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局2》俄罗斯杜马前副主席卢金:维护国家利益不全靠强硬,中国证明了这一点

2019年12月18日 14:44:49
来源:凤凰网格局

弗拉基米尔·卢金,俄罗斯政治家,俄罗斯国家杜马前副主席,曾任俄罗斯驻美国大使。研究中美关系近二十年,作为俄罗斯著名的“知华派”,卢金多次访华,曾促成勃列日涅夫时期的中苏关系缓和,为中俄两国的友谊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当今国际社会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全球化和多极化两大趋势来到一个新的历史拐点,并引发结构性改变:美国的霸权中心地位不断被冲击,特朗普政府的实用主义外交政策通过逆全球化保全实力,也由此迎来了中俄关系的蜜月期。

对此,卢金说,中美俄三角平衡被美国打破,新时代中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将充满正能量,中俄坚固友谊将难以被破坏。对于中美贸易战,卢金认为,在相互依存的关系中,美国应当克服自己的主观直觉,在相互妥协的基础上和中国协商对话。

以下为访谈实录:

新时代中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充满正能量

旁白:面对复杂变化的国际形势,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究竟如何看待新时代中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主持人吕思墨:今年是中俄建交70周年,很高兴看到我们两国关系越来越好,您对此有什么看法呢?

卢金:更好当然是比更坏要好(笑)。我们两国在十月革命以后就已经有一些外交关系,甚至在十月革命前就有一些联系。在十月革命后,以及1949年新中国成立,我们的关系就变得不一样了,它们不再取决于意识形态的改变,即使在不同意识形态下,两国关系也是时好时坏,国际关系取决于国家利益。我认为现在我们的关系比任何国家都要好,我可记不得俄罗斯和其他的哪个国家的双边关系比和中国要好。

当然,曾经也有过国家之间的拉帮结派,你可能记得国家结盟的时候,有时候结盟是没效率的。那时候国家间的关系,是冷淡的甚至会是敌对的,但是现在的国际关系已经没有官方的结盟关系了,有的是战略伙伴关系,战略伙伴关系充满了正能量,而现在俄罗斯和中国是理想的伙伴关系,我们之间有着良好的政策互动。我认为我们应该为形成这样的局面感到高兴。

主持人吕思墨:您时常被认为是中国的老朋友之一,您也为中俄良好关系做出了巨大贡献,在您心中有什么关于这一成就的故事吗?

卢金:苏联时期,在苏联领导人中有不同的关于如何对待中国的观点。首先是鹰派,它们说我们要变强,我们要迫使中国变得更加顺从我们的立场。还有一派人,他们说中国是我们的朋友,我们需要更灵活,在重大问题上与中国相妥协,这是唯一的生存之道,以朋友的身份

共同生存,在这一点上我们这帮人比其他人更有智慧。

我的一个好朋友,他已经去世了,是苏联最好的汉学家之一,前副外交部长,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担任苏联驻中国大使。每个星期六,我们会在俄国的花园公园中,讨论我们该如何加强苏联对中国外交政策的灵活性。我们处理并谈论了这些问题,之后我们尝试强调了一些论点,比如说,在勃列日涅夫时期,我们成功使得我们的政策变得更灵活了,我们管这些工作叫“在花园完成的外交工作”。这些回忆总是非常暖心的,我们能在艰难时期仍能为增进两国关系做出贡献,对此我感到非常骄傲。

中国不走扩张主义,美国应重新审视中美实力变化

从昔日的美苏冷战到今时的中美贸易战,短短几十年已是沧海桑田,世界格局历经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作为世界大国的中美俄,如今却陷入了复杂的三角关系之中。这层关系导向的是相互依存还是形成对立?对于这个问题,卢金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主持人吕思墨:您是怎么看待中美贸易战的呢,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卢金:美国对现在的情况还不能习惯,他们不再是国际上唯一的大国,不再是在政治经济文化或任何事上的唯一主导者,现在中国的发展十分有活力,40年来,已经逐渐成为了真正的强大国家,发展十分迅速,这是一个如何面对这种局面的问题。美国依赖于中国,在一些金融领域中中国也依赖于美国,这叫相互依存。相互依存的世界,对立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通过协商对话机制来消除对立也是自然之理。

