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局》欧阳娜娜:以前追求完美 现在想做“不完美女孩”

2019年06月11日 10:49:24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众人心中,欧阳娜娜是那个“别人家的孩子”。她有着“完美人设”,也是演艺圈中的“另类”:“最年轻的大提琴演奏家”、“从柯蒂斯到伯克利的天才少女”,甚至被提“哪个女孩儿不想活成欧阳娜娜的样子”。

演艺、演奏,也许可以说是她目前生命轨迹中最重要的两样东西。众人惊叹于她年仅13岁考入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时,不惧争议选择了退学而投入演艺事业;当她3年后演艺生涯如日中天时,她又选择重返校园,进入美国波士顿伯克利音乐学院深造。兜兜转转,她才18岁,却已经迎来了自己另外一段崭新的开始。

“我觉得完美这个词,以前可能我会追求,但现在不认同” ,“要学会做自己,这是我认为最能在任何时候都鼓励我的一句话”,欧阳娜娜在凤凰网《格局》节目中如是说。

没错,柯蒂斯的大提琴天才少女是她,退学从艺却演技遭非议的是她,重返校园被赞“国民女孩”的仍是她。“放下包袱,做最好的自己”不仅是她的格局,也是焦虑时代下我们每个人应当思考的课题。

以下为访谈实录:

自己人当然要帮自己人,设立奖学金是希望帮助更多的“后来者”

旁白:2000年出生的欧阳娜娜,6岁开始学大提琴。天赋加上努力让她被台媒称为“天才大提琴手”。现在,她为10年前的自己交还了一份音乐梦想答卷。她正在和伯克利音乐学院合作,组织一场名为 【The Dream is Real】十周年巡回音乐会波士顿首场演出,这一场的演出的所有收入都会进入“欧阳娜娜奖学金”——为学习传统乐器的亚洲人设立的个人奖学金。

欧阳娜娜:这次主要是在4月28号,是我十周年的一个音乐会,我觉得还挺值得纪念。最重要的应该说比较特别的,不是在北京举办,而是把这次的首场搬到了波士顿,然后也跟学校合作。当时其实跟学校开会的时候,觉得要把它做得更有意义一点,所以就成立了这样子的一个基金会,供这些需要的人,我觉得可以来帮助他们更好地学习。我觉得自己人当然要帮自己人,希望自己真的有一天可以帮助到需要这个奖学金的人。只要是传统乐器,就可以来申请这个奖学金。

主持人吕思墨:你一开始萌芽的动机是什么?

欧阳娜娜:当时其实会有这个想法,是因为我自己13岁的时候,到柯蒂斯念书,柯蒂斯是150、160个学生,每个人都是全额奖学金。因为它是一个乐团制的学校,人不多,但是他们都是全额奖学金进去的,每一个人都有对应的一个赞助,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对应的赞助者。其实当时我走在路上,那时候还挺小的,只是有一个想法,我就跟我妈妈说,我说如果有一天我长大我老了,我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做那个帮助别人的那个人。当时其实只是有一个这个想法,但我没有想到能够在自己18岁的时候实现这个当年的愿望。

主持人吕思墨:所以你应该算是活成了你最想成为的那样的人。

欧阳娜娜:我觉得我在往那个方向努力吧,慢慢实现自己每一个小愿望和目标。

梦想是“火箭号”,十年前从没想过会被这么多人喜欢

主持人吕思墨:所以说这一次4月28号的音乐会,应该对你来说,真的是意义非凡。

欧阳娜娜:对,我真的觉得还挺重要的,也算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一个里程碑吧。因为毕竟10年也不是一个小的数目。其实我当时为什么把这个音乐会的主题定为跟梦想有关系?其实我之前就出过一张跟梦想有关的专辑,但是我认为说,我把它变成梦想主义,就像一个梦想的火箭号一样,是因为十年前十岁的我,其实从没有想过自己能办这么一次音乐会,会有人来听我的音乐会,来喜欢我。我觉得当时的自己,可能心里有这个梦想,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实现。

所以我就想要传递的一个理念是,每个人心中都可以有梦想,不要觉得梦想实现不了。只要心中有这个梦想,至少你在追寻这个梦想的过程当中,你会是快乐的。会有痛苦,但是最终当你实现这个梦想的时候,其实内心真的是非常“喜悦”的。

主持人吕思墨:成就感吧。

欧阳娜娜:对,成就感。

孤独不是一件难受的事,应该去享受它

旁白:每一位游子都是孤独的,对于远赴他国求学的留学生来说,陪伴他们的更多是“好山好水好寂寞”。而面对背井离乡的孤独,欧阳娜娜是如何面对的呢?

