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宝:“变”和“退群”是2018国际秩序的两个关键词

2018年12月17日 18:53:24
来源:凤凰网国际智库

2018年12月16日,在北京国际能源专家俱乐部成立10周年之际,俱乐部携手彭博社与凤凰网,并在亚洲开发银行与新奥集团的鼎力支持下,联合举办了“2018北京能源工作晚会”。

围绕“把握前沿、建言发展”的使命,一年一度的北京能源工作晚会再度成为北京能源领域最资深的专家聚会,最高端专业的圈层社交和最前沿精彩的思辨分享。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北京国际能源专家俱乐部名誉理事会主席张国宝出席晚会并发开幕致辞。

以下为张国宝现场演讲实录精编,以飨读者。

陈新华(主持人):接下来请允许我介绍一位不需要介绍的重量级嘉宾。为什么不需要介绍呢?因为大家都知道他是谁。他从1999年到2011年的12年期间担任我国主管能源工作的发改委副主任,首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在他的领导和策划下,中国的能源事业突飞猛进,强力地支撑了中国经济的腾飞。

最近他把自己所经历的国家60多个重要工程项目的决策过程和背后的故事写成了一本书,叫做《筚路蓝缕》。这本书最近在网上跟刘源将军和傅莹大使的书有个PK过程。在《作家文摘》推出来的今年30本非虚构故事书中,国宝主任的书开始一直遥遥领先。但在最后两天,一个是敌不过外交部门这么强大的号召力,另一个还是被人民解放军给打败了。所以第一名是刘源将军的《梦回万里卫黄保华》,第二名是傅莹大使的《我的对面是你》,第三名4.5万多票的就是国宝主任的《筚路蓝缕》。尽管屈居第三,但在30本非虚构故事书中,这是唯一的一本专业性很强的书籍。

《筚路蓝缕》不是他的第一本书。今年早些时候,他已经出版了另外一本书,叫《神州穿越》,记录的是在他20多年工作过程到了中国与世界很多地方,所了解到的当地人文历史文化故事。

更令人感动的是,这两本书他在生病康复期间,没有秘书代笔,也没有查找资料方便,全部用一部使用了8年的破手机写出来的。

他就是咱们非常尊敬的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先生。

我们以热烈的掌声邀请张国宝主任致辞!


张国宝:各位来宾、各位朋友晚上好!

今天来出席庆祝国际能源俱乐部10周年晚会的有300多人,陈新华一定让我讲几句。实际上我身体不是很好,他告诉我,因为在座的有很多都是能源界的老朋友、老同事,你们对我也很关心,陈新华经常向我转达同志们对我的关心。我也很高兴,因为和大家正好一年没有见面了,去年我也来参加了,但是这一年当中我基本上就在家待着,可能网上看到我有一些小文章,那都是在家发的,我也不去参加外面的会议。今天有这个机会和过去的老同事,老朋友在一起,我自己的心情也非常高兴。


今天出席晚会的各位嘉宾有著名的能源企业的企业家,有的是著名智库和学术机构的专家学者,有的是能源媒体的新闻工作者,还有一些是能够放下身段参加民间组织活动的政府官员。为什么说能放下身段呢?因为过去请政府官员参加个民间组织活动,需要左请右请。今天我看能源局还有不少人来,还是放下身段了。我那时候在的时候不忌讳这个东西,许多民间组织还是我在位的时候支持搞起来的。

美国能源部的原副部长,David Sandalow先生专程从美国过来参加今天的晚会,还有英国专程过来的同行,和澳大利亚驻华大使。可以说今天是能源界的一次盛会。10年前国际能源俱乐部还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它没有资金,也没有权利。不是“没有花香,没有树高”,就是“没有权,也没有钱”。所以这棵小草,完全是靠热心于能源事业的志同道合者,积极参与建设起来的一个纯粹的NGO,刚才主持人也讲了,他们来主持晚会也不拿钱,都是自愿者,俱乐部没有专职的人。

