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比尔·盖茨

2020年03月28日 11:02:44
来源:虎嗅网

作者:周超臣

来源:虎嗅网

这场被世卫组织定义成大流行病的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在检视着所有人。

它既检视各国政府的治理能力,也检视各国民众的服从意愿。它既检视各国的医疗系统,也检视人心和道德。

这是一个不好做出选择的选择题。

对各国政府而言,是选择维持经济继续运行,还是关闭绝大部分非必要的经济设施,让经济实际处于停摆状态?是保住GDP,还是保住国民的生命?

对普通民众而言,是继续走上街头呼吸新鲜空气、走进酒吧喝两杯、参加朋友聚会,还是把自己关在家里、保持社交距离?

但这么艰难的选择题似乎对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来说不是问题。

特朗普3月24日在白宫接受福克斯新闻“市政厅”节目采访时说,他希望美国能在4月12日复活节之前重新开放。

“我们会在4月上旬进行评估,如果需要更多的时间,我们会给疫情管控更多的时间,但我们的国家需要继续运转,大家得回去上班,让工作生活恢复正常,解除疫情限制必须要更早于大家预期的时间。”特朗普说。

这种放纵的言论遭到了包括卫生专家、学者、企业家和政府官员在内的批评,但在特朗普心中,显然GDP比控制住疫情更具有优先级。比尔·盖茨说:“有人建议我们可以两全其美,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

当特朗普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方面自吹自擂、甩锅给中国、每天在Twitter上和白宫里扮演他最擅长的真人秀主持人时,有些人正在脚踏实地做实事,为抗击这场覆盖全球的大流行病尽心尽力,尤其是一些企业家群体。

中国有马云们,美国有比尔·盖茨们。

虎嗅在3月15日的《马云的口罩外交》中认为,马云正通过微薄之力来消解其他国家在中国疫情爆发时产生的偏见甚至歧视,以德报怨。爱心和捐赠没有护照之分,没有国籍之分,没有种族之分,没有意识形态之分。

而在美国,在对待疫情的态度和措施上,比尔·盖茨——实际是绝大多数有常识的人——表现得比特朗普更像一个美国总统。

盖茨在周二播出的TED Connects节目中,批评特朗普早些时候的言论错得离谱:“疫情之下真的没有中间地带。有谁肯对人们这样说:‘嘿,你们该继续出门就餐,去买新房子,别管墙角的那些尸体,我们希望你们继续花钱,因为有些政客认为GDP增长才最重要。’很难在大流行期间告诉人们说,明明知道做这些事情会传播疾病,却还应该去做。”

考虑到新冠肺炎的致命性,盖茨建议美国政府能在全美范围内采取封禁措施6到8周。

这与他一周前得出的结论一致。上周四,盖茨在社交新闻网站Reddit的“问我任何事”栏目上就新冠肺炎回答Reddit网友提问时说:“中国的病例已降至低点,他们的检测和‘闭关’措施非常有效。如果一个国家在检测方面做好,并且能在6到10周内进行‘闭关’,那么他们应该也能看到病例的大幅降低,并能够重新开放。”

或许中国的抗疫经验成为了比尔·盖茨呼吁美国进行封禁6~8周或6~10周的理论基础。湖北省从1月23日宣布封闭到3月25日起武汉以外的城市解封,基本上是8周左右的时间。

盖茨盛赞了中国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所采取的措施:“1月23日之后,中国意识到了疫情的严重性,然后实行了强有力的隔离措施,收效显著。当然,隔离给所有人都带来了困难,但确实阻止了疫情的蔓延。”

“中国的经验是我们能获得的最关键的数据。他们实行了有效封锁,减少了确诊病例。他们进行了广泛的检测,所以马上就看到确诊病例的大幅上扬,但是到目前为止,新增病例数已经很少了,中国成功避免了大规模的感染。”他对Reddit的网友说。

从中国到法国,从意大利到美国——不包括特朗普总统,封城甚至封国已经成为共识。欧洲多国已经暂时关闭了边境、停飞了航班。全球第二大人口国家印度也宣布从3月25日凌晨起,在全国范围实行为期21天的严格封锁隔离。

盖茨说:“美国已经错过了无需封闭就能控制(新冠病毒)的机会。之前我们没有足够快地采取行动,因此无法避免封闭。”

实际上,长期关注世界各地的传染病和医疗健康的比尔·盖茨在2月底为《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撰写的文章中就认为,新冠肺炎可能成为百年不遇的大流行病,并呼吁:“全球领导人应当立即行动,刻不容缓。”世卫组织直到3月11日才将新冠肺炎疫情定性为全球大流行病。

现在,留给特朗普的时间不多了,他需要尽快作出决策。实际上,《经济学人》认为,想既救经济又救命现在已经非常难了。

数据同样不等人。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26日7时,全球累计确诊病例466955例,其中,意大利累计确诊74386例,美国65285例,西班牙49515例,其中美国已经连续第3天新增病例超过1万例。

