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局》童士豪:创业者的成功才是投资人的成功

2019年08月13日 10:23:14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2010年1月底,雷军第一次找童士豪聊手机,两人一拍即合,童士豪成为了投资小米的前两位VC投资人之一。去年,小米集团正式登陆港交所,童士豪这位重注押雷军的伯乐收获了高达八百多倍的投资回报率。

他是 “雷军背后的男人”,更是中美跨境电商的积极推动者。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的童士豪,辗转于中美两国, 立足跨境投资,“全球视野”是他最为看重的。他见证了中国互联网的迅速崛起,也积极布局海外,关注中国企业“出海”,拥抱他眼中的跨境“大航海时代”。

“要有全球的视野,也要有一番赤子之心,愿意帮助创业者完成他们的梦想,我觉得创业者成功我们才能成功。”“跟这么多聪明的创业者打交道,看到他们做的事情能够改变社会,这个让我觉得人生很有意义。”童士豪在凤凰网《格局》访谈中如是说。

以下为访谈实录:

跨境投资 见证中国互联网崛起

旁白:GGV纪源资本投资过包括阿里巴巴、滴滴出行、去哪儿、Airbnb、满帮集团、今日头条等近300家公司。截止2019年4月,GGV纪源资本投资的公司中有60家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35家公司已经成功上市,在华投资回报率IRR近50%,这是GGV纪源资本的成绩单。童士豪作为管理合伙人,和其他管理合伙人一起共同掌控着纪源资本这艘大船的航线。

主持人吕思墨:首先要先恭喜您再一次入围了美国福布斯全球最佳创投人的榜单,而且这一次是不是得到了最好的个人成绩第七位。

童士豪:是,全球第七位,这应该是我第七年连续在这个榜单上。

主持人吕思墨:对,从2013年到现在,在这七年的投资过程当中,您觉得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童士豪:我们见证了中国的整个互联网的成长,同时中国的这些模式不止在中国有用,甚至在美国或者其他开发中国家,甚至拉丁美洲,印尼或者是印度都有很大的影响力,所以我觉得未来的十年,还会有更多的投资机会。

主持人吕思墨:在中国也在其他的新兴市场,随着现在全球格局的不断变化,您认为中美创投行业最大的差异在于什么?

童士豪:我觉得两边的创投都很有意思,美国可能喜欢找下一个新的点,但是对于社会的变化研究,可能不会特别关注。中国的VC更懂得在国家的成长过程、发展过程当中,找新一批的机会,所以我觉得中国的VC更拼、更猛,对于商机的嗅觉更敏锐。

主持人吕思墨:我们知道您对于中美跨境投资是非常非常在行的,现在看起来中美跨境投资的现状是什么?

童士豪:我觉得现在跨境投资比较难,很多中国基金在美国是无法再继续做投资了,美国的基金对中国市场,觉得说越来越不理解,所以能够发挥的作用就越来越少。对我们来讲,因为我们在两边都做了十八年、十九年的时间,所以,当然很多人无法再继续做投资的时候,我们还是能继续,做我们该做的事情。同时我们也会把我们现有的经验,输出到南美洲、东南亚和印度,这三个地方都是快速成长,想向中国学习的新兴市场。所以我们遇到很多当地的VC和当地的创业者,都来向我们取经,我觉得有了中国的经验,其实在全世界很多新的国家,都是非常受用的。

主持人吕思墨:您刚刚提到的,新的着眼的一个区域方向,比如说东南亚或者是拉丁美洲,可能是在一个发展中国家,您认为他们向中国去借鉴的,最关键的一些因素,或者是更值得学习的点在于什么?

