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要步朴槿惠后尘?

2019年09月19日 10:59:31
来源:虎嗅网

文章来源:虎嗅网;作者:王俊生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瞭望智库(ID:zhczyj),作者:王俊生(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编辑:蒲海燕,封面来自视觉中国

最近,韩国总统文在寅强行任命丑闻缠身的曹国出任法务部长官,引发舆论争议。

日前,一名叫做李彦周的女议员在国会前剃光头,以示抗议。她流下眼泪,呼吁政府撤回任命,要求文在寅公开道歉。

(李彦周要求文在寅向国民道歉 韩联社)

(剃发前的李彦周 SNS)

11日,又有两名女政客加入剃发抗议行列。

(剃发后,两人喊口号,要求文在寅道歉 韩联社)

许多韩国人把曹国称为“男版崔顺实”——朴槿惠“亲信干政门”的主角。

此前,已有5万人走上街头,抗议文在寅对曹国的提名。韩国的检察官们也行动起来,搜查了20多个相关场所。

一场文在寅与检察官间的大战,似乎一触即发。这一幕,全斗焕、卢武铉、李明博和朴槿惠四个前总统都亲历过了。

一个任命,为什么能够掀起这么大的波澜?

文在寅会步朴槿惠后尘,再次面对韩国总统的历史宿命吗?

韩国总统文在寅于8月底进行内阁改组,提名曹国(曾任韩国总统府青瓦台民政首席秘书,被舆论视为文在寅的心腹)为法务部长。

(曹国)

提名曝光后,韩国舆论开始披露称,曹国女儿入学涉嫌伪造文书、家人涉嫌投资私募基金避税等,引发韩国朝野上下围绕曹国任命资格针锋相对。

多个在野党呼吁曹国放弃法务部长官提名,曹国虽然于8月25日发表声明就争议事件道歉,但拒绝退出并坚持出席国会针对他的人事听证会。

9月2日,曹国还在韩国国会举行了长达8个多小时的记者会,就家人卷入丑闻致歉,但否认舆论质疑,称不存在非法行为。

9月3日,韩国首尔爆发5万人抗议游行,反对文在寅重用深陷丑闻的曹国。他们高喊“他没资格做部长,辞退曹国”。

9月6日,国会人事听证会后,青瓦台表态称,听证会未表明能动摇曹国履职资格的有力质疑。

(文在寅)

9月9日,文在寅在青瓦台向曹国授予任命书,并表示,曹国此前辅佐总统推进司法改革并取得成果,希望他继续完成改革使命。

总统任命的第二天,也就是9月10日,自由韩国党代表黄教安举行记者招待会并指出,文在寅总统任命曹国为法务部长官是践踏在野党并走向独裁之路的行为,并呼吁所有势力必须蜂拥而起积极促进法务部长官曹国的免职建议案。

同时,另一保守政党韩国正未来党决定在中秋节前一天的12日和每周周六在光化门举行烛光集会,敦促撤回对曹国的任命。

这种背景下,有舆论猜测曹国事件会不会成为文在寅政府的“崔顺实案”。

我们可以看看两个事件的“同与不同”。

两者的相同点是都发生在执政任期一半左右的时候,鉴于韩国总统只有一个任期,以及韩国国内崇拜权力的传统,这个时候往往是总统开始“跛脚”、各种负面新闻蜂拥的时候。

同时,这两个事件的导火索都是由总统身边亲信的孩子开始。崔顺实的女儿郑维罗被韩国名校梨花女子大学以“马术特长生”的名义录取时享受种种优待。而曹国事件暴露出来的也包括其女儿涉嫌“伪造文书”入学。

(崔顺实)

正因为有这些类似,曹国被很多人戏称为“男版崔顺实”。

实际上,两者区别很大:

其一,在崔顺实案件中,民众认为“干政”是耻辱,这也是压倒朴槿惠政府的最大原因。

2016年10月,在崔顺实委托物业处置的电脑中发现200份文件,其中44份是朴槿惠演讲稿,文件打开时间在总统演讲前。崔顺实高中还没毕业,据称还会巫术,在朴槿惠政府里没有任何职务,竟然能修改总统的演讲稿,这让自称为“民主楷模”的韩国感觉是莫大的耻辱。这也是韩国民意巨大反弹和数次百万民众的烛光游行自发举行的最重要原因。朴槿惠最后阶段的支持率仅为4%。因此,在国会弹劾案通过会后,韩国宪法法院也通过了对其的弹劾,朴槿惠也成了韩国历史上第一个任期还没有结束就下台的总统。

(朴槿惠)

而在曹国事件中,目前暴露出来的只是涉嫌帮助子女入学造假以及家庭成员贪腐,这些事件在此前韩国政坛上屡见不鲜。因此,尽管曹国事件爆发后,韩国正未来党决定在中秋节前一天的12日和每周周六在光化门举行烛光集会,敦促撤回对曹国的任命,但是仅这一事件的严重性估计还难以唤起民众举行类似崔顺实案件的百万烛光游行,也不至于成为压倒文在寅政府的决定性事件。

其二,在崔顺实干政案上没有朴槿惠的允许,不可能发生。

在韩国企业三星和崔顺实之间的利益交换上,朴槿惠也有直接介入的证据。

这是法庭最终判其有罪的直接证据。

而在曹国事件上,迄今也仅仅认为是“嫌疑”。文在寅总统在任命曹国时也公开表示,曹国事件上仍未发现有需要被提名人本人承担的明显的违法行为,如果光凭质疑不予任命,将开一个很不好的先例。另外,即使曹国事件最后被证实确有此事,目前看和文在寅总统也并没有直接关系。

其三,当崔顺实案件爆出来的时候,朴槿惠矢口否认,后来事实表明其撒谎,这也让朴槿惠的道德号召力崩塌。

而在曹国事件上,文在寅并没有帮他“背书”否定他的嫌疑,只是肯定他的工作能力。而且目前韩国检方正在调查曹国及其家属所涉疑点,具体真相还有待观察。这就使得曹国事件更多控制在法律范畴内,不太涉及文在寅的道德号召力。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当时崔顺实案件爆发之后,不仅在野党团结一致,执政党也招致分裂,也就是目前的几个保守政党。

但是目前文在寅政府所在的进步政党仍然比较团结,在野党的整合还有较大困难,而且也没有推选出有号召力的领导人。这些都使得曹国事件的影响相对较小。

但是不管曹国事件最终如何落幕,这一事件在这个时候发酵与韩国的政治周期不无关联,这也使得文在寅政府后半任期可能更加如履薄冰。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责任编辑:于新陆 PN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