主持人吕思墨:我看到你之前的一个采访说到,你给留学生的一个建议就是,不要害怕孤独。

欧阳娜娜: 我觉得是,我觉得人不能害怕孤独,孤独其实不是一件难受的事情,我觉得需要去享受它,因为当留学生,确实是会有很多孤独的时候,毕竟你离开你的家乡,离开你的家人,你需要去和一个自己完全不熟悉的地方去生活、去认识,去和不同文化的人打交道,或者是认识,我觉得这是一件挺难的事情,我也是花了一段时间才克服了这个事情。

我记得我今年上一堂课,老师就发了一张纸,他写说,留学生来到国外念书的时候,心情曲线变化特别大。你刚来很新鲜,到后来又开始想家,觉得很幸福,但又会遇到困难。我觉得这其实跟人生一样,一定是有高有低。心态上也是,从习惯到不习惯到想家等等。所以我觉得,一部分是需要去接受这些,自己选择的就要好好做好。

从不后悔,承担自己选择的一切后果

旁白:15岁时,欧阳娜娜突然休学,投入演艺圈。18岁时,当她已经是娱乐圈当红流量明星,她却毅然选择去伯克利留学。欧阳娜娜每一个阶段的选择总会引来争议不断,外界不解她的原则,但她心里翻涌着的又是哪些念头呢?

欧阳娜娜:我觉得变化还挺大的,现在看来时间过得真的是挺快的。但是我从来没有对我自己的任何一个选择后悔过,因为我觉得,当然每一个选择,你在做的那个当下会有不确定,但是我永远确定的一点是,当我做这个选择的时候,我会承担我选择的这个后果。所以只要决心,我认为每一件事情都能把它做好。当然也会有一些不可控因素,也会有做错事情的时候,但是我认为在我这每一个阶段,从选择到国外念书,再到离开校园,然后到圈子的工作,或者是比较辛苦的自学等等,每一步当下都觉得很难,但是现在看来,我觉得其实值得就好。

所以我觉得,只要有为自己的选择负责的这个勇气,我觉得没有什么事情是太难的。

主持人吕思墨:你有没有什么遗憾的事情?

欧阳娜娜:因为你得到了什么就会失去什么,你失去什么你一定会得到别人没有得到的。可能我确实失去了一些高中生享受的一些校园生活,或者是童年出去玩那些比较日常的休闲玩乐,那些东西我是缺少比较多的,因为没有什么时间让自己放松下来。所以这一次回到校园,我觉得还挺好的,就把我可能缺失的一些,让自己可以放松的感觉,可以找回来一些。

福布斯亚洲30岁以下精英榜,“完成不可能之事”是对年轻人的肯定与动力

旁白:2019年,欧阳娜娜以音乐家和演员的身份登上了福布斯亚洲30岁以下精英榜。福布斯给予欧阳娜娜“完成不可能之事”的评价。她在亚洲出演了《秘果》、《机器之血》等电影,赢得了大量观众关注的同时,她从来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拉大提琴的女孩,对于自己的音乐事业,她从未敢松懈。

欧阳娜娜:其实我还挺荣幸的,因为当时也是一早起床看到这个消息。我很感谢他们愿意给年轻人机会,我觉得这也算是一种肯定,也是继续努力的动力吧。

主持人吕思墨:所以你自己未来的定位和方向大概是什么样的?

欧阳娜娜:其实我每一个时期对自己未来的定位和目标都会有所不同,但我希望一直有机会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当然,我觉得累积作品是最重要的,有机会有好的影视作品,我希望可以去争取,然后进步。

音乐方面,也算是我自己现在主要在努力的。

希望找到一个符合自己的角色,努力让演技获得肯定

主持人吕思墨:如果最近给你一个剧本在眼前,你更希望翻开,是什么样的角色呢?

欧阳娜娜:我希望这个角色是符合我的,应该说我是符合这个角色的,不是说是本色出演,而是说这个角色的设定,是我能符合的,也能学习的。当然,导演也要认可我来演这个角色。

其实我觉得,选影视作品比较难的,很多时候要天时地利人和,你要有这个时间,团队也要认可,是一个团体的工作。不像音乐,你是自己一个人去找,拼拼凑凑,去努力完成一个音乐作品。拍戏是一个比较大的团体,每一个环节都环环相扣。所以我认为,我不会去强求,但是希望自己能演到一个自己特别喜欢的一个角色吧。

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不必“希望成为欧阳娜娜”

旁白:微博上不断溢出“谁不想成为欧阳娜娜”话题讨论,话题的当事人欧阳娜娜却剖白:没有一个完美的个体。作为一名公众人物本身,背负着“完美人设”是最累己累心的,她承受着外界的种种非议,也需面对同龄人一样的烦恼和忧愁,她选择把挫折和压力埋在心底,时时将阳光、积极的一面带给这个世界。

主持人吕思墨:所以你看到粉丝给你这么多褒义词的评价,你当初会心里很开心,觉得自己是这样完美的人设吗?