如果美国不采取果断的封锁措施,很有可能美国会在未来三四天超越意大利和中国,成为全球感染新冠肺炎病例最多的国家。

(更新:我还是太保守了,就在此文发布12个小时后,美东时间3月26日下午5点半(北京时间27日上午5点半),美国新冠确诊病例突破8.2万人,超过中国和意大利,成为全球疫情最严重国家,死亡人数逼近1200人。今天全美新增确诊病例1.4万人。)

比尔·盖茨是少数在公开场合对特朗普政府提出尖锐批评的企业家之一。

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他与妻子联合成立的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下文简称“盖茨基金会”)也是最早参与到抗击疫情的私人部门之一。

2月10日,盖茨在《2020年信》里说:“我们正在经历一场重大的公共卫生挑战——新冠肺炎疫情。为了应对这一挑战,基金会的工作人员正在与中国和世界各地的合作伙伴密切合作,遏制疫情蔓延,帮助各国保护最脆弱的人群,并从长远利益出发加强创新工具研发和系统建设。”

1月27日,盖茨基金会宣布提供500万美元紧急赠款,并提供相应的技术和专家支持,用于帮助中国相关合作伙伴加速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流行病学、应急干预实施和医药产品研发等方面的工作。

2月25日,盖茨基金会宣布承诺投入最高1亿美元赠款——包括1月末已经承诺投入抗击疫情的500万美元——用于支持全球应对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疫情。这笔资金将有助于加强病例发现、隔离和治疗,保护弱势人群以及加速开发疫苗、药物和诊断方法。

具体金额分配三方面:

1)将投入最高2000万美元资金,用于加快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的发现、隔离和治疗,以阻断传播、控制疫情。盖茨基金会表示,赠款将用于支持世界卫生组织等多边机构、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已报告确诊病例国家的公共卫生部门,包括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等。

2)将提供最高2000万美元资金,帮助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南亚地区的公共卫生部门提升应急运作能力、加强疾病监测,并提高安全隔离和治疗确诊病例的能力。

3)还将提供最高6000万美元资金,用于加快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苗、治疗和诊断工具的识别、开发和测试。

3月10日,盖茨基金会、惠康基金会和万事达卡公司共同发布新冠肺炎治疗加速器(COVID-19 Therapeutics Accelerator),承诺投入最高1.25亿美元种子基金,通过筛选、评估、开发和规模化推广新冠肺炎的治疗方法,加速疫情应对工作。其中,盖茨基金会和惠康基金会各承诺投入最高5000万美元,万事达卡公司承诺投入最高2500万美元。而盖茨基金会此次宣布的最高5000万美元投入是上述2月宣布的为支持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投入最高1亿美元赠款的一部分。

一定程度上,55岁的马云与64岁的比尔·盖茨如此相像。

盖茨在创办微软25年后创办了盖茨基金会,马云在创办阿里巴巴15年后创办了马云公益基金会。

盖茨基金会关注的重点是全球健康、公共教育、气候危机和性别平等领域,马云公益基金会关注的是乡村教育、企业家精神、女性领导力、环保与健康等领域。

马云公益基金会1月29日宣布捐赠1亿元用于支持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研发;盖茨基金会2月25日宣布承诺投入最高1亿美元赠款,用于支持全球应对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疫情。

盖茨基金会主要关注全球普遍存在的问题,正处于起步阶段的马云公益基金会目前主要关注的还是中国的乡村教育,但它从前年开始逐渐将公益项目拓展到非洲、约旦、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

很难说马云不是参考了盖茨基金会的运作模式和关注领域,关注优先级和侧重点不同而已。

不过马云有时候要比比尔·盖茨更激进。马云在2018年9月初接手外媒采访时说:“我永远都无法像比尔·盖茨一样富有,但是我能比他更早退休。到时我会回到教育事业,做一些与众不同的,非常具有杰克·马风格的教学实践。”

马云做到了。他在去年9月10日急流勇退辞去了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专心做起了公益事业。今年3月14日,盖茨在微软即将迎来45岁生日(4月4日)前夕宣布退出微软公司董事会,同时退出巴菲特旗下投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董事会的职务,将把更多时间投入于慈善事业。

盖茨基金会成立于2000年1月,由比尔·盖茨及其妻子梅琳达·盖茨共同创立,总部位于微软总部所在地华盛顿州西雅图市。该基金会属于非营利性质,旨在促进全球卫生和教育领域的平等,如今是全球最大的慈善基金会。

盖茨基金会于2007年设立了北京代表处,支持中国改善公共卫生状况、消除极端贫困,并助力中国发挥创新潜力、分享发展经验,成为全球健康与发展领域的重要伙伴。

今年恰好是盖茨基金会成立20周年。

在过去的二十年中,盖茨基金会总共捐赠了538亿美元。”盖茨夫妇在《2020年信》里透露,“总的来说,我们为取得的成果感到激动。但是,我们所花出去的每一元钱是否都产生了预期的效果呢?也不尽然。我们失望过、挫败过、也意外过。但我们相信,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开诚布公都非常重要,分享我们的经验教训也很重要。”

比如,2005年1月25日给予全球疫苗与免疫联盟7.5亿美元的捐赠;

