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益重重,美国欲组联盟为通过霍尔木兹海峡盟国商船“护航”

2019年07月11日 09:47:11
来源:澎湃新闻网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网;作者:胡甄卿

美国表示正在考虑组建军事联盟,为通过霍尔木兹海峡与曼德海峡的盟国商船“护航”。

据路透社10日报道,在与美国代理防长埃斯珀以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会晤之后,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美国海军陆战队上将约瑟夫·邓福德表示,美方希望在未来几周内与盟国组建军事联盟,为通过伊朗以及也门毗邻水域,尤其是霍尔木兹海峡与曼德海峡的盟国商船“护航”。

邓福德指出,根据近日完成的计划,美方将为军事联盟的联合护航舰队提供指挥舰,并主管区域监视工作,而美国的盟国则将在美方指挥舰的引导下警备巡逻,护送悬挂各自国家旗帜的商船。

“在未来几周内我们便可确定哪些国家会有支持组建军事联盟的政治意愿,之后我们便会和对应国家的军方合作,根据各国的能力,落实其在军事联盟中的分工。”邓福德说道。

而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0日消息,美国海军第五舰队司令吉姆·马洛伊中将曾于5月9日表示,若有必要,美国海军不排除派遣“亚伯拉罕·林肯”号航空母舰战斗群通过霍尔木兹海峡进入波斯湾的可能。而伊朗方面则于7月9日表示,美国在中东的军事基地都在伊朗导弹的射程之内,只要美国“犯错”,伊朗的导弹就会摧毁美国的航空母舰。

据路透社此前消息,霍尔木兹海峡是连接波斯湾与印度洋的重要水道,目前世界上五分之一的原油运输需经过该海峡,而伊朗曾多次威胁封锁霍尔木兹海峡,以此回应美国对其施加的军事与经济压力。

而连通红海与亚丁湾的曼德海峡则是也门毗邻水域,每天约有400万桶原油及大批其他货物途经此地。自2015年也门爆发内战以来,胡塞武装便控制了包括沿海地带在内的也门北部大片区域,途经曼德海峡的沙特与阿联酋油轮因而时有遭到胡塞武装袭击的威胁。

美国渲染伊朗威胁,拉拢海湾阿拉伯国家

对此,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李伟建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近来美国利用5月与6月波斯湾周边水域多起疑点重重的外国商船与油轮遭袭事件,不断地渲染伊朗的危险性,将伊朗塑造为中东地区的最大威胁,让沙特与阿联酋等阿拉伯国家对此感到焦虑。“此次美国牵头组建军事联盟,在霍尔木兹海峡与曼德海峡开展护航行动,正是美国渲染伊朗威胁的一系列行动的重要部分。”李伟建如是说道。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钮松则指出,美国设想的军事联盟,就其要达成的目标来看,将主要设定为一支联合护航编队,因此与曼德海峡和霍尔木兹海峡在地缘上和石油利益上息息相关的沙特会是美国所期望的核心力量。在遏制伊朗层面上,美国与沙特有着高度的目标一致性。“此外,红海与波斯湾沿岸与美国和沙特关系密切的国家,如阿联酋、巴林与科威特等国都是潜在的军事联盟成员。”钮松说道。

5月12日,两艘沙特籍油轮与两艘阿联酋籍商船在波斯湾阿联酋水域遭“蓄意破坏”。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对此于5月29日表示,四艘船只是由伊朗使用水雷破坏的。而据半岛电视台5月14日报道,伊朗驻联合国代表拉万奇否认伊朗与四艘商船遭袭有关。

6月13日,挪威航运公司管理的“Front Altair”号油轮与新加坡公司运营的“Kokuka Courageous”号油轮在霍尔木兹海峡以东的阿曼湾遭袭。事后,美国中央司令部公布了有关油轮的视频和照片,并称视频显示伊朗海军一艘小船正在拆除一枚附着在事发油轮“Kokura Courageous号”船体上的未爆炸水雷。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也于13日点名谴责伊朗参与了两艘油轮“遇袭”事件。伊朗方面则对美国的指责予以否认。

李伟建强调,实际上,伊朗目前既没有意愿,也没有能力破坏通过霍尔木兹海峡与曼德海峡的外国商船。尚未丧失伊核协议欧洲签署国支持的伊朗没有必要袭击他国商船与油轮,因为此举只会损害伊朗自身的声誉,继而影响他国为伊朗维护核协议,缓解制裁的意愿。

