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外交大臣拉布访问加拿大、美国、墨西哥,受到特朗普的礼遇,英美特殊关系或将开启

2019年08月11日 12:50:39
来源:文汇网

文章来源:文汇网;作者:吴姝

VCG31485047175.jpg

▲英美“后脱欧时代”的特殊关系或将开启,这是英国布里斯托街头的漫画。|视觉中国

英国新任外交大臣拉布在上任后,迅速展开了与非欧盟国家的“魅力外交”。上周,拉布向东出征曼谷,在东盟外长会上向亚太地区传达了英国积极合作的态度;本周,他又出师西征,于6日至8日先后到访加拿大、美国和墨西哥三国。拉布此次奔波出乎意料地受到了来自特朗普政府的礼遇。

6日晚上,在白宫与副总统彭斯会面后,拉布与特朗普进行了一次计划之外的会面。“特朗普总统邀请我进入椭圆形办公室,”拉布补充说道,“总统对英国的热情洋溢在脸上。”他表示,尽管要达成英美自由贸易协定仍有很多工作要做,“但双方都有实现它的巨大欲望”。特朗普特意接见拉布,此举暗示特朗普已忘怀前英国驻美大使金·达克轻率言行导致的外交风波,以积极态度准备开启英美在“后脱欧时代”的特殊关系。

7.13旁观者.jpg

▲这是7月1日英国《旁观者》杂志的封面,约翰逊能让英美关系重修旧好吗。

与之呼应,美国国务卿蓬佩奥7日在与拉布会谈后也做出承诺:“我们将站在门口,把笔拿在手上,准备好尽快签署一份新的自由贸易协定。”这似乎给焦头烂额的英国吃下了一枚“定心丸”。

对于英国来说,“无协议脱欧”的好处之一就是能与美国签订一份自由贸易协定。据路透社报道,尽管欧盟仍是英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但在去年,英国对欧盟的出口额为2890亿英镑,而对欧盟的进口额为3450亿英镑,贸易逆差达560亿英镑。而英国与美加墨三国年贸易总额有2250亿英镑,美国是英国最大的双边贸易伙伴。

强硬的“脱欧派”认为,无协议离开欧盟有助于英国推进自己的双边贸易协定。如果约翰逊政府成功与欧盟达成新的“脱欧”协议,新协议会使英国在几年内受制于欧盟的规则,这将限制英国与他国签署更大范围内贸易协定的能力。

不过,这场交易的命运更多掌握在美国手中。克林顿政府时期的美国财政部秘书拉里·萨默斯6日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表示,英国在与贸易伙伴的谈判中处于弱势地位,他不相信“绝望”而迫切需要协议的英国能够得到一份划算的交易。因为从美国的角度看,英国只是美国第7大商品贸易伙伴,与英国的贸易额少于欧盟,这就更没有理由让美国让步了。“和富人做生意你可能有所妥协,而和穷人做生意你可以一毛不拔。”萨默斯说。

但大多美国政客并不这么认为。参议院议员汤姆·卡顿表示,英国排在美国贸易伙伴的“前列”,“我在国会中的许多同事也这样认为。因为在每件事上美英两国都一起行动。”

对于政治家而言,交易从不是简单的经贸问题,拉布早已考虑到了这点,他还有其他的筹码。拉布在启程前发表讲话时说:“我还希望建立一个更强大的联盟,以维护国际法治和安全,不仅有关伊朗的威胁和俄罗斯给欧洲不稳定性,也关乎恐怖主义与气候变化。”拉布早已准备好借此机会与三国商讨重要国际问题上的合作。

英国“脱欧”后试图在国际关键性问题上摆脱欧盟,正是欧盟领导人所顾忌的。据英国《旁观者》杂志报道,欧委会主席容克与德国总理默克尔都曾表达过类似的担忧:“无协议脱欧”会使英国在伊朗等问题上摆脱欧盟的立场。

这样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美国近来游说盟友加入其主导的波斯湾“护航联盟”,截至目前,唯一的响应者就是英国。尽管英国依然站在欧洲一边,主张维持伊核协议,并表明不会加入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但正如拉布在结束与蓬佩奥的会谈后所说:“在国防、安全和情报方面,英美两国加深了互信,我们的合作比任何其它国家都更加紧密。”

此次拉布的加美墨之行,一方面为英国“无协议脱欧”后的经贸与外交合作打下了基础;另一方面,反过来给欧盟领导人透露了风声,在约翰逊政府雷厉风行的作风下,欧盟领导人也可能会考虑重启谈判,以避免英国“无协议脱欧”后给欧盟带来的种种隐忧。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责任编辑:唐羊 PN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