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世界对话 | 弹劾下台呼声渐涨,美国民众对特朗普的愤怒来自何处?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作者:蒲寸 凤凰国际智库美国观察员

编者按:

特朗普会成为继克林顿之后,本世纪首位遭弹劾的总统吗?

步入五月,白宫遭受了史无前例的冲击。如果说之前特朗普的行为还在忍受范围内的话,开除FBI局长Comey无疑点燃了火药桶,这种“欲盖弥彰”的操作反而让他深陷“妨碍司法”“通俄”的舆论漩涡。

频频出现在各大媒体头条的“白宫可靠消息源”们则在这场“通俄门”上又浇了一把火,称特朗普在与俄罗斯大使会面时泄露了机密消息,美国情报机构和国会更是将“通俄”的调查推进到总统女婿库什纳的身上。

与特朗普“相看两厌”的各大媒体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大肆渲染事态的严重性。腹背受敌的特朗普还在经历一场共和党内部政变。一些共和党领袖在私下场合就曾表示出希望特朗普迫于压力辞职,给“弹劾”危机增添了更多不确定因素。

最新的Plitico-Morning Consult民调显示,对特朗普进行弹劾的支持率已经从38%上升到43%,“弹劾特朗普”网站的签名人数也已破百万。党内外纷纷树敌,特朗普还能稳坐“铁王座”吗?

虽然正如CNN所言“弹劾特朗普为时尚早”,处在失控边缘的共和党会如何改变美国的政治生态?本期《与世界对话》栏目特邀凤凰国际智库美国观察员,透视“弹劾论”迷雾之下真实的特朗普“困局”。

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典礼,一名毕业生的帽子上写着“弹劾特朗普”

特朗普走到政治生命的悬崖边缘了吗?

《纽约时报》最先披露,特朗普曾要求刚被撤职的FBI主管Comey停止对前任国家安全顾问Flynn在选举期间“通俄”的调查,不久特朗普便承认他对Comey的调查表示“失望”。

同一周,在与俄罗斯外长拉罗夫会晤时,特朗普更是分享了部分美国拥有的关于伊斯兰国的“机密信息”,特朗普“通俄门”变得更加扑朔迷离。5月26日,《华盛顿邮报》再在“通俄门”上浇了一把火,称早在竞选阶段,特朗普女婿库什纳就曾提议俄美开建一条私密的安全渠道,与克里姆林宫直接接触。

不利于特朗普的消息层出不穷,挑战着舆论的底线,也刺激着民众的神经,一时间弹劾之声四起。5月17日,民主党议员埃尔•格林在众议院递交了第一个弹劾特朗普的议案。不仅是敌对的民主党,一些温和派的共和党议员也表示如果报道属实,将考虑对本党总统的弹劾。

对特朗普团队“通俄”的调查仍在持续。司法部任命前任FBI主任Robert Muller为“俄罗斯在2016年大选中的影响”一事的特殊法律顾问,特朗普的竞选委员会则被要求提交2015年以来与俄罗斯有关的全部文件、电子邮件和电话记录。

山雨欲来,仿佛一场政治风暴顷刻间即将席卷宾夕法尼亚大街1600号,有人额手相庆,有人愁眉不展。但是特朗普是否真的可能被弹劾,甚至在弹劾中摔下总统之座?

事实上,所谓的弹劾特朗普的想象,从法从理从情完全站不住脚。从“法”的层面看,特朗普饱受非议,但还在“安全区域”。他要求Comey停止调查Flynn的言论更属“鼓励从轻发落”(Encouraging Leniency) ,现今也缺乏在美国法律系统内认定“特朗普本人在选举期间受俄罗斯影响”的有效证据。

而美国的总统弹劾流程需由众议院提案开始,经过众议员简单大多数的投票(218/435)同意后,弹劾议案将被移交至参议院,参议院将在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监督下对美国总统进行庭审,需要五分之三的参议员投票方可通过弹劾议案。在缺乏关键证据、共和党控制参议两院的情况下,通过弹劾议案难比登天。美国历史上还没有参议院弹劾案成功的先例。

 

对于共和党,特朗普将不可替代

共和党正在经历一场“内战”,更准确的说,是一场党内政变。特朗普和身居党内要位的建制派共和党政要从来不在一条战线上,这点早在2016年选举期间就十分明显了。特朗普的竞选纲领很大程度上是对过往主流共和党纲领的否认。

主张亲俄,屡次批判共和党建制派执政无效,炮轰包括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Paul Ryan)在内的共和党大佬。当选之后特朗普的种种举动更是与世俗对“总统” 的定位大相径庭。在对特朗普作为总统这一件事情上的抵触和苦恼,两党出奇的团结。

