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如何助力电子信息产业发展?“当成都遇见新加坡,促进电子信息产业高质量发展”高峰对话系列2

2019年09月10日 17:36:01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编者按:当中国电子信息产业新地标遇上世界科技金融中心,在电子信息科技产业领域发展恰逢大好机遇的当下,成都与新加坡将写出一段怎样的“双城记”?9月5日,由成都市经济和信息化局与凤凰网主办,凤凰网国际智库承办的“当成都遇见新加坡,促进电子信息产业高质量发展交流活动”在新加坡四季酒店成功举办。

论坛以“电子信息产业高质量发展”为主题,双城政府携手“成新”(诚心)合作,通过两国间政府官员、高校教授、科研人员、高科技企业家、投资机构负责人及行业领袖之间的高峰对话,共同探讨如何为电子科创赋能,招募未来行业领袖人才,挖掘跨境间电子信息产业和金融领域的发展合作机遇,打造合作共赢的优质营商环境。

在本次论坛上,文威投资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新加坡九龙会和香港商会会长陈文平,WOLOT基金会副主席庞媛媛,宏源汇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投资副总裁朱江,IC Coffee与纳沃泰克科技公司创始人张军以“金融护航,助力电子信息产业发展”为主题,开启一场干货十足的高峰对话。

金融+电子信息,产业融合发展的机遇和挑战

主持人:我有三个问题,第一,资本如何更好地来助理轻资产型电子信息的发展?第二,新加坡作为亚太金融中心之一,在金融助推电子信息产业发展方面有哪些经验和哪些具体案例?第三,双方在金融领域,产业的融合发展方面有哪些机遇和挑战?

庞媛媛对于轻资产型的企业来讲,除了人才这个很重要的生产资料,那就是资本。对于轻资产型的企业来讲,他的竞争壁垒就不是说我们传统讲的工厂、生产线这些,反而是要在研发上要进行大量的投入。几个月之前,华为被美国商务部列入了实体清单之披露出来的海思芯片,从2004年华为投资到今天14年过去,大概投资了几百亿的资金才走到今天这步,其投资非常巨大。

对于单一的企业来讲,尤其是像初创型公司,如果没有资本投入,基本上是寸步难行,企业任何一个发展阶段都需要资本,这跟电子信息行业有共同之处。在中国有接近20家年收入超过一亿美元的IC设计公司,但其实很多公司还是很难以承担这样长期、高额的、在研发上的投入。而且,现在很多资本投资公司都有专业的咨询团队,所以对一些初创企业来讲,不单单是金融方面,他们还会给予管理上面、或是行业资源整合方面的帮助。

在企业方面助力的功能,资本有不言而喻的重要性。

朱江:我所在的申万宏源集团投资部门,在完成整个集团金融服务与实体经济的主要任务。以四川为例,我们跟四川众多的国企共同成立了股权投资基金,包括长虹集团、川投、川发展和五粮液集团,都成立了股权投资基金,为这些国企在投资并购和新产业的投资上,做相关的服务和助力。

现在我们也在积极地配合成都市来成立电子信息产业投资基金,成都市成立这样一个基金,也是致力于引入资本,助力成都的轻资产电子信息产业行业的初创和成长期的企业。我们和成都市来积极推动这样一只基金的落地,一方面,政府的社会资源,资本的资金引入,国企的产业优势,这三大要素,我们可以把它集合起来,为成都市初创企业成长型的电子基金产业领域企业,做好全生命周期的培育和投资,包括他们的成长期的各种需要以及金融服务。对于这一块,我们相信在成都市的大力推进下,在各家金融机构和各机构的努力配合下,公司未来会涌现和培育出一大批优秀的独角兽,和隐形冠军企业。

让成都变成一个“到那边去创业了以后,就能长大了生根的地方”

主持人:申万宏源集团投资部门的股权投资基金主要投的是大型企业,那中小企业呢?