更好的中俄两国关系,让中国在与美国谈判中,有更多的筹码和更多的主动权,你应该记得我在会议中谈到的三角关系。中美俄三国关系中,中俄的关系要比中美和美俄关系更加好,这对美国来说是非常不利的。我希望这可以让美国克服自己的主观直觉,在相互妥协的基础上和中国协商对话。

美国说“我们要让美国重新强大起来”,这当然好,但是中国也想让中国重新变强。从历史上来说,中国强大的时间要远比美国时间要长。俄罗斯对于两国想要强大的情况没有意见,但是问题是如何应对这些问题,如果我们和平地在和平友好对话的基础上通过协商解决,三角关系将向良好健康的方向发展,如果不然,问题还会出现。我们期待更好的情形,当然,我们也要有可能等来坏的结果,但是两种情形都会带来更好的中俄两国关系。

主持人吕思墨:说得太好了,这是我目前听到的最好的关于中美贸易战的评论了。您认为最重要的外交关系原则是什么,如何保持平衡?

卢金:利益的平衡就是外交,外交是在国际关系中运用智力、技能和政治智慧。美国的领导人有多少政治智慧,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但是我认为中国的领导人,是非常非常有经验的,他们不会轻易将中国拖入充满摩擦对抗的耗时耗力的对抗中,他们会很精明地结合对主权的维护和中国的利益,尽可能达成折中方案。有时人们会说,我们很骄傲,我们是苏联,所以我们应该很强硬。这是不对的,维护国家利益不完全靠强硬手段,而是实力和外交灵活性的结合,中国非常聪明地证明了这一点。

主持人吕思墨:您对中国和俄罗斯的未来怎么看?

卢金:我希望中俄关系一直保持密切关系,高层往来更加频繁。当然,有时候一些学者会说预测良好关系是非常难的,因为中国和俄罗斯都是十分强大的国家,都是有野心的,但是也有一些人会告诉我们一些无稽之谈,我不这样认为。

比如,他们说中国的本质是扩张主义。这是不准确的,中国从来没有参与任何扩张性质的活动。文化上是的,但是这很正常,任何国家都希望自己的文化成就能够展示给世界,这是没什么错的;军事上,我也不认为是这样;经济上,我们迟早会改进我们的经济,将增进我们的贸易往来;两国人民的关系上,我确信是会有很好的关系的。当然,我想说的是,想破坏两国关系是很难的,我们要尽己所能不去破坏这份关系,增进长期积极的关系。

旁白:近代英国政治家帕麦斯顿曾说过:“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政治场上风云变幻,外交手段层出不穷。在这位昔日的俄罗斯驻美大使的眼中,外交其实就是利益的平衡。大国争锋,当在冲突中谋求和谐,在和谐中寻求发展,这是卢金的政治智慧,也是中俄两国的政治诉求。秉持着友好共存、和谐发展的格局理念,方能彰显真正的大国本色。

(实录全文完)

《格局》是凤凰网国际智库“与世界对话”全新推出的国际化高端访谈节目。节目于莫斯科中国论坛专访陈铭、吕思宁、弗拉基米尔·卢金、周立群、蒋方舟、约翰·霍华德、王晰宁、安德鲁·罗伯、约翰·洛德、周岚、斐思迪、王芃这12位来自政商学界、文艺时尚界、青年创业圈的杰出精英。倾听他们的国际视野、行业观察、个人格局,就是与时代交流,与世界对话。登陆凤凰新闻客户端,2019年11月起,每周二重磅播出。

[责任编辑:于新陆 PN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