童士豪:我觉得他们(新兴市场)对于像微信、美团、支付宝这种super APP(就是不止是一个应用、一个功能,而变成是一个价值链,甚至于一个平台或生态链)的打法很感兴趣。很多不同的服务都能在一个超级APP上完成,打造一个生态链,这种模式是在美国很少见的,这种模式也是很多开发中国家想学习的。

主持人吕思墨:在这个学习的过程当中,其实就会发现新的投资亮点。

童士豪:是的,而且我们在中国看到这么多公司的成长,第一次见到王兴的时候,他才刚做完校内网;第一次见张一鸣的时候,他还刚刚离开酷讯。所以看到这些优秀创业者的成长,给了我们很多的经验跟知识,都是未来可以帮助新兴市场的下一个张一鸣和王兴,去找到他自己的未来。

看好全球新兴互联网市场

主持人吕思墨:我们总体来看一下,今后的这段时间当中,会有哪些行业是您特别看好的。

童士豪:我觉得,刚刚全球化已经提过了,另外是自动化。有一次我们去巴西做某个项目的尽职调查,是一家做物流的公司,他厂子里头的机器,大部分来自于印度和中国,几乎全部都是自动化的。你会发现电商这个行业,或者是外卖这个行业,全球以后几乎到处都会有。然后要完成这种物流的一些需求的话,来自中国的机械也会全球都会有。所以这时候你会发现中国的公司,其实未来成长空间是极大的,不会只在中国的市场。所以不管你是自动化也好,或者是自动驾驶也好,各种事情自动化,是一个无可挡的趋势。另外很多企业或行业的全球化,也是无法挡的趋势,大家都希望进步,所以我觉得未来,当一个聪明的中国创业者,有国际视野、国际想法,是非常幸运的。

主持人吕思墨:在90年代末的时候,您经历过亚洲的金融危机,当时您说到您上了很重要的一课,就是互联网的渗透率,其实是可以极大地提高效率,而且推动中国社会的发展,到了此时此刻,到今年,您依然认为这个互联网的渗透率是那么重要吗?

童士豪:是的。我们在看巴西或者是印尼、印度的时候,这些国家的互联网渗透率,它的智能手机渗透率不断在增加,这也造就了当地能够做出类似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公司。在中国,因为有普及的互联网渗透率,所以很多传统行业也会受到互联网的影响而改变。所以不只是之前的B2C的机会会很多,以后B2B的机会,企业服务的机会会越来越多。

重注押雷军 获八百倍回报

旁白:作为一个曾经的创业者,童士豪觉得自己“勉强及格”,但作为投资人,童士豪却是眼光独到的伯乐。作为小米的早期投资人之一,早在2010年,就“押注”雷军的童士豪,在去年小米上市后,收获了高达八百多倍的投资回报率,童士豪和雷军之间,有着怎样的往事?

主持人吕思墨:我们也知道您之前,在2010年就投资了小米集团,在去年在港交所上市了,投资的这个回报率达到了866倍。

童士豪:800多倍,是的。

主持人吕思墨:2010年您当时赌在他身上的眼光是从何而来的?

童士豪:我投资雷军的时候已经认识他三四年了。当他自己想要创业的时候,当然你会愿意去支持你已经认识信赖的人。但是更重要的是,他那时候要做的事情是非常有道理的。他认为在十年之内,手机会代替电脑,成为最重要的手持设备。全世界的手机不见得会在线下买,应该线上也能买得到,而且迭代的速度会很快,服务会很好,让用户不离手。这都是他讲过我们认为是未来应该会发生的事情。为什么是他,而不是别人?因为他做过电商,他做过游戏、互联网服务,他做过软件,所以很多要做新一代手机该具备有的条件他都有。

主持人吕思墨:您之前说见到雷总的时候,都要是下半夜一点钟见,说他的工作时间是“007”,就是全年无休,现在我们经常讨论的这个“996”,您是怎么看的?

童士豪:我觉得“996”是曾经让中国整个互联网能够崛起的原因。大家都很拼,就像当初硅谷一开始的时候也是一样,硅谷也是“996”,只是很多人不这么说而已。现在因为公司相对成长变慢了,大家也更注重身体健康,所以“996”就被拿出来批判。我觉得以后会有各种不同的发展,但是如果年轻人要成功,想做的事情更多的话,不拼命相对来讲成功的机会是比较低的。

中国留学生是“出海”的关键

旁白:互联网的风口瞬息万变,当下,如何进军海外市场,已成为几乎每一个稍有规模的互联网企业亟待面临的问题。一些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难以避免地出现了“水土不服”的情况。对此,童士豪有什么样的化解妙招?

