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局》尤小刚:中国影视行业处在退潮后的“一地鸡毛”

2019年06月25日 12:10:53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八十年代,《凯旋在子夜》的热播开创了中国电视剧荧屏的大片风格;而二十年后,《孝庄秘史》又开创了“秘史剧”的电视王朝……深耕中国电视剧市场四十余载,荧屏上尤小刚执导的一部部电视剧承载了几代人的回忆。

国运背景、人文精神,尤小刚坚信“文学是人学”和“电视剧是讲故事”。他的作品往往立足于内容,承载着情怀,又“恰好”获得了巨大市场成功。

过去几年,新媒体的兴起使国内影视剧产业走向了新的战场。流量明星、大IP、网剧逆袭,影视剧经历了一番番爆款频出的高潮,而后又在去年迎来了大IP遇冷,泡沫退去的“寒冬”。

“中国影视行业处在退潮之后‘一地鸡毛’”,尤小刚对此如是说。

以下为访谈实录:

创作者最需要激情,要有新的视角、新的人物、新的表现方式

旁白:从《凯旋在子夜》到《孝庄秘史》,从话剧舞台到金牌电视剧导演再到影视表演教学者,尤小刚在小荧幕上激荡了四十多载,成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影视行业的见证者、经历者、传承者、创新者。

尤小刚:我们说中国电视60年,当然这个60年实际上它是从1958年开始算起。其实这60年,真正的电视剧发展40年,电视剧发展有市场是30年。所以因此这个40多年,我是经历者,看着它一步一步地发展起来的,发展到今天这样一个规模、格局和水平。

主持人吕思墨:到现在我都记得,《孝庄秘史》刚出来的时候,我们会觉得说,怎么会有这样的电视剧。那么您在创作上面,有什么样心得呢?

尤小刚:搞创作的人是需要激情的,这个激情基于几个方面,一个是不是有新的视角,第二个是在新的视角中间能够发现新的人物,第三个当然是有新的表现方式。

失去了对“人”的关注,影视剧将注定是死亡的艺术

旁白:40多年的从业经验中,以“秘史”系列为代表,尤小刚拍摄过诸多题材的系列剧集。在他看来,无论什么题材,其背后都是“人”与“道”的结合,把故事、道理讲给人听。

主持人吕思墨:在您的很多题材当中,不论是历史题材,或者是反恐题材,其实背后都是一个国运的这样一个背景。您觉得这种国运,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尤小刚:首先文学是人学,人文精神在作品中间表现,这是我们的主要任务。另外,一切的文艺作品,它都来自于对生活的认识、对历史的认识、对社会的认识。文以载道,虽然我们今天有影视剧的市场,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是一个尤其需要“载道”的这样一个行当,因为你是以心养人,这一点是不可忽略的。当一个作品没有正确价值观的时候,那就意味着你在放毒。所以当有了正确的价值观、正确的认识、有对人的同情、有对生活的迫惜和表现的时候,你毫无疑问,你就是在从事着人类的精神活动,而这个精神活动,首先是要锻造人自己的精神,就是人性的东西。所以我讲,一切的文学都是人学,一切的艺术,其实最重要的就是人文精神的表达。所以我干我的行业,它不是简单的是个营生,我觉得是一份责任。所以我这作品中间,可能有家国人怀,就是人文精神。当我们失去了对人的很真诚关注的时候,严格的说起来,你这个艺术,基本上就是死亡的艺术。

中国影视行业处在退潮之后“一地鸡毛”

旁白:流量明星、大IP、网剧逆袭,过去五六年,伴随着受众对播放平台偏好的转变,国内影视剧市场似乎呈现出了爆款频出的风口。然而,刚刚过去的2018年,却成为了戳破泡沫的“分水岭”:大明星、大IP遇冷,同题材、同类型剧集扎推。对此,浮沉于电视剧市场数十载的尤小刚有话要说。

主持人吕思墨:那么您现在觉得中国的影视行业,现在处在怎么样的状态当中呢?

尤小刚:处在退潮之后“一地鸡毛”。

主持人吕思墨:“一地鸡毛”?(笑)怎么来说这个观点?

