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农业是如何“起死回生”的?

2020年02月14日 11:40:36
来源:虎嗅网

文章来源:虎嗅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作者:那日苏

今日的俄罗斯已无苏联时期的超级大国地位,但在军事、科技、政治等方面的影响力仍十分强大。但作为现代国际社会的一极,若没有独立发达的农业作为基础,其他领域的优势地位也无从谈起。

俄罗斯是一个以乡村为基础的农业社会,但不管是在沙俄时期还是在苏联时期都不以农业大国著称,甚至在苏联解体初期出现过大范围的饥荒现象。结果苏联解体不到三十年的时间,孱弱的俄罗斯农业不仅走出了困境,而且成功逆袭,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粮食供应商之一。

这是怎么做到的呢?

转型的低谷

1991年12月26日,苏联最高苏维埃共和国院举行最后一次会议。这个曾经以解放全人类为目标的国家,最后一次奏起国歌《牢不可破的联盟》,随后宣布解体。俄罗斯作为苏联的最主要继承国,接收了苏联在海外所有的存款、使领馆等国家财产。

其实在半个月前的《别洛韦日协议》中

苏联就已经事实上结束了

(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退出苏联,另组独联体)

(图片来自:Wikipedia@U. Ivanov / Ю. Иванов)▼

作为苏联继任者的俄罗斯,面对的是一个体制僵化,经济发展停滞的国家。苏联解体导致的社会动荡、思潮转变也让俄罗斯的国内经济雪上加霜。

苏联的结局已经想到了

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也没想到苏联之后怎么办

(图片来自:Wikipedia@ITAR-TASS)▼

以叶利钦为首的俄罗斯第一任领导人持有这样一种观点,即苏联经济困境产生的主要原因是苏共的计划经济政策和不彻底的经济体制改革。因此,想挽救俄罗斯的经济就必须全盘西化,施行经济自由化、全面私有化的政策,政府撤出对经济行为的监管,放弃公有制经济。也就是所谓的“休克疗法”。

苏联经济确实因为铁板一块的计划而僵化低效

但一个“该死”的经济并不意味着休克就能复活

由于苏联计划经济的覆盖范围之广之深

以至于休克的结果是全国经济的停摆和紊乱

(图片来自:Roman Kosolapov / Shutterstock.com)▼

休克疗法的重头戏,就是放开物价。俄罗斯联邦政府出台规定,自1992年1月2日起,放开90%的消费品价格和80%的生产资料价格。与此同时,取消对收入增长的限制。

结果是严重的通货膨胀和物价暴涨

当卢布可以兑换美元后,必然是大幅贬值

老百姓可能买不起啥,但美国人来可以买买买

(图片来自:Wikipedia@Brian Kelley)▼

其次是私有化。时任俄罗斯副总理的盖达尔认为,苏联后期的改革之所以不成功,就是因为国有企业不是市场主体,没有充分的市场竞争机制。因此,俄国在放开物价的同时开启了轰轰烈烈的私有化改革,这其中也包括农用土地的私有化。

叶戈尔·盖达尔算是俄罗斯经济改革的总设计师

然而其设计方案却充满争议和代价

(图片来自:Wikipedia@Sorib)▼

休克疗法推行初期,民众满怀着兴奋与期待,以为自己能得到苏联时期难以想象的私有财产。但俄政府盲目地推行自由化与私有化,结果就是掌握着大批资源和信息的权贵以及实力雄厚的外国资本家们疯狂侵吞国有资产,原本属于老百姓的那一份,也被悄无声息地被分割了。

或者你还可以利用自己仅剩的一点儿权力

从苏联的遗产中搞出自己的第一桶金

(图片来自:《战争之王》)▼

在向市场经济过渡的大潮下,俄罗斯的农业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特别是在所有制方面。俄罗斯农业部门对原来的集体农庄和国营农场进行了改组,农业经济出现了多种所有制并存的局面,即集体农庄和国营农场、国营农工生产联合体、股份制农工生产联合体、私人农场、合作经营农业组织和小型家庭农场。