童士豪:海外有这么多的华人,每年有几十万的学生来美国或其他国家学习。对他们来说现在是投入互联网行业最好的时机。机会不只是在中国,也包括出海,这时候在海外有经验的华人是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的。

主持人吕思墨:有经验的华人,我们可不可以理解为就是,您认为这种精英创业可能会更加成功呢?

童士豪:精英创业绝对有机会,但是他必须有国际化的视野,光是有学历是不够的,必须要有实战的经验跟磨炼。所以我建议留学生不应该一毕业就自己创业,最好先加入已经拿到VC的钱,正在快速发展的公司,先学习,学个三年五年再说。

主持人吕思墨:如果对于这些海外留学生,回国创业的第一步,您刚才就提到了,就是说应该先进入到一个这样的大企业当中,先去磨合。

童士豪:中国已经有113家独角兽,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很多公司是海外的,所谓的海归应该先去学习,重新认识中国市场。在这个过程当中历练过,将来也能够为出海创业发挥更大的作用。

主持人吕思墨:整个改革开放40年,总共有432万人出国,然后有365万人回国了,这个比例其实还蛮高的,达到了84%,就相当于100个人当中,有84个人回国了。您觉得这84个人回国的当中,他们能够产生创业的激情,最后成功的人大概比例有多少?

童士豪:问得好,现在还没有看到这个数据,我们看到蛮多的斯坦福、伯克利、哈佛,或是其他优秀学校的毕业生,回国去参加创业或做风投也好,加入现有的互联网公司也好,我觉得未来这些人,成功的比例可以很大,但是要看自己多努力。

要有全球视野,也要有赤子之心

旁白:在风投行业游刃有余的童士豪,谈及如何平衡工作与家庭时,却显得颇有苦恼,他目前的解决方案,是为自己所忙碌的事业寻找一条价值标准——对个人和这个世界能带来怎样的改变。

主持人吕思墨:我们都知道您也是拥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一儿一女,很多的创业者其实也苦恼于此,就是如何来平衡这个创业和家庭?

童士豪:我觉得我平衡得很差。有时候你得问自己,到底为什么做这件事情。如果只是简单的追求财富的话,其实意义不大。更多的是,你做这个事情的时候,对这个世界或对你个人有什么影响。我自己觉得每天早上起来,能够跟这么多聪明的创业者,在不同的国家打交道,看到他们做的事情,能够改变他们自己当地的社会,这让我觉得人生很有意义。

主持人吕思墨:如果要是说起来您的性格,好像是特别的阳光热情开放,但是很多在我采访过的,这些投资者来看,他们都是精明能干、特别冷静执着,您觉得性格会影响投资人的判断?

童士豪:条条大路通罗马,找到自己的风格最重要,我的个性更像一个创业者。

主持人吕思墨:您认为投资者的格局应该在哪里?

童士豪:要全球的视野,但是也要有一番赤子之心,愿意帮助创业者完成他们的梦想,创业者成功我们才能成功。

旁白:“全球视野”是童士豪口中提及的高频词汇,而他自己本人,正是具有“全球视野”宏大格局的典型代表。出海、跨境、并购,童士豪目力所及,是互联网世界版图未来的五年、十年。童士豪相信,今天过后将有更多机会等着他去争取,他说“再过十年会更好”。

(实录全文完)

《格局》是凤凰网国际智库“与世界对话”全新推出的国际化高端访谈节目。节目于哈佛、沃顿、耶鲁等世界顶尖高校专访于正、欧阳娜娜、许达来、宋怡明、尤小刚、张文中、杨乐、徐娇、苏芒、孙哲、霍泥芳、张晓龙、童士豪、蒋昌建、苏权科这15位来自政商学界、文艺时尚界、青年创业圈的杰出精英。倾听他们的国际视野、行业观察、个人格局,就是与时代交流,与世界对话。登陆凤凰新闻客户端,2019年6月起,每周二重磅播出。

[责任编辑:于新陆 PN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