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此时该不该回国?刚从德国回家的我想说……

2020年03月31日 12:18:23
来源:观察者网

文章来源:观察者网;作者:陈锴

关于德国两周前的疫情状况,有李周行同学在观察者网发表过文章,就不多说了。之前由于有考试以及论文的原因,本人是打算留守的,但后来疫情迅速恶化,大学关闭,考试全部取消,家人又刷到了机票,就撤回国了。

这次回国事发突然,经历非常难忘,而且看到最近某些自媒体利用个别事件推波助澜,制造留学生等海外华人群体和国内网民的矛盾,就把这段经历和一些个人想法记录下来吧,供大家参考,也供我自己以后回忆。

2020年2月下旬狂欢节(Karneval)以后,德国北威州的海因斯贝格(Heinsberg)疫情爆发。我所在的城市亚琛距离疫情爆发地40km左右,为了安全起见,从当时开始便不再去图书馆和食堂,转而在家复习备考,去超市也戴着口罩。(可能我住的那片区域学生比较多,包容性强一些,记忆里较少碰到歧视或者异样眼光)

3月15日,学校宣布考试全部取消。3月16日晚,马克龙宣布法国采取一系列措施——封城,学校停课,关闭餐馆、酒吧等非生活必须的公共场所,军队进入法国主要城市,除必要的出门外(工作、就医、买食物、遛狗等),禁止出门闲逛,违者罚款38-135欧(300-1000人民币)——目前为止是欧盟抗疫措施最严格的国家。几乎同时,德国总理默克尔也宣布关闭学校、酒吧、夜店等场所。

图 1:法国出门必须填写此文件(Attestation),不符合规定的会被罚款

3月18日,德国新冠肺炎感染者人数破一万,并继续快速增长。

图 2:德国时间3月19日下午世界疫情数据,图片来源油管Roylab Stats频道(Coronavirus Pandemic: Real Time Counter, World Map, News)(关于德国的数据,德国各个媒体或机构报道的数量不大一样,但总体上大差不差)

由于感染者增长速度很快,爸妈和女朋友因为担心我,在德国时间3月19日凌晨,买到了一张当天傍晚19:00法兰克福直飞上海的机票,早上醒来我得到消息瞬间清醒,立即买火车票并收拾行李,乘坐13:39出发的列车前往法兰克福机场。

为了家人和自己的健康,以及不想给国内医护人员和工作人员添乱,从出门开始,我便戴上了N95口罩(2月的时候有考虑到,万一欧洲出问题要回国,特意留了几个),路上20多个小时几乎全程没有摘(除了在上海入关的时候被要求摘去口罩以及更换口罩等),手上戴着一次性手套,且随身携带免洗洗手液和消毒喷雾,不时给手和随身物品消毒一下。

图 3: ICE列车、法兰克福机场办理值机和候机区

德国ICE高铁上乘客非常少,说明大部分德国人响应了国家号召,取消了不必要的出行,平日欧洲极度繁忙的交通枢纽——法兰克福机场也特别冷清,唯有国航的值机柜台前队伍很长,大家有序地排队等待测体温、办理值机。

经过一系列常规流程,到达登机口候机。登机前,全副武装的空乘人员会再次检测体温,体温不正常的旅客会被拒绝登机。(一个负责监测,一个负责登记,两人核对过体温数据,然后记录下来,避免误读)

图4:全副武装的乘务人员

飞机客舱几乎全部坐满,最后三排被划为隔离区,不许普通乘客接近,所有乘客被要求戴上口罩,没有口罩的乘客,机组成员也会发。飞机上严禁更换座位,因为每个人的座位号,都要登记并申报,方便以后溯源。

飞机顺利起飞后,便感觉踏上了中国的国土,飞行途中又测了三次体温,如果有乘客体温异常,会被隔离到机尾隔离区。特殊时期,为了避免食物被污染,全程不再提供热餐,每人会发3小瓶矿泉水和一盒食物,盒子里都是从中国带去的密封包装食品,水也是中国带去的农夫山泉。