但是十年来俱乐部一直传播正能量,积极开展国际交流,既讲好中国的能源故事,也积极学习和了解国际能源事务,把握时代的脉搏。十年来,国际能源俱乐部接待了国际上众多的能源政要、能源企业家、世界上有影响的能源智库、高等院校和研究机构的专家学者。我印象当中,前任美国能源部部长莫尼兹,当能源部部长以后第一次出访中国,第一场活动就是到国际能源俱乐部来座谈。还有很多国家的政要和企业家们。

另外国际能源俱乐部协助中国燃气协会成功取得了2024年世界燃气大会在中国的举办权,协助北京燃气集团的董事长李雅兰女士当选下届国际燃气联盟的董事长,成功协助俱乐部成员孙贤胜当选为国际能源论坛的秘书长。孙秘书长虽然长的是中国脸,但他现在是一个国际组织的掌门人,也是选出来的。俱乐部也帮助推荐了原国家能源局油气司副司长杨雷到国际能源署担任署长的高级顾问。

这些举措增强了中国在世界能源事务的话语权,也显示了国际能源俱乐部的影响力。国际能源俱乐部还就雾霾的治理、能源结构的调整、油气价格、全球能源治理等重大问题开展了交流研讨,建言献策,俱乐部也成功帮助了一些企业获得国家级项目的审批。

比如神华在宁东400万吨煤质油项目,当时有不同的意见,有不同的看法,陈新华先生也组织了一些专家们研讨,也把这个报告上呈到国务院领导那里,很快这个项目得到批准。国际能源俱乐部还为能源企业的科技成果推广应用进行的一些尝试,今天的奖品当中好像有一个就是他们帮着推广的,叫水暖床,类似这样的,我记得好像也帮助了不少小企业的科研成果在能源领域推广。

这些工作陈新华比我说的更详细,我这里不过就是多余的讲几句,多夸赞几句而已,他自己不便说的,我可以高帽子给他多戴两顶。现在国际能源界的巨头来华访问,能到国际能源俱乐部做一场交流也是很大的殊荣,当然我们比不上元首要到北京大学做演讲,但是能源部长这一级来的还是不少的。因为这个可以和中国能源界顶级的专家学者面对面的交流。我去年在致词当中调侃,用了《陋室铭》里面的一句话,俱乐部是一个“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场所,今天来的都不是白丁,都是鸿儒。作为一个没有任何政府资金支持,也没有政府给予任何职能,也没有任何级别。你是什么级,处级还是部级,还是局级,没有关系,在这里都平等相待。有时候请政府部门的官员来参加活动都不赏脸的纯民间组织能够做这么多的工作,我认为已经十分难能可贵了。

它之所以能够活下来,还能够发展起来,靠的是热心于能源工作的各领域人士的支持和积极参与,靠国际能源俱乐部高端的声誉。它不像很多自媒体,说点不着边的话来吸引点眼球,它不是靠这个,靠的是我们研讨问题的重要性来赢得高端的声誉。

另外重要的一点是它由一个没有在这里领薪水,热心于此项工作的群主陈新华。国际能源俱乐部和国家能源局是在同一年诞生的,都是2008年成立的,国家能源局换了5任局长了,我是第一任,章建华是第五任,而国际能源俱乐部始终是一个群主,没有换,保持了领导班子的稳定性。

即将过去的2018年世界风云变幻莫测。如果我学习凤凰卫视用一个汉字点评,这个字就是“变”,变化的“变”,二战后形成的世界秩序和体系正在受到冲击。如果用两个字来形容就是“退群”:美国退出了《巴黎气候公约》,退出了“环太平洋自由贸易协定”,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还退出了伊朗核协议;卡塔尔退出OPEC组织,英国也要脱欧,乌克兰退出独联体,全是“退”。过去我很少听说签订的国际条约轻易退出的,2018年这事儿就变得那么简单了,怎么觉得好像退出个国际条约比离婚还容易,都快赶上离婚率那么高了,退群也应该是对于“变”字很好的注脚。

