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红场,感受普京治下的莫斯科

2020年01月05日 13:49:25
来源:观察者网

文章来源:观察者网;作者:房宁

22日傍晚5时,我们的航班降落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说是傍晚,但夜幕早已降临。恰逢冬至,这是一年里白昼最短的一天。

俄罗斯的寒冬和大雪是有名的,而我们走出机场候机楼,外面竟飘着蒙蒙细雨,雨丝拂面,一股清凉的感觉,毫无寒意。

时有凑巧,整整70年前1949年12月22日,毛主席乘火车经过一个多星期的颠簸抵达莫斯科,开始了他的首次出访。据陪同毛主席出访的汪东兴记载,当年莫斯科气温是零下30多度,大雪没膝。今天的莫斯科却比北京暖和多了。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来到了位于莫斯科市中心的Metropol酒店,这座建于1905年的酒店比邻大剧院和克里姆林宫,酒店一如俄罗斯建筑风格,高大宽敞,酒店内饰富丽堂皇,因临近新年和圣诞,更是被装饰得满目琳琅。

出外调研、访问处处都长见识。到达酒店办入住,就体验了一把俄罗斯办事风格与效率。

酒店前台女服务生娇小漂亮,说得一口流利英语,但办起事来就不那么利索了。护照拿了看了半天才告知要先交付房费,而且必须用卢布现金支付。好在本店就可以办理换汇。我们马上去了换汇窗口,可到那一看里面没人,窗口放了块牌子写着休息半小时,我们估计服务生去吃晚饭了,只好耐心等待。

20多分钟后一位中亚面孔的女士回来了,几千美元现钞换来厚厚的10沓卢布,陪同我们的小伙子秋雨博士双手捧着送到前台。现在牌价是1美元兑换61卢布,酒店则是1:58。看着厚厚10沓钞票,前台服务生显得很紧张,手忙脚乱地数了近半小时才收下了这30多万卢布。

办好入住已是快晚上9点了,北京时间已过了子夜,但大家睡意全无。除我之外代表团成员均为第一次来俄罗斯,大家商量去街上走走看看。

周末的莫斯科四处灯火辉煌,雄伟的大剧院在灯光映衬下熠熠生辉,街上车水马龙,人流如织。我们抬头看到了过去在画册上、电影里看过的克里姆林宫尖塔,便说去克里姆林宫红场走走。我5年前来过莫斯科,但正好赶上红场关闭,未能参观这闻名遐迩的“打卡”之地。

走进红场大门,意外地看到,整个红场变成一个圣诞大夜市,时逢庆典举行阅兵游行的红场被布置成了商业娱乐一条街,溜冰场、儿童游乐园、小摊夜市灯光璀璨,热闹非凡。而对于我们来说,红场具有特殊的符号意义,总能勾起我们这代人的苏联情结、甚至是共产主义情结。

莫斯科街头灯光璀璨

进到红场,克里姆林宫宫墙和紧靠宫墙的列宁墓紧紧吸引着我们的目光。层层叠叠如山峦,巴洛克风格的俄罗斯国立历史博物馆也很漂亮。在热闹夜市的旁边克里姆林宫庄严静穆巍然屹立。在夜幕和灯光的映衬下,克里姆林宫宫墙、尖塔、钟楼更显巍峨壮丽。

列宁墓则要比我想象的小很多,当年斯大林、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等几代苏联领导人登上列宁墓检阅游行队伍。如今我们站在列宁墓前,抬头一望,检阅台近在咫尺,似乎伸手可及。

列宁墓位于克里姆林宫前

苏联解体后,关于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关于列宁、关于列宁墓争拗不断,直到最近普京总统还发表评论希望平息有关迁移列宁遗体的争议。他说,列宁墓无论如何已经化为俄罗斯历史的一部分,已经变成俄罗斯民族集体记忆的一部分。

对于我们来说,我们都会记得毛主席说过的那句话: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十月革命、社会主义、马克思列宁主义曾经引发了中国现代历史上的风云激荡,几代人的命运与此密切相关。来到这里望着静穆列宁墓、克里姆林宫墙,心中不免泛起阵阵涟漪。列宁墓的入口处摆放着两个花圈,想必是俄共敬献的吧?