美聚焦伊朗局势意在转移视线,同时扩大军火市场

“此前的商船与油轮遭袭,很有可能是美国及其反伊朗的盟国搞的‘苦肉计’。”李伟建说道,“美国及其反伊朗的盟国一直试图通过放大伊朗的‘危险形象’,将伊朗问题升级为中东地缘政治的核心问题,以此转移视线,淡化美国与以色列目前正在进行的中东和平计划——‘世纪交易’在阿拉伯世界引发的争议。”

李伟建分析称,美国塑造伊朗的威胁,还有一层目的在于在中东确立一个明确的敌对势力,以此拉拢阿拉伯盟国,为美国在中东组建军事联盟打下坚实基础。“只有竖起了伊朗这样的一块‘靶子’,美国才可引起反伊朗的阿拉伯国家进一步组建联盟的兴趣。”李伟建表示,“但美国组建军事联盟不是为了真的要和伊朗动武。”

李伟建认为,美国渲染伊朗威胁论,与阿拉伯盟国组建军事联盟的终极目的,是借着阿拉伯国家对伊朗实力不断增长的担忧,趁机向阿拉伯国家推销美国的军火。“一旦军事联盟组建成功,美国的军火将在阿拉伯世界获得巨大市场,这无疑对美国经济有利,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李伟建说道。

美牵头组建军事联盟,恐难对中东局势产生深远影响

至于此次美国提议组建的军事同盟能否顺利落地,钮松分析称,由于中东局势错综复杂,美国在中东地区的诸多设想并未能按照计划顺利推进,如今年2月,美国推出的号称“阿拉伯北约”的“中东战略联盟”便是“雷声大雨点小”,并无太多实际进展。

“美国当前的中心任务是如何将中东军事联盟顺利变为现实,其后续发展将会与美国总体的中东战略部署紧密相连。就油轮袭击事件对沙特石油出口的影响,以及对美国推进对伊石油出口制裁的效果而言,美沙确实有着通过海上军事力量来予以应对的紧迫性。”钮松说道,“鉴于美国目前力图避免对伊动武的极限施压政策,如何确保联合舰队不与伊朗方面擦枪走火、爆发大规模军事冲突也是亟待认真考量的重大议题。”

钮松强调,中东军事联盟是否能真正落地仍有待观察,其目标和手段的有限性决定了该联盟很难对中东地区整体局势产生根本性影响。对于美伊关系而言,美国组建中东军事联盟只是新一轮博弈的具体手段,也很难对美伊关系产生剧烈的影响。

以对伊强硬放话,或促进其与海湾国家的关系

美国在牵头组建军事联盟的同时,其盟友以色列也不忘向伊朗放话。据今日俄罗斯电视台9日报道,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当日在视察以南部的Nevatim空军基地时,站在一架以色列空军的F-35战机前警告伊朗称,以色列的战机可以打击中东的任何一个角落,包括“伊朗与叙利亚”。此前伊朗曾多次威胁要“毁灭”以色列,称只要美国敢对伊朗动手,以色列就只能活1.5小时。

对此,钮松分析称,与美国不同,以色列因地缘因素而自建国以来便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危机,以色列将伊朗及其追随者视为其在中东地区的最大威胁。因此,以色列的举动由于其巨大的不安全感在以美国为首的反伊朗阵营中显得有些特立独行,其战略考量也不完全与美国一致。

“奥马巴时期,美以关系曾因伊核协议达成而相对冷淡,但当主张对伊朗采取强硬措施的特朗普上台后,美以关系迅速回暖,由此可见,伊朗因素是影响美以关系的重要变量。”钮松说道。

至于以色列是否会打着反伊朗的名号,拉拢海湾阿拉伯国家,促进双边关系,钮松指出,由于美伊关系持续恶化,美、以、沙三国的反伊准联盟已现雏形,同时近年来以色列也与沙特、阿联酋和阿曼等海合会国家开展公开的官方互动,以色列-沙特双边关系转暖必会对以色列与海合会其他国家的关系产生积极的促进作用。

“不过,尽管以色列与海湾阿拉伯国家的关系出现了历史性突破,但是巴以问题仍然是以色列与海湾阿拉伯国家关系中难以回避的影响因素。在与以色列建交的问题上,海湾阿拉伯国家仍然保持审慎态度。”钮松如是说道。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责任编辑:于新陆 PN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