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前所未有!欧盟筑起“堡垒”,但挑战不止疫情

2020年03月19日 11:28:00
来源:上观新闻

这次抗疫也赋予外界看待欧盟的新视角。

欧盟及其成员国领导人3月17日召开视频峰会,同意采取对欧盟以外人员入境实施旅行限制等多项措施,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舆论认为,此举等同于“封盟”。

有评论称,欧洲各国政府近来采取了一系列限制措施,这在75年和平时期是前所未见的,反映出欧洲作为新冠疫情大流行“震中”的严峻现实。同时,这场疫情正在考验欧盟长久以来的运作模式。

罕见“封盟”

当天,欧盟领导人就遏制病毒传播、医疗物资出口、促进科学研究和扶持欧盟企业进行了商讨。其中最受关注的是,各方同意欧盟委员会有关对欧盟以外人员进入欧盟国家实施旅行限制的提议,暂定为期30天;同时将确保药品、食品和货物流通,确保欧盟公民能回国。

舆论纷纷用前所未有形容“封盟”之举。

《纽约时报》称,欧盟的这种孤立状态在现代欧洲历史上几乎前所未见。这一新规是欧盟针对疫情做出的首个重大协同反应。

《华盛顿邮报》称,这是26个欧洲国家领导人首次同意对大多数非常驻人口关闭其外部边界。

《卫报》称,欧盟通过了其历史上最严格的旅行禁令。但《政治》网站(Politico)称,欧盟委员会不倾向用“旅行禁令”一词形容此举。

为何出手

对于出台这项新规,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给出的理由是,减少非必要的旅行能避免病毒在欧盟内,或是通过欧盟传播。此外,非必要的旅行还会给医疗系统带来更多潜在负担。

上海欧洲学会副会长、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叶江指出,申根区包括多个欧盟国家,一旦接受第三国人员入境其中一国,便可在申根国家自由流动,这加剧了防疫难度。在此情况下,只有在欧盟层面进行封锁,防控才能相对有效。

欧盟委员会向各国政府提交的提案中写道: “只有申根国家在同一时间,以统一方式决定对所有外部边界实施临时的旅行限制,才能有效”。

叶江认为,此举也标志着欧洲抗疫行动随着疫情变化再上一个台阶。背后是出于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思路:不封,疫情则会雪上加霜;封,会对经济造成负面影响。权衡之后,欧盟选择了后者。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指出,“封盟”是欧盟根据疫情形势变化做出的决定。上周是欧洲疫情出现转折的一个关键节点。当时,各国确诊病例不断上升,世界卫生组织给出外部评估——欧洲已成为疫情“震中”,部分国家开始采取严厉的防控措施。同时,防控疫情从多数国家的待办事项之一转变为头等大事,维护人员自由流动的原则让位于各国控制疫情的现实考虑。

连日来,欧洲地区疫情持续恶化,一些国家确诊病例数大幅增加。截至当地时间17日18时,意大利累计确诊31506例,西班牙累计确诊11178例,法国累计确诊7730例。

随着当地医疗体系、经济和社会面临考验,多国升级防控措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对内限制社交活动,关闭公共场所;对外实行边境控制,采取严格的旅行限制措施。其中包括欧盟轴心法国和德国。

德国政府宣布自格林尼治时间16日7时起恢复针对邻近国家的边境管控。德国总理默克尔16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德国将采取“激进”措施。“这些措施在我们国家是前所未见的。”默克尔说,“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成立70年以来,我们从未见过类似情况。”

然而,对于是否关闭边境,法国总统马克龙早前表示反对“民族主义式的自我封闭”,认为这应该在欧洲范围内决定。

崔洪建指出,部分欧洲国家单方面关闭边境是出于两个目的——阻断申根区其他国家以及欧洲以外的输入型病例。欧盟无法阻止成员国关门,于是代表欧盟关闭边境,转移部分上述职能,显示自己有所作为。

路透社指出,在一些国家单方面实施边境管控措施后,欧盟发现很难对卫生紧急状况做出一致回应。一名欧盟外交官表示,“封盟”是为了说服部分国家放弃单边行动,但预计很少国家会这样做。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欧盟希望扑灭疫情在整个欧洲大陆点燃的“政治大火”。路透社分析,在疫情暴露出成员国之间的分歧后,欧盟正试图重新获得主动权。“我们知道威胁已在内部,威胁不再来自外部。所以这更多的是政治信息,”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欧盟官员说。