特别暖心的是,空乘小姐姐们防护服背后都写着:某某某接您回家,在征得对方同意后,照了一张,不过有名字,答应了不外传,就不发出来了。

图 5:特殊时期的飞机餐,没敢拆开吃,照了一张就合起来了,后来带下了飞机到酒店再开吃

快降落的时候,会统一填写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入境健康申报表,降落后,经检疫人员允许,陆续下飞机,每次下5排乘客,同时让其后5排乘客收拾行李,以减少接触的机会并减少下飞机的人流量。下飞机后,排队提交申报表,工作人员会简单询问基本信息后,在护照上贴上红、绿、黄三种标签。

手持贴了标签的护照和健康申报表,量过体温,来到入境口,脱口罩,拍照,入关和往常几乎无异。然后有咳嗽等症状的乘客会被要求检测核酸,没有症状的乘客取行李,来到各省集合处。

浦东机场分流做的极好,避免了人员的聚集,完全没有看到之前网上流传的北京机场的拥挤。江浙沪的集合处在同一个地方,其他省市不大清楚,集合后会有大巴送到各自的集散点。去集合点之前,我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屏住呼吸迅速换了一个口罩。

图 6:出发回江苏

为了安全,大巴司机也穿着防护服,同时驾驶区域和乘客区域也被分开。江苏的集散点在昆山国际会展中心,这里是半开放环境,空气流通比较好,江苏十三大市各有一片等待区,每个等待区会备有一些水和吃的,在不吃不喝25小时后,终于在这里喝了一盒牛奶,吃了一包饼干补充能量。

图 7:江苏昆山集中点

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最终坐上了回家乡城市的大巴,然后由区工作人员用救护车接到隔离酒店(第一次坐救护车居然是这个原因)。虽然已经快晚上12点了,酒店的医护人员还是一直在耐心等待着,支付食宿费用后,医护人员带领着进入房间。然后我又拿出消毒喷雾,把衣服和行李都消毒了一遍并立刻洗澡洗头。

至此,迄今为止经历的最特殊的旅程结束,从德国时间19号13:15出发(北京时间20:15),北京时间20号23:50到达,全程27小时35分钟。20多个小时不吃不喝,戴着口罩也比较闷,滋味确实不好受,而医护人员不仅要戴口罩,还要穿着闷热的防护服连续作战,真的可敬。从上海回家乡,也耗费了国家不少的人力物力资源,心里相当感激。

第二天,医护人员来到房间做了核酸检测,并在今天得知一切正常。可能因为手没擦干就戴上了一次性手套的原因,路上20多个小时捂出了湿疹,第二天双手手背瘙痒难耐,我就询问了一下是否有湿疹膏,结果护士姐姐立马就去医院配了一支,他们本来就挺辛苦了,还挺不好意思的。

图 8:可能因为手没擦干就戴上了手套,第二天发现捂出了湿疹,想到医护和工作人员每天要戴,真心不容易

隔离期间,我所在的隔离酒店里没有工作人员,只有少量医护人员在值守,所以无法收取快递和外卖。但每天的伙食,还是相当不错的,提供饭菜的餐厅,刚好是当年父母举办婚礼的餐厅,正宗的家乡风味,营养搭配全面。

图 9:家乡风味的食物

个人想法及思考:

旅途确实很折腾,但同时,也能明显的感觉到,浦东机场井然有序,严格的流程中也有小暖心,省、市、区工作人员层层交棒,责任分明。那些忙前忙后就的空乘、深夜开车的大巴司机、凌晨接洽的工作人员以及在酒店通宵守候的医生护士们,他们全程穿着闷热的防护服,这样的状态不知多少天了,恐怕更辛苦吧。而且他们没有一个人因为疲惫而不耐烦,都特别耐心,也尽可能的满足大家的要求。特殊时期,等候时间长一点,流程繁琐一点,也只能大家相互理解了。

据我了解,大多数的回国华人、留学生都和我一样,非常感激他们辛苦负责的工作。但同时网上也能看到,不乏有一些人等的不耐烦,不配合工作人员,甚至在隔离期无视隔离政策出门跑步,被劝阻还理直气壮……还有些留学生觉得在机场等待时间过长不能理解,写文章各种阴阳怪气,批评集体主义云云,以为喝了点洋墨水,学了点花里胡哨的名词,自己就高人一等了,还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样子,言必称哈耶克,语自诩独立思考。

