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撤侨时,这名印度医生决定留在中国

2020年02月19日 16:09:36
来源:虎嗅网

前几天,一个短视频让“印度女婿”阿明突然“火了”。

在杭州五常街道的小区里,志愿者阿明(Amish Vyas)对着镜头说,“我来自印度,是一名整形外科医生,我在杭州做志愿者,我们的目标就是要控制病毒的感染。“

对阿明来说,留下是不经思考的。反而,他觉得离开,就像战场上的逃兵。有一位记者采访了阿明远在印度的母亲,他妈妈复述了疫情发生时阿明和自己的对话:一个国家正在经历战斗,会有勇敢的人想逃跑吗?

“我无言以对。” 妈妈无法反驳。

一、一天做六个小时志愿者的“洋女婿”

“你住哪里?”

“你刚从哪里回来?”

“两天只能出去一次知道吗?”

阿明在测量出入人员的体温

2月6日,杭州断断续续下着小雨。

穿着厚厚的高领毛衣,戴着自己准备的厚口罩,阿明在小区门口不停的问候业主。

测量体温、登记、确认“绿码”(杭州市的健康登记二维码)、向返乡人员说明在家隔离14天的规定、跑腿给隔离的住户送菜,帮他们收走垃圾,最多的时候一天跑十多趟。

尽管患有哮喘,容易受湿寒天气的影响,阿明并没有停下手里的活。

“我的优势是我会说很多语言,我这样的志愿者,对社区和医院有很大帮助。“

右边穿得厚厚的人是阿明

2月4日,杭州政府下达“封城令”,即全市所有村庄、小区、单位实行封闭式管理,人员进出一律测量体温,并出示有效证件,外来人员和车辆一律严控。阿明所在的五常街道也立刻增加管控措施,但社区人员不够,需要招募志愿者去做防控检测和居民生活服务。

社区物业想到了阿明。

这个印度小伙是老熟人了,病毒爆发以前,他基本每周都会来做志愿活动,包括社区英语角、垃圾分类、帮老人送东西等等。

因为在私立整形外科医院工作,阿明工作时间很弹性,按顾客需求走。因为疫情,也没有人去整形,暂时不需要上班的阿明,每天都花五六个小时做社区志愿者。

阿明给隔离人员送外卖

在小区里,只要说起“那个乐于助人的洋女婿”,大家都知道是指阿明。

十几年的中国生活经历,让阿明有了很强的中文沟通能力,对中国生活和办事风格也非常熟悉,加上专业医学知识的武装,阿明觉得更要发挥自己的长处,多做点什么。

除了居委小区的社区活动,他还时常会为外国侨民朋友提供帮助,比如翻译处方、讲解挂号,帮朋友和医院沟通等等。

2月14日,阿明收到一位朋友的微信求助:朋友看不懂中文处方,她的丈夫去医院拿药找不到人接待。阿明马上回复说:“请把处方给我,我去医院问”,然后就开着车去了这家附近的医院。

阿明认为,很多人在面对这次新冠病毒时紧张、甚至恐慌,是因为缺少医学知识,对病毒病理没有基本的了解。因为没有判断能力,很容易受到谣言的影响,对于语言不通的外国居民来说更是如此。

阿明告诉志象网(The Passage),“外媒的报道强调死亡人数,强调病毒蔓延的严重性,但其实流感在每年冬天都会造成上万美国人死亡。那些每天在网络传播的假消息就更容易让人恐慌了。我希望把一个医生志愿者的看法传达出去,让中国老百姓知道,中国政府和中国人都很努力。“

二、想去武汉支援

阿明最初听到武汉出现不明肺炎是在12月中旬,当时他还在美国纽约实习,从中国同学那里听到消息,他就想着回来看看怎么回事。

12月底,阿明结束三个月的实习,回到了杭州,没想到之前的不明肺炎已经演化成了控制不住的新冠病毒。

1月22日,杭州确认首例新型病毒感染者,次日,武汉封城。

之后的几天,浙江确诊人数连连攀升,成为湖北之外的“第二重灾区”。春节的气氛几乎消失,街上变得冷清,口罩都买不到了。1月25日,美国和日本宣布从武汉撤出侨民,印度政府也在1月31日撤侨。

看到这样的形势,还留在杭州的印度人也越来越担心,究竟有多少感染者?如果感染病毒能得到救治吗?杭州会不会封城?疫情什么时候结束?