2003年12月9日,给予PATH的儿童疫苗计划2700万元的捐赠,用于对Japanese encephalitis的免疫工作;

2000年10月捐赠2.1亿美元以帮助留学生就读英国剑桥大学,每年约100名学生获得基金会的资助;

通过美国黑人大学基金捐赠10亿美元为美国少数民族的学生作为大学奖学金;

通过多个慈善组织共为2004年印度洋大地震灾难受害者捐赠300万美元;

每年对在美国国外,利用创新的项目让大众免费使用资讯科技的公立图书馆或类似的机构给予最高100万美元的奖励;

……

在全球卫生领域,梅琳达表示,盖茨基金会与世界卫生组织、世界银行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合作,共同创立了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Gavi号召各国政府与其他机构,共同筹措资金购买疫苗,并将这些疫苗提供给低收入国家的儿童。

“到2019年,Gavi已经为超过7.6亿名儿童接种疫苗,避免了1300万儿童的死亡。它也成功地将更多的疫苗和物资,以更低廉的价格引入市场。如今,全世界86%的儿童可获得基本的免疫接种,这个数字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要高。”梅琳达说。

为了应对艾滋病的不断扩散,以及另外两大疾病杀手结核病和疟疾,盖茨基金会在2002年资助成立了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全球基金(简称“全球基金”),向低收入国家引入能够挽救生命的药品、技术和项目。

盖茨透露,仅仅在2018年,全球基金就在项目实施的国家中让将近1900万人获得了抗艾滋病毒治疗。“我们正在寻找新型治疗方案,以降低用药频率,希望能够将用药间隔延长到一年。”

他说:“全球健康一直是盖茨基金会所关注的核心领域。气候变化导致越来越多的人更易患病,这份工作在未来只会愈发重要。”

“除了在疫苗和艾滋病方面的投资外,我们还将继续支持疟疾、结核病和脊髓灰质炎等其他传染病防控取得进展。我们也会继续资助自主计划生育、孕产妇和新生儿健康方面的新尝试,并探索预防营养不良的新方法。”盖茨在年信里说,之所以做这些,是因为健康改善对于脱离贫困至关重要,“只有人们健康了,他们的生活才能得到改善,这个世界才会最终变得更美好,更公平。”

在教育方面,盖茨基金会成立了“盖茨千年学者计划”(Gates Millennium Scholars Program),先后为两万名有色人种学生提供了大学全额奖学金。

另外,“到目前为止,我们已向30个学校网络资助2.4亿美元,它们中很多(并非全部)都是按地域划分的。每一个网络内包含8到20所学校,专门针对它们自己选择的目标,例如帮助落后的新生跟上进度,得以顺利毕业。”盖茨说。

梅琳达说:“我们当然知道,很多人质疑亿万富翁慈善家是否适合引领教育革新或参与教育政策的制定。坦白说,我们也有同样的质疑。然而比尔和我一直清楚,我们不是要自己产生想法,而是支持那些在教育领域工作多年的人们进行创新,他们包括教师、管理人员、研究人员以及社区领袖。”

她说:“过去二十年里,我们不断加强继续推动全球健康和公共教育的承诺,同时我们也对另外两个问题产生了强烈的紧迫感。于比尔,是气候变化。于我,是性别平等。”

在Netflix《Inside Bill's Brain: Decoding Bill Gates(走进比尔:解码比尔·盖茨)》纪录片中,盖茨给了自己三项任务:新型厕所革命、战胜脊髓灰质炎、设计一种更先进安全的新型核电站。

“让我们回顾一下,新型厕所,有希望但依然很贵;消灭脊髓灰质炎,投入数十亿美元,但今年病例又上升了;泰拉能源,与中国的合作(因贸易战)告吹,想在美国建反应堆但希望渺茫。你是否想过这太难了,我不干了?”当纪录片导演问比尔·盖茨的时候,他的回答一如既往:“Work harder.”

当然,做慈善事业也必然会带来很多批评的声音。

除了一直被质疑合理避税外,还比如,世界卫生组织曾认为盖茨基金会在疟疾研究上的影响力过于强大,消减了他们的政策制定能力,让科学多样性趋于停滞。曾经开放研究成果的科学家出于基金会的财政激励制度而封闭起来,紧紧保护自己的研究,独立的研究提议评论变得越来越困难。

《刺针》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也曾批评认为,盖茨基金会强大的影响力扭曲了全球卫生议程,比如把巨量资金重点放在疟疾领域,而其他疾病导致了对人类更多的伤害,这导致了对政界人士、决策者和卫生工作者的破坏性的倒错激励,大量顶尖人力被吸往盖茨基金会的疟疾专案,吸走了其他医学领域的人力。

但借用马云今天在微博上的一句话:“今天的世界,充满着各种观点,各种看法,各种杂音,所有的声音我们都可以有不同意见,但是无论国别信仰,任何人不应该对无助民众求生求救的呼声冷嘲热讽、坐看笑话。”

人间正道是善良。

[责任编辑:杨尧 PN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