欧阳娜娜:当然我觉得这些好的关键词是一个好的出发点,但是我个人是不认同这个观点的,因为我认为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不应该有谁希望成为谁,就像我一样,我也希望成为最好的自己,那其他人也是一样,都应该成为自己心中那个最好的自己,而不是希望成为另外一个人。

当然我觉得这个出发点是好的,但我还是希望每一个人都能活成自己最想要的样子,包括我也在努力。我相信,每一个人都有比较负能量,比较悲伤,比较有挫折、有压力的那一面,只是我比较不习惯把这一面分享给大家。所以大家看到的我,可能都是比较乐观、快乐的我,当然这也是大部分,可能80%的我,但可能也有其他时候,我是非常有挫折,或有压力的。所以我就觉得,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每个人要经历的事情也是不一样的。但不一定是别人会理解你。所以我觉得,还是要往自己的那个方向走。所以这个观点我是比较不认同的,对。

直面舆论、干掉负面情绪,练琴使我的心脏强大

主持人吕思墨:你一般会怎么样来排解这种负面情绪呢?

欧阳娜娜:我认为每一个挫折或压力也好,他们会有事情的一个冲突点。但是我认为这个冲突点,它终究是能被解决的,但有一些时候的悲伤是没有任何原因的。我会想清楚,今天我是为了什么事情而去烦恼,而去不开心?那我通常是希望,能跟那个负能量和平相处,对,我不会觉得说我很烦,因为我现在不开心,而是我在想说,那既然我不开心,我就搞清楚为什么不开心,如果没有为什么,睡一觉说不定就好了。

所以我为什么说80%是开心?不一定说我的烦恼很少,而是说我会希望用一个非常正面的一个态度去面对这件事情。我觉得我的乐观比较好的地方在于,我愿意去直面我的挫折和压力。我认为如果这些挫折和压力我都不愿意去直面它的话,我真的没有一天能快乐。

主持人:这种心态是怎么样锻炼出来的?

欧阳娜娜:我觉得跟我从小学音乐有关系,我觉得学音乐对我来说,现在看来,就是当时在当下你肯定不知道,但现在看来会觉得说,学古典音乐其实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因为你要苦练,你需要一个人跟自己相处,然后去度过自己小小的难关。

但在度过这些小小难关当中,你会发现你把你的心脏练得特别强。除了你可能是琴艺上面进步,更多是你自己内心打架的一个过程。所以我觉得,为什么很多人问说,那你被受到一些质疑也好,或者是舆论压力的时候,你怎么度过?我觉得就是因为从小,因为音乐的关系,它给我某一种能量,让我继续知道,我应该怎么为了我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努力,而去突破一些所谓的难关。

以前会追求“完美”,但现在更“信自己”

旁白:对于年轻的欧阳娜娜来说,“格局”一词未免过于宏大,正如她所说,为自己做努力,做更好的自己。

主持人吕思墨: 那么在你心中,你觉得格局是什么?

欧阳娜娜:对于我来说,我在这些事件当中,或者是自己的一些经历当中,体会到最多的就是要学会做自己,这是我认为最能在任何时候都鼓励我的一句话。

你不用说你的格局需要多大,或者说你要求要多么完美,我觉得完美这个词,以前可能我会追求,但现在不认同。所以我觉得不是在于这个格局的大小,而是你要愿意为自己去做努力,愿意做最好的自己,而不是和别人去比较。

旁白:都说“做自己”,可多少人真的“认识自己”?多少人在低潮时“信自己”?“理想的自我”在河流的另一端,人必须涉水自渡前行寻找,途中需要付出巨大的耐心、努力、坚持,还需兼具勇气、无畏、坚韧。

欧阳娜娜也在这条路上。在大提琴的音乐世界里,在手机镜头的倾诉疑惑的自我独白里,在每一次不惧他人评价的选择里,她都在真正地在绽放,用力做她自己,这是欧阳娜娜。

(实录全文完)

《格局》是凤凰网国际智库“与世界对话”全新推出的国际化高端访谈节目。节目于哈佛、沃顿、耶鲁等世界顶尖高校专访于正、欧阳娜娜、许达来、宋怡明、尤小刚、张文中、杨乐、徐娇、苏芒、孙哲、霍泥芳、张晓龙、童士豪、蒋昌建、苏权科这15位来自政商学界、文艺时尚界、青年创业圈的杰出精英。倾听他们的国际视野、行业观察、个人格局,就是与时代交流,与世界对话。登陆凤凰新闻客户端,2019年6月起,每周二重磅播出。

[责任编辑:于新陆 PN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