面临越来越严重的疫情,以及一连串没人能解答的问题,阿明的印度朋友决定订票回国。临走前,朋友问他要不要一起回去,他很干脆地拒绝了。

这让他在印度中央邦的母亲非常担心。

一次通话时,母亲问他中国的疫情这么严重,为什么不回去?

他反问,“一个国家正在经历战斗,会有勇敢的人想逃跑吗?“

妈妈无法反驳,在电话那头说道,“我无言以对”。

阿明告诉志象网(The Passage):”作为医生,我们就跟军队一样的。军队的目标就是要保护国家,我也是这个想法。按照一个医生的标准,我要努力去保护这个国家。”

他甚至想上前线,去武汉。

“现在我整天想到的就是我们医护人员都在24x7工作。如果有更多人能顶上去,大家轮流上班,那边的压力就会少一点。”

春节那几天,阿明还专门向中国同行打听,外国医生是否可以去武汉支援,“但发现只有WHO或者政府指派公立医院的医生去,(我)没能去成”。阿明的工作单位是一家私立整形医院,并不符合条件。

他通过各种渠道去了解武汉一线的情况。

阿明的妻子是精神科医师,在浙江省一家公立医院工作。2月13日,妻子科室的系主任去了武汉,为病患和医护人员提供心理辅导。

阿明一直和系主任保持联络,向他了解一线的信息。在他俩的对话里,主任告诉他说,“你可别来,危险”,另一边的阿明打出“哈哈,好的,您说的是对”, 后面却说,“但是您在那边也很危险,我觉得应该跟着您。”

“反正我觉得我现在以医生的身份,或者志愿者的身份做任何事情都可以。“ 阿明补充道。

三、爱在杭州

医生的职业使命,让阿明无法置身事外。此外,阿明还有“爱的牵挂“:中国也是他的家。他的学业在这里完成,他的妻子和孩子也都是中国人。

阿明的工作照

在温州医科大学读本科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我2010年在大学食堂吃饭的时候见到她,后来发现她也特别爱在图书馆学习,就这样慢慢认识了”。

后来,阿明在学校办起科学角(science corner),经常邀请这位姑娘过来,“就这么追了她两年多”。

阿明的妻子

但结婚这条道路并不好走。对中国和印度来说,婚姻都不只是两个人的事情,而是两个家族的结合。

在妻子这边,丈母娘期待未来女婿有稳定收入、买得起房,但对于医学生来说,学习投入周期长、最初几年几乎不挣钱,导致经济是个大难关;阿明这一边,因为家族的种姓是婆罗门,按照传统,他只能和同样是婆罗门出身的人结婚。

怎么办?

阿明干脆先斩后奏。

2014年,回到温州读博的阿明和妻子商量好,私下领了结婚证,再和两边父母慢慢磨。

“我和我妈妈说,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姑娘,决定就是她了。” 如此这般,长久下来,阿明的妈妈也没辙,只能同意。丈母娘这一边,阿明也表现积极,在事业上不断跃进。

2016年,阿明用9个月的时间完成美国医师执照考试(USMLE),2017年又到纽约皇后区医疗中心做博士后研究员,中间大部分时间都和妻子异地,“一年只见一次面”。

阿明在2018年留华毕业生联谊招待会上分享自己的中国留学经历

图片来源:中国驻纽约总领馆

2019下半年,阿明去到在纽约Mt.Sinai医院做临床实习(Clinic rotation)。他希望能够通过美国执医经历这块跳板,去更高薪资水平的中国一线城市做医生。

现在,阿明和妻子的家和丈母娘家同一栋楼,随着孩子的出生,阿明和丈母娘也越走越近。阿明学会了妻子喜欢吃的杭帮菜。

情人节那天,阿明在结束志愿者工作之后早早回家下厨,做了杭州特色的汤面“片儿川”,还有炒土豆和拌菜。

阿明和纽约心内科专家合影

阿明说,“我是“印中人”,中国和印度中间隔了一个喜马拉雅山,别的都一样。”

[责任编辑:杨尧 PN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