此外,崔洪建指出,“封盟”是出于舍外保内的思路,即先确保内部边境尽早开放,减少疫情对内部市场影响。随着欧盟防疫重点从防输入转向内部防控,尽早形成共识,制定统一规范有利于推动各国在欧盟层面合作,也有利于各国尽早开放边境,而不是各自为政。

影响几何

目前看来,“封盟”将如何实施仍有诸多不确定因素。《纽约时报》指出,此举有效性将取决于各国落实情况,欧盟委员会没有能力强制执行。“现在就看他们怎么做了,”冯德莱恩说,“他们说,将立即采取行动。”

路透社援引一位欧盟外交官的话说,此举在很大程度上是象征性的,因为病毒已在欧盟内部蔓延,现有病例数量较高。此外,即便最坏情况得以避免——病毒传播得以遏制,死亡病例得到控制,“封盟”看似会对经济发展产生负面影响。 “这是真正的‘欧洲堡垒’,但不是所有人期望的方式。”“政治”网站写道。

崔洪建预计,“封盟”在一定程度上是象征性的,具体成效有待观察,部分国家尚未完全停止国际航班。叶江指出,各国战疫措施体现出尽管欧盟一体化程度高,但成员国还是主要行为体,欧盟只能起到协调作用,这在应对疫情问题上尤为明显。

“政治”网站援引知情官员的话说,即使在17日举行的欧盟领导人会议之后,捷克仍打算保持目前举措——阻止大多数非捷克公民入境。“对许多成员国来说,开放内部边界将是个问题,”另一位外交官表示。

《华尔街日报》称,尽管成员国领导人支持“封盟”,但各国正在边境管控和医疗物资方面采取单边措施,壁垒正在欧盟内部上升。

《华盛顿邮报》称, 欧洲正在关上大门,可能很难重新开门。报道指出,现代欧洲建立在各国通过消除边界,“抱团取暖”理念之上。但在短短一周时间里,病毒肆虐导致各国在这块大陆上以强硬方式重新划定边界,可能影响欧盟长久以来的基本运作模式。

“对欧盟而言,这是一个真正的威胁,”意大利前外交官、现在布鲁塞尔担任安全顾问的斯特凡诺·斯特凡尼尼(Stefano Stefanini)说,“如果人们认为欧盟做得不够,关注不够,或者没有迎接挑战,便会追问欧盟存在的意义。”

有评论称,长期以来,没有边境控制的自由旅行一直被视为欧盟4亿多公民的福利,也是欧洲一体化的关键支柱之一,且对欧盟单一市场至关重要,但疫情正在考验欧盟的核心原则之一。

此外,从2010年的欧债危机到2015年的难民危机,再到2016年的英国“脱欧”,欧盟在短短十年内接连遭遇关乎凝聚力的严峻挑战。这一次,德国和瑞士、意大利因口罩问题陷入纠纷;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意大利外长迪马约批评欧洲国家缺乏团结互助的意愿……疫情会否成为欧盟的又一大危机?各国会团结一致,还是各自为战?

叶江指出,这次抗疫赋予外界看待欧盟的新视角,“能使我们更加看清欧盟在当今国际体系中是一个怎样的行为体”。欧盟是一体化程度较高、区域性的国际政府间组织,但不可能完全替代国家的角色。预计疫情过后,欧盟会在磕磕绊绊的过程中趋向一体化,但主权国家仍将发挥重要作用,这一现状短期内不会改变。

崔洪建预计,欧盟战疫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各国各自为战。这是因为欧盟职能有限,不能越俎代庖。而且疫情涉及民众生命安全,若处理不善,或将直接动摇政权合法性。第一阶段也会暴露出较多问题,例如防疫物资如何协调。而与难民危机不同的是,病毒传播的一个特点在于不能仅靠关闭边境阻隔。因此,各国有望在第二阶段重新加强内部公共卫生合作。若欧盟给力,那么疫情过后有望提升威信;若不给力,欧盟的威信将被进一步削弱。

[责任编辑:郑怡雯 PN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