然而,众多共和党此次显示出对弹劾特朗普的暧昧立场,包括一些共和党领袖在私下场合表示出希望特朗普迫于压力辞职,作为主流共和党的政治家们的一次反扑,其影响也仅限于一次表态。司法部针对俄罗斯在选举中影响的调查在今年年底之前不会得出正式成果,而2018年11月约40位共和党领议员和8位共和党参议员将需要保护自己的选区。

在选举年开始一场针对本党总统的弹劾战争,无异于引火烧身。考虑到特朗普在初选中发掘了自己独有的、其他建制派共和党人无法驾驭选票市场,且多个最近的问卷显示特朗普在共和党投票人范畴内的支持率依然维持在80%的安全线上,共和党立法者恰恰需要特朗普在明年中期选举间的帮助,而不是无节制的撇清关系。

表面上看,弹劾后将有副总统彭斯执掌大局,似乎更为合适,但即使彭斯是最优可选替代品,在对于明年选举的关键性上,特朗普是不可替代的。因此,特朗普既不会被弹劾,更不会引咎辞职。

从“情”的角度,在执政不到半年时便弹劾本党的在任总统,无异于向民主党输送弹药,共和党并不想“损己利人”。在任何集体中,一定程度的内部分歧和矛盾都是常态化存在的。一旦内部矛盾公开化,对外释放出不稳定的信号,该团体的共同利益就会受到直接或间接的伤害,甚至发酵成一场浩劫。

共和党正处在这样一场“浩劫”的边缘。对于政治性集体,尤其是全媒体时代的政治性集体而言,丧失对公共舆论范畴的影响和自身政治议程的控制,意味着瘫痪的可能。这一点特朗普在选举期间已经证明。

“四面楚歌”,特朗普如何战术突围

从执政至今,受制于自身的性格和过去的经历,特朗普作为一个非“体制内”的政治家,犯了诸多战术性失误,导致党内外纷纷树敌。

首先,在失败了的医保、以及正在进行的金融改革的相关政策制定过程中,特朗普没有借助此类共和党建制派内部共识较统一的机遇,与共和党议员进行有效的选举利益绑定。如若与众多面临中期选举的共和党议员共享发声渠道,包括去各个选区同台推广政策,将关键法案与相关议员2018年的选情捆绑,第一次运转的特朗普政府也能摆脱当前的被动局面,建立有效的政治基础。

更致命的一点是,没有任何一任美国总统会与美国的情报机关树敌,而特朗普在当选前后屡次批评美国情报机构,甚至一度称CIA“如纳粹一般”。作为回应,CIA拒绝授予前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Robin Townley 最高级别的情报许可。至于FBI,此次他和Comey的分歧说明了一切。

除此之外,特朗普“能干干,不能干滚”的行事风格并没有帮助其有效驾驭白宫及其他行政机构。拒绝为其穆斯林移民禁令辩护的执行司法部长被开除,调查“通俄”事件的FBI局长Comey被开除,白宫通信主任迈克•杜克请辞,成为特朗普团队又一位“短命”幕僚。而在能源、环境等方面疾风骤雨般缩小的联邦政府,也切实伤害到了大量联邦雇员的自身利益。即使是在白宫内部,特朗普高调、乖张、随心所欲的行事也引起了不满,目前多次对其不利的“匿名消息源”就多出自白宫。

能让特朗普松一口气的是,从纯粹的党派政治角度来看,目前的情况还没有伤害到2016年的选举根基。主要是因为他的主要政策方向、除去部分外交事项外,并未脱离共和党的轨道;其次,特朗普作为一个代表非建制派选民的政治领导人,与现今的共和党建制派相比,属于强势一方。人们总说“特朗普绑架了共和党”,不到两百年前,辉格党正是在这片土地上因为组织内部政策性的分歧分崩离析的,所以特朗普既是“绑架”,也是强迫共和党在过去8年的犹豫不决甚至一盘散沙之中选择了一条路线。

大洋彼岸的中国也密切关注着美国政治动态。“习特会”好不容易为中美关系打下了夯实的基础,新任驻华大使Branstad也于不久前正式通过国会任命,在可见的未来,中美双方在基础设施建设等一系列议题上都存在着广袤的深入合作空间。此时此刻,如果美国方面因内部政治原因出现了权利归属的不确定性,直接意味着中美合作也将更难稳定。

特朗普的一举一动,哪怕是一条“推特”,都牵动着世界的目光。虽然暂时还未跨过被弹劾的“安全红线”,特朗普已经接近十字路口。在“四面楚歌”中保持被动,或是实现战略突围,将主动权把握在手中。

[责任编辑:张添之 PN142]