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美国历史上第三次弹劾审判结束了,但故事并未结束

2020年02月08日 07:55:58
来源:上海观察APP

民主党人誓将继续“追杀”特朗普。在距离大选还剩9个月的时间内,美国政坛恐将布满“雷区”。

“特朗普脱罪!”美国当地时间5日傍晚,大号标题登上多家美国媒体头条。当天,国会参议院投票否决了针对总统的两项弹劾条款,意味着特朗普不被定罪、不会被罢免总统一职。这也标志着历时5个月的弹劾大戏终于落下帷幕。

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三次弹劾审判。美国媒体说,它虽然画上句号,但故事并未结束,民主党人誓将继续“追杀”特朗普。在距离大选还剩9个月的时间内,美国政坛恐将布满“雷区”,给特朗普带来尴尬的头条新闻、不利的法律裁决,以及潜在的政治风险。

党派划线

美国国会参议院5日下午举行两项投票,最终否决了指控特朗普的两项弹劾条款。

第一项弹劾条款指控特朗普滥用职权,施压乌克兰调查民主党下届总统竞选人、前副总统拜登。参议院以52票反对、48票赞成的结果认定其不成立。第二项弹劾条款指控特朗普阻碍国会调查,被参议院以53票比47票否决。

依照美国宪法,参议院弹劾投票中,弹劾条款须获三分之二多数方能通过。

一名白宫官员披露,特朗普与多名高级助手在白宫观看了投票电视直播。投票结果出炉后,被特朗普任命为2020年总统竞选团队竞选经理的帕斯凯尔发表声明:“特朗普总统被证明完全清白,现在是时候重新回归,为美国人办事了。”

特朗普是美国历史上第三位受到弹劾审判的总统,也是第一位在寻求连任时被弹劾的总统。在他之前,美国前总统约翰逊和克林顿都曾被众议院弹劾,但在参议院审理中未被定罪和免职。另一位前总统尼克松受过弹劾调查,但在弹劾条款送交众议院全体辩论前辞职。

在见证自己“胜利脱罪”后,特朗普显得颇为“得瑟”。尽管团队劝他“低调”,他还是在推特上发布三条消息。

一,表示将于当地时间5日深夜在白宫向公众发表声明,以庆祝击败弹劾“骗局”赢得胜利。

二,发布一段主题为“永远是总统”的剪辑视频,以2018年10月《时代》杂志封面为背景,将自己的总统就任时间“调成”2024年、2028年直到“永远”。

三,开骂共和党参议员罗姆尼:“如果这位失败的总统候选人,能像对付我一样,把同样的精力和愤怒放在击败摇摇欲坠的奥巴马上,他本可以赢得大选。”

罗姆尼是2012年美国大选的共和党候选人,也是此次参院弹劾案投票中唯一的共和党“变节者”——他支持第一项滥用职权的弹劾条款,但反对第二项妨碍国会的弹劾条款。此举也让他创造一项纪录,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投票支持弹劾本党总统的国会参议员。对此,罗姆尼的解释是,特朗普滥用职权错得离谱,假如自己不反对,将受到历史和良心的谴责。

不过,在“政客”网站看来,在弹劾一事上,说什么良心、道义都是假的。这场闹剧本质上是“政治驱动”,“议员们在投票时考虑的是他们的政治前途,而非事实”。从表决结果明显的“党派划线”上可见一斑——共和党为了捍卫政治权力,利益与特朗普连任高度捆绑,团结一致为其筑起“红墙”;民主党则动辄抹黑攻击、小刀放血,希望动摇总统在中间选民中的号召力。

“老梗”新用

表决结束后,两党参议员意犹未尽,口诛不休。

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抱怨,参议院对特朗普弹劾案审理不公。“这是民主结束的开始。这些指控极其严重:干涉选举,敲诈外国,事关我们民主的核心。”

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反唇相讥:“我们必须投票反对众议院滥用权力,否决那些会把制宪者的计划变成废墟的新先例,防止派系斗争的狂热蔓延和灼伤我们的共和国。”

《卫报》说,特朗普被判无罪,是美国内部破裂的缩影。在激烈党争时代,共和党人将特朗普视为受害者,而民主党人则哀叹他“无法无天的常态化”。

“党派斗争的高烧不知何时消退,”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说,“弹劾虽然画上句号,但故事并未结束”。民主党人已经誓言,将继续调查特朗普涉嫌违规等行为,以阻挠他赢得下一个总统任期。

在“政客”网站看来,一些“雷区”已经出现:

风险一:“乌克兰调查2.0版”。民主党可能传唤特朗普的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美媒认为,在博尔顿即将出版的新书中,会披露对特朗普“不利”的“证据”。同样,民主党人也可能安排对被起诉的特朗普私人律师朱利安尼的合作伙伴帕纳斯进行取证。

此外,民主党参议员乔⋅曼钦主张,参议院应该以“斥责案”(censure)的方式,就乌克兰事件给予特朗普正式斥责。美国历史上只有前总统安德鲁⋅杰克逊于1834年遭到国会斥责。

风险二:特朗普的财务状况。最高法院定于3月31日就三起可能有助于界定特朗普总统权力的案件进行口头辩论。法官将围绕“特朗普必须回应国会对其财务记录发出的传票吗”等问题听取意见。

风险三:特朗普的商业利益。特朗普仍面临三起独立诉讼,指控特朗普非法从他的酒店和其他业务中获利。三起案件最终都有可能到达最高法院。

风险四:“通俄门”后续。特检官米勒的调查虽于2019年3月结束,但一系列法律纠纷还在延续。“通俄”调查关键证人麦克加恩的国会听证问题首当其冲。民主党想从这位前白宫法律顾问口中,挖到特朗普多次试图阻挠米勒调查的猛料。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指出,民主党招数看起来很多,但实际上操作空间有限,因为很多论调和手段都是之前用过的“老梗”,并无实锤,亦无实效。如果在大选年“继续消费”,不但意义不大,还可能招致选民反感。“斥责案”虽属新招,但分量比弹劾轻,而且属于道德声明,没有任何严厉惩罚,注定无果而终。“总的来说,这些招数边际效用在递减。”

弹劾创伤

“痛苦的弹劾结束了,这场争斗改变了什么?”《华尔街日报》设问。该报认为,弹劾案对美国的影响会持续:政治极化加深,总统权力更大,共和党人与总统的关联更加紧密……

文章认为,短短几天,民众目睹刺激的剧情——历史上第三次愤怒的弹劾审判、总统的国情咨文讲稿副本被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手撕”、参院两党“大佬”的激辩……弹劾创伤可能会让两党中最重要的两个人物(特朗普和佩洛西)无法相互合作。“现在他们基本上不能忍受一起呆在一个房间里。”

文章说,这种积怨是不正常的,可能成为华盛顿采取行动的障碍,不仅在今年剩余时间,而且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如此。

与政治极化相伴随的,是两党的核心选民基础被进一步动员,显得更为活跃。

共和党这边,盖洛普民调显示,弹劾审判期间,特朗普的总支持率为49%,共和党党内支持率为94%,独立派支持率上升3个百分点至42%,后两个数字都是他担任总统以来的最高水平。有“铁粉”甚至对媒体表示,准备跪着爬过破碎的玻璃,为总统的连任投票。

民主党这边,因弹劾失利而情绪高涨的民主党支持者以及温和派,可能在摇摆州增强对蓝色阵营的支持力度,助力民主党选情,并加大对国会席位的争夺。“我认为弹劾审判对民主党人有好处,”弗吉尼亚大学政治中心主任萨巴托说,“它唤醒了一些活动人士,让他们意识到特朗普赢得第二任期的可能性非常大。”

《华尔街日报》说,特朗普毫发无损地躲过弹劾了吗?也许事情不像表象那么简单。“由于弹劾,对特朗普持相反态度的两个阵营的热情都增强了。问题在于哪一方选民更愿意为此采取行动。弹劾的最终政治考验可能不在于得出的结论,而在于激起人们感情的强烈程度。”

刁大明认为,弹劾案对选情的影响并不明朗。双方下一步较量应当围绕经济政策的阐述展开。选民最关心的毕竟还是经济和就业。如果民主党版本的经济政策能让选民买账,然后再把特朗普“弹劾污点”这个标签炒到极致的话,可以起到污名化对手的效果。反之,如果民主党提不出力压特朗普的经济创见,弹劾要素将被选民抛诸脑后,难以成为扳倒特朗普的有力杠杆。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韦宗友说,弹劾案从法律角度终结了,但民主党仍会利用一切机会对特朗普打监督战、舆论战。现在看来,民主党似乎并未从弹劾案上得分。不仅表现在特朗普的高支持率上,也表现在民主党在艾奥瓦州初选中没有一位竞选人脱颖而出,这从一个侧面证明选民举棋不定。

在韦宗友看来,这场弹劾的政治“内战”实际上没有赢家。弹劾已成为两党互相攻击、左右选情的常用政治工具,并且使用这一工具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背离美国宪法对“三权分立”设计的初衷。即使弹劾尘埃落定,后续斗争仍将吞噬华盛顿的政治资源,让选民心生疲惫。

[责任编辑:郑怡雯 PN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