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社工④|中外学者谈面对突发公卫事件,社工该怎么做

2020年03月24日 11:46:22
来源:澎湃新闻网

【编者按】

2020年中国社工周,澎湃研究所与中国社会工作教育协会联合推出“陪伴:相信人类关系的重要”专题,邀请国内外11位学者谈新冠肺炎疫情中的社工。

今天刊发专题最后一篇,上海师范大学社会工作硕士教育中心主任沈黎连线六位国内外社工界专家,分享他们在全球疫情下对社会工作的思考,以及对中国社会工作发展的建议。

六位受访人分别是中国社会工作学会会长王思斌、中国社会工作教育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马凤芝、香港理工大学前副校长阮曾媛琪、前台湾社会工作教育学会理事长曾华源、英国斯特灵大学教授Lena Dominelli和意大利米兰比科卡大学教授Annamaria Campanini。Campanini为国际社会工作教育协会主席,Dominelli与阮曾媛琪均为该机构前主席。

3月10日,北京市东城区海运仓社区社工任海燕为一位社区老人理发。

公共卫生事件中社会工作者的多元角色

马凤芝: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影响每个社会成员的正常生活,但是,不同的社会群体因其社会阶层和地位的不同,在疫情防控期间的就医、信息掌握、资源获取、能够获得的社会支持网络的性质和数量,以及与社会的联结形态方面存在差异,因此,不同社会成员受影响的程度不同。而媒体报道的个别案例,比如脑瘫儿童因父母隔离意外饿死,留守儿童独自吃饼干熬过数日,以及独居老人因怀疑自己感染了新冠肺炎上吊自杀均说明疫情对社会中的脆弱群体更具冲击性。

社会工作参与到疫情防控工作中,对突发疫情下所发生的公共危机、特别是对残疾人、独居老人、留守儿童、流动人口和低收入家庭等脆弱群体的不利社会处境进行危机干预,给予救助和支持,发挥了社会福利制度传递系统的功能。

Lena Dominelli:社会工作的开展必须秉持社会工作的专业价值观,以确保社会大众在获取医疗保健和医务服务时能够符合社会正义与公平的原则。

对于新冠肺炎,社会工作者应当扮演的角色包括:

1、教育者的角色——比如,教导人们如何正确选择、佩戴和丢弃口罩,如何正确洗手,如何保持社交距离,在打喷嚏、咳嗽时如何保护他人,如何合理饮食、保持健康等;

2、信息传递者的角色——告诉人们当他们有需要时该去找哪些机构,将他们转介给其他专业人员以获取服务;

3、实际协助者的角色——为人们提供食物、水、衣服、药品和其他必需品;为医护人员提供支持;

4、心理咨询的角色——为深受疫情影响的个人、家庭、团体和社区提供心理咨询与心理支持,社会心理层面鼓励人们保持乐观和希望;

5、社区发展者的角色——动员社区在可能的情况下互相支持,确保有效利用稀缺资源,并制定复原和向前发展的战略;组织社区应对疫情过后的局势,并透过社区合作来跨越疫情所带来的挑战;

6、研究者的角色——透过研究民众对于公共卫生危机事件的反应,从过去的事件中吸取教训,以便为未来制定有效的政策。

应对新冠肺炎,全球社工这么做

阮曾媛琪:应对新冠肺炎事件,香港地区的社会工作者从疫情伊始便积极投入工作,为面对危机的人群提供不同的服务,包括:

1、对有需要而不能离开居室的基层弱势群体,包括独居长者、长期病患者、残疾人士等提供电话或在线情绪辅导、个人及家居卫生教育、口罩及物资支持、食物支持等;

2、社工与志愿者在街头提供外展服务,为弱势社群(包括露宿者、拾荒者及清洁工人等)提供公共卫生教育、求助途径及资源,并派发口罩及物资,以减低恐慌;

3、为因疫情而不能上学、长期困在家中的青少年提供在线功课辅导及情绪支持平台,以助青少年人更有效地运用居家时间及与家人建立良好的关系;

