各个城市在开展企业经营方面的环境便利度。最近,中国的排名从78名提升到46名,这是有190个GDP排名的榜单,另外北京、上海也有排名的,北京、上海市政府的领导也在相互竞争,不是说你能招商多少,有多少投资?而是在这个排名表上有多少的位置。

金融资产占GDP比重6年内增加了400%,为什么?

三是地方政府对经济增长的过度热心,也会致使发生政府保护本地企业的行为。例如,90年代初我们出现了棉花大战,他们希望自己产的棉花不会销往其他省份,这是保护本地市场的一种做法。我们学到的经验有哪些呢?第一,政府帮企业发展的激励机制非常重要,为什么他们创立这个营商环境?因为领导要晋升要有政绩,确定你的GDP的数字比你的同行要高。

除了政治激励之外,还有经济方面的激励。在美国,人们付个人所得税是付给联邦的,但是中国不一样,中国的税收都是收归地方的。而且在产业园区里面,我们通过田野调查发现,在园区里头有一些官员的工资跟他们招商业绩是有挂钩,所以他们有非常强的去招商引资这种经济上的激励。

所以,当然会要有一些这种制衡的措施,否则地方政府的这些行为可能会过激,这是第一条经济学的总结。

政府帮助促进了土地使用权的转化。中国土地使用权用途方面转换出现了重大的转型,推动了房地产和制造业的发展。由于这样一个快速的土地转型,中国居民的住房消费得到了巨大的发展

政府在土地使用经济转换方式也有很大的作用。现在清华大学在盖第三栋楼,有五户人我们没办法让他们移,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都没办法劝他放弃土地使用,因此若想在他们的土地上建设我们的校舍,我们必须依靠地方政府的力量。

此外,地方政府的一些行为和激励机制可以去导致,也可以来解决房地产市场的各种问题,包括高房价。地方政府想要有GDP,做高GDP的数字,所以科创这样的一些项目对他们来讲更重要,比建造居民房更重要。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人持有金融资产,这是中国的一个趋势性的现象,他们把家庭居民的储蓄变成真正的一些投资。

中国还没有在40年里头发生过大的金融危机,按中国的定义来讲,主要指的是这种金融产品出现了,金融市场出现了极端的波动,导致经济实体性的一些衰退。另外我们金融深化在不断的推进,我们金融资产占GDP的比重在过去的六年里头增加到了400%,为什么会有这么高的水平?这是我们百姓排队买债券股票而出现的结果。

金融投资收益率是高度波动的。在中国股市开发的前十年中,当时收益率年化有30%多。接下来的18年里,只有1.8%。收益率被我们称之为夏普比率。在过去18年的时间里,我们的夏普比要比美国和印度低的多,这是需要加以改革的地方。

这背后的经济学分析,即金融的深化将是储蓄转化为投资的关键。我们要看到中国工业领导当中,一半的投资是由金融工具来完成的,这就意味着我们要保证金融的稳定,在这方面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如果犯罪分子威胁到了银行业的稳定,是可以用最高死刑进行判决的。

与发挥比较优势相比,学习才是“制胜法宝”

第四,我们仍然在进行“以学习为导向”的对外开放。中国的经济已深深融入世界经济体系,这个过程也为全球经济发展带来了诸多好处。同时,中国非常努力地应对全球化带来的冲击。比如说我前面提到中国版的底特律就是沈阳。

去沈阳考察时,我们发现沈阳有将近60万的下岗工人。当地政府第一给下岗工人家庭现金补助,第二对这些下岗工人进行再就业培训。第三搬迁,从市中心的一些工业企业搬迁到市郊区。第四,吸引外商投资,这主要是宝马,宝马在沈阳的投资对沈阳及其重要,沈阳市的财政收入排第一是占四分之一的来自宝马在沈阳的合资企业。

与此同时,我们也承认在一些领域当中,开放的步伐仍较为缓慢,一个是汽车领域,一个是金融服务业。在过去半年时间中,中央政府宣布了一系列强有力的开放措施,重点便是在汽车业和金融服务业。所以我们需要总结什么?我们认为,开放最重要的作用便是帮助我们学习,学习才是我们进步的关键。企业家在学习劳动者在学习政府官员也在学习

第二个总结,就是与发挥比较优势相比,学习的作用更为重要。很多人会觉得经济的发展应该是发挥比较优势,确实如此,但最重要的并不是它,而是学习。比如中国的汽车行业,在很久之前,中国在汽车领域是没有什么比较优势的。但你会发现大众来投资,大众汽车到中国投资以后,慢慢提高了本地化率。所以,也不见得比较优势是最重要的,通过学习总结出来的真知灼见可能更加的重要。

当时中国和大众建立合资企业时,卡尔博士已经90多岁高龄。他是彼时大众的一把手掌门人,并且他决定和中国建立合资企业。大众能超过丰田,就因为它在中国建厂。其中很重要的条件就是:大众在中国企业有本地化率的要求,并且需要不断提高本地化率。正因如此,中国本土的汽车行业才可以在大众的合资过程中不断学习。

第五个经验叫审慎的宏观调控,这点非常重要。中国高速的经济增长在过去40年里还算较为平稳、平顺的。我们有一套专门计算波动性较为标准的算法,从中发现中国的波动率还是非常低的,比全球、也比很多领先的发达国家都要好,包括美国。

中国也避免了高通货膨胀,可以看到我们几何平均的通常率是6.9%,我们的通胀还是得到了比较好的控制。而且我们宏观调控手段比较简单直接,尤其是对于民营企业而言,有时会突显公平问题。

在中国经济向上攀升的过程中,大家都头脑发热,就像互联网泡沫一样,大家觉得我们做第一名才是赢,排第三名都不是赢,就是输了。当经济冷下来的时候,企业都有一种博弈理论,大家都等着,都熬着,谁能抗得住谁就赢了。我们发现宏观经济波动比较大,如果没有政府的干预波动率会更高。

政府采用了哪些政策?政府用了市场、改革、行政、综合手段,比较严格地去稳定宏观经济。所以我们会看到它去除了很多过剩产能,就像政府强行整改连续几年都没办法盈利的企业一样。包括这些在美国的航空业,很多航空公司经常用到破产保护的条款。

中国40年的改革开放,产生了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同时非常独特的一种经济增长。我们很多经济学的研究都是先从特例开始研究,再总结这种共性。但基于中国发展的实践,我们也列出五条经济学的总结。

第一,要有激励机制地促使地方政府帮助企业快速进入和发展;第二,地方政府要有动力将土地快速地从农业用地转化为非农业用地;第三,金融深化至关重要,即引导居民庭持有越来越多的本币金融资产,将储蓄有效地转化为投资;第四,学习是对外开放中经济增长的关键,开放的根本好处是学习、而不是比较优势,单独的比较优势往往会使经济处于低发展水平;第五,中央政府必须积极审慎地调控宏观经济。

最后一点,从中国经济发展角度,我们可以学到哪些?对于现代的经济学可以做哪些补充?我们觉得政府和经济学之间的关系,就像经济学规律与法律,这是一个新的学科,我们也希望能够建立政府与经济学关系的这样一种学科,或者说政府和市场经济学,它应该成为经济学领域一个新的学科,并不断地充实它。中国经济发展的经验,可以成为一个非常有意义的素材来源,非常感谢大家,希望大家提出一些建议。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