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行军丨高西庆对谈朱云来:考上北大清华的孩子,能不能学点有用的东西?

2019年06月26日 15:00:51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6月22日,以“新兴中国,翩翩少年”为主题的首届中国留学生论坛在盛夏的北京如期举行。这场重磅的思辨盛宴也是2019年凤凰网国际智库“与世界对话”系列海外论坛品牌的再延续。凤凰网作为媒体战略合作伙伴对本论坛全程进行精彩报道。

中金前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朱云来,中投前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高西庆双双出席论坛,并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大佬对谈”。“留学就是要向世界学习,寻找中国的进步之路。”朱云来如是表达。无论好坏,留学生都需要先拿来比一比,再进行学习和消化。高西庆认为,中国的发展不能自满于“后发优势”。中国已经变成一个巨大无比的存在,其他国家认为不能再用原来的方式对待中国。高西庆建议在场青年一辈,“各位不要把太多精力放在金融管理领域,因为中国人没有几个愿意搞基础设施建设,这样对国家、社会、乃至人类发展都是不利的。”

以下为朱云来、高西庆在论坛开幕式对谈的内容精编,凤凰网国际智库以飨读者。

朱云来、高西庆在论坛开幕式环节对谈

【中美之间的贸易战,背后绝非是贸易问题】

朱云来:中国的留学生最早可以追溯到1847年。很多人提到中国历史很悠久,其实我有一个反向的思考,就是中国历史确实悠久,但真正的历史是1840年后出现了巨大的断层。作为现代历史,其实我们很短,从那时到1911年,真正封建专制集权的历史过去了,中国近代史也就是一百年出头。

朱云来,中金前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相比之下,美国是很年轻的国家,但其现代历史却比我们长很多。我们在1911年时,美国已经一百三十年了。1977年恢复高考,1978年恢复留学,所以最近的历史就是1978年重新开始。当时,邓小平的留学在我们看来难以想象。第一次留学应该是1920年,到了1978年几乎已六十年了。所以留学就是要向世界学习,寻找中国的进步之路。

高西庆:所谓的“后发优势”就是这样,不过其中也有劣势。中国人喜欢站在世界文明之巅。一千年前,日本人、越南人都来中国留学,我们是天子脚下,世界中心。其实在过去的四五百年中,中华民族对世界的科技创造的贡献并不多,不过当然不能说中国人不行。例如“两弹一星”,虽中国人做出来,但非原创,绝大多数是在外国接受培训,这点我们一定要有清醒的认知,不能自满,认为无需学习他人。

朱云来:现代科技要求我们必须学习和开放。随着中国在1978年的重新开始,社会也发生了巨大变化,经济成就硕果累累。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历史,今天的我们又进入了一个新篇章,一个全新发展的状态。过去我们的发展速度世界瞩目,毕竟过去我们主要是在追赶世界,同时在学习进步。现在我们在很多方面都有显著进步,学习、借鉴别人长处,迅速找到自身差距。

但真正的创新在科研上并不容易。很多东西看似容易,其实要想做到创新、还要做到领先,实则很难。可以说这是中国面临的新挑战,也是值得注意的状态,包括现在很热的金融、投资、科技、创业等,相信大家都是愿意为国家发展作出贡献,希望找到自己个人发展空间的。但是怎么才能做到这些?至少我们要看到格局的变化,看到新的阶段、责任和要求。

高西庆:当今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不言而喻。中国和美国、西方世界之间的关系变化,虽表现出来的是贸易战,但背后并不是贸易问题。中国已经变成一个巨大无比的存在,其他国家认为,不能再用原来的方式对待中国。这一方面是好事,另一方面也是不那么好,留学生感觉可能更为深刻。

朱云来:过去的历史给中国人的烙印太深,导致中国人在世界上似乎总有一份“悲情”。至少秦朝到现在两千多年,绝大多数时间,包括西方学者也有研究,中国从公元元年到1840年的GDP一直都是世界领先。

高西庆:最多的时候占到百分之六十。

朱云来:后来就变成了国门被打破,民族遭受屈辱,所以才有了这样一段悲情的历史和奋斗的过程;到如今应该怎样面对这个世界,处理好我们和世界之间的关系,找到一种最合适的打交道的原则。

我们的发展还是面对着新挑战。如果我们认真审视科技进步,无论是1840年还是1978年,到底进步了多少,有多少是属于真正扎扎实实自己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再加上自己设计和制造的?现在有些是我们自己设计,但不是自己制造,只是装配,所以就需要审视我们的科技基础,包括已存在的成就和缺陷。留学生需要看到、学到山那边海那边的世界,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学习所有能够看到的东西,拿来比一比,再进行学习和消化。我们自己要把产品重新设计、重新创新,融入国外新的想法、新的思路,这样才能达到更高的发展状态。

【金融管理专业不一定有用,基础设施建设才是“刚需”】

观众提问:现在留学大部分去的都是美国和英国,但是回国之后却要面对着很多不确定性。您们怎么看待此现象?

高西庆:当年很多家长找到我,激动地说孩子考上了北大清华,我问是学什么的?他们说是学管理的,我说你们能不能学点有用的东西?这些家长说工资最高的、最光鲜的不都是学这个吗?这个问题不仅存在于中国社会,美国社会同样存在。芝加哥大学校长曾写过一篇文章,提出美国的教育各个方面都不行,和世界各国相比都很差,唯一不错的只有法学院。讲了一大堆道理说明,最大的问题是美国精英统统都挤到商学院,商学院越办越大,现在已经形成了严重的问题。

高西庆,中投前副董事长兼总经理

各位不要把太多精力放在金融管理领域,因为中国人没有几个愿意搞基础设施建设,这样对国家、社会、乃至人类发展都是不利的。如今很多人对数字货币非常警惕,我们自己本身是站在最前列的,全世界百分之八十的比特币发放和交易都在中国。我们可以把实体经济拿出来,这样才能真正站在世界民族之巅。

朱云来:所以高总的意思就是不要重复当年的短视。但我想从另外一个角度来阐释“周期”的概念。周期到底是什么意思?其实周期就是市场经济,甚至是人类思维、行为的迭代。无论选择什么专业都是一样的,我们的存量资产巨大,包括存量的金融合约,现在已经到了七八百万亿,资产组合可能到了一千万亿。这些年来的迅速发展,这样的经济现状和金融现状,很值得大家深思。我们具体该怎么应对?过去的四十年主要是学习跟进,十分努力的话能够研究出来一点成果。现在中国的老龄人口也有两亿了,因为当下的市场在变。

论坛现场提问环节

观众提问:您认为金融行业,尤其是科创板还有创新空间吗?金融的创新会给行业和社会带来什么价值?

高西庆:现在中国学校的金融课堂设置和美国区别也不大,包括北大光华、中欧和复旦,书里很多都是一九二几年的东西,很难判断到底是好还是坏。监管人到被监管人,再到社保,我有一点体会很深:投行也罢,其实做的很多事情都是推动。任何强大的政府部门都永远赶不上市场本身的创造力,包括很多主要的金融机构。

朱云来:市场应该找到有效的方法,从而更好地发展。金融就是市场调整的一种集中表现,金融最大的作用就是发现和估值。现在的估值是不断地有所创新,就是最简单的价格和销售,或者干脆什么都没有,包括货币的创造,能够看到一些所谓的行业创新。非常严格的检验假设和检验说法,这些永远都是最前沿的,相当于更快更有效的调整和保障机制,包括社会的公共政策体系、医疗保险社会保障的持续性,老百姓也能够心安理得。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责任编辑:唐羊 PN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