4、即使有一些社区服务单位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需要暂时关闭,但社工仍然坚持为服务对象提供电话或在线服务,尽量降低疫情对日常服务的影响。

曾华源:此次疫情发生后,台湾地区参与疫情防控工作的社工主要是医务社工和隶属于行政部门的社工。

面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医务社工除了继续执行非紧急状态下的工作外,还需参加医疗照护团队等工作。在面对重大灾害或重大公共卫生事件期间,医务社工应变及增加工作应对项目还有:

1、加强门急诊因疑似或确诊染疫病人入院之应变,针对该病人及其家属进行就医保护、积极性社会心理介入和照护,以协助其疾病适应;

2、针对住院病人及家属之社会心理反应进行评估,以掌握其住院过程是否因疫情而影响其情绪或治疗,发现异常及早介入;

3、确保医院与社区之连续性系统顺畅,以减少病人入出院之障碍,协助医院做好社区医疗公共卫生倡导;

4、由于疫情导致志愿服务人力缩减或限制,需协助医院管理及编派志愿服务项目及人力,以维持有效运作;

5、透过医务社会工作专业人员协会,链接各院系统,除确保各院社工服务质量外,亦反应基层医务社工权益需求。

与医务社工相比,隶属于行政部门的社工的工作重点有所不同,主要包括:

1、协落实疫情防控工作,对因疫情而导致生活困难者或集中隔离者,提供福利补助或受害补偿。

2、设置关怀中心专线,主动关怀被隔离者(含居家检疫),以了解他们的生活状况与需求。

3、运用志愿者人力,协助检疫行政工作以及关怀中心电话访问工作。

4、社区防疫倡导,指导各地区结合在地民间组织设置关怀中心和实施到宅访问独居者、被隔离者等,以减轻疫情带来的影响。

2月15日,上海市黄浦区五里桥街道瞿南居民区青年社工高雅(中)和张轶晨将买好的蔬菜送到社区老人张淑芳(左)家中。

Lena Dominelli:在英国,根据2004年颁布的《国内紧急事件应变法案》,社会工作者是二级响应者,他们必须做好准备,为可能发生的健康灾害情况提供所需要的任何服务。与此同时,社会工作者也需要为一级响应者(警察、消防员、军人等)提供协助。每个地方当局都会负责制定自己的应急计划,并协调所涉及的不同政府部门。

Annamaria Campanini:世界卫生组织已经确认新冠肺炎成为大流行病,全球社会工作者在疫情持续升温的情况下积极进行社区防疫工作,一方面特别监督社区高危感染及传播群体;另一方面为贫穷或是缺乏卫生意识的社区进行防疫思想教育,并设定一系列的相关教育工作。

当然,国际社工之间互相扶持和交流在疫情下也非常重要,协助抗疫要不忘自我保护。国际社会工作教育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ols of Social Work, IASSW)专门设有一个社会工作灾害协作的委员会,致力收集和分享相关社会工作应对灾害的经验和研究,并为社会工作教育者及社工组织灾害协作研讨会及工作坊,帮助他们在各种灾害情况发挥社会工作的作用。

反应迅速 有责任与担当的中国社工

马凤芝:伴随着疫情的快速发展,我意识到,社会工作专业必须尽快行动起来,以预防和解决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可能产生的社会问题。

具体来说,疫情防控战有两个关键环节,一是医疗服务救治病人,二是社区居家阻断传染链,因而围绕这两个场域的方舱医院社会工作和社区工作成为协会重点服务的领域。主动作为,服务国家和社会发展,社会工作专业才能确立自己的专业合法性。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政府相关部门对社会工作重要性的“认可”是整个社会工作专业共同体共同努力的结果。

Lena Dominelli:我很荣幸在第一时间便被中国邀请,一同在线支持社会工作者应对新冠肺炎病毒。我从中国社会工作者身上看到了他们的使命、担当与责任,当他们无法满足民众们的需要时,会感到特别沮丧,因为觉得自己让老百姓失望了。不过,我也想说,在如此高强度的工作环境下,对于这些如此努力的社会工作者们,我们必须给予更多的支持和督导。