苏联风格的集体农场,真是一去不复返了

(图片来自:Artic_photo / Shutterstock.com)▼

多种所有制并存下,本应充分竞争,贡献出价廉物美农产品,然而生产却陷入了停滞,市场上一度出现粮食短缺现象。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土地的频繁交易。

土地不光是农民的生命线,也是市民的生命线

不少莫斯科市民在郊外拥有小块土地

这成为物价飞涨时代重要的固定资产

(图片来自:google map)▼

嗅到私有化大潮的投机商们将目标瞄准了农村土地,在频繁的流转交易中将土地炒到高价,一方面耽误了俄罗斯本就宝贵的耕种时间,使大量农田牧场撂荒;另一方面让原本集中连片的农田牧场分割成若干小块,农机和灌溉设施的作用受到限制,大大降低了单位土地农作物的产量。

老同志们都还想再干五百年

但首先也给搞清这块儿地是谁的

(图片来自Vladimir / shutterstock.com)▼

俄罗斯政府的一系列操作非但没有促进国内的农业生产,反而使其陷入40多年来从未有过的危机中。

一方面生产连续下降,1994年农业生产总产值比1990年下降了26%,农业基本建设投资减少了89%, 生产基金减少了80%, 农业和农副产品加工企业的技术装备水平明显下降;此外,提高土壤肥力和土地灌溉的工程实际上已停止。如1994年使用的有机肥只相当于1990年的29.4%,矿物肥只相当于后者的13%,灌溉和灌溉工程的技术改造工作量则是10%。同时,防止病虫害的工作也大大削弱 。

在将近十年左右的时间内

俄罗斯各州投入生产的耕地其实是在减少的

(图片来自:wikipedia——Agriculture in Russia)▼

1992年1月,俄罗斯全面开放物价后,生活消费品价格飞涨。到1994年9月,鱼、土豆价格上涨4000倍,牛奶上涨2019倍,白面包上涨1948倍,鸡蛋价格上涨最少也有861倍,而同时养老金只提高了312倍,最低工资提高293倍。

一方面是物价飞涨,一方面是严重的通胀

造成商品的名义价格奇高无比

(苏联时代,甚至1卢布可以换1.8美元)

(图片来自:wikipedia——Soviet ruble)▼

根据俄国家统计委员会和科学院的材料,1992年-1996年期间,有3000多万人的收入低于维持生活所需的最低标准。1998年金融危机之后,俄罗斯“生活在贫困边缘或已陷入贫困之中的人数不少于7000万,几乎为俄罗斯人口的一半”。

2000年前真是俄罗斯的至暗时刻

(图片来自:google.com)▼

“休克疗法”令俄罗斯GDP几乎减少一半,国民生活水平更是一落千丈,饥饿再次席卷着这片苍凉的土地,这让经历过苏联时代的人们感到迷茫:为什么我们实行自由的市场经济了,反而吃不上饭?

旧花新拾

改革的失败,让盖达尔不得不于1994年1月16日被迫辞职。叶利钦也被迫在国情咨文中宣布放弃“休克疗法”,并承认“过去在改革中试图抄袭西方经济的做法是错误的”。

一个休克中的俄罗斯,是美国最喜欢的朋友

(叶利钦与老布什)

(图片来自:wikipedia@National Archives and Records Administration)▼

面对社会上一系列的动荡和难以遏制的通货膨胀,缺乏经验的俄罗斯联邦政府显得有心无力。他们逐渐才认识到在千头万绪的政务工作之中,农业问题是亟待解决的当务之急,无论什么政府,如果不能解决民众的吃饭问题,那它也就走到头了。