尤小刚:因为中国的电视剧、网剧这几年发展的很快,应该说表现的手法和技术能力、技术水平都在大大提高,资本的迅速进入又推高了市场的热情,并购、上市。大概基本上是从2012年开始走入一种高潮,去年迅速地退潮,风投资本都撤走了。一开始做的各种各样的黄粱美梦都破了。我说这些公司其实都有很好的业绩,但是这些公司的价值,都过高的估计了。是风投把它抬起来,然后用一条产业链,来构成了好像一本万利的这样一个状态。

主持人吕思墨:很繁华。

尤小刚:对,但事实上就使得这些公司迅速地脱离了它本身的优势。你想它一年原来拍三部戏,可能作为一个公司来讲,作为中国现在市场需求来讲,一年有三部好戏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所以资本一进来,它就要类推,它需要迅速地盈利,当你拍十三四部戏的时候,而且在非常快的时间里,拿到钱就要拍出来,其实是不可能的。因此抄袭、复制、模式化,就全出来了。再加上资本觉得还不过瘾,开始资本进来的时候,都是很虔诚的当着小学生,找名导演、名编剧,后来发现不对,还不如干脆找演员,所以大IP、高颜值等等等等这些命题,就都出来了。一群如花似玉的男女、苍白无力的表演,但是再加上可以用钱操纵的假数据,构成了一条产业链,构成了一条迅速地让资本升值变现的这样一个产业链。所以制造费也提高了,购买费也提高了,看起来好像大钱应该出大活,但是最后的结果实际上不是,是苍白无力。苍白无力以后,当然政府也有感觉,老百姓也有反感,在这种情况下,越来越多的真相被揭露出之后,它就赚不了大钱了。再加上经济形式不好,所有风投立刻就抽手走了,所以我讲是“一地鸡毛”。

当然这个“一地鸡毛”也不是坏事,我觉得清静了。作为行业本身,它是有巨大生命力的,因为尤其在中国,影视剧是讲故事的,故事文化是中国文化的一个基础。由于很长的历史,2000多年的文明史都是故事,所以中国老百姓,你不管他是什么样的文化水平,什么样的经济层次,它对故事文化的需求是一样的。这是与生俱来的,因此他有个非常好的市场,你想光这个市场就14亿,我觉得这个市场是非常大的,从娱乐业这个角度来讲,仅仅是中国市场就够他吃的了,问题是怎么吃。我觉得退潮以后是好事,又回来了,大家也经历过什么叫有钱了,也经历过什么叫有势了,回过头来想想,你还得搞好内容。所以下面的这样一个时间段,我觉得就是内容发展的时间段了,所以我并不看衰。我看经过这一段,中国会有一些有分量的好作品出来。资本推动了中国影视娱乐业的发展,但是换句话说,这个纯粹的投资资本的离去,看上去“一地鸡毛”,实际上我觉得一个新的春天,可能就来了。

拥抱互联网时代,面向世界文化需求

主持人吕思墨:那您说到“走出去”,那么核心的竞争力在于什么呢?

尤小刚:核心的竞争力还是在于你的内容本身,所以我们要把内容整合起来。因为中国一年有一万五千集电视剧,真正到海外的很少。而且实际上海外观众真正需求什么样的,也未必是我们现在输出的这些。制作协会搞了一个出口联盟,就是把这个节目整合起来和新媒体合作,采取这种付费点播、按集分账的这样的方式,这个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主持人吕思墨:那您觉得格局在于哪里?

尤小刚:格局就在于,它是放眼在世界文化交流的这样一个基础上,放在互联网,特别是5G时代到来,这样一个快速大容量的这样一个前提下,它会越来越满足于多元观众的需求。

旁白:用人文主义观照历史,探寻“人”的学说,是作为导演的尤小刚40多年来在电视剧行业坚持不懈的追求,仍乐观的展望着一个新的春天的来临。

(实录全文完)

《格局》是凤凰网国际智库“与世界对话”全新推出的国际化高端访谈节目。节目于哈佛、沃顿、耶鲁等世界顶尖高校专访于正、欧阳娜娜、许达来、宋怡明、尤小刚、张文中、杨乐、徐娇、苏芒、孙哲、霍泥芳、张晓龙、童士豪、蒋昌建、苏权科这15位来自政商学界、文艺时尚界、青年创业圈的杰出精英。倾听他们的国际视野、行业观察、个人格局,就是与时代交流,与世界对话。登陆凤凰新闻客户端,2019年6月起,每周二重磅播出。

[责任编辑:于新陆 PN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