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误击乌客机,伊朗这么快为悲剧性错误担责不寻常,历史上还有哪些民航被误击事件?

2020年01月12日 09:49:35
来源:上观新闻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全 杨瑛

伊朗为这样一个悲剧性错误承担责任,是极不寻常的。

在乌克兰航空坠机原因疑云笼罩之际,伊朗方面“如约”于周六公布调查报告,承认伊朗军方“错误击落”客机。伊朗为何快速“官宣”误击?历史上还有哪些民航误击事件?

“非故意”击落,将赔偿损失

乌航一架波音737-800型客机8日早晨从德黑兰霍梅尼机场起飞,不久坠毁,176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全部遇难,多数为伊朗人和加拿大人,还包括乌克兰、瑞典、阿富汗、德国和英国人。

事发前数小时,伊朗向驻伊拉克美军基地发射导弹,报复美军3日空袭致死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由于坠机与伊朗对驻伊拉克美军发起打击报复的时间点大致重合,一度引发外界联想,客机是否被导弹击落?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多个渠道的情报均显示,客机遭“一枚伊朗地对空导弹”击落。

对于西方国家的上述说法,伊朗一开始坚决否认,称其为“不合逻辑的谣言”,是针对德黑兰的“心理战”,并拒绝美国介入调查。但之后,伊朗态度发生变化,邀请美国、加拿大、乌克兰等国相关机构以及波音公司代表参与空难调查。11日上午,伊朗承认,客机是由于“人为错误”发射导弹击落的,伊朗将提供赔偿。

伊朗军方声明说,8日在伊朗境内坠毁的乌克兰客机是被伊朗军方“非故意”击落的,事故系“人为错误”导致。客机被击落前曾飞近伊朗的“敏感”军事区域。由于伊朗军方正因与美国纷争处于“高度戒备状态”,当飞机靠近“敏感的”军事区域时被错误地当作“敌对目标”。

声明中,军方还对事故予以道歉,称将升级相关系统防止此类事故再次发生。所有与事故有关的人员将接受调查并被追责——“酿成事故的责任人将被移交军事法庭,法庭将依法对其进行处理。”

伊朗总统鲁哈尼11日通过社交媒体说,伊朗对乌克兰客机错误地被击落表示遗憾,并表示这是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伊朗将继续对此事展开调查并追责。鲁哈尼下令所有相关部门采取一切必要措施赔偿。他说,伊朗外交部将提供领事协助,以确认和送还外籍遇难者遗体。

伊朗外长扎里夫对空难“深表遗憾”,对“我们的人民、所有遇难者家属和其他受影响国家致以深深道歉和哀悼”。他还指出,美国的“冒险行动”是导致此次伊朗出现“人为错误”的原因。

关键时刻的降级事态行为

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认为,伊朗快速宣布误击,可能是由于加拿大等国以及西方媒体掌握了证据,觉得无法隐瞒真相。

路透社认为,坠机事件引起国际社会日益密切的关注,使得任何导弹袭击迹象不可能在调查中被忽略。伊朗可能觉得,与其与国外日益高涨的批评之声作斗争,不如迅速改变政策。“你无法掩盖或隐藏它,证据就是证据。”美国安柏瑞德航空航天大学航空安全专家、前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调查员安东尼·布里克豪斯说。

英国广播公司(BBC)认为,西方情报官员表示有证据显示伊朗与坠机的关联之后,德黑兰压力迅速增大。“对伊朗来说,这是一个关键时刻的重大承认,是一种降级事态的行为。”

BBC称,“为这样一个悲剧性错误承担责任,是极不寻常的,但伊朗目前面临的危机同样不寻常。伊朗已经决定,它必须承认这场灾难,以避免它引发另一场与西方的口水战,或加剧本国人民的愤怒和痛苦,他们正从一场接一场灾难中恢复过来。至于国内对于误击事件的反应,可能很快就会明朗。”

在华黎明看来,此次事件也暴露出伊朗内部的混乱,例如,对美军驻伊拉克基地的打击怎么同时用到地对地和地对空导弹?攻击目标又怎么会出现锁定错误?鲁哈尼在评论此事时,用到“不可原谅的错误”一词,是否意味着伊朗内部在作战方面存在争议,抑或出现权力纷争和明显分歧?