其实他们真的实事求是独立思考了吗?还是落入了西方话语权的桎梏而不自知?恐怕他们只想到了那些美好的理想主义理论,而没有思考相关流程的必要性和基层执行的种种困难。

同时网上也能看到一些针对回国华人群体的言论,比如“国家建设你不在,千里投毒你最快”等等,还是让不少人有些难过的,毕竟很多人之前心系国内,各种捐款、采购并捐赠物资,与供货商斗智斗勇,这里面包括我自己和身边的华人朋友,同在海外的亲戚也在国内物资紧缺的时候给武汉捐赠了10000只口罩。“战疫”期间,国内上半场,欧洲下半场,海外华人打全场,并非空穴来风之语。

对于是否回国的个人观点:

随着疫情的发展,航班、政策、学校停课等等不确定性因素越来越多。回国与留守,其实没有一个标准答案,我乘坐的是直飞航班,飞行时间10小时,全程尚且用了27个小时,那些转机两次,飞行时间动辄20-30小时的,对体力无疑有更大的考验。留守的话,则不知道要多久疫情才能控制住,以及某些国家或地区可能存在排华事件。

不管留守还是回国,大家都保护好自己和身边人吧。留守就注意减少出门,出门也注意必要的防护;回国的话就做好一切可能的防护,尽量不要喝水吃东西,熬一熬,主动如实报备,为了自己也为了大家。

对欧洲未来的一些展望:

本次疫情,欧洲国家早期没有重视,狂欢节、各种上万人的球赛、大游行等等照样如期举行,进一步加快了病毒的传播,再加上观念和缺货的原因,戴口罩的人很少。此外,可能是为了减少民众恐慌情绪,害怕哄抢,媒体宣传戴口罩无用。同时之前德国媒体对新冠肺炎的严重程度宣传甚少,欧洲很多人不知道其高传染性,年轻人更是自信身体素质好,抵抗力强,觉得就一大号流感,根本不重视。

图 10:德国大型媒体Welt,宣传戴口罩没有实际作用,病原体无法被过滤

到目前为止,感染者超过1000的欧洲国家已多达12个,爆发已不可避免。德法得益于其丰富的医疗资源,暂时控制住了死亡率。但截至3月23日,意大利累计确诊63927例,累计死亡6077例,死亡率9.5%,死亡人数已快是中国的两倍。由于意大利为最初加入一带一路的G7成员国,中国赴意救援的医护人员已多达300人,用实际行动阐述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含义。不过我也真心希望他们保护好自己,毕竟都是我们的英雄,救援只是情分,保护自己是第一位的,愿他们都平安回国。

而这次疫情,显然也会进一步激化欧盟内部矛盾。由于欧元独特的发币机制,各成员国没有独立自主的货币政策,意大利、希腊等国债务极高,都已超过本国GDP的100%,而由于没有独立的货币政策,短期内解决方法只能是借新债补旧债,此内部矛盾在短期内一直存在,且难以解决,这次由于各国政府在疫情中增加的支出,很可能进一步恶化,英国脱欧又给欧盟的未来增加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而这次疫情中,由于欧盟缺乏强有力的中央来统筹规划,各国自扫门前雪,德国更是多次扣留其他国家购买的物资。(如果说瑞士不属于欧盟,欺负一下还勉强能理解的话,那连意大利的物资都扣,就太过分了)默克尔在3月11日的答记者提问环节,又公开表示拒绝派出医疗队前往意大利救援,理由是医护人员语言不通,且疫情严重的国家不止意大利……(对,不是段子,我查证了,3月11日的发布会,约在1小时03分处)当然,德国的疫情情况也不容乐观,不援助也情有可原,只是客观上这些操作恐怕会加深欧盟成员国间的裂痕。而派出医疗队援助意大利的,恰恰是中国、俄罗斯、古巴,欧盟以后走向何方,很值得研究探讨。

再次向疫情期间的医护人员和各行各业工作者致敬。也祝愿欧洲大陆的友好国家,能尽快战胜疫情,民众重回正常生活!

于2020年3月23日星期一写于隔离酒店内。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责任编辑:唐羊 PN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