朱江:目前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是从大型企业来作为入手。入手以后,对大型企业有非常长的供应链,在供应链里面,他也会存在非常多的中小企业。我们的资金投入到供应链中小型企业里面,包括电子信息产业的中小型企业里面,我们给他的就不单单是资金的支持,而且是整个供应链大国企产业协同的一个支持,这块可以做到资金以外,把资金和产业包括资本,整个做一个闭环。

张军:IC咖啡是一个交流平台,不光是在新加坡,而且在国内的上海、北京、南京、重庆、西安,都有分支机构,在国外,在硅谷、新加坡有分支机构。其中,有一些城市,国内像重庆、南京,他们非常支持这个平台,政府给地、给钱、给政策,做得非常好。

平台可以为半导体和芯片行业赋能,在我们平台上也有很多的科学家和专家想为行业能够做一份贡献。新加坡IC咖啡,也愿意把这个平台带到成都,把成都带到全国,引申到世界,把全部网络建起来。

另外,人才是很关键的一件事情,成都是一个来了就不想走的地方,成都是一个“做梦都想回来的地方”。通过努力,通过在那边所有创业者的努力,让成都变成一个“到那边去创业了以后,就能长大了生根的地方”。

资金对接难,初创企业应积极打造品牌

主持人:三位嘉宾有做资本投资的,还有需要资本投资的,那现在金融与产业融资方面临的挑战和问题是什么?

庞媛媛:资本当然会有一些逐利性,有一些不理性,比如:中国从2015年开始火的共享单车,四年过去了,留下的是什么?但当时的资本全部堆在那。所以,对于资本投资来讲,机遇与挑战并存。对于我们新兴的科创公司来讲,我们需要很多的资本投资,但资本方会有考量,一些资本企业不愿意投资,尤其是在最前期的A轮,甚至Pre-A轮。因此会出现,企业需要资金,但又很难以拿到资金的情况。不论对于资本方还是对于企业,这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初创企业的解决方案是,不停地要把自己的品牌打造出去,不停地去见一些投资人。当然,新加坡是一个很好的市场,也是亚洲金融中心,很多国际各大投资机构都会在这边建办事处。所以对我们在新加坡设立公司来讲是福利,因为可以接触到的非常多的资本方。在中国,对于科创板块的初创公司来讲,政府层面也给了很大的资助,这也是很好的发展机遇。

引入全球的资本,培育行业独角兽

主持人:资本方的解决方案是什么?如何理性逐利呢?

朱江:新加坡是亚太的金融中心,也是全球众多优秀企业的总部基地。我们认为成都的中小企业,包括我们基金投资未来的方向,可以依托新加坡资本和产业的平台,从资本的角度,通过新加坡来引入全球的资本,

比如,申万宏源集团可以和新加坡的资本,形成在成都可以落地的人民币基金,孵化和培育电子信息领域的初创期和成长期的企业。在这块,我们既可以通过新加坡这个桥梁引入全球优秀资本,同时也可以引入全球更多更好的电子信息产业的优秀企业,来培育我们在同领域的中小企业。除了资金支持以外,更重要的在给成长期里的初创公司输入市场、行业的投资经验和一些优秀的管理模式。

新兴媒介平台,让资初创企业和资本“相遇”

主持人:手握资金也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投资的失败使很多投资人心有余悸。张军博士,您觉得在新加坡、成都、大湾区这三地,哪儿赚钱容易?

张军:对于初创企业来讲,在哪找钱都不容易。最大的挑战,资本方找一个对的项目是最大的挑战,对于初创企业,找一个好的资本方的合作伙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现在的资本都非常敏锐,需要找高回报的项目,初创的企业很难马上看到回报,所以很难被找到。

比如,有个创业团队做了一个非常好的项目,机器人减速器,这个团队在新加坡创业后,去成都参加创业比赛并获奖,却缺少两千万资金。

这个项目中国必须要介入,这是一个关键项目,机器人最关键的一个部件就是减速器,但是现在世界上的机器人减速器领域,统治着这个市场只有两家日本的公司。无奈这么好的项目,每个月有两千套订单,没有钱没有工程做不出来产品。

IC Coffee平台现在也在帮这家公司,但是力量有限,希望政府和其他投资机构,如果感兴趣可以找我联系,IC Coffee平台可以牵线搭桥。

编辑:刘嘉

[责任编辑:于新陆 PN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