未来一定会再次发生这种大的流行病疫情,而此次中国的历史应当被记录下来,并继续传播。由于目前世界其他地区正在遭受不断蔓延的疫情,中国的经验教训可以挽救许多生命。

中国社会工作发展要靠人才、合作与机制

阮曾媛琪:这次内地社会工作者在疫情中的参与令人印象深刻,政府多个疫情防控文件都给予社会工作重要的位置。与此同时,为了进一步增加社会工作的社会认可度,我有几方面的建议:

1、加强社会工作界与其他专业及界别的合作,包括医护界、心理咨询师,企业家、慈善组织等,建立跨专业的合作关系,互相合作、取长补短,建立更有效的危机应变系统。

2、进一步加强社会工作者的专业能力,在社会工作教育课程中加强对学生专业能力的培养,使他们在知识及实践方面都能够有充分的装备,尤其在面对灾难及危机时的专业能力方面,以增强社会工作者在社会中的认授性及不可替代性。

3、加强中国社会工作界与国际社会工作群体的合作及交流,尤其在应对灾难及危机介入方面,促进国际间的经验及数据分享,建立长久及恒常的国际支持合作平台。

Annamaria Campanini:整体而言,中国社会工作亟需建立完善的社会服务体系,认可社会工作的专业资格,并利用现有的社区单位和资源结成一个强大的社会工作网络,以应对日后可能突发的灾害事件。这有助于中国社会工作在危机处理方面发展出一套清晰的指引。同时,建立这样一个完善的危机处理社会服务体系,必须通过积极的国际交流和学习,中国的社会工作要在实践和理论中设计符合中国的危机协作社会工作。

Lena Dominelli:我认为,当中国面临灾害情况的时候,如地震、飓风、洪水、极端天气,以及流行病等,社会工作都应该被摆在一个更为重要的位置。

灾害事件的应对是一项必须有跨学科团队共同完成的事情,这个团队可能由社会工作者来领导,包含了多方的利益相关者(政府官员、医务人员等),他们与居民一同努力,秉持绿色社会工作的理念,设计出能获得社区高度认同的协作性解决方案。

此外,中国需要为社会工作学生提供更多的专业实习机会,以评估他们的专业表现,确保他们具备最高水平的实务能力。同时,我们应当对社会工作管理人员进行培训和装备,让他们能给予面对巨大压力的社会工作者更有效的支持。

曾华源:过往三十年,大陆的社会工作教育飞速发展,为社会培养了大批优秀的社会工作者。但与此同时,还有许多实际的社会工作者并未接受过专业教育。因此我建议,首先,社会工作专业教育组织应积极提供在职学习管道,以及在社会制度上建构转换机制。融合现有的非专业的社会工作人力,才有助于社工专业发展。其次,建构畅通与快速响应社会需求的网络链接是社会工作专业响应社会需要不可忽视的渠道。此外,为更快响应各类突发危机事件,中国社会工作教育协会与中国社会工作联合会应成立研究与对应小组。

王思斌:就制度建设而言,中国的社会工作实际上还没有得到某些地方政府和社会的承认,所以,这一次防控疫情,许多看来是社会工作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却有劲儿使不上。比如被隔离人群的心理、情绪、社会支持等方面的问题,社会工作还没有被当作专业力量来看待;另一方面,社会工作者化解社会危机事件的能力不足,许多社会工作者缺乏比如医疗等相关方面的基本知识,插不上手。

所以,中国社会工作人才的培养要通专结合,要发展精专的社会工作;同时,就具体推动社会工作事业发展来说,中国的“三社联动”(编者注:三社指的是社区、社会组织、社工)需要提质升级,社会工作的专业化、本土化需要进一步推进;大力发挥社会工作的政策倡导功能,要在科学研究的基础上提出有建设性的政策建议,这会更有效地应对和化解社会危机事件。

[责任编辑:郑怡雯 PN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