夜幕灯光下的克里姆林宫尖塔和钟楼真是格外漂亮,塔尖、楼顶的红五星更是醒目。据说红五星是用红宝石做的,我用手机拍照时在镜头里都注意到了远处塔尖上的红星闪闪发光。

与克里姆林宫哥特式标志性建筑尖塔、钟楼风格迥异的是钟楼对面的圣瓦西里大教堂。这个拜占庭式的大教堂犹如童话故事里的建筑,它那层层叠叠的“洋葱头”屋顶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圣瓦西里大教堂是俄罗斯历史上著名的暴君“伊凡雷帝”建造的。当时伊凡四世在与韃靼人打仗,他每征服一个鞑靼部落,就加盖一个有“洋葱头”屋顶的殿堂,大教堂一共有九个“洋葱头”。据说为了保住这个在伊凡四世看来是绝世佳作的建筑不被复制,大教堂建好后他弄瞎了建筑师的双眼。传说很动人,故事真残酷。

红场原名是“托尔格”,意为“集市”。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走上了市场化道路,往日高度政治化的社会生活早已烟消云散变得世俗化、平民化了,这也体现在红场的用途上。这不,新年、圣诞来临之际,红场恢复了它的原意,真的变成了一个大集市。

我们瞻仰完了克里姆林宫、列宁墓、大教堂,便特意穿过红场夜市,看看热闹。

红场夜市与中国各地的夜市差不多,以贩卖日用品、旅游纪念品和风味小吃为主。有一家店以一个超大的俄罗斯特色大茶炊为核心大卖各种饮料,很有人气。是呀,冬天的夜晚来一杯冒着热气的甜饮会很舒服。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经历了经济大崩溃的惨痛年代。苏联、俄罗斯的改革都不成功,按后苏联时代主导改革的自由派风云人物盖达尔的话说,改革把一切都改了,最后连饭都给改没了。好在俄罗斯终于出了一个普京,他把坠向深渊的俄罗斯硬是给拉了回来。然而,虽说这十多来年俄罗斯的日子好过了一些,可依然难言轻松。

以莫斯科来说,这座普通市民收入十分微薄的城市,居然在世界大都会物价排行榜上稳居前三甲。

我们来红场的路上,去了一家餐厅吃点夜宵。一路奔波一天都没有吃什么东西,但时间晚了也不能多吃,每人就点了一个红菜汤、大家合着吃了两份沙拉,有人还加了一小碗面条。我更不能多吃,就点了清淡一些的鱼汤,吃了一点沙拉和一块小面包。最后一算账,此餐竟然折合人民币500多块,平均每人100块。

俄罗斯服务行业一般不收小费,但这家餐厅却收服务费,而且没有标准,让顾客看着给。我们不明就里,服务费显然给少了,服务生一句“哈拉硕”都没说,扭头就走了。

红场夜市却是另一番景象,相比正规商店这里的东西显然便宜多了。

中国人到俄罗斯带回几个套娃是必须的,但中国的购买力教会了朴实的俄罗斯商贩,莫斯科的套娃价格早都翻了数倍。现在一个普通套娃动辄几百块人民币。

出门前,我可爱的小孙跑过来说:姥爷姥爷去俄罗斯给我买一个粉色的套娃。姥姥偷偷对我说,家里过去还有一个套娃,你就别买了,回来把那个套娃给她就行了。我们来到一个卖旅游产品、日用品的摊位上,俄罗斯套娃摆得满满的。我顺便问了问,中等大小的套娃折合人民币90元,我一高兴买了4个,准备回来带给同事的小孩。我还给我的小孙买了一双手工缝制的俄式小毡靴,很精美,也只是100多块人民币。

走出红场夜市,不禁回头看看静谧的克里姆林宫,不经意望见克里姆林宫圆顶上的俄罗斯国旗。和欧洲国家的通例一样,那是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总统旗。克里姆林宫上飘扬着总统旗,说明普京总统在克里姆林宫办公。时近午夜,我走回住宿的酒店,心里想着:祝普京总统好运,祝俄罗斯人民好运。

新年已经来临,元月7日俄历的圣诞节也快到了,祝大家新年快乐,圣诞快乐!

[责任编辑:于新陆 PN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