就误击事件的影响,华黎明认为将动摇伊朗此前在国际舆论中的主动地位。“原来世界的同情都在伊朗这边,但现在毕竟造成176条无辜生命消逝。这可能使伊朗在处理对美关系时居于被动防御地位。”

美国财经媒体CNBC援引欧亚集团分析师的话指出,在美国杀死苏莱曼尼后,德黑兰似乎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同情,许多人“暗自感激”伊朗没有做出更有力的回应。但击落飞机事件将危及这种外交善意。

前美国商务部负责国际贸易的副部长佛兰克·莱文10日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如果伊朗军方被证实杀害了飞机上的平民,军队可能在短期内受到压制。

误击背后浮现政治紧张因素

在过去半个世纪,有20多起民航客机被不同国家武装力量以不同理由击落的悲剧事件发生,这些空难造成1000多人死亡。事件大多发生在有战乱冲突地区,例如中东、格鲁吉亚边境、非洲战乱地区等等。不少民航被误击,背后都有深刻的地缘政治紧张的因素。

典型的是冷战时期大韩航空客机两次被苏联空军误击的案例。

第一次发生在1978年4月20日。当天,大韩航空902航班从巴黎起飞,经停阿拉斯加,飞往首尔,执飞机型波音707。当时正值冷战高峰,美苏两大阵营摩擦不断。由于导航错误,飞机进入苏联领空。在苏联防空军呼叫无效后,判别其为美军侦察机,并发射两枚空对空导弹。一枚击伤客机,致其迫降,机上109人中2人遇难。

经调查,韩国飞行员承认误入苏联领空,且无视呼叫。事后,苏联政府曾向韩国政府索取10万美元的“照顾费”用于补偿苏方为乘客所支付的各项开销。此后,大韩航空宣布为客机配备惯性导航系统。

然而五年后,悲剧再度重演。1983年9月1日,大韩航空007航班从纽约飞往首尔,执飞机型波音747。机师忘记将航行模式转到惯性导航模式,导致脱离航线,闯入苏联领空,最终被苏联空军导弹击落,机上269人无一幸存。

此事引起巨大的政治和外交风波。时任美国总统里根指责苏联背后捣鬼,韩国爆发反苏示威。由于遇难者涉及美国在内的16个国家和地区公民,国际民航组织在蒙特利尔召开特别会议通过谴责苏联的决议。

为防止类似事故再度发生,1984年,国际民航组织增设《芝加哥公约》第3条分条,明确规定“武力攻击飞行中的民用客机是每个国家都必须避免的行为,如果不得不对客机实施拦截,必须确保机内乘客、机组人员及客机的安全;缔约国对于拦截的相关规定须对国际社会公布”等内容。

1993年,韩国政府向俄政府正式提出赔偿要求,但没有提及具体赔偿金额。据韩国大韩航空公司统计,该事件造成的人员伤亡损失为1500万美元,飞机及营业损失为8400万美元。

另一个典型案例是:海湾局势紧张、两伊交战多年的背景下,伊朗民航客机于1988年被美军误击。

1988年7月3日,伊朗航空655航班从德黑兰飞往迪拜,执飞机型空客A300。客机途经波斯湾上空时,遭美国“文森斯”号巡洋舰发射的导弹击落,机上290人全部遇难。伊朗将美军行动谴责为罪行、暴行和屠杀,美方则表示击落客机是因为将其误认为一架伊朗F-14战机。

1989年,伊朗在国际法院向美国提出起诉。经双方谈判,美方为伊航空难赔偿6000多万美元。但美国明确标明这笔赔偿为特惠金,不承认对事件负责。“文森斯”号舰员也没有被追责,还因参加作战行动获表彰。

2014年发生的马航MH17坠机事件,则是在俄乌冲突引发地缘政治紧张的大背景下发生的。2014年7月17日,马来西亚航空MH17航班从阿姆斯特丹飞往吉隆坡,执飞机型波音777。客机在靠近俄罗斯边境40公里的乌克兰领空1万米高空被俄制“山毛榉”导弹攻击,以致空中解体并坠毁,机上298人全部遇难。

马航MH17空难是民航客机被击落事件中死亡人数最多的空难,问责程序也相当复杂。由于机上乘客最多来自荷兰,相关调查在荷兰主导下展开。2016年9月,由荷兰领衔的联合调查组宣布,击落马航MH17客机的“山毛榉”导弹来自俄罗斯,导弹是由得到俄方支持的乌克兰反政府武装控制区域发射。调查人员相信,袭击者误击了MH17客机,他们认为这是乌克兰军方的一架运输机。

2019年6月,联合调查团对4名涉案嫌疑人提起刑事诉讼,指控他们犯有谋杀罪。这4名嫌疑人包括1名乌克兰人和3名俄罗斯公民。但俄罗斯外交部声明认为,调查团对俄公民提起刑事诉讼毫无根据,其目的是在国际舆论中诋毁俄罗斯。

另外几起比较重大的民航误击事件还包括:1955年保加利亚空军击落以色列航空客机、1968年法航客机疑似被本国导弹试射击落、2001年乌克兰导弹击落俄罗斯民航客机等事件。

[责任编辑:郑怡雯 PN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