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局》许达来:有信仰的投资人最有杀伤力

2019年06月18日 10:28:01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面色红润,短发灰白,谈吐略带外籍口音却条理清晰,和蔼可亲却又不掩犀利。这是很多人对许达来的第一印象。

他是二十多年投资领域的“老人”,深耕中国VC市场十余年。和挚友雷军共同创立顺为资本的8年来,许达来牵头投资了三百余家公司,其中就不乏后来成为“独角兽”的小米、美菜、爱奇艺等。

二十年前亲身经历亚洲金融风暴和硅谷互联网寒冬的他,坚信“顺势而为”,投资颇为理性,被称为“最难搞定的投资人”,也被吐槽“佛系投资”。

与此相对的,他坚信科技创新是“人类进步的梦想”,自创“市梦率”与“市盈率”相对,人工智能、航天领域都承载着他的美好想象。

“格局有多大,你做的事情就会有多大。”他说。

以下为《格局》访谈实录:

真正优秀的投资人是创业者的知心朋友

旁白:许达来,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斯坦福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投资圈。《财富》将许达来评选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三十位投资人之一”。2011年,他和雷军共同成立顺为资本,“顺为”二字取于雷军一直信奉的人生格言“顺势而为”。做投资人,基本功是“识人”。怎么看创业者的人品和能力高下,功夫在诗外。

许达来:对于创业者来说,信仰肯定是必需的,再一个就是执行力。此外,他的格局也非常重要。因为格局有多大,你做的事情才会多大。这么多年来,我非常佩服的那些创业者,他们的格局其实都很大。

主持人吕思墨:您理解的“格局”是什么呢?

许达来:以为人相处方面举例,可能你很不喜欢某一个人,或者可能他有很多其他的缺点,但他的职能对你来说非常非常重要,你就要能够容纳这个人。以我曾经的一个商业谈判举例:我曾对一名创业者明确表示出了投资意向,但后来我改变了主意。当时我跟他说,我说改变主意了,我不做这笔投资了。其实我当时的心理预期是,他应该非常恼火,这才是正常的。但他的反应,是完全出乎我意料的。他很心平气和地说没有关系,我跟你的合作是未来十年、二十年的合作。今天不成没关系,我们未来可以继续。

主持人吕思墨:那所以说起来创业者和投资人的理想关系到底是什么?

许达来:我觉得应该是互为知心朋友的关系,这是最理想的状态,其实能做到这一点很难。但我觉得最起码,要与创业者成为很好的朋友,在他最困难或者最开心的时候,他能够与你分享。

主持人吕思墨:是私下里很好的朋友吗?

许达来:当然。我们和创业者的关系要不仅仅局限于董事会,开董事会固然重要,但最有效的交流方式往往是一对一的。作为创业者,他们其实是很孤独的。遇到诸多困难和压力的时候,在公司不能够跟员工们说,回到家也不能够跟家人说。所以创业的过程中会很痛苦,压力很大。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是他信任的人,他会把情况跟你说的,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种共赢的状态。

优秀的人都对自己要求高,做个注重细节的“完美主义者”

旁白:除了识人,还得识货,也要看时运。许达来亲身感受过亚洲金融风暴的强大摧毁力,也在硅谷目睹互联网泡沫的破裂。外界认为,经历一番沉浮后,他的投资风格变得理性和“佛系”,但他自己却不这么看。

许达来:我不太喜欢“佛系投资”这个风格的描述(笑)。

主持人吕思墨:那您更喜欢什么风格?

许达来:但是我觉得其实任何事情,都有利有弊。按刚才这个说法的话,我觉得“佛系”的好处可能是减少摩擦的机率,与大家的关系会更融洽一些。但它的缺点可能就是不能够更早地发现并解决问题。

所以我觉得,如何做投资,如何与创业者沟通,这其实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我们投的创始人,一定都是很有想法的,我刚才提了,他们要有信仰。如果我讲你两句你就改变了主意,那你其实是一个非常容易被我“带走”的人。如果我说什么你干什么,那我来干,你为什么是创始人(笑)?我来做创始人好了。所以我觉得,试图说服一个创始人,来参与管理他所要做的事情,是非常困难的,因为首先我们投资他的原因之一就是,他必须要有信仰。

第二,他的个人能力要很强。再就是第三,他在他所处的创业领域中,知识应该比我强很多。如果三点都不是的话,那我为什么投他?但反过来,如果他这三项都具备,他应该是很难被说服的,所以我是希望他坚持的决定大概率是对的。但如果他错了,自己绕了一圈,他会回来再与我们讨论改正的方法与路径。

主持人吕思墨:您自己觉得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吗?

许达来:算是吧,我还是非常注重细节的。

主持人吕思墨:是在投资上的细节还是其他的?