好在国际能源俱乐部还没有人退群。相反,著名的国有企业家傅成玉,地方国有企业的领导人李雅兰,民营企业家王玉锁都成了国际能源俱乐部的积极参与者和支持者。另外还有很多人想参加进来,还走我的后门,我也没权,我是个名誉理事会主席,名誉就是什么也不管,这叫名誉。我只能转告陈新华,陈新华说最多一百人,超过一百人不行了,所以还有好多候补的进不来。真是没有什么人退群,要退就是我退了。我原来还在群里写点小文章,我一年多身体不好,我也不在里面写什么了,半退了。

过去的一年世界变化之大,使得许多事情都也变得不靠谱。现代资讯非常发达,但是网上不靠谱的消息太多了,有的是有人故意编造假新闻,达到某种宣传的效果。有的是受骗以讹传讹,把假的当成真的了,把过去的文章当做今天的事儿来说,还有的是标题党。所以如果哪天你收到特朗普写推特向你祝贺圣诞快乐,你千万别太高兴,现在假特朗普推特的也有,去年就有特朗普的推特祝贺你元旦快乐。国际能源俱乐部要传播正能量,传播正确的消息,拒绝假新闻,成为一个在公众中有信任度的高端智库。

当然我这不是批评别人。要讲到不靠谱,首先我就不靠谱。去年俱乐部工作晚会安排我与丹尼尔.耶金先生对话,叫我预测油价,我预测今年油价在每桶70美金以下,耶金先生预测在65美元以下。今年9月份由于机构投资者押注美国制裁伊朗,11月份就要开始生效,所以押注油价上涨,油价一度突破每桶80美元,而且直逼90美元。

我心想,我还是比丹尼尔·耶金略胜一筹,眼看就要获胜了,结果到了11月,美国出台伊朗制裁政策,豁免了7个国家,听起来只有7个,但他们占伊朗出口的70%,制裁力度不够大,油价一路下行,跌到了现在50多美元。所以我去年的预测可能不行了,等12月30号我看也追不到70美元了。像美国政策这样的变量我认为很难预测,所以油价的预测都是不靠谱的,不要相信哪个人,无论像我这样的白丁还是什么专家都不靠谱,因为变化的因素实在太多。

即将到来的2019年也将会是一个风云变幻的年份。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希望国际能源俱乐部继续发挥其作为民间组织的独特作用,进一步扩大影响力和知名度。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祝大家晚会过的愉快,不能每个人得到好的奖品,但是为得到奖品的同志们鼓个掌,谢谢大家!


邹明(主持人):请国宝主任留步,我知道国宝主任这10年来为我们俱乐部倾注了巨大的心力和心血,这十年来你的言论和文章深深的影响了每一个在座的俱乐部的成员。

我这里透露一个秘密,国宝主任别看头发花白,但有一颗文青的心。在会前我们放了三首歌曲,这三首歌曲的词作者就是国宝主任,其中有一首叫《莫斯科郊外》,特别浪漫。刚才我和国宝主任私下有一个探讨,那天晚上是不是特别浪漫?国宝主任还挺害羞地说是特别浪漫。您能否跟我讲讲怎么浪漫的,那个词怎么写的?

张国宝:应该不能算浪漫,是难受。那天白天,我见到俄罗斯的副总理谢钦。晚上他安排我们住在伏尔加河边上的外交公寓,壁炉要自己生火。我们好多人不会生壁炉,把白桦树皮撕下来还是生不起来,最后还是我发现,把火门关上就好了,开始拿报纸点也点不着,后来把门一关点着了。因为谢钦跟我讲,要中国提供150亿美元的贷款,这么大的数字我是做不了主的,马上通过使馆把信息反馈到国内,等国务院的指示,国务院当时应该说也非常重视,当天就让尤权,那时候尤权当副秘书长,协调各方面的意见。

到了夜里三点钟的时候,因为有时差,他们消息发过来说明天你可以表态,国内同意给俄罗斯150亿美元贷款。我一颗一直悬着的心一下子放下来了。放下来了,我也睡不着,我就到伏尔加河边上去转转去,起来比较早,我看到红霞满天,在伏尔加河上,我诗性大发,写下了这首《莫斯科郊外》,但是用的是古诗词体写的,那时候心情很喜悦,这就是我所谓的浪漫。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责任编辑:于新陆 PN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