本来想着私有化后,大家都能过上美国农民的生活

没想到现实和理想相差这么遥远

(图片来自:motttive / shutterstock.com)▼

考虑到改革对全俄农业生产的严重打击,俄联邦政府进行了一系列避免农业生产继续下滑的措施。

新政策最核心的一点是,恢复苏联时期的土地关系,重新确立起土地是全民财产、归国家所有的意识,禁止外国法人购买俄罗斯的土地。

政策的出台有效地打击了寡头、新贵和外国资本对俄罗斯农业土地的疯狂兼并,让农用土地重新回归农业生产之用。

除了土地政策,俄罗斯还恢复了苏联时期工农联合体的生产形式。在私有化浪潮还未彻底改变这个国家之前,工农联合体仍保存着巨大的潜力和物质技术基础。俄政府通过提高对农工联合体的资金投入,提供较多的农业机械设备和化肥,在一定程度了遏止了这个国家农业滑向深渊的脚步。

在苏联的工业化基础上,实在是不应该开倒车

(图片来自:Kshnyakin Evgeniy/shutterstock.com)▼

同时新政也未全面否定私有化,并不禁止农用土地使用权的转让和实行股份制。1994年之后集体农庄、国营农场在私有化或转让给地方政府,必须在自愿原则基础上,经土地占有单位全体职工大会作出决定才能实施。

俄罗斯还推出了一系列的惠农政策,如在农忙季节向农户提供低息贷款,规定农机租赁的价格区间等等。

俄罗斯的回头政策终于在1998年之后显现了成效,国内农业逐步实现对进口的替代,农业生产开始恢复。

叶利钦时代后,俄罗斯开始逐步走出低谷

(不过由于政策效果的滞后性,走出低谷也有叶利钦的一份)

(图片来自:wikipedia@heycci)▼

经济的未来

叶利钦时代俄罗斯农业政策推行的仓促和反复,导致每次改革要么成效甚微,要么起反作用。俄罗斯需要一个人来推行更具有针对性和系统性的政策,挽救这个国家包括农业在内的各个领域。

叶利钦交棒,普京接棒

(图片来自:wikipedia@ITAR-TASS)▼

时代给了普京表现的机会。

普京政府上台后,随着经济好转、政局稳定,农业在国民经济和国家战略层面的位置得到体现。普京把农业与教育、卫生、住房并列为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四大领域”,对这些直接影响民众生活水准的领域实施了国家计划,而在关于农业的一系列改革中,土地所有权的明确正是重中之重。

普京执政初期,官方对土地买卖的态度暧昧难明。这导致一方面新贵阶层仍有灰色空间进行土地交易,另一方面民间的土地流转缺乏明确的法律保护。而外国资本虽然被限制不能买卖土地,但是现行法律对租期没有明确限制,也让很多想要吸食原苏联资产的外国资本钻了空子。

这样一来,农业土地自由买卖的问题直到2002年俄出台《农业用土地流通法》才最终得以解决。此后普京政府又出台了一系列相关的农业法律,让农用土地流通得以明确、透明地进行,保证了农业政策的稳定性。

2007年,俄罗斯政府颁布了苏联解体以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对农业发展做出规划,实行农业保护政策和农产品价格调控政策,对农作物保险费实施补贴。

该政策成效立竿见影,次年俄罗斯农业总产值升至24614亿卢布,较2000年增长了38%,从粮食净进口国转变为粮食净出口国。

俄罗斯在农业方面的政策并没有因为收到阶段性胜利而停止,为了保证俄罗斯的粮食安全,减少俄农产品的海外依存度,2013年至2017年俄罗斯农业部在制定农业政策时,主要着眼于扶持俄罗斯原本需要进口的农产品生产,加速推行部分农产品包括肉、牛奶、蔬菜、水果、坚果等的进口替代政策。

可以推断,俄罗斯农业方面的终极目标,是所有农产品都可自给自足。在未来这一目标能否实现目前还难下定论,不过能在苏联解体之后叶利钦时代的重大政策失误下恢复元气,也算政治“精算师”普京的能力体现。

参考文献:

《俄罗斯加大农业扶持力度》张光政

《俄罗斯的农业》孙德成

《俄罗斯经济的监测器:工业各部门的全球趋势和行情》俄罗斯科学院国民经济研究所

《浅析俄罗斯的农业改革》丁超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责任编辑:于新陆 PN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