许达来:多方面,我其实还是挺专注细节的。如果要抠细节的话,我会让你抠得很痛苦。那天同事还说,刚加入顺为的时候,报告里一个空格、一个逗号、一个句号的错误,我都会要求他改(笑)。

主持人吕思墨:可能就是因为这种严谨的风格,所以才让您的投资道路上,一直都非常的顺利。

许达来:我觉得这样的要求对我自己和对他们的来说,都是合理的,因为顺为的同事都是从国内外高校毕业的高材生,优秀的人对自己的要求不高,那怎么行。

“市梦率”:有信仰的投资人才最有杀伤力

旁白:向来被认为严谨、理性、滴水不漏的许达来,也有着自己的“天马行空”。对一些基本面无法量化却梦想远大的早期项目,他大胆提出“市梦率”的概念,与上市公司的“市盈率”相对应。他敢投卫星火箭,也布局农村海外。他的理性判断中,始终燃烧着一把梦想之火。

主持人吕思墨:我之前听说过,您创造了一个词叫“市梦率”,就是您把对公司价值的评估,不仅看作一种科学,更是一种艺术。那么过了这么多年,您现在对于“市梦率”这三个字是怎么理解的呢?

许达来:因为有些创业项目在早期阶段,它的很多事情是看不透彻的。你要去理性分析他的话其实很困难,所以我就觉得当你相信这个项目的前景,并且其创始团队对这次创业保持信仰的时候,可能就会倾向于给这个项目一个较高的估值,这个决策也许是对的。所以在那个时候,就是当你没有一个非常理性的评估标准的时候。我就觉得那不如以投资人和创业者梦想的价值作为衡量标准,给了估值,这就是“市梦率”。

主持人吕思墨:那在投资领域当中,您觉得什么样的人最有杀伤力?

许达来:这个问题很好,我没想过这个问题(笑)。其实我觉得投出一家好公司很难,要有足够的信仰才能坚持与优秀企业陪跑到最后。当我们决定投一个项目的时候,应该是对项目非常有信心才会选择出手,但是往往在投资以后,公司的发展路径,可能会与我们最初的想法背道而驰。这个时候你就要面对一个问题:你要不要继续追加投资?我觉得任何伟大的企业,在它们发展的路程当中,绝大部分都会遇到很大阻碍与挫折。作为一名投资人,如果没有这个信仰的话,其实是很难坚持到底的。比如说我们今天在波士顿,星期一是波士顿马拉松,跑马拉松的人也要有信仰,完成马拉松的过程是很艰辛的,如果你没有什么信仰的话,你可能跑一半累了就不跑了、放弃了。

主持人吕思墨:这个概念真的蛮好的,您认为是有信仰的投资人,他其实是最有杀伤力的,最能够成功的。对了,您之前也提到过就是对年轻人的一个观点,您说到有太多人焦虑,但是太少人实干。您觉得周围的这些创业者,他们真的是又很焦虑,但是又太少实干吗?

许达来:这当然是个很主观的一句话,但其实焦虑也是很正常的。我虽然这么说,但自己有时也会很焦虑。因为焦虑也是我们推动自己进步的一个原动力。我之前想强调的就是:不要因为大环境而过度焦虑,我们要焦虑的事情,是能够影响到我们自己的、脚踏实地的事。

智能科技引领未来,看好印度未来十年移动互联网前景

主持人吕思墨:我特别喜欢“顺为资本”这个名字,顺势而为,那么接下来准备顺什么样的势呢?

许达来:我们非常看好智能制造和深度科技这两个方向。同时,我们也看到,线上和线下结合的新零售模式,现在市场中还有大量的机会,能够打造出非常高品质、高性价比的消费品牌。最后,就是我们非常看好印度未来十年的移动互联网的发展。

主持人吕思墨:据我所知,您现在已经开始布局印度的投资市场了。现在目前的收益怎么样,有看到一些收益吗?

许达来:还行,毕竟现在项目还处于早期阶段,谈收益的话有点早。五年之后,希望能拿出一个好的成绩单给大家。

旁白:微光初起,而后迎来高光时刻。踏浪前行时,对自己认定的事情充满信仰,也从不回避昔日至暗时刻。这是许达来,通达自来。

(实录全文完)

《格局》是凤凰网国际智库“与世界对话”全新推出的国际化高端访谈节目。节目于哈佛、沃顿、耶鲁等世界顶尖高校专访于正、欧阳娜娜、许达来、宋怡明、尤小刚、张文中、杨乐、徐娇、苏芒、孙哲、霍泥芳、张晓龙、童士豪、蒋昌建、苏权科这15位来自政商学界、文艺时尚界、青年创业圈的杰出精英。倾听他们的国际视野、行业观察、个人格局,就是与时代交流,与世界对话。登陆凤凰新闻客户端,2019年6月起,每周二重磅播出。

[责任编辑:于新陆 PN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